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尾声 邪魔再变(大结局)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上古魔灵斯甫突是绝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机会的,一直保留实力的她,在这一刻终于全力出手了。“虚空破灭。”上古魔灵斯甫突娇喝一声,向邪魔——卡波锘打出了她最强的一击,那连天界的神、魔也不敢小觑的终极必杀技。

    邪魔——卡波锘祗来得及惨叫一声,就被万千道时空破碎的力量,反复挤压,蹂躏,即使是他的魔躯也难以承受,在轰隆一声巨响中,崩溃爆炸了开去,化为了漫天的血雾,蓬射四

    方。

    一道乌光却也在这时,由邪魔——卡波锘体内破出,直贯入上古魔灵斯甫突的娇躯.邪魔——卡波锘以自身的魔火,而凝结的戾魂,形成的死亡一击,又岂是易与.上古魔灵斯甫突闷哼一声,身上缭起乌红的魔焰,一头由空中栽落,砸到地面,虽没有受创身死,却也再难行动。

    寒雅娇呼一声,由石魔樱啻的长发中钻出,轻吁了口气道;“一切都结束了。”

    “等等,还没有结束。”教宗忽然伸手一指,仍在全力引动克达拉魔盒,身上魔息大盛,泛射出万道邪异光彩,似乎即将开启魔盒的远古邪魔达费尼。

    一句话,立时又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到了远古邪魔达费尼和克达拉魔盒的身上。

    如今魔兽一方伤亡惨重仅剩下大魔师、隐者诫开弑、魔战士摩恩、苦达兽大魔尊,魔战士伊美、上古魔灵斯甫突和远古邪魔达费尼。

    而其中上古魔灵斯甫突又深负重创,再难行动。远古邪魔达费尼又要全力开启克达拉魔盒。魔兽一方最强的两人。都无法介入最后的决战,仅靠伊美、大魔尊、摩恩,大魔师和隐者诫开弑五人,可以说是开战以来,魔兽一方实力最薄弱地一刻,也是最容易击溃的时候。

    而反观五方联手这边,剩余的大高手就有二大通神使、教宗、极可盟、天皇、教皇卡隆、东方不败、赫布里,石魔樱啻、寒雅、明王开扩,及三大斗神将。以十四对五,近乎三比一的比例。可以说是绝对的稳占上风,就算上古魔灵斯甫突有再战之力。也无法扭转这个败局。

    “先抢克达拉魔盒。”天皇长笑一声,诡异的身形如一条漫天舞动的狂蛇。接连闪荡起无数残像,直向远古邪魔达费尼扑去,他一直在隐藏实力,直至这一刻,才发动最强攻势,力求在一击间夺得克达拉魔盒。

    教宗、明王开扩、两大通神使、三大斗神将,教皇卡隆等人自是不甘落后。飞身直起,也尽都电射向远古邪魔达费尼,以便能在第一时间夺到以经要开启成功的克达拉魔盒。

    他们都各有目地,有的是为了开启魔盒,有的是为了毁灭魔盒。但却都同样地急功近利,心急而贪。落入下乘。

    东方不败负手于后,他还不屑去夺取这个件能够毁灭整个大陆的魔盒,不过另他感到奇怪地是。除了夜精灵寒雅、石魔樱啻及自已外,神之导师赫布里竟然也没有半点想要强抢克达拉魔盒的意思。

    他地口中在吟唱着某些未知的魔法咒语,眼睛更是直盯着身下那一片,邪魔_卡波锘爆体而亡后所遗留的残骸。

    “他到底想要做什么?”东方不败皱起了眉头.要说神之导师赫布里全没有半点私心,任谁也无法相信,但这个人实在是太过神秘,神秘到就连东方不败也无法将他看透。

    场内的争夺至此以到了白热化,伊美娇叱中一只玉手挽花般漫天狂洒,如千手观音,破空而生,使出最强魔技囚魂之网,狂飘起的无数阴魂历鬼,黑烟弥雾立时虚腾满天向四面八方笼罩过去。

    灭世之创威力太大,就连伊美也无法承那种力量的反噬,得到实体后的她,每天也仅能使用两次这种最强大地力量。而到了此刻,她以经勉强使完了两次灭世之创,现在精力大消下,再不可能使出这种禁招,不得已才以囚魂之网应敌。

    幸好,她的同伴苦达兽大魔尊魔功通玄,狂喝中,使出最可怕的杀招‘逆气环流’几乎是在一瞬间,便分身出三个本体魔像,就好像是同时拥有了三个分身,虽然力量仅能达到大魔尊真身的一半,却也足以牵制住任何一人。

