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百零八章 是巧合吗
一本读|WwんW.『yb→du→.co
    乔家俊对牟思怡的哭叫以及所作所为,尤其对牟思怡跟牟思晴争辩谁抢了谁的许东这事,很是不以为然,相信以许东今日今世的成就,牟思怡的这做法,自会让许东更加反感,不过,乔家俊对牟观景跟陈素心两人,对孩子的痛惜之情却是有些恻然。

    乔家俊也是身历过家庭剧变的人,对父母惜子之情,自然有这刻骨铭心的记忆,所以看到陈素心伤情,乔家俊自是不忍。

    “许东,别等了,你快出手吧,我……我看不下去了……”当下,乔家俊低声对许东说道。

    听着牟思怡嘶声大叫,跟牟思晴两人争辩到底是谁抢了谁,许东当真也是又好气又好笑。

    当初自己的确是暗恋过牟思怡,可是自从自己退学过后,自己不止一次的表明过,跟牟思怡再也没关系了,这下倒好,方家伟玩完了,这笔账,又成了自己的一笔烂账,当真是叫人又好气又好笑。

    听乔家俊这么一说,许东倒是明白,乔家俊也听不下去了,让自己早点儿出手,帮牟家结束这场闹剧。

    恰在这时,因为牟思晴的拖延,两个消防队员已经爬上了屋顶,远远地站在牟思怡背后。

    不过,牟家屋顶上的琉璃瓦,实在是太过光滑,消防队员的防火靴走在上面,几乎是寸步难移。

    不得已之下,两个消防员只得一个站在稳当的地方,拿出绳子,一头绑在通往琉璃瓦面的天窗窗棂上,另一头绑在另一个人腰间,然后站在天窗边上,稳住身子,拽着另一个消防员,慢慢的向站在边缘上的牟思怡靠近。

    偏偏这个时候牟思怡无意之间一转头,却发现两个消防员的企图,当下半转过身子,大声叫哭道:“回去……你们快回去……你们再过来,我就跳下去……”

    两个消防员吓了一跳,赶紧大声叫道:“好好好……我们不过来,但是牟小姐你别激动……”

    陈素心跟牟观景等人脸色煞白,都不由得大叫道:“思怡……你别激动……别激动啊……”

    牟思晴也是低叫道:“许东,快想办法……”

    许东微一沉吟,走到牟观景前面,稍微清了清嗓子,仰起头来,随后才从这牟思怡说道:“思怡,你别闹了,听我说一句话,好吗?”

    牟思怡转过头来,看着脚下的许东,垂泪说道:“许东,我对不起你,其实你一直都很喜欢我,对吗?”

    许东点了点头,答道:“不错,以前我是很喜欢你……”

    “我一直都是那么对待你,给你找那么多麻烦,你却一直都在帮我,你告诉我,你是真正的爱我,对不对……”牟思怡叫道。

    牟思晴低声对许东说道:“顺着她的意思说……”

    许东淡淡的一笑,却昂头答道:“思怡,你弄错了,在我知道你喜欢的是方家伟之后,我帮你,只不过是希望你能找到你心中的那位,希望你能过得幸福,如果一定要说喜欢的话,我可以喜欢你,但不是我跟思晴之间的那种喜欢,你应该明白这一点。”

    “许东……”牟思晴脸上一红,随即又很是责怪的瞪了许东一眼。

    现在是在救人,就算许东会说出来他是喜欢牟思怡的,甚至是要考虑跟牟思怡天荒地老海枯石烂什么的,牟思晴也能理解,毕竟现在是在救人。

    可是许东倒好,不安慰牟思怡也就罢了,还句句话都刺着牟思怡。

    不曾想,许东冲着牟思晴微微一笑,随即又大声说道:“思怡,你听好了,我这辈子,早就交给了你姐姐,她抢你的也好,你让给她的也好,这辈子,我跟你,那是绝不可能,你一定要我喜欢你,我最对也就只能把你当做是一个小妹妹,所以,你就别闹了……”

    “不可能……”牟思怡嘶声大叫起来:“不可能……”

    “许东你胡说些什么,这个时候,你还跟我表白……”牟思晴嗔道。

    许东又是一笑,淡淡的说道:“其实这两天,有些事情我也想清楚了,以前都怨我,没能把话说明白,害得大家都糊里糊涂的,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就把话说清楚了……”

    顿了顿,许东又大声说道:“思晴,我向你求婚,你愿意答应我吗?”

    牟思怡在屋顶上大叫道:“不可以啊,许东,你不能跟她求婚……”

    牟思晴也怒道:“许东,这个时候,你怎么也来添乱?”

    许东不理屋顶上的牟思怡,笑道:“这里乱么?还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合适!”

