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圣道去,末圣至
一本读|WwんW.『yb→du→.co
    ()圣道四十八年,西元1766年,寰宇大战进入到第七个年头,硝烟不仅未见消散,反而更趋白热化。

    欧洲战场的进程没有如另一个位面那般戏剧化,不列颠国王乔治二世好好活着,对汉诺威领地绝不放手,好战的首相皮特稳稳在位,君臣两人继续推着不列颠深陷欧陆战场。而俄罗斯的伊丽莎白女沙皇也好好活着,如玛丽亚特蕾莎那般,与腓特烈二世不死不休,她那崇拜腓特烈到了极致的愚蠢外甥没能登基,帮腓特烈送上疯狂的和平。【1】最新小说“”

    腓特烈二世继续顶在欧陆血火风眼中,如果他能明白这场战争之所以这么漫长艰辛的某个关键原因,是赛里斯所主导的“无国界医生联合会”大大改观了欧洲医疗观念,这些关键人物受益于赛里斯所传播的先进医疗技术,废止了放血疗法等宗教仪式般的医疗手段,从而逃脱了教士医生的谋杀,他一定不会再热情地拥抱赛里斯欧洲派遣军新一任司令官,赛里斯三皇子李克冲,并且封赠柏林公爵这般尊贵的荣誉头衔。

    不过仅仅只是欧陆战争,已非腓特烈二世所能单独掌控,战场也不限于普鲁士。波兰被深深卷入到这场战争中,如果要追溯起源,恐怕还跟赛里斯大规模招募波兰雇佣兵有关。最新小说“”

    大量波兰基层贵族进入赛里斯欧洲军团服役,由此牵动了波兰国内的政治立场,引发了俄罗斯的深切忌惮,逼迫波兰贵族加入到协约阵营,与普鲁士、赛里斯和不列颠作战。波兰上层贵族在两方拉扯的力量下,各自作出了痛苦的选择,整个波兰分裂了。

    投向盟约阵营的波兰贵族将这场战争引向“重建波兰王权”的方向,这个方向不仅让俄罗斯恐惧,丹麦、瑞典也绝不愿看到,欧陆战争就此演进为普鲁士崛起战争和第二次大北方战争的集合。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焦点在欧洲。不仅有欧陆战争,还有围绕制海权展开的海战。一方是不列颠和赛里斯,一方是法兰西和西班牙。依靠与赛里斯的军事合作,不列颠的火炮技术突飞猛进,法兰西和西班牙的海上力量遭受沉重打击,由此也对美洲战局产生了直接影响。

    赛里斯海军在地中海的行动只是间接与欧洲战场有关,除了压制法兰西和西班牙海军在地中海的行动外,赛里斯海军更多是在为疏通地中海航路而努力。这些努力包括一连串的海盗清剿行动。针对亚历山大港,不,圣道港的登陆战,以及对埃及的海上封锁。

    赛里斯海军在地中海的最精彩表演是与奥斯曼土耳其海军进行的爱琴海海战。发生于西元1764年的这常战,让风帆海战技术体系还未攀升到,就提前谢幕了。蒸汽动力、线膛后装炮和铁甲的威力,使海上交战距离扩展至千米外。庞大的奥斯曼土耳其风帆舰队在赛里斯铁甲蒸汽战舰下,就如两三百年前面对欧洲风帆战舰的印度舰队一样,沦为时代的牺牲品。

    奥斯曼土耳其海军近百艘战舰沉海,三万人死伤,在如此显赫的战绩下,赛里斯海军三艘巡航舰。一艘战列舰的损失似乎并不严重,而舰队司令官,二皇子李克铭的受伤,在欧洲海战中也是家常便饭的小事。但自这常战后,赛里斯欧洲舰队与重建后的奥斯曼土耳其海军达成某种默契,以塞浦路斯为线,再没任何接触。由此也看出赛里斯对铁甲蒸汽战舰这股力量并未抱有不切实际的过高期望。…,