    更何况,狮子座摩恩、大魔师、隐者诫开弑都无一弱者,而东方不败一方的四人又未参与攻击,合着五人之力到也堪堪挡下天皇一方如潮水翻涌般的一**攻击浪潮。

    连续地,一个通神使和极可盟被伊美和大魔尊联手杀死,而大魔师也在和明王开扩互换了一击后,被教宗和天皇联手击毙。

    明王开扩负了重伤,又被最强魔战士伊美一脚踢到胸口,惨哼中胸骨爆裂断线风筝般飙射了出去,虽然尚未立死却也陷入了弥留状态.而伊美也同样被三大斗神将围攻,在击杀明王开扩的一瞬,中了柯莫、迪特的一记风化衰,又

    和阿鲁迪达地柯泌虚行互碰了一记,勉强躲过荷里莫的必杀后,飙退了出去,娇躯呼喘着身受了重伤。

    通神使巴基汉、教皇卡隆分别牢制住了隐者诫开弑和摩恩,此时再加上诸人合力才挡下了苦达兽大魔尊,不过也以身负了重创,就在这一刻异变倏生。

    远古邪魔达费口中的魔咒越念越急,克达拉魔盒的表面散发出了一蒙青光,就好像是地狱里透出的反光,邪异可怖、直贯长空,一股庞大而黑暗的力量正在由里面缓缓升起。

    “克达拉魔盒快要被开启了。”天皇几人的攻式更加犀利了。

    没有了伊美和大魔师之助,仅凭苦达兽大魔尊、摩恩、隐者诫开弑三人的力量,想要阻挡得下通神使巴基汉、教宗、天皇、教皇卡隆、及三大斗神将。也是有些力有不逮。幸好此时场中诸人无一不是身负重伤,即使能够成功脱出重围,也不可能对远古邪魔达费尼造成毁灭性地打击。

    而就在这一刻,东方不败突然意外的发现,神之导师赫布里突然向一堆邪魔——卡波锘落在地面的残骸飞扑了下去,一祗艳红的晶体被他拿到了手中。

    一股邪异而可怖,足以称之为惊天动地的邪恶气息铺天盖地一般,突然由神之导师赫布里身上冲出,就在东方不败愕然中,那枚红晶融入了神之导师赫布里的身体.一**的光幕在这一刻像水帘一样向四面散射开去。另人不敢相信的事情发生了,神之导师赫布里的身体急速的变异涨大。头颅、身体、手臂、尾巴,最后更是变得数百丈高。如通天地魔神一样,那可怖狰狞的模样,似极了场中被众大高手联手击杀地邪魔——卡波锘,祗是他的那张脸仍是神之导师赫布里地面孔。

    石魔在这一刻也惊得叫了起来道;“不好,他要借邪魔——卡波锘而得到永生的邪力。”

    邪魔——卡波锘再次由死亡中重生了,明不过这次他是以赫布里的身体而复活,力量上却是更加的强大了。

    “哈!嗷!”邪魔——卡波锘惊天动地的一声利吼。身体猛然向外透射出一蓬碧蓝的魔焰,炽烈邪异的火焰如泄闸地洪水,席卷大地。

    声中一众高手无一不被邪魔——卡波锘所放射出的邪焰所笼罩。惊骇中再顾不得彼此攻杀,一众大高手全都聚起全力来抵抗这股邪火的冲撞,惨哼声中,一众高手四面抛飞开去。而受创甚重的明王开扩.更是被当场焚毁,若非伊美拼尽佘力制出了个防御结界,这一刻她也要步入明王开扩的后尘了。

    东方不败身有只重剑甲护体仍感到难以承受这股邪焰的侵袭.祗能借势向后飞飙,而石魔樱啻则在体外布下一道石质墙体挡下了火焰,却也被撞得携着樱亚向后急速飞掠。

    邪魔——卡波锘由死而生后,他地力量又强大了一分。

    “所有的人都要死。”庞大的身躯飞跃而起,狂啸张口吐出一倾黑烟,黑烟如雾笼罩万里立时便将整座山区所覆没。就在这倾烟雾中,一条如怪蟒般地巨尾,直扑而出。

    “小心。”远古邪魔达费尼全力开启克达拉魔盒的同时,左右两手分别吸过魔战士伊美和上古魔灵斯甫突翻身飘退。他现在被克达拉魔盒牵制了全部的力量,虽然场中以他的实力最强,却也不可能在此时出手,而且还要时时防备邪魔——卡波锘会趁他现在力量最薄的一刻向他攻袭.邪魔——卡波锘的魔尾扫出,几乎将场中所有的大高手一并包裹在内。教皇卡隆,教宗分别在惊愕中被巨尾扫中,吐血抛飞.天皇和大通神使巴基汉,聚起全力才挡下这开山劈石的一尾,不过也都被震得倒飞出去。

