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百零三章 你老子不是伪造的
一本读|WwんW.『yb→du→.co
    牟家总部大楼的会议室之中,牟观唐有些趾高气扬的对几个上市公司的高管宣布道:“从现在开始,你们愿意跟着我干的,我可以保留你们的原来的职务和薪酬,不愿意跟我干的,嘿嘿,我也不强求。”

    有几个牟家元老级的中年人,一声不吭,站起来就往会议室外走,看样子,是不愿意跟牟观唐在一起共事。

    另外有几个人却是犹豫着,斯斯艾艾的问道:“牟董事长他到底怎么回事?”

    也有人问道:“我们都没听说过牟董生了什么病,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就死了呢……”

    更有人问道:“就算是真的死了,怎么也会发个讣告,开个追悼会什么的,怎么我们半点儿也没听到消息……”

    支持牟观景的自然也不在少数,一时之间,会议室里面人声鼎沸,吵吵嚷嚷的,热闹至极。

    牟观唐皱着眉摇头,在桌子上敲了敲桌子,很是威严的喝道:“吵什么吵……吵什么吵?”

    只不过,牟观唐头上打了个补丁,一半边脸也是肿得透亮,就算是故作威严,滑稽却多过了严肃。

    不过,牟观唐喝叫了两声,总算是把场面给镇住了,使得七嘴八舌的那些人顿时安静了下来。

    “我们牟家的家事,跟你们有什么关系,愿意跟我做的,就给我做好你的本职工作,否则,立刻就给我滚出去……”

    会场上沉默了片刻,当下有牟观唐的支持者问道:“牟董,我们的上市公司,现在行情大跌,声誉受到极大的打击,我想我们现在只有尽快的投入大笔资金,做一些有益我公司声誉的补救措施……”

    牟观唐冷冷的一笑,说道:“不就是要钱么,需要多少钱,要怎么做,你把计划书交上来就是了。”

    另一个上市公司的负责人站了起来,说道:“牟董,我们公司也在这一段时间遭受了极大的冲击,再说,原本公司里面的两个主要负责人又……又不干了,我想,牟董能够尽快的下达任命,重新组建高层管理班子……”

    牟观唐很随意的答道:“你有人选吗?要是有的话,待会儿列个名单,交到我这里来。”

    有个犹豫不决的高管举手说道:“牟董,我们公司的股份,在最近一段时间,流失得很是厉害,我想问问,这件事牟董要做如何处理……”

    “这些小事怎么都要拿到这种场合上来说,我真搞不懂,你们这些人都是干什么吃的,不就是股份流失了么,我们再买回来不就是了……”牟观唐很是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其实,公司运作,缺乏资金,人才流失,需要重组,以及公司股份流失,这些事都绝对不是小事情,即如是牟观景碰到这些问题,处理起来,也绝对会是小心谨慎,考虑再三才能做出决定的。

    牟观唐倒好,三言两语,就做出了结论,看是大气豪爽,但却在这些久经沙场的老将眼中看来,这不啻于是一种肤浅,非常的草率!

    一时之间,那些犹豫着、以及很坚决的支持牟观唐的人,都沉默了下来。

    跟牟观唐仔细汇报目前的困境,商讨解决之道吧,又怕被牟观唐呵斥为吃饱了撑着,或者只能白吃干饭,不说这些问题吧,自己又如何能够解决得了?

    见一时之间没人再说话,牟观唐甚是得意的说道:“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到此为止,散会吧,我还要回去养伤呢……”

    手下那一群高管一个个俱是苦着脸,纷纷站了起来。

    恰在牟观唐就要走出会议室的大门时,一个清脆的声音钻进所有的人耳朵里面:“大家稍候,我还有几句话要说……”

    说话的人是牟思晴,牟思晴在前,身边跟着一身西装革履的许东,两个人身后,是刚刚主动离场的那几个公司高管。

    见到牟思晴跟许东两个人,牟观唐很是错愕,过了好一会儿,这才说道:“思晴,这里是商议大事的地方,你……”

    牟思晴冷冷的说道:“我今天过来,正是有件大事跟各位商议一下。”

    牟思晴说着,也不管牟观唐,径自走到会议室主席位置,毫不客气地坐了下来,许东则背着手,站到牟思晴背后,似乎成了牟思晴的一个保镖。

    等先前主动离场的那几个高管重新入座,以及其余的人都纷纷坐下,牟思晴才沉声说道:“这几天,我们牟家内部发生了一些事情,牵累了大家,也耽误了公司里面正常运作,在这里,我先向大家致歉,对不起了!”

