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百零七章 不可理喻
一本读|WwんW.『yb→du→.co
    乔家俊嘿嘿的笑道:“怎么样,这是不是让你们都有些头痛,嘿嘿,我要的就是这效果。”

    许东大叫道:“原来你早就在算计我。”

    乔家俊一边往老林苑外面走,一边大笑道:“这怎么能算是算计你呢,我不过就是想看着你头大而已,哈哈……”

    艾芙迪罗真要是到许东这边来设计管理,的确会让许东头大如斗,但乔家俊挖这个坑,许东是不知不觉、得意洋洋的跳下去了,而且很不容易爬得出来。

    谁让许东千算万算,始终还是算漏了乔家俊会来这一着!

    只是许东轻口答应了的这事,现在要反悔,肯定是说不出口了,看来要头痛,也就只好让它痛下去。

    处理完翡翠交接,李四眼喜滋滋的带着翡翠去小赵师傅那边,一来将翡翠交给小赵,再就是李四眼实在是憋不住这样的好消息,要在第一时间去告诉小赵师傅。

    到了这时,铺子里面已经基本上没了什么生意,稍微收拾了一下,桑秋霞便锁好了门,然后载着许东、乔家俊跟胖子三个人,直接回滨河路。

    孙嫂早按照胖子的要求,买回来足够多的鲜肉、蔬菜、调料、火炭以及烤具什么的,准备着晚上来一次烧烤。

    许东跟乔家俊免不了又去看了好一阵乔雁雪,只是躺在床上的乔雁雪,气息如常,面色红润,却依旧是昏睡不醒,乔家俊束手无策,许东也是毫无办法。

    上次乔家俊来过之后,回去之后,也没少针对乔雁雪这种症状少下功夫,但一切依旧毫无头绪。

    许东这边,因为不忍让乔雁雪经受破坏意识空间的痛苦之外,许东也没把握能够唤醒乔雁雪,虽然乔雁雪的病因,许东知道得很清楚,也知道要解除乔雁雪现在这种状态,只能去找幽冥花,但现在喜马拉雅山脉腹地那个地方已经毁去,要找到幽冥花,又谈何容易。

    所以,到现在为止,许东也仅仅只能“顺其自然”。

    无语的看着乔雁雪很久,许东才叹了一口气,让护理人员将乔雁雪穿戴好之后,再把她抬到轮椅上,许东要带着乔雁雪跟乔家俊一起到外面,这是许东一但有空便要去做的事情。

    没过多久,牟思晴居然也过来,虽然有些疲惫,但是却很是兴奋,看样子,牟家产业那方面的事情,牟思晴处理得很是顺手。

    见胖子准备烧烤,牟思晴自然加入到桑妈妈、桑秋霞等人清洗菜肴的行列。

    许东却是跟乔家俊一起,推着乔雁雪,沐浴在傍晚的晖霞之中,直到胖子那边飘来诱人的烧烤香味。

    不能不说胖子烧烤的手艺大有长进,做出来的烧烤,无论是色、香、味,无一不是十足的上乘。

    肉类烧烤表面焦黄,外酥里嫩,蔬菜烧烤,颜色鲜嫩,滑嫩爽口。

    这原本是一个温馨而热闹的黄昏晚宴,没想到几个人才没吃上几口,牟思晴便接到陈素心打来的一个电话。

    电话里,陈素心惊慌失措的说,也不知道牟思怡是搭错了哪根筋,居然要跳楼自杀!

    牟思怡要跳楼自杀!一听到这几个字,牟思晴几乎是把手里的烧烤一扔,转头就跟许东说:“快跟我走,思怡她……”

    许东耳力敏锐,早在牟思晴接电话的时候,就听了个清清楚楚,还不等牟思晴招呼他,就已经安排胖子等人先照顾乔雁雪,自己却跟上牟思晴。

    出了这样的事情,乔家俊自然也要跟过去看看。

    牟思怡要跳楼的地方,不是别处,正是牟家,等许东跟牟思晴等人赶到的时候,只见牟家花园里站了好些人,包括牟观景,刚刚出院的牟远山、陈素心,以及闻讯赶来,正忙碌着在架设照明设备,准备营救设施的一些消防队员。

    牟思怡一双手抱着膝头,一脸哀怨,正坐在太阳余晖照射下的牟家别墅顶层的琉璃瓦边缘,呆呆的看着花园里不住忙碌和喊叫的人。

    牟家别墅高达四层,典型的欧式风格,屋顶上面的琉璃瓦,光滑无比,就算是专业人员干活,都得要小心翼翼的,真不知道牟思怡是怎么爬上去的。

    一到花园之中,牟思晴便挤到牟观景等人旁边,冲着楼顶的牟思怡大叫道:“思怡,你到底要干什么,你是不是非的要把爸爸和妈她们全部气死才高兴……”

