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百零二章 决战(3)
一本读|WwんW.『yb→du→.co
    牟思怡哭道:“家伟,我姐姐都跟我说了,那些产业,都会给我,她一分钱也不会要的,只要你放了我跟我爸爸,那些产业就会落到你手上,你又何必急在这一时之间……”

    “你住口……”方家伟怒道:“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子?这么就容易上你的当?你想拖延下去,等人来救你,嘿嘿,我告诉你,你的梦,该醒醒了。”

    牟思怡没说话,倒是有人淡淡的笑道:“其实,你们两个人的梦,都应该醒醒了才是……”

    方家伟一震,转过头去,瞬间失声叫道:“许东,是你……”

    许东站在第八层楼的边缘,淡淡的笑道:“不错,是我……”

    牟思怡大叫道:“许东,救我……”

    方家伟脸上神色一变,突然间掏出一把手枪,对准躺在地上的牟观景,大喝道:“你……你别过来,要不然,我就打死他们两个……”

    许东笑了笑,说道:“我没过来啊……”

    方家伟大叫道:“你……你立刻从这里跳下去,要不然,我立刻开枪……”

    “你要开枪么?你开啊!”许东嘿嘿的笑道。

    “不要啊,许东,我求求你……按照他说的去做……”牟思怡叫道。

    许东看了一眼牟思怡,笑道:“你让我按照他说的去做,嘿嘿……你不知道我会不会按照说的去做,你都得死啊……”

    牟思怡哭道:“许东,他手里有枪,你跳下去,还能有一线生机……留在这里,大家都得死……”

    许东转头看了一下身处八层的高楼,又回过头来,笑了笑:“说得好,我跳下去不一定得死,但是你们就一定得死,嘿嘿,我这人,又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这样去死呢……”

    “他手里有枪啊……”牟思怡痛哭道:“许东,以前是我错了,我真的知道是我错了,对不起,你走吧……”

    方家伟怒不可竭,一边打开枪机保险,一边大叫道:“我数到三,你再不跳下去,我就……我就开枪……”

    “不要……”牟思怡大哭道。

    许东倒是笑盈盈的说道:“你用不着数到三,我猜,你那枪里根本就没子弹,也打不响,你要不相信的话,就朝我开一枪试试……”

    “一……二……”方家伟血红着一双眼睛,眼睛盯着许东,枪口却对着牟观景,还没数到三,就扣动扳机。

    只是方家伟一连扣动了好几次扳机,却没听见枪声炸响。

    “真没诚信,你不是说好要数到三的吗……”许东一边笑,一边大踏步上前。

    方家伟看着许东一步步逼近,竟然不由自主的狂叫起来。

    方家伟在胖子手里吃过大亏,也知道许东的身手,比胖子要厉害得多,现在手里的武器没用了,方家伟就只有挨打的份儿。

    只是许东大踏步走到方家伟面前,却并没动手去揍上方家伟一顿,只是不屑瞪了方家伟一眼,然后弯腰去扶躺在地上的牟观景。

    牟观景被指头粗细的麻绳捆着,但这些麻绳,在许东手里,都只是轻轻一扯,便断成数截。

    只是牟观景早已经被方家伟的手枪吓得昏了过去,对许东所做的一切,毫无所知。

    见许东大模大样,视方家伟为无物,方家伟恼羞成怒,哗啦一声拉开衣服,露出在腰间绑了一圈炸药,一把将牟思怡抱住,大叫道:“你让我什么都没有了,我们一起去死……”

    牟思怡也不挣扎,更没痛哭,反而只是解脱一般的淡淡笑道:“也好,反正我再也没脸活下去了,死了倒干净一些……”

    只想不到的是,许东放好牟观景,转过身来,冲着身上嗤嗤冒烟的方家伟,笑道:“你想就这么去死,那岂不是太便宜你了,说着,许东一伸手,一把抓在方家伟的身上,竟然硬生生的将方家伟绑在腰上的炸药卷扯了下来,随即一扬手,直接丢出了楼层。

    方家伟绑在身上的炸药,是从矿山里面弄出来的低烈度炸药,远远比不上许东用过的c4之类高爆炸药。

    炸药爆炸,也仅仅就只是让几个人感觉到整栋大楼稍微震动了一下,对然却是半点儿伤害也没有。

    到了这时,方家伟已经完全瘫倒在地上,甚至连逃遁的想法也没有了,总之,方家伟已经完了。

    凭他所做的一切,方家伟这辈子都已经完了!

