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百零五章 心意已决
一本读|WwんW.『yb→du→.co
    乔家俊一边往车子里钻,一边笑吟吟的答道:“好啊,我就怕请他们不去。”

    胖子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听说许东跟乔家俊两个人说要请客,嘴里早就流出了哈喇子,笑道:“好,今天遇上两个大土豪请客,这个机会我可是不能错过了,哈哈,看我不吃得你们两个泪流满面举手投降!”

    桑秋霞瞪了胖子一眼,嗔道:“你就知道吃!”

    许东跟乔家俊两个人都是不由自主的苦笑起来。

    这时候,老林苑应该还没下班,所以许东顺口问了一句:“你们这是要到哪里去?”

    桑秋霞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刚刚李叔接到一个电话,外出去洽谈生意去了,谁知道他刚走,苗谊姐姐他们又通知我们过去接收翡翠,这不,李叔特意让我们过来接你,一起去接收。”

    本来,这几个月来,接收苗谊他们那边送过来的翡翠,一直都是李四眼在办理,最主要的是检验品质,议定价格。

    现在李四眼临时有事,许东又在家,李四眼也就把这事情交给许东来做。

    接收翡翠的地点,恰好正是醉仙楼,这倒还一举两得了。

    不多时,桑秋霞将车子开到醉仙楼前,停好车子,又通知了苗谊一声,这才进入醉仙楼。

    服务员将许东等人带到苗谊的包间,刚要离开,乔家俊却让她把醉仙楼里面所有的招牌菜都做上一份,做好了之后,在一起送过来。

    那服务员见许东、乔家俊桑秋霞等人一个个虽然年轻,但器宇轩昂,绝对不像是没钱的人,何况,醉仙楼的招牌菜,所有的加在一起,也不过才上十万块钱,所以,那服务员满口答应着,立刻就去通知大厨,做准备。

    让许东没想到的是,这一次送翡翠过来的人,居然是苗谊、默兰、孟志成三个人。

    一见到许东,三个人居然俱都是又惊又喜,尤其是孟志成,差点儿就给许东来了个熊抱。

    只是胖子这家伙见到默兰,却依旧是有些尴尬。

    桑秋霞跟乔家俊两个人倒是不认识苗谊她们,均只是礼貌的寒暄了几句。

    稍后,许东便知道,自从自己几个人离开之后,苗谊她们村子起了很大的变化,原先那一千多流匪,最后还留在苗谊她们村子里面的,不过是五六百人,其余的大部分各自回乡去了。

    这是因为屈于国际形势的压力,缅方做出一些妥协,使得战火停顿下来,虽然很勉强,但是那些村民总算是有了一条生路。

    而留在苗谊她们村子里面的那些人,基本上是些无处可去的人,经过孟志成跟默兰两个人督促,那些人垦荒种地,放牧狩猎什么的,倒也安分守纪。

    如此一来,苗谊她们村子较之以前,更是兴旺起来。

    孟志成还告诉许东一个好消息,陆轩跟虎子还有小陈,都找到了各自的幸福,尤其是小陈,都已经跟芭珠结了婚。

    许东跟胖子两个人高兴了一阵,又是一阵感叹。

    只是胖子这家伙嘴贱,看着孟志成,过了半晌才问道:“陆大哥跟虎子哥他们都有着落了,倒是孟大哥你呢,你什么时候给我找个嫂子啊?”

    桑秋霞偷偷地踹了胖子一脚,又撇了撇嘴,示意胖子,孟志成跟默兰关系不一般,这都还看不出来?

    果然,默兰一脸绯红,瞅着孟志成不转眼,但却半句话也不说。

    胖子醒悟过来,不由得嘿嘿的笑道:“原来如此,孟大哥跟……跟默兰嫂子倒是绝配,不过,孟大哥你是娶回来,还是要嫁过去呢?”

    胖子的话惹得几个人一阵哄笑。

    笑过之后,胖子又问苗谊:“咱们那么多优秀的兄弟都过去支援你们,苗谊,难道你就没找一个……”

    苗谊本来就不太善用汉语言辞,被胖子一问,脸上顿时红得像苹果,娇羞得连头也不敢抬。

    倒是默兰在一旁笑道:“陆轩要不是负责维持村子里的秩序,这一次肯定就会陪我苗家妹子过来了。”

    胖子一拍脑袋:“原来如此,等有机会,我倒要去向陆大哥要喜酒喝,嘿嘿,那家伙……”

    几个人说笑了一阵,孟志成问起了秦羽的情况。

    一说到秦羽,许东跟胖子两个人顿时沉默了起来。

    说实在话,这一次去帮助秦羽,对许东来说,实在是一件最开心不起来的事情。

    用胖子的话说,这一次,分文没赚不说,亏进去几百万装备钱也不说,甚至是得罪了秦羽,跟秦羽闹翻了都不说,最关键的是——到现在,乔雁雪都还躺在床上,昏睡不醒。

    这都快将近一个月了,乔雁雪还是老样子,没有半点儿起色,这叫人如何开心得起来。

    在孟志成、乔家俊的追问下,胖子把这次去喜马拉雅山脉腹地的经历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只是原本欢腾兴奋的气氛,在胖子的叙说下,渐渐变得凝固起来。