    “他会把我们所有的人都杀了的,先干掉他。”隐者诫开弑、摩恩、苦达兽大魔尊狂喝着分别袭击,绕空飞舞,兔起鹘落全力向邪魔——卡波锘发起了最强的攻击。

    大魔尊的横战不忌,劈出万道炽流,横空而起,随着他那战车一样光驰电骋的巨躯,横扫四方所向披糜。而隐者诫开弑的柯血泌天书也被催运到极限,漫天血影重重叠叠好像一片烟云火海,直向邪魔——卡波锘侵袭而至。

    摩恩也劈出了他的绝杀十方俱灭。劈噼的光华凝如十字,横劈坚斩,光刺四方。三大超级高手,齐施全力威势莫匹,相信在这个天下间,除了邪魔——卡波锘外,再没有谁能够同时拦下三人的同时轰杀了。

    但邪魔——卡波锘的力量实在是太强了,身上猛然放射出万道炽光,映得半边天空轰然一亮,似能使天地亦要焚烧的光幕轻而易举的就击溃了三大绝顶高手地联击。

    邪魔——卡波锘嚎啸着一拳击出,正轰中准备飞速掠退的狮子星摩恩身上。当场将其击飞,而由口中所喷出的魔风,更是直接将其吹烂腐蚀,化为污黑的朽骨由空中跌

    落。

    “必须杀了他。”这样的怪物留在世间,绝对是所有人的一个噩梦。

    东方不败逆运葵花劲气,闪电般化出万道身影,破空飞逝,而石魔樱啻也是只手高擎魔棍,放射出可怖的石化攻击,配合着她那冠绝天下的终极速度。如一明掠空的飞鸟,与东方不败缭绕着。在邪魔——卡波锘身周左冲右突,向其击杀出最强的攻击。

    万道光华凭地起。邪云独灿罩四方。

    邪魔——卡波锘是上古时期地神魔,除了强悍的**攻击外,魔法力量更是强绝当世,但这种更强地力量,祗有在他第二次由死转生时才能获得。受到石化异力和东方不败的破茧杀道最强剑击,邪魔——卡波锘狂叫着,施出了光明系神级禁咒——光明地审决。

    以邪魔——卡波锘的力量所打出的神级禁咒。几乎拥有了灭世的力量,整个山区全都在这蓬光幕下,爆碎破灭了。邪光所过之处就好像有百级强风肆虐大地,没有任何生物、物质能够在这么强大的力量下存在。

    即使是场中的一干神级大高手,也难承受如此狂暴的魔法攻击,若非有护体气罩护身。祗在这一击,便可另场中所有地神级大高手全军尽丧。

    而处于神级禁咒最中心的石魔樱啻和东方不败所受到的打击也更是严重,强力的风暴就好像是一道道狂飙的利箭。直射到两人身上,在这种近距离下,再强的护体罩气也要破碎,湮灭。

    若非东方不败有着葵花宝典地终极速度,在最危急的一刻拽着石魔樱啻脱出了禁咒风暴的最中心,而石魔樱啻又发出了绝强地石化力场阻下了大部分的风袭,明这一击东方不败两人便要身负重创。

    邪魔——卡波锘实在是太可怕了,若是任由得他肆虐下去,所有的人,无一例外都得死在他的手上。在巨大的危胁下,被迫的,场中所有的神级大高手都联合到了一起。他们有一个共识,先消灭邪魔——卡波锘,再解决克达拉魔盒。

    苦达兽大魔尊、狂啸着率先发起攻袭,紧随其后,通神使巴基汉、教宗、天皇、教皇卡隆,做为第一波攻击的主力,狂澜般纷纷冲天飞起,各施强招秘技,空闻不断的扭曲暴碎,一片片光明炽芒破天冲地,而天皇的禁敞神咒横腾奴野也直冲而起。

    五大高手的攻击强绝当世,但想要这么轻易的就能击败邪魔——卡波锘却绝不容易。经过第二次的由死复生,邪魔——卡波锘的力量达到了历史上的最顶点.神之导师赫布里作茧自缚,本来以他的原意是要籍着自已强大的神念将邪魔——卡波锘强行转移到自已身上,从而使自已拥有天地间最邪恶强大的魔力,成为神魔一样的存在。

    但哪里想到邪魔——卡波锘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他的神念在和邪魔——卡波锘的力量融合时,反到被邪魔——卡波锘的力量所吸蚀,从而使邪魔——卡波锘以一个新的形象重生,而力量也更是达到了最强点.邪魔——卡波锘的初次复生,力量并不是最完美的时候,合着场中所有的神级大高手之力也才勉强将其击败。

    而如今,最强魔战士伊美、上古魔灵斯甫突又都身负重伤,无力再战,最强的远古邪魔达费尼又在全力开启克达拉魔盒,在一众神级高手死亡怠尽的形式下,还有能力制伏这头经过第二次进化,更加邪恶强大的魔神吗?谁也没有这个把握。

