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百章 决战(1)
一本读|WwんW.『yb→du→.co
    “在你还没有正式接管,没有能力管理好所有的牟家产业之前,你最好别去做那些损害我们牟家的事情!要不然真不会对你有好处。”牟思晴沉沉的说道。

    牟思怡听着牟思晴几乎是一字一句的说完,心里不是涌出巨大的惊喜,反而掠过一丝恐惧,连跟牟思晴聊下去的心也没有了。

    要说觊觎牟家产业,牟思怡自然是也是其中之一,不过,最主要的,却是因为牟思怡心里想的却并不是完全要自己占有所有的牟家产业,而是拿出来一部分,去资助方家伟。

    这事情原本要是正大光明的说出来,理直气壮的去做,倒也有可能让人理解,毕竟,牟思怡很喜欢方家伟,为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做点儿什么,原本无可厚非。

    可惜的是,牟思怡现在选择去做帮助方家伟的方法和做法,实在是让人觉得太过阴暗、自私。

    这跟让牟思怡正大光明的继承牟家产业,有极大的区别。

    按照一般人的看法,牟思怡这就是里通外合,是为“内鬼”,可是,牟思怡却有的不如此去做,因为,正正当当的去继承牟家的产业,无论如何也不会是现在,但方家伟那边却是片刻也等候不得了。

    现在,牟思晴就摆明了,在牟思怡还没有能力完全承担得起、经营得好牟家产业的时候,就别要再去做“内鬼”了,这是规劝,也是告诫。

    牟思怡呆了好一阵,这才怏怏的说道:“姐,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也知道错了,真是对不起。”

    见牟思怡认错,牟思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思怡,你现在能知道自己的错,也算是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姐只希望你以后能专心学业,别再做去做那些现在你还不能做的事情,知道了吗?”

    牟思怡目光闪烁,过了好一阵,这才说道:“我知道了……姐,我有点儿饿,你先回去照顾一下爷爷和妈,我去买点儿吃的回来。”

    牟思晴再是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说道:“去吧,快去快回,别让我担心。”

    牟思怡应了一声,转头走了几步,又掉过头来,说道:“姐,我这个月的零花钱用完了,把你的拿给我一些。”

    牟思晴苦笑了一下,从包里找出来一张卡,说道:“这里面有五十万块现金,是许东以前给我作为应急,你先拿去。”

    牟思怡接过卡,嘀咕了一句:“怎么才五十万?许东他不是很有钱么,怎么才给你五十万?”

    牟思晴摇了摇头:“怎么,还不够买点儿吃的东西回来?”

    牟思怡“格格”的笑了几声,转头走了。

    牟思晴虽然不是真的饿了,但是也盼着牟思怡赶紧回来,所以,牟思晴就在绿化区里等着牟思怡。

    没想到这一等,却等出来一件巨大的麻烦。

    牟思怡走了之后,许东打电话过来,告诉了牟思晴一个很坏的消息,牟家上市的几处产业,在突然之间,市值被蒸发掉将近一半,而且,现在还在十分迅急的速度,不住的往下跌。

    而且,据许东所知,那几家公司的股份,也在被人以极低的价格,被转让出去,也就是说,牟家的那几处产业的股指,现在已经不是跌停那么简单,而是那几家公司都已经处在被别人吞并的边缘。

    这明显是有人在暗中做了手脚,要让牟家无论是从声誉上还是从生意上,彻底的垮台。

    现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要拯救那几家公司的处境,唯一的办法就是动用天量的资金,再加以操作,阻止股份的流失,并遏制住股票继续下跌,。

    许东问牟思晴,是否有权利动可以用牟家的资金。

    这对牟思晴来说,的确是一个巨大的麻烦,牟家的资金直接运作,现在只有两个人可以,那就是牟观景,另一个是牟远山。

    不过,牟观景现在下落不明,就算他能动用巨大的资金,也得要先找到他,相对眼下瞬间数变的形势,显然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而牟远山现在还躺在医院里面,是不可能亲自出面来指挥运作的。