    牟思晴一叫,牟思怡竟然站了起来,一脸木然的看着底下的人群,看样子,立刻就要跳下楼来。

    陈素心大哭,抓着牟思晴,哀声哭叫道:“思晴……思晴……你别再刺激你妹妹了,别再刺激她了,好吗,你妹妹她现在就快要死了……”

    那几个忙着铺气垫的消防员,也是朝牟思晴投来不满的目光,站在屋顶上的牟思怡,现在最需要的是安慰,开导,有半句刺激她的话,都有可能立刻导致牟思怡跳下来。

    这别墅高达五层,牟思怡落下来的位置,又正是地面上有假山怪石的地方,就算消防队员在预计牟思怡落点的地方布置好气垫,谁知道牟思怡会不会照准了气垫才跳。

    这可是自寻短见,而不是因为房内失火什么的在寻求逃生。牟思晴却不顾陈素心的哀求,也不理睬消防员不满的眼神,仰头大叫道:“思怡,你说,你这是为什么啊,你要的东西,我们都已经给你了,难道,你就为了一个卑鄙的方家伟,你就非得要这么做?”

    牟思怡终于开口说话,但是语气里充满绝望,因此声音显得有些缥缈:“我要的东西,你都给了我……是这样的么?从小到大,你们给我的,又都是些什么,不过就是一些你们玩腻了不要了的……你以为你们真的能把你们东西都给我……”

    “是吗……”牟思晴大叫道:“为什么所有的事情到了你的眼里,都是我们不好,你为什么不好好的反省一下你自己……”

    不等牟思晴说完,牟思怡也叫了起来,而且是一边哭一边叫:“我的确在好好的反省,你们都把我当成什么,你们不过是把我当成会说话,会撒娇,会向你们伸手要东西的宠物,你们给过我真正的关爱,真正的关心么……”

    “无论我做什么要什么,无论对和错,你们要么就是千方百计的阻止,要么就是不闻不问,你们对我,从来就只有拒绝和施舍,你们顾及过我的感受么……”

    牟思晴还要说话,这时一名消防队员挤了过来,低声对牟思晴说道:“你就是牟大小姐吧?”

    牟思晴微微点了点头,那名消防队员又说道:“你看,再过一个把小时,天色就会黑下来,到时候情况会更复杂,我同意你继续刺激她,引开她的注意力,但你要把握好分寸,不要让她跳下来,我去想办法救人……”

    牟思晴再次微微点了点头,又仰头说道:“思怡,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偏执,我也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说我们对你只有拒绝和施舍……”

    牟思怡在琉璃瓦上,哭叫得愈发厉害起来,一边哭,一边厉声驳斥牟思晴的喝问。

    乔家俊站在许东身边,不住的摇头,低声对许东说道:“以前我知道牟小姐脾气不好,没想到她居然会这么固执!”

    许东摇头苦笑了一下,也是低声说道:“什么固执,分明就是个偏执狂,给她妈惯出来的!

    乔家俊摇头:“不管固执也好,偏执也好,我想看看你会怎么救她?”

    许东微微一笑,低声说道:“要让我救她,也不是不行,不过,要我爬上去救她,我反而没把握,那得要她自己往下跳才成。”

    乔家俊怔了怔:“这么高,跳下来,不就摔死了!”

    许东摇了摇头,笑而不答。

    见许东笑而不语,乔家俊摇了摇头,说道:“不可理喻……”

    两个人才说这几句话,牟思晴又大声说道:“这怎么可能,思怡,感情的事情,是勉强不来的,你觉得许东会接受你?”

    牟思怡哭道:“许东就在你身边,你问问他自己,他一直都在暗恋着我的,只不过是见到了你之后,他就移情别恋了,这不是你抢了我的又是什么?”

    牟思晴转头看了一眼许东,许东暗恋牟思怡的事情,牟思晴当然是知道的,但是后面的事情,根本不是牟思怡所说的那样,是牟思晴“抢”了许东的。

    倘若方家伟能够争气一些,许东在牟思怡的眼里,还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暴发户而已,牟思怡又哪里会把许东放在眼里,牟思晴从牟思怡手里“抢走许东”,这话又从何说起?

    现在,方家伟的本来面目露了出来,这也导致的方家伟不可能再有机会接近牟思怡,牟思怡反倒又想起了许东,还说许东是牟思晴从她手里抢走的,怪不得乔家俊摇头叹息:“不可理喻”,这牟思怡当真是不可理喻!

    不仅许东、乔家俊等人觉得牟思怡不可理喻,就连牟观景跟陈素心都是面红耳赤,牟思怡好好的一个女孩子,怎么就会被惯成这个样子了。

    “思怡,你现在还小,你现在的主要任务是读书深造,男女之间的事情,不是你现在能去涉及的,你现在就说这些事情,你这不是使劲的在败坏我们牟家的声誉么……”牟观景沉声喝道。

    陈素心也库叫道:“思怡……思怡……听爸爸的话,好吗……你就听你爸爸一次话……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