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百一十二章 神笔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没法子打通牟思晴的电话,干脆去到牟家,要当面去跟牟思晴说个清楚。

    只是到了牟家,出来招呼许东的,却仅仅只有张妈一个人。

    张妈告诉许东,牟思晴跟牟思怡姐妹两个根本就没回来,而家里也就仅仅只有一个早睡下了的牟远山,牟观景、陈素心两人,出去了还没回来。

    张妈还说,许东如果有什么事,就交代一声,等牟家的人回来,张妈可以代为转告。

    许东没能见到牟思晴,就已经知道牟思晴大约是不愿意再见到自己,还说不定趁机就跟牟思怡一起走了,所以,就算告诉张妈,牟思晴是误会了自己跟艾芙迪逻两个人,恐怕这消息一时之间也不可能传达到牟思晴那里。

    踟蹰了好一阵,许东终究还是没把这件事告诉张妈,只是自己一个人惆然离了牟家。

    第二天一早,乔家俊来跟许东告辞,说牟家的事情已经处理清楚了,呆在这里也没什么必要,再说了,家里那头,也是事情一大堆,能早点儿回去,自然是最好不过。

    许东拿着一个晚上也没放开的手机,也不挽留乔家俊,只心不在焉的回了几句。

    不过,乔家俊说,这一次回去,很想把乔雁雪带回家,乔雁雪是自己的妹妹,不管怎么样,乔家俊都得把她带回去。

    后面起来的胖子,听说乔家俊要带走乔雁雪,禁不住大是摇头,还说,许东都没法治,带回去,那还不眼睁睁的看着乔雁雪一辈子就给毁了。

    就让乔雁雪留在这里,没准儿许东还能想出办法来,昨天晚上,牟思怡不是就拿了幽冥神草的饰件儿出来,这就是线索。

    牟思怡拿出来的幽冥神草饰件,乔家俊自然是看过的,只是乔家俊觉得,欧洲那么大,要找那饰件的起源之地,又谈何容易,何况,就算找到起源之地,能不能找到幽冥神草,也还是两说。

    最主要的是,就算许东去帮着寻找幽冥神草,一路上带着乔雁雪,根本就不是现实的事情。

    所以,把乔雁雪带回去,对许东来说,也方便了许多。

    后面陆陆续续起来桑秋霞、桑妈妈、艾芙迪逻等人听说乔家俊要带走乔雁雪,一个个都纷纷劝说乔家俊,让乔雁雪留下来,毕竟,许东对乔雁雪的事情熟门熟路,倘若将乔雁雪送回去的话,一切事情,乔家俊又必须得从头做起。

    这样的话,只怕会更加耽误乔雁雪的病情。

    然而,乔家俊心意已决,执意要带走乔雁雪,这不仅仅是担忧乔雁雪的病情得不到缓解,还关系到许东跟牟思晴之间的许多纠葛。

    这深层次的原因,乔家俊自是不好直说了,所以只刻意说乔雁雪的事情,自己会处理得好,只是如此一来,言辞之间便不由得有些不能自圆其说。

    争执不下之际,许东站了出来,勉强说道:“乔大哥,如果你还信任我的话,就将乔小姐交给我,我保证,不出半年,我还给你一个活蹦乱跳的乔小姐,要是不信任的话,我也就无话可说了。”

    乔家俊看着双眼通红的许东,心下很是不忍,过了好一会儿,终于软下心来,答应将乔雁雪留下来,让许东想办法帮着治疗,不过乔家俊也说了,如果有些要帮忙的话,就直接跟他打电话。

    之后,许东等人送走了乔家俊,回到家里,许东又独自一人对着昏睡不醒的乔雁雪,沉默了好几个小时。

    下午时节,桑秋霞陪回来,还递给许东一份市医院的化验报告,内容是艾芙迪逻的确并非是怀孕,而是子宫肌瘤,还好,是良性的,又发现得早,所以只要及时治疗,也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桑秋霞之所以特意回来把报告送给许东,除了让许东心安,也是有些担心许东,所以会回来看看。

    许东看了一眼那张化验报告,苦笑着随手放到一边。

    艾芙迪罗的病,许东是昨天晚上就知道了的,不过,仅仅只是自己知道了又有什么用?

    就算这是好消息,牟思晴又不在场,何况,牟思请跟牟思怡姐妹两个人的电话,一直都处于关机状态,按照桑秋霞的推测,恐怕是她们姐妹两个都把许东给拉黑了。

    接下来几天,几乎所有的人都忙开了,许东再次把自己关进书房,胖子跟桑秋霞等人则轮流陪着艾芙迪逻住院治疗肌瘤。

    只是牟思晴跟牟思怡姐妹两个依旧没有半点儿音信,按照许东的估计,恐怕她们两姐妹这个时候早已经到了欧洲某个地方,要么陪着牟思怡踏踏实实的读书,要么,就是在寻找幽冥神草的下落。