    牟思晴以前对这些事情并不关心,到了现在,恐怕就算是由她来出面,也未必能够在短时间之内理清头绪,就更不用说牟思晴现在还根本没有权力去动用那些资金。

    许久,牟思晴才跟许东说,既然现在那几家公司情况如此恶化,现在能做的,就只能暂时放弃那几家公司,把全部的精力用在保护其余的那些产业上面。

    这一招“舍马保车”,看是让人扼腕叹息,但目前情形如此,也只能忍痛放弃,以图将来。

    牟家那几处上市公司,总价值估计在一百亿左右,但相对其余的产业的总量,也只不过是三到四分之一。

    总不能因为这三到四分之一的产业不良,而将其余的产业一并毁掉吧。

    许东说,既然牟思晴现在没法子取得牟家资金的动用权,自己倒可以解决这方面的问题,不过,这中间有一些周折,需要一些将来能作为证据的手续。

    这倒不是许东想要趁人之危,故意刁难牟思晴,害怕牟思晴不守信用,而是到时候能多拿出来一份的证据,就对牟家十分的有利。

    这一点,牟思晴自然是十分明白,当下跟许东约了见面的地方,还说等牟思怡回来,就过去跟许东碰头。

    收了线之后,牟思晴回到重症监护室,直接去找牟远山,爷孙两个说了好一会儿话,牟远山这才复又“沉沉睡去”。

    之后,牟思晴去看了一下陈素心,陈素心的精神依旧不是很好,对牟思晴提的要求,也是半推半就,看得出来,陈素心对牟思晴的决定并不热心,甚至很是有些反感。

    因为牟思晴的决定,毕竟会对牟思怡造成很大的影响,只不过,出于现在形势需要,陈素心又不得不依着牟思晴。

    等牟思晴从病房里出来,胖子早已经守在病房外面,一见到牟思晴出来,胖子便阴沉着脸,告诉牟思晴:“老大,思怡呢?”

    牟思晴一直都忙着按照许东的部署,去做牟远山、陈素心两个人的工作,对牟思怡到现在还没回来,虽很是担心,但却也没能顾得上去追究。

    现在胖子这么一问,牟思晴才回想起来,牟思怡这一出去,怕不止一个小时了吧,这是买什么吃的啊,就算是先顾自己,在外面吃一顿,时间也差不多了吧。

    “怎么回事……”看胖子一脸阴沉,牟思晴预感胖子带来的,肯定又是坏消息!

    果然,胖子哼了一声,说道:“老大,这事情原本我们想要报警的,可是……可是,秋霞跟东哥都说,还是先过来问问你……”

    牟思晴心里一颤:“胖子,你别急,慢慢跟我说,到底怎么回事?”

    胖子很是简略地说道:“思怡从老林苑铺子弄走了一批价值近五百万的翡翠饰件……”

    “啊……”牟思晴的双脚一软,差点儿就软瘫下去。

    价值五百的翡翠饰件,这本身对牟思晴来说并不是什么太大的事情,牟思晴在老林苑的股份和收益,远不止这个数,但牟思怡居然是从老林苑“弄”出去的,这事情要认真计较起来,那可就是有牢狱之灾的大事了!

    这个牟思怡!她怎么能“弄”出来这么大的事情来!

    胖子黑着脸,说道:“本来,东哥早就吩咐过,要我们小心一些,特别是针对……对牟思怡,可是,她……她居然借故说,她有东西落在她的换衣间里,趁我们不注意,从货架上直接拿走了几件翡翠……”

    牟思晴痛苦至极,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难道你们就没去阻止她?”

    牟思晴这么说,并非是责怪胖子等人无能,让牟思怡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轻而易举的就拿走了价值如此之高的东西,而是痛恨牟思怡,为什么会这么不争气!先前才跟自己认错来着,一眨眼之间,却去做了已经触犯律法的事情出来,当真是不争气!

    现在牟家的形势,本来就如同大厦将倾,牟思怡不帮忙也就罢了,居然还给牟家来个雪上加霜,就算是作死,也没这个做法啊!

    “等我们发现的时候,她揣着那些东西,刚刚走出门口,我们就追上去,可是她……她以死相逼……”胖子说,当时的情形,胖子去追牟思怡,还差点被人暴打一顿。

    当时,胖子跟桑秋霞、李四眼发现牟思怡卷走了铺子里面的东西,当即追了出来,不过,牟思怡的动作很快,估计又是计划好的,见胖子追了上来,牟思怡一边大喊大叫着威胁着胖子,要敢抓她,她就一头撞死,一边迅速逃遁,旁边又有“不明真相”的几个人,上来拦着胖子跟桑秋霞两人,致使牟思怡很轻松的就逃脱开去。

    胖子气愤之极,当即就要报警,但是桑秋霞跟李四眼两个人,考虑到牟思晴跟许东两个人的关系,便阻止了胖子,还打电话告诉了许东。

    许东知道了这件事,并没责怪胖子跟桑秋霞等人,而且,也没让胖子等人报警,只是吩咐胖子赶紧到医院,替换牟思晴,让牟思晴去跟许东碰面。

    牟思晴痛苦的看着胖子,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你们为什么不直接报警……”

    看着牟思晴一脸煞白,摇摇欲坠,胖子很是有些心虚,只担心牟思晴会气出什么病来,那就得不偿失,毕竟牟思怡“弄”出来这事情可大可小,损失的又只是身外之物,牟思晴的身子,才是最重要的大事。

    而且,许东也吩咐过,让胖子这家伙在告诉牟思晴这事的时候,尽量委婉一些,可是现在看来,胖子这种态度,还不够“委婉”,牟思晴要是真气出什么病来,许东肯定又会拿胖子这家伙是问。

    过了许久,牟思晴才勉强稳定住情绪,跟胖子交代了几句,随即出了医院,去跟许东碰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