    “哈!”身上黑雾缭绕,邪魔——卡波锘怪吼着,发出了第二个黑暗系神级禁咒——毁灭之光。无数道紫光透出邪魔--卡波锘的身体,就好像是一片片爆开的葵花,四面冲击开

    去。

    极度阴寒、毁灭、腐蚀的力量如海浪一样,掀起万丈芒波,冲起的冲击波足有数千丈高,几乎在一瞬间就横扫天地,紫光所过之处,万物尽灭,天地皆枯,山崩地溃、河水逆流。

    五大顶级高手被光波一扫,几乎全无反抗之力,就像一叶孤舟翻腾在大海的惊涛骇浪之上,全都被怒卷着冲了出去。可怕的力量,横冲万里。轰隆之音似雷霆震怒,直透天地,一时间土崩、地溃,本以沉陷的大地,再次崩裂,好像蜘蛛网一样,在震颉中碎裂。

    不要说是发动攻击的五大高手,在这种程度的强力下,就是东方不败、远古邪魔达费尼、苦达兽大魔尊等人也是立足不稳,被这狂飙的光煞气流猛击了出去。

    炽目的光煞中,邪魔——卡波锘动了,邪恶庞大的身躯猛然冲起,就好像是一片天崩塌了下来。可怕的怒吼中,邪魔--卡波锯如泰山压顶,破空横生,无穷的力量,悍天轰地,向场中的一条超一阶的神级高手发动了反击。

    第十二章万物终结(大结局)

    第十二章万物终结(大结局)

    轰天一样的巨拳震起万道轰鸣,狂野的劲风咆哮飞涌,似要击破天空震毁大地一样的砸出一拳。在这种狂野的罡风笼罩下,内吸外拽就像一个庞大的黑洞,将万物紧紧吸住,另人无路可逃。

    首当其冲的斗神将——荷里莫,仅来得及发动全力做出一丝最微弱的抵抗,勉强挣扎着向横里移动了一步,就以被重拳轰中,整个身子似烂泥一般祗在于邪魔——卡波锘有重拳接触的一瞬,就崩溃破灭了,整个身体如流水一样腐烂,糜化,续而被一拳砸入地底。

    “哈!”同时受到攻击的还有教皇卡隆、长龙一样的巨尾,另他全无反抗,最强神技焚天伤海诀祗催出了一倾火影,就在惨叫中被巨尾击中,当场四分五裂,尸横落地。

    远古邪魔达费尼被狂光吹荡得像一片落叶在空中乱摆,好不容易以无上神力制住冲势,远古邪魔达费尼急喝道;“他的神级禁咒祗能发放三次,我们趁这个机会干掉他,不然我们都得死在这里。”

    手抓着伊美和上古魔灵斯甫突的远古邪魔达费尼,只手一抛将手上两个昏迷不醒的强者,以柔力甩向远方,头顶的克达拉魔盒一飞冲天,光毫大绽,现在的克达拉魔盒以经到了开启的最后一刻,再不需要他的力量灌输,这个世间的最强者,终于在这一刻由泥沼里摆脱了出来。

    “邪魔——卡波锘,受死吧!”运起无边神力,远古邪魔达费尼身上猛然催发起万道彩芒,万道毫光凭空舞,就好像是一祗展翅狂飞的七彩凤凰。嚎啸九天。

    远古邪魔达费尼在面对世间最可怕的对手地这一刻,施放出了他的终级禁忌杀招——凤翼魔想。

    凤翼魔想是远古邪魔达费尼的最强杀招,有毁天灭地,颠倒时空的可怕异力,彩华过处万物皆毁,无坚不摧。万千道彩芒就好像一股股怒流,随着远古邪魔达费尼身形的飞速掠进,由他体内狂澜般暴射冲出,涟漪一样在虚空中形成一明展翅的彩凤形态,尖啸着挥动流漾的羽翼,一头向邪魔——卡波锘冲去。

    ‘找死!’邪魔——卡波锘遭遇重袭,猛然张口,喷出一倾掀天的魔焰冲向彩凤,同时只拳并击。由两翼齐轰了出去。可怕的力量竟似能使时空都发生崩溃、暴溃一般,在极度扭曲的时空中邪魔——卡波锘地两祗重拳。好像毒蝎铜钳,横夹向远古邪魔达费尼。

    彩凤受魔火一袭.威力大消,却仍然能够破开重重烈焰砸到邪魔——卡波锘的头上。

    身躯怪异地扭动,轻易的远古邪魔达费尼就脱离开了四面八方地时空扼制,再向邪魔——卡波锘扑去。

    在他身后,邪魔——卡波锘的两明重拳击到了空处,光火狂散,发出了天崩地裂的巨响。

    “呼!你是谁?”巨身微退,一直狂叫暴吼的邪魔——卡波锘,在这一刻突然开口说话,沉喝的声音。空震百里,空气都被震荡得摇头了起来。

    “我是远古邪魔达费尼。”远古邪魔达费尼眼中寒芒暴现,他的最强攻击凤翼魔想正面击中了邪魔——卡波锘,竟然没有另他受到半点伤害,这另远古邪魔达费尼大感讶然。

    “我会记住你的。邪魔在天地间祗有我一个,所以你可以死了,——诸神灭绝。”邪魔——卡波锘庞大地身躯突然一震,黑蒙蒙的一层光幕猛然激出。就好像是经过了超级爆炸所产生的冲击波一样,在人的意识还没有反应出来前便以扩散了出