    说着,牟思晴微微点了点头,算是陪过礼了,随即又说道:“现在我宣布,解除牟观唐在所有公司里面担任的职务,并追究牟观唐一切相关的责任,直至诉诸法律!”

    牟思晴这几句话,如同在原本就风高浪急的湖里,扔下一颗重磅炸弹,一时之间整个湖水都被巨大的冲击波震得四散纷飞。

    几乎所有的人都不由自主的跟旁边的人交头接耳起来。

    等场面上的情绪稍微平静了一些,牟观唐大踏步走到牟思晴身边,厉声喝道:“你有什么资格,又凭什么对我做出这样的处理?”

    牟思晴冷冷的说道:“我凭什么对你做出这样的处理,就凭着你里外勾结,倒卖公司股份,谋财害命,图谋牟家产业……哼哼,要我一一的列举出来么?”

    “胡说……胡说……你这是污蔑,你说话可要负责……”牟观唐气急败坏的喝道。

    牟思晴自冷冷的一笑:“你是说我说的这些没有证据是吧,小叔,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吧,没有证据,我会胡说?”

    牟思晴以前是干刑侦的,最讲究的就是证据,这一点,牟观唐又如何不知道,而且,牟观唐也明白,既然牟思晴都已经站出来说话了,想来自己所干的那些事情,牟思晴应该是已经一清二楚了。

    只是牟观唐很不明白,利用牟思怡的幼稚和无知,联合方家伟,一明一暗的对牟观景和牟家产业下手,牟思晴怎么会这么快就完全反应过来。

    按说,牟思晴现在应该是一心一意的在追查方家伟才是,怎么会这么快就追到自己头上来了。

    本来,牟观唐知道早迟会有被牟思晴追查到自己头上的这一天,只是牟观唐想着,只要熬过了这一段时间,自己的根基扎牢,就算木事情能追查到自己的头上,也无济于事了,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几乎是在第一时间,牟思晴就直接对自己动手了。

    怔了半晌,牟观唐才叫着说道:“牟思晴,那个位置你还没权利去做,就算大哥不在了,也还有我爸,就算我爸不在了,也还轮不到你,你有什么资格坐那个位置!”

    只要牟思晴没资格坐那个位置,牟思晴所说的话,就一文不值,一文不值的话,又会有谁会去听,去执行!

    只是牟思晴冷冷的一笑,说道:“我并非是想要坐这个位置,不过,我爷爷跟我爸爸,一致决定要让我暂行代理,并以正式委托形势,请律师正式委托,全权处理牟家所有的生意上的事情,你说我有资格坐这个位置么?”

    “啊……”那些公司高管无不失声叫了出来,牟思晴所说的话,份量重到什么地步,在场的人没人不清楚——以正式文件形式做出来的决定,那一定是具有深刻的法律效力的东西,绝对不是轻而易举就能够否认得了的。

    牟思晴冷冷的笑了笑,又说道:“小叔,你一定想要说我没证据,对吧,许东,把委托书拿出来给他看看……”

    许东从怀里拿出来一叠纸,稍微瞄了一眼,便抽出来一张,走到牟观唐面前,将纸张递了过去。

    牟观唐迟疑了一下,才结果许东手里的那张纸,只见上面清清楚楚的说明,是牟远山、牟观景亲自委托牟思怡暂代管理牟家产业事宜,暂代管理期间,牟思晴有绝对的权力对牟家辖下所有的公司做出任何的决定,旁人不得提出异议以及拒绝执行,下面还有律师事务所的签名盖章。

    这张委托书上面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根利箭,毫无顾忌的射向牟观唐,让牟观唐感觉得在顷刻之间,就被这些利箭射得千疮百孔,满目苍夷。

    牟思晴淡淡的笑了笑,又说道:“小叔,看清楚了吗,看清楚了的话,就请自行离开……”

    牟观唐手里捏着那张复印的委托书,怔了半晌,突然间委托书撕得粉碎,随后将碎片扔进废纸篓,还大叫道:“你们这是伪造的,这算不得数……这是伪造的……”

    这时,会议室门外,一个苍老的声音,沉声喝道:“你的老子总不会是伪造的吧,你的大哥也总不会是伪造的吧,哼,牟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个不屑之子!”

    喝声之中,牟远山坐在轮椅上,被乔家俊推了进来,牟远山的身边,跟着脸上同样是缠了胶布纱条的牟观景。

    牟远山坐在轮椅上,用一根手杖,不住的杵着地板,怒叫道:“不屑之子,你好好的看看,我是不是伪造的,你大哥是不是伪造的……”

    “你不是很会撕吗,你撕啊!小许,把所有的复印件都拿给他,让他去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