    接替李克铭的孟松海将舰队目标锁定在埃及和北非海域,奥斯曼也无力再施以援手,赛里斯由此一步步奠定夺取埃及统治权的基础,具体的行动还要等到几年后的北非战争。

    在地球另一端的美洲,战争烈度数倍于另一个位面。不列颠与法兰西、西班牙在加勒比海、中美洲、圭亚那一带的争夺,以上百次海上单舰对决和舰队攻取港口的战斗体现。加勒比海盗时代很快终结,所有海盗也摇身变作私掠船,被纳入到战争体系中。

    哈瓦那、太子港、圣多明各、圣胡安。原本属于法兰西和西班牙的加勒比海据点一一落于不列颠手中,再加上南美圭亚那殖民地的扩张,原本在加勒比海和中美洲一带的殖民三国演义格局,已变作不列颠一家独大。这也得益于赛里斯欧洲舰队在地中海的存在,不仅牵制了法兰西和西班牙两国至少三分之一海军主力,战前不列颠受赛里斯启发。大批建造的超级巡航舰也发挥了关键作用。

    对协约阵营主力法兰西来说,兵力投送范围受到限制也是好坏皆有,眼见海军半废,丢失加勒比海据点之势已难以挽回,路易十五对北美殖民地更加上心了。专注于北美战场的结果是,不列颠在加拿大没能抵挡法兰西的侵入,战火在三大湖南面,密西西比河上游东岸烧得通红。

    相比之下,不列颠在欧陆战惩加勒比海投入过多,影响到了北美力量。不列颠不得不尽力发动北美十三州的殖民地力量,同时默许赛里斯以usa为代理,整合印第安人,共同对付法兰西人。由此埋下的一系列隐患,以及战后为弥补国库,对十三州的横征暴敛,以及翻脸不认美国的短视之行,直接导致十三州**,阿美利加联邦,另一个usa诞生。

    圣道四十八年,西元1766年,中亚烽烟由炽转缓。

    赛里斯所组的中亚汗国同盟牢牢占据咸海地域,兵锋抵达里海东北岸,距离莫斯科不过一千六百公里。这让俄罗斯人心中深埋了五百年的恐惧再度翻腾起来。

    赛里斯所掀起的“哥萨克乌恩齐运动”,即向俄罗斯统治下的哥萨克农奴许诺授予赛里斯乌恩齐人身份,引发了俄罗斯南部哥萨克的大规模起义。在另一个位面里搅动俄罗斯的哥萨克英雄普加乔夫,提前十来年参与到反抗俄罗斯统治的哥萨克义军中。

    巨大的压力逼得俄罗斯几度认真考虑过退出欧洲战场,全力应对赛里斯的西进。但因欧陆波兰的搅局,引得丹麦和瑞典全力加盟,再加上波兰亲俄势力的凝聚。使得俄罗斯能在欧陆方向稍稍松气,能在中亚投入更多资源。

    除了不断增兵中亚战场外,俄罗斯与奥斯曼土耳其的同盟关系进一步深化,双方所扶持的波斯傀儡政权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渐渐对赛里斯西进锋头形成了包围之势。

    赛里斯原本还有一个更大的包围格局,那就是针对波斯的西域天竺南北夹击,可赛里斯天竺当局在处理天竺北方伊斯兰势力的政策上出现了方向性失误,加上国内工商资本对天竺这块现成市惩原料地的兴趣远胜遥远且贫瘠的波斯,不愿意不计成本收益地继续向西进发。天竺没能发挥侧击作用。

    在这一年,赛里斯最不希望看到的局势终于出现,那就是奥斯曼波斯联军在南,俄罗斯在北。上下钳住了赛里斯西进之势。…,

    年初在希瓦汗国花剌子模绿洲爆发的花剌子模会战,是赛里斯西进中亚以来规模最大一场战役。作战双方分属二三十个势力,各个附属势力在战斗期间的反叛投敌行为令人眼花缭乱。

    持续近月的会战由一系列中小规模战斗构成,鉴于同时横在双方主力之前的补给难题,赛里斯、俄罗斯和奥斯曼三国正规军并没有贸然投入决战,而是靠各自的附从军作战。如此一来,一月之内,双方接近二十万的人员死伤也就毫无意义,难以靠其评判胜负。

