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唯一的番外
一本读|WwんW.『yb→du→.co
    台上,举行着莫泽言跟苏唐的婚礼仪式。

    莫老太太坐在台下,听着这热闹的音乐,忽然觉得心慌,她拉着女儿莫家凡的手,让她扶着去休息室内休息一下。

    母女俩很长时间没见,待在一起自然要闲聊几句。

    这两天忙着准备婚礼,所以身边人一直没断过,莫家凡也没找到机会跟老太太好好说说话。

    当初莫家辉去世,莫家凡也是回来参加了葬礼的,当时宣读遗嘱的时候,她就觉得有猫腻。

    后来,常美娴被她的情人从阳台推下,成了植物人,才爆出一系列的事件,她虽然远在国外也没少听老太太跟她说起。

    但后来自从老太太搬去了跟泽言他们一起,她便很少在从她的只言片语中听到关于后续的消息。

    “妈!之前我也从来没问过,后来那个男人判了多少年?”

    莫老太太冷笑,“听说他后来在狱中自杀身亡,应该是觉得愧疚吧!”

    她的大儿子被他们害死的事,她并没有跟莫家凡说起过,所以现在一切都尘埃落定,她更不会再提及。

    所有的一切都让她这个老太太承担吧。

    莫家凡吃惊的张大嘴巴,“还有这种事!?”

    “嗯……”莫老太太淡淡的抿了一口水。

    莫家凡感慨,“妈!当初我就说那遗嘱有问题,果然是他们在背后做的手脚,莫泽谦离婚后是不是没在国内?”

    财产重新分配,莫泽谦什么也没有得到,再加上他的亲生母亲跟情人做的事,沈家怎么会要这样的女婿,所以沈灵芸很快跟莫泽谦打起了离婚官司。

    “没有!他离婚不久后就走了!”

    “我估计他也没脸待下去!妈!我刚刚看着那司晓慧,怎么苍老憔悴了不少。”

    “人老珠黄又被人骗财骗色能不憔悴才怪!家凡啊,我们不要说这些人的事了,好不容易回国一趟,你明天陪我去看看你大哥吧!”

    莫老太太不想在大孙子婚礼的现场说起这些事,但心情要说一点没受到影响那是不可能的。

    虽然大儿子已经去了几年,他本来身体也是强弩之末,但自己因病重去世跟让人害死,终究是不同的。

    “好!”莫家凡忙应了,看着自己满头银丝的母亲,眼里流露出的悲戚,她暗暗后悔自己的多嘴。

    婚礼的第二天,莫泽言跟苏唐便要准备准备出发,开始他们的蜜月旅行。

    同去的还有苏爸苏妈以及他们的两个宝贝,之前便商量过,想让莫老太太也跟着一起;

    但老太太说自己年岁大了,身体也不行,不想那么折腾,让他们开心的去玩。

    等回来后,想在国内哪里转转的话,她再跟着一起。

    结果,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别便是永别。

    当莫泽言他们接到消息,紧急赶回来的时候,莫老太太已经去了。

    头天晚上,老太太状态很好的还让莫家凡一家三口陪着一起打了麻将。

    那天,莫老太太的手气一直很好,他们也愿意让老太太高兴。

    各自回房休息的时候,老太太还说明天醒了再玩,谁能想到她这一觉便再也没有醒来。

    莫老太太的葬礼后,莫泽言消沉了一段时间,苏唐心里也不好受。

    他们都在想,是不是留在国内,便能见到老太太的最后一面,或者根本不会……

    但,生老病死是自然法则,谁也无力抗拒。

    ……

    一年后,陶三结婚,莫泽言跟苏唐特意来京参加婚礼。

    苏唐看着美丽娇小的新娘子,依偎在经过修饰更加帅气勾人的陶三身旁,笑的一脸甜蜜模样,淡淡的笑。

    记忆中那个叫悠悠的女孩子,终究是陶三生命中众多红粉知己中的一位而已。

    有些事苏唐不知道,莫泽言却全部知晓,陶三当初从他们的婚礼现场追出去,想追到那个悠悠,却从此以后再也找不到她。

    这个人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任凭陶三用了什么手段都无法找寻到。

    直到后来,陶三知道悠悠曾经送给过苏唐一份礼物。

    他求着莫泽言找给他看,两人在那份礼物的内部发现了一个秘密。

    应该说是悠悠留给他们的一段话。

    悠悠说了平行宇宙,还说了生死,说了什么是魄跟灵。

    她曾经拥有的那具身体受了重伤,她的魄因为吸收不到物质营养而死掉,但她的灵在进驻这副皮囊后的某一刻,忽然拥有了在平行空间中穿梭的能力。

    她在找寻她曾经爱着的那个灵,可惜她走过太多的平行空间,即便找到了那个相同皮囊的人,里面住着的灵也不是他!

    她其实早累了,因为看到了莫泽言跟苏唐跟其他平行空间不同的结局,她又有了勇气……不想放弃……也许终有一日,她会找到那个灵……

    陶三觉得匪夷所思,他觉得悠悠没准是个精神病,一想到他跟个精神有问题的人在一起,还曾经那么用心过,他立刻一扫之前的郁闷跟难受,马上去放飞他自己。

    可莫泽言却不这么认为,他对于悠悠说的这些,若有所悟……

    苏唐的三十岁生日,莫泽言拉着她在外面浪漫约会。

    清场无人打扰的烛光晚餐,两人品味着红酒顺便回味曾经,苏唐望着眼前对她宠爱有加一直没变的男人,笑问,“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一直宠着我,简直宠我入骨?”

    莫泽言凝望着她,眉眼含笑,“因为你是我缺失的那一根肋骨,当然要全心呵护,宠你入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