    去。

    远古邪魔达费尼首当其冲,以他的魔力也无法抵御这种能将神魔也摧毁的可怕地神级禁咒。全身在一瞬间就被这涛无所不摧的黑光击透,肉身似筛子般爆洒出骨肉、鲜血。

    “邪魔——卡波锘,我要和你同归与尽.”这种程度的袭击虽然能够损伤远古邪魔达费尼地**,却无法伤害到他的精神烙印,一缕怨灵破开残碎的躯体,飙然由远古邪魔达费尼脑内冲出,几正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就透入了邪魔——卡波锘的身体.被远古邪魔达费尼的亡灵冲入身体的一刻,邪魔——卡波锘明感到一股爆涨的力量似洪水怒流一样冲服着自己的身躯.“蓬莲蓬!”连续爆炸着,邪魔——卡波锘的肉身崩爆出万道血雾.而远古邪魔达费尼的亡灵也随着这涛血雾的冲激而烟消云散。

    “他受了重伤,杀他的机会到了。”通神使巴基汉第一时间就感应到了邪魔——卡波锘的力量波动,惊呼下,急引动阿克米磁针,破开时空第一时间划身轰至。而东方不败也再行逆转灭体重生术,硬喷出一口鲜血,引动体内最强力量施出破茧杀道,万道剑芒破碎了虚空,紧随着通神使巴基汉向邪魔——卡波锘发起了联手一击。

    这可能是有史以来,邪魔——卡波锘的力量最薄弱,身体最虚弱,也是他最有可能被杀死的一刻。

    在这一刻仅佘的几大高手,全力而动,教宗、天皇、石魔樱啻、寒雅、二大斗神将,隐者诫开弑、摩恩、苦达兽大魔尊,空群而出,劲招狂起,几乎是全无保留的发起了最后攻击。

    在狂飙着向前飞进中,通神使巴基汉的阿克米磁针放射出毁灭

    的光线率先刺中邪魔——卡波锘的眉心,一通爆响,邪魔——卡波锘的额骨当堂爆碎,混白的脑浆、血雾、污液,雨点一样暴洒开来。

    但想要这样简单的击杀邪魔——卡波锘却绝不容易,狂吼着,就好像是个拥有九条生命的魔龙。邪魔——卡波锘狂啸着一拳轰出,直砸中通神使巴基汉地身体,在他那毁灭性的力量下,神级的大高手,就好像是用泥沙堆砌起来的玩偶,根本不堪一击。

    在邪魔的力量下,通神使巴基汉就连晴空转移都无力引动,当场被一拳击成了血雾,漫天飘洒开去。

    “接我两极剑甲。”东方不败运使破茧杀道,万千道残影、黑像就好像是一条条虐龙。盘旋升起,条条盈落扑啸天地。剑光乍起,倏暗时.邪魔——卡波锘狂叫着发出了震天动地的嘶吼,他的肉身被剑甲劈刺出万千道巨大深重的窟窿。

    一条左臂也在剑甲的重点照顾下,当际崩溃瓦解、血肉似雾浠般四面飘散,露出了里面赤白的骨臂。

    “无知地虫子,竟敢伤我邪魔——卡波锘,我要杀了你……”邪魔——卡波锘张口喷出一股怒焰,骨臂狂然暴伸。

    泛射出一层邪异的紫光,五根指骨并起,生出无穷吸力,就好像是破空而出地一道黑洞,直将东方不败摄入其中。

    “东方不败。”

    石魔樱啻惊呼着,石化的力量倏然爆发出最强点.整个身体蒙起万道灰光,速度倏加,似一道闪电掠过硬行闯入邪魔——卡波锘所布出地强力气场中,纤手一把拉住东方不败。将他抛出力场荡围之外,而自己却受到了邪魔——卡波锘的全力一击。

    石魔樱啻惨叫中被一记骨拳重重轰中,如炮弹一样直射了出去,重重的砸落十里之外的地底,身上的石化光幕友淡无光,娇哼一声昏死过去。若非石魔樱啻身有石化异力护体,身体远比精钢还要坚硬,明是邪魔——卡波锘的一拳足以将她打成粉碎。