    如果说这翅战有什么收获。那就得全归结到政治领域。赛里斯意识到了克服补给难题前,不可能靠单纯的军事力量有效地控制里海东岸。而俄罗斯和奥斯曼也意识到了,除非改善自己在中亚政治环境中的地位,否则难以靠军事手段将赛里斯打回葱岭以东,赛里斯在中亚已经有效组织起一个汗国联盟。

    由此在中亚一带,大规模战事渐渐消沉,取而代之的是小规模的袭扰和密集的外交博弈。相比之下。陈兵二十万的俄罗斯和陈兵三十万的奥斯曼波斯联盟,几乎被军费压垮了脊梁,而赛里斯虽也面临财政压力,却远比敌人轻松。花剌子模会战后,中亚局势转为对峙,议和已是大势所趋。

    寰宇大战的影响无处不在,俄罗斯左右支拙的后果是,中西伯利亚和东西伯利亚被全部放弃。班第一派的北满由此获益。以雅库茨克为据点,将萨哈诸族人纳入统治,在冰天雪地里继续苟延残喘。而兆惠的东满则高举爱新觉罗旧清大旗,在英华的暗中扶持下,与新生的建州朝鲜不死不休地纠缠起来。

    战争还在继续,对英华国人来说。这场战争已跟胜败无关,而是战后能分得多少利益。就在这一年的十月,国人更将战争抛在脑后,他们的心神被一件事紧紧拽住,拔起深沉而复杂的情怀。

    十月九日,圣道皇帝退位,太子李克载登基,年号宪武。

    未央宫正殿里,圣道皇帝将十二旒冕冠授予同样身着十二章衮服的太子时,殿内数百文武官员,殿外广场数千各界人士同时山呼万岁,呼声中弥散着浓烈的感伤。如圣道皇帝,不,太上皇所言,他所掌的新旧交替时代终结,新的时代已经到来。

    十月十五,太上皇启程,乘龙植行长江后,由湖南入广东,回应天府白城老家颐养天年。连续数日,从江阴到镇江直至金陵,百万人沿江守候,为太上皇送行。整个大江南北,鲜花香烛一扫而空,衣庄布店也卖个底清。龙舟行船三百公里,沿岸鼓乐声未曾停过。与鼓乐声一同,哭声也未绝过,不断能见哭晕了的老人被抬走救护。

    船过金陵,行至南北两岸的火车渡口,无数人聚集此处,同声高呼万岁。

    “这不是在唤皇帝,而是在唤国父……”

    老态龙钟,在金陵颐养天年的郑燮向龙舟深深下拜,心中这般慨叹道。

    “不止是国父,还是我的学知之父。心路之父……”

    金陵女子学院山长,讼师会执事李香玉朝龙舟盈盈下拜,身旁是她丈夫,身后是一大堆儿孙。

    “旧世已去,《红楼梦》也该落笔了。”

    年逾五旬,任江苏巡抚的曹沾向龙舟长拜时,眼角瞄到了李香玉,心中也泛起深深唏嘘。旧世如梦,已经过去了。…,

    “陛下留步”

    龙舟将过渡口时,人群猛然爆发出如潮呼唤,一个清瘦身影出现在船头。朝两岸人群招手,呼唤声更大,江水似乎都在一刻停流。

    “百川入海,其势滔滔,朕想留,江水也不留朕……”

    即便掌国半个世纪,置身这股人心之潮中,李肆也是心胸激荡,吩咐侍从将这话传过去。以慰民心。

    “人心就是江河,陛下永驻人心”

    “陛下仁德永昌,当寿与天齐”

    两个身着蓝衣红裤,领袖皆黑,镶着黄金云纹的年轻军官涨红着脸,大胆反驳李肆的话,这是两个来自伏波军的侍卫亲军。即便李肆退位。依旧由禁卫署和侍卫亲军负责安保。

    若是在平日,这般话语就是赤果果的逢迎,可置身此时此境,这话该是两个年轻军官的心声,不带一丝杂念。

    李肆了然地笑笑,淡淡道:“还好你们没说万寿无疆,否则朕可要恼了,报上名来。”

    两人肤色黝黑。却眼眉清秀,显是在海外有过丰富历练。听得李肆用开玩笑的语气轻嗔,还问姓名,更是激动难抑。并不是为富贵,能从基层部队调到侍卫亲军,本身就是尊荣。一年后不是报送更高级的军事学院,就是委以重任,富贵已在前方,他们是为自己的名字能入太上皇之耳激动。