    这时,牟思晴才从楼下探出头来,本来还有些担心九楼和顶层上的两个人,但是看许东毫不在意的样子,估计那两人早就被许东给解决了。

    见到牟思晴,牟思怡一张脸惨白得像是一张白纸,连看也不敢看牟思晴一眼。

    牟思晴原本眼角生寒,但是看着牟思怡一副柔弱萎靡的样子,牟思晴又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过去将牟思怡搂在怀里。

    许东探查了一下牟观景身上的伤势,发现牟观景身上伤势并不严重,大多只是皮外伤,昏过去,只是因为方家伟的那把枪而已。

    许东也不去理睬瘫倒在地上的方家伟,转头对牟思晴问道:“这里已经没什么大事了,怎么处置,还是事情你来决定吧……”

    牟思晴沉吟着,半晌也不吭声,倒是牟思怡,从牟思晴怀里挣脱出来,走到方家伟跟前,居然咬着牙对着方家伟的下身,猛力的踢了一脚。

    踢完方家伟,牟思怡才转过头来,惨然说道:“姐姐,你们报警罢……”

    “你……报警……”牟思晴一时之间转不过弯来,方家伟在牟思怡眼里,那是可是比她自己的生命都重要的,如果不报警,方家伟这一辈子还有一线生机,但看牟思怡的样子,这个机会,牟思怡是不打算给方家伟了。

    牟思晴点了点头,既然牟思怡都不愿意放过方家伟,牟思晴自然毫不犹豫,当下掏出手机,就要报警。

    这时,方家伟回过神来,一翻身跪在许东面前,叫道:“表弟……表弟……表弟你救救我……我知道你能救我的……”

    许东淡淡的一笑,一步退开,也不跟方家伟多说半句。

    方家伟又转过头去,用两只膝盖挪到牟思晴跟前,叫道:“大姐,思晴大姐,我错了,求求大姐给我一个机会……”

    牟思晴冷冷的转过身子,但是拿着手机,却也打不出去了。

    方家伟赶紧又爬到牟思怡跟前,一伸手抱住牟思怡的双腿,大叫道:“思怡,我知道错了,我……保证……我保证从今以后,再也……再也……”

    牟思怡泪流满面,怔怔的看着方家伟,过了好一会儿,才咬着牙,说道:“你一直都做着为人不齿的事情,原本我想用我真诚地爱意,来感动你改变你,处处对你忍让,可是你呢,却变本加厉,连我也不肯放过……你应该是自作自受吧……”

    说着,牟思怡扬起柔弱的纤手,可是,却始终没能一巴掌打在方家伟的脸上。

    见牟思怡已经铁了心,不想放过自己,方家伟放开牟思怡,又爬到许东跟前,大叫道:“表弟,你说句话,只要你说句话,他们就不会把报警,只要他们不报警,我就……我就,我可以给你钱……我可以……”

    说到钱,许东不由得一乐,笑道:“你以为我会在乎你那点儿钱,是把我看得跟你一样低贱了……”

    见许东对钱无动于衷,方家伟突然又叫道:“许东,你放过我,你放过我,我知道许多牟观唐想要谋夺牟家产业的事情,还有……还有他很多的计划……你们放过我,我全部都跟你说……”

    许东冷笑道:“这个是他们牟家内部的事情,你说与不说,跟我都没关系,你还是洗干净屁股,等着坐一辈子牢吧。”

    牟思晴在那边,终于按下了发射键。

    听着牟思晴一字一句的对着电话说出这栋烂尾楼的地点,以及楼里的几个人身上都有武器,牟思怡以手掩面,泣不成声。

    方家伟在绝望之下,突然站了起来,一把抱住掩面哭泣的牟思怡,几步之间抢到楼层边缘,冲着许东跟牟思晴两人大叫道:“为什么你们都要跟我作对?为什么你们容不下我,好……好,我就让你们眼睁睁看着我跟她死在一起……”

    不等牟思晴有所反应,方家伟抱着牟思怡,纵身往楼下跳了下去。

    只不过,在这一瞬间,方家伟的一只脚,被许东抓在手里,而牟思怡更是被许东抓住,轻轻地放了回去。

    许东提着让方家伟,让他倒悬在八层楼之上,笑道:“原本我还打算放你一马,嘿嘿,就你这种作为,我是决计没法子帮你了……”

    牟思怡被许东放回到里面,一时之间,面如死灰,连牟思晴询问也懒得搭理,自顾自跌跌撞撞的下了烂尾楼。

    不多时,警报响起,呼喝之声如同山响,一眨眼之间,好几十个拿着枪的武装警员,将这栋烂尾楼团团围住,而带队前来的,竟然是胡青山!

    这一次,胡青山又立了一个大功,破获了铜城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桩枪支走、私,持枪绑、架的大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