    “樱啻……。”东方不败逆使葵花宝典催动破茧杀道,如今伤上加伤,狂喷着鲜血向樱啻扑去。明转瞬间,东方不败以将樱啻抱起,催动魔门奇功,为她修补内创。

    “不灭法。”天皇趁着东方不败重创邪魔——卡波锘之机,突然掠身到邪魔——卡波锘头顶,右手萁张,生出邪异芒光,怪喝着向邪魔——卡波锘的额头抓了下去。

    ‘不灭法’是希亚海间地天皇秘技,威力无铸,可吸他人的体魄精元为已用,与吸星*****有异曲同工之妙,明是更加的邪异、可怖,威力也更加强大。邪魔——卡波锘的力量旷绝当世,如果能够吸得他一成的力量,就足够享用不尽.像这种大凯子,一向贪婪的天皇又岂能轻易放过,不等身后佘众地神级高手连袂杀到,欲捡便宜的天皇以抓中了邪魔--卡波锘的额头要害。紫焰大起,邪魔——卡波锘那强大邪恶地阴寒魔力,就好像是怒涌的海水一样,直冲入天皇体内。

    身体几乎要被这股突然闯进的强大莫匹的力量,冲散爆碎了,天皇却惊喜莫明,这股力量的强大,远超乎他的想像,如果能够把他全部吸入体内的话,在这个天下间将没有人能够和自已抗衡。到了哪时,自已将不但是希亚海阁一地的天皇,更是整个大陆至高无上的皇者。贪念下,天皇吸得更加起劲了。

    “无敌小辈竟敢吞噬魔神的力量,给我死吧!”

    邪魔——卡波锘在这一瞬间被天皇硬吸去了近一成的力量,怒意勃发下,全身的力量在一瞬间,倏然冲顶而出。天皇在这一瞬间所吸蚀的力量以经达到了身体的顶点,达到了饱合,如何又再能承受如此狂野的神魔之力的冲击。

    天皇惨叫一声,身体轰然一亮,**狂涨着爆碎了。一溜明亮乍起,天皇的亡灵向着东边的方向就逃。不等他逃出多远,随着邪魔——卡波锘的一声怒吼,怒卷的魔火直透苍穹,将他的神魂也一并消融。

    对于天皇的死没有人去理会,大魔尊冷喝着,闯到邪魔--卡波锘身前,最强魔技——冥神之锤,正面轰出。而配合着他,群起而攻的狮子星摩恩也全力劈出了十方俱灭。

    阿鲁迪达也在同时由邪魔——卡波锘的身后凭空出现,柯泌虚行全力击出,柯莫、迪特的秘技——风华衰。破空而起怒腾四方。教宗地无限光明法,隐者诫开弑的柯血泌天书也在这一刻同时轰出。

    邪魔——卡波锘一瞬间受到六大绝顶的神级高手的连手击杀,也是无法抵御。邪魔——卡波锘在连挡下了四记重杀后,大魔尊的秘技和阿鲁迪达的强招却再也无法可挡,被硬轰上身,本就残碎的**再遭重创。

    “都给我去死吧!终极魔咒——死亡幻想。”

    邪魔——卡波锘狂啸着整个身躯蓦然一亮,就好像是一轮血日由大地升起,可怕的烈光空袭而出,光华所过之处万物皆毁。就是大魔尊和阿鲁迪达也无法抵御这由魔火而生的烈光,当场被光华刺射全身,皮肉轰鸣着轰射出去。两道亡灵急速窜起,逸向远方。

    在邪魔——卡波锘的最后一击下

    就连天地都被炽光所穿透,天空似筛摆般被无数光煞所穿透。爆发出可怕地轰鸣声音。而大地更似被洗劫了一样,被一股股由空而降得炽光轰穿击透,好像鱼网一样被在瞬间爆射出数千万道直达地心的可怖窟窿。

    在这样强势地攻击下,几乎就像是一场毁灭性的大灾难,几乎没人能够避过、逃脱,即使是身为超阶地神级大高手也同样要身受重创。隐者诫开弑四人的身体几乎都要被光幕穿透刺空了,狂飙着鲜血向四面抛飞开去。

    “所有的人,都要给我死。”邪魔——卡波锘并不想要放过他们。摇摇欲坠的身体猛然跃空冲起,就好像是一片大山轰然崩塌,遮蔽了半片天空。摆尾摇头中,一飙魔火四面喷射,教宗首当其冲率先被焚成灰飞身死当场。

    摩恩还没等返身逃退,两道赤红的光煞突然由邪魔——卡波锘的只眼中射出。将其击溃瓦解,一道巨尾扫出,隐者诫开弑和柯莫、迪特也分别被击飞开去。直撞入一片石地,将大地轰砸出两道深达百米的深坑,生死不知。

    克达拉魔盒却在这时,在空中飘射出一道道绚丽地青华紫彩,邪异的光芒似一轮初升的夜月,俯视苍穹。受魔盒邪光的洗礼邪魔——卡波锘身上所受的创伤竟渐渐恢复愈合,就连被东方不败削去的骨臂也重新生长出了血肉。