    当然,这些都是许东的猜测,毕竟到现在为止,牟思晴姐妹两个都依旧没有半点儿消息。

    期间,许东也去过牟家几次,偶尔碰到牟远山,牟远山倒很是热情,不过,对牟思晴跟牟思怡姐妹两个人的情形却知道不多。

    这使得许东每一次都是兴冲冲的过去,却每一次都是惆然若失的回来。

    如此,许东愈发对其他的事情淡然,成天不是陪着乔雁雪,就是埋头在书房里面找资料。

    终于有一天,胖子一早就过来,兴奋地告诉许东,第一批要发给乔家俊的货,已经准备妥当,准备今天要发货,因为这又是一桩长期的而且是很能赚钱的生意,胖子说,在正式发货时,要许东到场去庆祝庆祝。

    发货的现场,居然是牛哥当铺,地上是大红地毯,“牛哥当铺”四个烫金字的招牌,里里外外张灯结彩,充满着说不尽的喜庆。

    胖子笑眯眯的跟许东解说,今天是个难得的好日子,几个人跟李四眼一合计,顺带让牛哥当铺开张。

    这事儿虽然没跟许东商量,但是许东这一段时间都闷在自己的书房里面,跟他商量也没用,所以,几个人都自作主张了。

    而且,胖子还说,虽然是牛哥当铺开张,但几个人却没打算太过铺张,请柬什么的,也就仅仅只发了几个人,比如说牟远山、龙秋生等等跟许东比较亲近的人,至于乐队戏班子什么的,是胖子一力坚持,坚决不要。

    许东看了看布置得喜气洋洋的牛哥当铺,一直都沉寂的脸上,终于绽出一丝笑意。

    小赵师傅带着一班工人也一早就过来了,一个个也是喜气洋洋的。

    毕竟,这批货加工起来虽然繁杂了些,但是工资却涨高了百分之五,另外,李四眼还宣布说,从今以后,每个月的奖金差不多也会涨百分之五,如此一来,每个工人的实惠,基本上就能上涨到百分之十。

    而且,关键是现在大家都知道,现在的成品,是销往海外,而且根本不愁销路,只愁自己做不了多少,再说了,原本的工资就比别处高了很多,现在又一次两连涨,每个人还不喜上眉梢才怪。

    见许东到了,身着大红富贵牡丹旗袍装的桑秋霞跟艾芙迪罗两人,一起迎了上来。

    两个人都是千百里挑一的娇俏女孩子,被大红盛装一衬托,当真比旗袍上的富贵牡丹还要娇艳。

    见桑秋霞跟艾芙迪罗两个人迎接许东,小赵师傅那边的好些工人都不由自主的叫出声来。

    原本也听说过加工厂的老板是个很年轻很年轻的人,没想到,现在一见许东,才知道许东的年轻,几乎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才十八九岁呢!分明还只是一个男孩子啊!

    不过,让许东没想到的是,前来贺喜的人群里面,还有一群跟自己差不多年纪的男女孩子。

    ——桑秋雨带着刘茜、苏忆、马芳等等一班同学,也过来捧场子。

    而且,一见到许东,苏忆第一个挤到许东跟前,笑着跟许东说道:“许大哥,上次你给我们几个表演的魔术,实在是太精彩了,今天,你还得再跟我们表演一次……”

    马芳等人更是一拥而上,将许东团团围住,七嘴八舌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只是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无论如何要许东今天表演一场神奇的魔术。

    甚至苏忆等人还将桑秋雨、刘茜两个人直接推到许东跟前,阻住许东的去路,非要许东立刻就表演一个,不然,就不让许东过去。

    一身盛装的李四眼,看着这个情景,忍不住呵呵直乐,脸上的喜意,半点儿也掩饰不住。

    作为主持的李四眼,也不阻止桑秋雨的一班同学跟许东胡闹,因为时间尚早,主要的客人如牟远山、龙秋生等人一时半会儿是不会过来,所以,现在有的是时间。

    许东被一群学生围着,实在脱不开身,只好笑着说:“既然大家这么给我面子,我也就只好先现一回丑了……”

    一听许东这话,所有的人顿时后退开来,给许东留出足够的空间。

    本来胖子见许东要表演魔术,还准备上前来跟许东配合,没想到许东却只是对他淡淡点了点头。

    一看这架势,胖子便知道,许东是要一个人来完成这一台魔术。

    当下,胖子也稍微退开了些。

    等所有的人都安静下来,许东微微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神笔马良的故事,相信各位都很熟悉了吧,故事我就不多说了,现在,我手里就有一只神笔……”

    说着,许东伸手进怀里,慢慢掏出一支笔来,一支足有一尺来长的毛笔。

    非常非常普通的毛笔,小指头粗细的竹子笔管,一寸来长的笔豪,看不出来有半点特异。

    只是许东将这支毛笔拿在手里,只轻轻凭空一挥,笔豪到处,便带出一道淡淡青色墨痕。

    ——凭空凝聚,丝毫不散的墨痕。

    许东连续挥动毛笔,不多时所有的人眼前竟然出现一片一望无垠的草原,草色青碧,接连天际,实在是让人心旷神怡,几如是立足在真正的草原之上。

    这凭空作画,本来就已经不可思议,哪怕几仅仅只是一片青青草原,就已经让人目瞪口呆了,可是许东却没有停下笔来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