    以致送菜过来的服务员,还以为许东等人早就走了,还正在疑惑是不是许东他们点菜,只是在开玩笑,要不是那服务员惊疑之下,顺手打开了门,还真的就不知道有人在包间里面。

    醉仙楼的菜式菜色,绝对很丰富很丰盛,但许东跟乔家俊等人看着满桌子的菜,精美的酒,却没了食欲。

    尤其是许东,只是挑挑拣拣的吃了几口,便放下了筷子。

    往日里吃野菜嚼牛肉干,也远没这般难以下咽。

    即如是胖子,也仅仅吃了不到一盘菜。

    酒,胖子倒是到了一杯,却没喝,而是倒在了地上,算是敬了常乐、洪泉等等这一次所有没能走出来的那些人。

    以前,无论哪一次,无论有多苦有多险,都绝不如这一次带给许东等人的冲击和伤害。

    听说常乐他们没能走出来,孟志成也是沉默了半晌,勉强倒了一杯酒,捧在手里,苦笑着说道:“我看着我的那些兄弟,一个个在我眼面前离我而去,我也时常问我自己,我到底该不该……”

    说着,孟志成将杯子里的酒一口吞下,眯着眼睛回味了好一阵酒味,这才说道:“我记得有这么一个兄弟,每次我问他为什么要拼死拼活,他说跟我说,士为知己者死,他一辈子只有做‘士’的命,也就愿意为知己去死,结果,他当真就毫不犹豫的……”

    “我最佩服你秦大哥,在这些方面,他真的很看得开,而且也做得很好,我们这些人,图个什么,不就图个相识相知吗……”

    许东眼前浮现出脸上满是满足的笑容,从容拉响高爆手雷的姜宏志,以及直到最后一刻,都还仍然念念不忘要帮秦羽找到幽冥花常乐跟洪泉等人。

    这些人,跟孟志成他们都是同一类人,都是“士”,忠心不二的死士。

    难怪秦羽曾经跟许东说,他活着,是因为他欠了他们太多,事实上,跟他们这种人做朋友,的确很不容易,即如是许东、胖子,两个人,也觉得自己是欠了他们。

    老是亏欠着别人的那种日子,许东跟胖子两个人都觉得过着不舒爽,或许,这就是许东在潜意识里再也不愿跟秦羽混在一起的因素之一。

    所以,许东沉沉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孟大哥,你我是朋友,今日叙旧,有些牵涉到秦大哥的事情,我实在不想有所提及,希望孟大哥能理解我的心情。”

    孟志成见许东等人虽然没有责怪秦羽的意思,但自此以后,也不打算再跟秦羽交往,当下也不再多说。

    好端端的一顿饭,在尴尬之中散了场。

    之后孟志成跟许东等人说,他想带默兰去看看铜城的风光,让熟悉一些中土的风物人情。

    话说得很是华丽漂亮,但是许东跟胖子等人却是看得出来,这顿饭对孟志成来说是扫兴,非常扫兴,而且,如果许东跟胖子两个人口气稍微有点儿松动的话,估计孟志成可能要替秦羽说些好话。

    但就现在的形势来说,许东实在是不愿意再去旧话重提。

    送走了孟志成跟默兰两个人,胖子呆呆的盯着一桌子几乎没动过的佳肴,极为不自然地笑着说道:“没有金刚钻,还想揽瓷器活儿,秦大哥、孟教官他们这些人,我真搞不懂……有些事情,难道是用人命去堆得出来的啊,不去碰不就得了,一个个的,非要把自己的命都看得那么轻贱……”

    许东知道,其实胖子心里一直都很是不好受,但胖子只能用诋毁他们作践自己的生命来发泄自己心里的难受。

    桑秋霞对那些事情不甚了然,平日里胖子跟她说的,大多也是胖子胡吹海侃的胡说八道,真正接近事实真相的东西,胖子自然也不愿说给桑秋霞。

    但是桑秋霞见许东跟胖子两个人都很是难过,桑秋霞也只能柔声安慰。

    随后,苗谊将这次带过来的翡翠拿了出来,让许东验看。

    这一次因为苗谊她们那边少了流匪侵扰,苗谊带过来的翡翠,数量众多不说,质地也有很大的提升,其中竟然还有一块重达好几公斤的b级清水地翡翠,仅仅只是这一块清水地,按照许东跟秦羽以前给苗谊她们的价格,就高达三百多万!

    等所有的翡翠验看清点完毕,桑秋霞计算了一下,整个翡翠价值居然达到让人惊叹的九百八十多万。

    许东大大方方的给苗谊凑了一个整数,让桑秋霞给苗谊转账时,整整转了一千万,又另外给苗谊三十万块现金,算是给苗谊、孟志成和默兰三个人一点儿差旅补贴。

    交接完毕,许东本来还想要让苗谊到自己的家里去住上几天,只是苗谊不肯,苗谊说,他们村子你的情况虽然大有好转,但仍然急需许多诸如粮食、药物、秋播的种子之类的物资,采购这些物资,少不了需要花费许多时间,只是家里那边却是着急得很,半天也不能多等,所以,苗谊跟孟志成等人其实早就订好了回程的车票,今天晚上就要先回腾冲。

    苗谊急着要走,但她们那边的情况,许东跟胖子等人俱是了解,知道现在是秋播时节,关系到数百人上千人生计,再三挽留之下,见苗谊实在不肯多留,也就只好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