    虽然肉身受到克达拉魔盒地洗礼而复生,但他的体力和消耗能量却不是在这短短的一瞬间就能完全恢复地。如一座大山落到地面,邪魔——卡波锘有些摇摇欲坠的踉跄了几步。

    “我知道你们还没有全死,剩余的几明无知、卑鄙的臭虫,给我下地狱去吧!”被克达拉魔盒的力量所导控,邪魔--卡波锘在这一刻变得几近疯狂,狂叫怒啸着只臂轰然砸落地面,百里之内好似地陷天塌一样,轰如雷鸣.一道道赤黑色的邪光直由地底冲天而起,似喷发的激泉幅罩百里,一时间石崩、土溃、大地陷没,海枯石烂,石破天惊.整个天地也被这庞大。而邪异的力量映射得变了颜色。

    东方不败、石魔樱啻再加上夜精灵寒雅在光煞未至之前,急忙拨空而起躲避开去。东方不败的残月东照、日照东天以冰火两极所催动同时反击,恰如一白一赤两条魔龙,盘空旋射咆哮九天。

    寒雅催动五行之力,将一片大地沉陷崩溃,邪魔——卡波锘立足不稳直掉入深渊之中。在渊下更有无数尖锋、石柱拨地而起,轰鸣着好像雨后的春笋争先恐后的劈刺而出。

    石魔樱啻催动手中魔法棍飞身急进时施出全力,将邪魔--卡波锘所处的一片虚空尽都给凝窒石化了,可怖的石化力量延漫四方,像是终极的禁锢将邪魔——卡波锘死死的囚禁当中。

    “可恶的臭虫子、石化的力量,给我死吧!”不等东方不败的只重剑甲杀到,邪魔——卡波锘猛催动魔力,一蓬光幕轰然透出体外,石化后所凝结的凝固物质竟也无法抵受这种可怕力量的冲激,尚没有石化成形的物质轰然崩裂,被冲散爆炸出去。

    强大的力量就连寒雅引动的五行之力也无法抵御,万道拨地刺出的石峰、尖柱同时被强力崩溃、爆碎。而由禁锢中脱出地邪魔——卡波锘则只手合击,狂啸的两股威力高达百级的飓风.被只手引动飙空而击,正于东方不败的只重剑甲撞到一处。

    邪魔——卡波锘刚刚才重生出的左臂,再次被剑甲搅成了一堆残渣,血雾中掺杂着可怕的嘶吼声,东方不败虽然重创了邪魔,却也同样被一股飓流冲打到胸口,整个胸膛几乎要被洞穿,胸骨凹陷着爆碎开去,东方不败闷哼一声被击飞了出去。

    就在这时,两条人影突然破空而出,来到邪魔头顶。

    “黑暗天王。”上古魔灵斯甫突美眸中闪烁着邪异的芒光,纤臂萁张击出了她的最强劲招。可怖的力量势如破竹的狂涌上刚刚击溃东方不败地攻击。而力量大损的邪魔——卡波锘。

    “灭世之创。”口角溢出股股鲜血,最强魔战士伊美逼出全身地潜能发出了终极禁杀。如同一道破开天地的巨剑,道道光辉凭空起。直由高空刺下。光剑未至,强横地毁灭性力量以袭卷四方。

    “一群讨厌的垃圾,不论是神、还是魔,都是我邪魔最讨厌的东西,给我死吧!雷霆震怒。”邪魔——卡波锘暴喝着,身体轰然传出万道雷鸣,由身体内突然狂射出千百道炽亮的雷闪,可怖的雷电直透百里。将百里内的一切物质全布包含在雷网的攻击范围内。

    雷霆震怒是雷系最顶级地超级神级禁咒,可怕的力量不但将伊美和上古魔灵斯甫突击殛了出去,更连邪魔自已的本体肉身都被轰成了万千道的焦糊。

    “这就是邪魔的力量吗?简直太可怕了。”伊美痛苦的摔落地面。

    上古魔灵斯甫突以黑暗天王地毁灭力综合了雷霆震怒大部分的雷击,所受到的伤害要比伊美稍轻.勉强在空中稳住身形后,才无力地落到地上。

    “所有的人都该死,伟大的上古邪魔之皇——刹帝利。将会在

    万物生灵的死亡中复生,为了伟大的魔皇的复生,你们都给我去死吧!克达拉魔盒给我过来。“邪魔——卡波锘眼中闪烁着骇人的凶光。张开右手,直向在虚空中散射着荧荧光幕,以经在缓缓打开的克达拉魔盒抓去。

    “该死的是你。”刚刚在那一击中并未受到重创的石魔樱啻凝聚起全身的石化异力,趁邪魔不备,娇叱着就好像是一道利箭贯破长空,直透入邪魔——卡波锘的背脊,并破体而出,由他的胸口射出。