    牟思怡在屋顶上实在是忍不住了,嘶声大叫着,纵身跳了下来。

    也就在这一刻,几乎所有的人都大张着嘴,只惊恐得喉咙里发出“啊……啊……”的惨叫声出来。

    许东不慌不忙,暗地里在一刹那之间,运起异能,微微托住从屋顶纵身跳下来的牟思怡,一头撞上假山。

    牟思怡虽然本身不重,但从四层楼顶直落下来,力道自然也很是巨大,不过,许东隔空摄物的能力,已经达到再二十多米之外能够轻而易举的移动数百斤的石块,相较之下,牟思怡这点儿下坠的力道,许东自然是极有把握。

    不过,陈素心跟牟观景、牟思晴以及那些消防队员,一个个却面如土色。

    牟思怡头上脚下,直接冲向假山巨石,身子脑袋,只怕在一瞬间之后,就会被撞得血肉模糊,哪里还会有生路可言。

    在这一瞬间,陈素心陡然对许东生出一股怨气,要不是许东,牟思怡又怎么会纵身跳楼。

    只是陈素心等人“啊……啊……”的惨叫声才出口,牟思怡居然凭空一个回旋,像是被一阵倏然而至的一阵飓风托着一样,一下子又回到了别墅的屋顶。

    不过,不巧的是,牟思怡被托着回到别墅的顶层,脚才刚刚接触到琉璃瓦面,一个不稳,竟然身子一仰,再次从屋顶上跌落下来。

    本来牟思怡刚刚跌下来之际,陈素心跟牟观景等人还惨叫着,眼看着牟思怡又神奇的一下子回到屋顶,几个人的惨叫一下子又变成了惊愕和庆幸。

    不过,所有的人还是依旧“啊……啊……”的叫着。

    然而,眼看着刚刚捡了一条命,又回到屋顶的牟思怡,手脚一个不稳,又倒栽了下来,一群人由惊愕立刻又变成“啊……啊……”的惨叫。

    第一次牟思怡跳下来,又回到楼顶,还可以用碰巧,巧合来解释,甚至可以用所有的人都眼花了来解释,但这一次,绝对是真真实实的,一个个都眼睁睁的看着牟思怡是四仰八叉的掉了下来。

    可牟思怡下坠之际,飘飘摇摇,居然像一片被秋风圈起来的落叶,竟忽上忽下,晃荡了七八下之多,这才又跌回到琉璃瓦上。

    这一次,牟思怡是直接头下脚上趴在了瓦面上,连她自己都有些懵了,不知道是撞了哪门子邪,跳个楼居然都会这么难!

    过了好一会儿,牟思怡才回过神来,只是一回过神来,低头看了一下加下怪石嵯峨的假山,牟思怡又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大凡想自寻短见的人,只一次死了,倒也就过去了,可是一连两次都死不成,那种恐怕死又死不了,活又活不下去的后怕,绝对可以用恐怖来形容。

    牟思怡就是这样,本来已经毫无生念,但是一连两次没死成,这时节再回过头来去看底下,那种恐惧,绝对超过她想死的程度。

    所以,牟思怡这时反而不想去死了,至少,千万别从这里掉下去摔死,牟思怡趴在琉璃瓦上,嚎啕大哭着,一心只想要稳住自己的身子。

    可事情往往都会出乎意料,先前牟思怡想死,倒还站得稳稳的,这个时候不想死了,趴在琉璃瓦上面,拼命地想去抓住琉璃瓦稳住身子,偏偏那琉璃瓦光滑至极,牟思怡哪里能够抓住得住。

    一时之间,身子顺着琉璃瓦沟,几乎是一寸一寸的直往下滑,牟思怡也感觉到自己在一寸一寸的接近死神。

    “救命……”牟思怡终于忍受不住一寸一寸的接近死神那种刺激,不由自主的大叫了起来。

    屋顶上两个消防员,一连两次看这牟思怡跌下去,又飞回来,也是早就有些懵了,这时牟思怡大叫“救命”两个消防队员这才回过神来。

    两个消防队员依旧是一个人站在稳当的地方,另一个人扯着绳子,慢慢的向牟思怡靠近。

    不过,穿着消防靴在这光滑异常的琉璃瓦上面行走,恐怕远不如打着赤脚来的稳当,那个消防员也就根本不敢走得太快,费了好大的劲儿,隔牟思怡都还有将近两米远。

    可是牟思怡到了这时,几乎半个身子都已经悬了出去,整个绳子,也就仅仅凭着一双手指指尖,死命的扣着琉璃瓦檐口上的花纹,才勉强稳住身子。

    只是牟思的手指,远远不如许东或着牟思晴等人的手指有力和坚韧,才坚持不到几秒钟,手指尖上便传来一阵刀割一般的疼痛,牟思怡哪里忍禁得住,大叫了一声,再次头上脚下的从琉璃瓦上栽了下来。

    就在这一刻,过来营救的那位消防员,眼疾手快,往前一扑,竟然一把抓住了牟思怡一只脚踝。

    不过,这位消防员往前这一扑,带得后面拉着绳子的那位消防员也是往前一冲,顿时离开了原本很是稳当的地方。

    后面拉着绳子的消防员见机得快,身子一动,立刻就趴在了琉璃瓦上,不过,手里的绳子却被一下子放开,绳子快速滑动,一下子将他的手套都带得掉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