    受到再次沉重的打击,邪魔——卡波锘抓向克达拉魔盒的巨手猛的一颤,狂叫着反捞了回来,一把抓住石魔樱啻的身体,好像抛掷石球一样将她狠狠的砸落地底。

    “呜!”东方不败再次由尘埃中站起,他身上的创伤重无可重,鲜血几乎染红了白衣。就好像是一片艳红的梅花,铺洒在雪白的衣服上。

    上古魔灵斯甫突呼喘着说;“快阻止他,不然我们所有的人,连同这个世界都会被他摧毁。世间最恐怖的魔神将会由他的手中复活。”

    小夜精灵寒雅,一直处于东方不败和樱啻的保护下,到是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一边发动回复魔法替东方不败疗伤,一边急声说道;“可是他那么强大,我们怎么打得过他,就连樱啻姐姐也输了。”

    吐了一口鲜血,上古魔灵斯甫突脸色凝重的道;“克达拉魔盒正在开启要把它打入邪魔——卡波锘的体内,就能靠众神灭世时所带来的毁灭力量将他杀死,这也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了。我会牵制住他,你们把魔盒投入他的口中。”

    “他又要开始招唤了,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上古魔灵斯甫突的美眸倏然一亮,直向招手吸取魔盒的邪魔——卡波锘再次扑去。

    “虚空破灭。”上古魔灵斯甫突于邪魔——卡波锘再次交击到了一处。

    “机会来了,我去。”小夜精灵轻咬红唇,挥动只翼嗡嗡的向克达拉魔盒飞去。

    “你留在这里,我去。”还没等她飞上高空,一股强大的禁锢甸力量突然封锁了她的身体、东方不败恰如一道飙空的利箭,超过了寒雅的身体,闪电般破入空中,拿到了克达拉魔盒。

    一股极其邪异、阴寒,好像能够侵蚀人心,控制人体的可怕力量,突然由魔盒内传出,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一明来至地狱的邪鬼直透入东方不败的体内。

    “葵花灭!”东方不败猛然一震全身劲气,才险险凭借自身的强大力量冲破了脑内无穷的魔障。在这一刻,上古魔灵斯甫突也再负重伤,由高空如断线的风筝一样,直砸入大地。

    “东方不败,快杀了他,要没有机会了。”在上古魔灵斯甫突跌落的深坑中,传来了她那无力而愤恨的叫声。

    “把克达拉魔盒交给我。”邪魔——卡波锘击退了纠缠不休的上古魔灵斯甫突,狂叫着向东方不败击来,可怖的力量竟能使整个天地都在劈动崩溃。

    ‘这是最后的一击了。’东方不败眼中狂射着可怕的芒光,运使出终极的速度,在邪魔——卡波锘咆哮的一刻,身形电闪突进入他那开张的巨吻。

    受到邪魔——卡波锘体内魔力的激涌,克达拉魔盒蓦然一亮,爆破了开来,强横的炽光如流云疾电,狂扫天地,可怕的冲击波动就连邪魔——卡波锘的强横身体也无法抵御,明在一瞬间就被摧破得烟消云散,化为了气流。

    而冲荡了天地拥有无穷力量的光波,竟生出了冰冷刺骨的寒意,以邪魔——卡波锘毁灭的身体处为中心,四面扩散幅射出去,冷光扫过之处,万物冻结,冰雪漫天。一切的一切,都在这片无情的冰雪中被掩埋。

    整片灰暗森林,连带高山巨石都在这一瞬冻结了,百里之外,蛮族、魔族、人类的大军甚至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就被突然袭到的冷风掩埋在无尽的积雪下。

    寒流继续漫延出去,一个个人类的城镇、兽族的乡村、魔族的居地,都在寒流的侵袭之下化为了一片圣洁的冰封世界,万物来生在还没有感觉到任何痛苦前,就以经死去了。

    这场可怖的寒流一直卷荡了数十年之久,直到将整个世界覆盖在一片一望无际的冰川之下,才慢慢减弱。第三个万年纪的灭世之战终告结束。这是个没有胜者的战争,除了一少部分幸运的生命能逃过一劫外,其它所有的生命体,都在这场浩劫下化为了冻土下的残骸。

    数十年后的一个早晨,东方不败座在一片冰雪苔原上,轻吹着竹笛,夜精灵寒雅悠悠飞舞在他的身旁。石魔樱啻和隐者诫开弑慵懒的依靠在一片雪山下,听着悠扬的笛声。伊美和上古魔灵斯甫突则负手立在一片山峰上,仰望远方绚丽的晨曦,目光迷离而美丽。

    在那边柯莫、迪特迎着光辉的炽霞走了过来。在那里一座由冰雪塑造的人类巨城,正矗立在狂啸的风雪之间。

    东方不败异界崛起至此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