    “职下傅康安”

    “职下常和?br/>

    两人昂首挺胸,踏步行礼,有力地呼喝道。

    “哦……嗯,不错……”

    李肆眼色微微一荡,福康安,和?果然是优秀人才,在这新世依旧能冒出头来,另展风采,就不知会为英华成就怎样一番功业。

    “好好干英华就靠你们这一辈了”

    李肆的勉励让两人眉梢都快飞了起来,直到李肆身影消失,两人才略略回神。

    “咱们没说自己是满人,是不是不太妥当?”

    “满人?你非要抱着满人之心,别扯上我。”

    “我不是那个意思……”

    “没有满人了,我们的军籍,我们的户籍,哪里还写着满人?不都是大英之人,不都是华人么?”

    两人嘀咕一阵,心结消失,自得嚼着太上皇的勉励之语,再凝起心神,各守岗位。

    船舱里,李肆展开报纸,退位后他就吩咐秘书监不再向他递报,而只对皇帝负责。从现在开始,他要知国事,就得自己看报纸了。

    “南洲东院院事纪昀贪渎事发……”

    报纸上全是称颂自己,缅怀圣道年代的文章,李肆只能从几角旮旯里找到一些时政报道。看到这一则消息时微微一愣,纪昀……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啊。

    再看内容,这个纪昀任南洲东院院事时,收受北方钢铁公司贿赂三千两,给东国院南洲院事施压,要其推动北方煤铁业补贴议案,违反院事议权令,被控以贪渎罪名。

    李肆叹气,心道儿子接下的摊子,可不是那么光鲜。

    接着他猛然醒悟,纪昀,不就是纪晓岚纪大烟袋么?这家伙怎么跑到南洲,还当起了院事呢?本还以为这个人物早已沉于历史了。

    再细看报道,出身珊瑚州院事,珊瑚州……

    另一个压在记忆箱底多年的名字跳了起来:钟上位,当年鲁汉陕跟他提起过,钟上位跑到南洲,建立了珊瑚州,位置就在另一个位面的澳大利亚大堡礁海岸,当时李肆还说这胖子真是条死猪命。…,

    之后另有一事跟钟上位相关,那就是四五年前,翰林院和福兴银行两面都传来消息,说福兴银行跟犹太人上层有了接触,犹太人对在埃及先寻得一块回乡的落脚地很有兴趣,愿意在苏伊士运河上给予协助。

    当时李肆没太在意犹太人之事,只吩咐通事院跟进,倒是此事的肇始者让他留了点心,钟三日。钟上位的儿子。

    可那也只是瞬间一念,旋即就忘了,苏伊士运河跟犹太人之事都不是短期能办到的,给通事院打个招呼,钟三日就有了支持,不必细究。

    招呼跟着自己一起回乡养老的老伴当杨适去查钟上位的情况,李肆人老心也老了,跟钟上位的恩怨再已不放在心上。就想见见旧人,唠叨旧事,算算钟上位也该八十多岁了,不知是不是还活着。

    几日后船至武昌。李肆才得知钟上位的下落,此人还活着,就在白城附近的家宅养病,李肆心说正好。吩咐侍从先传去消息,到了白城后,再择日接见。

    船至武昌,稍事停靠,同样是民人齐聚,拥在岸边相送。一个老者被引上龙舟。正要跪拜,却被李肆一把拉住。

    “独眼,还没老糊涂吧……”

    “我没老糊涂,陛下……四哥儿怕有些糊涂了,当着万人的面,怎能嬉闹呢?”

    李肆拉起范晋,两人相对大笑。

    范晋已引退多年。在武昌陆军学院任山长,潜心整理军学著述。李肆此来,不仅是见他,也是要接他一同回白城养老。

    “大桥还建不起来,太多问题解决不了,只能先扩渡口……”

    大江两岸的火车渡口里,正停着即将上渡轮过江的火车。汽笛鸣响,以示敬意。李肆问到之前国中热议的武昌大桥时。范晋摇头说着。

    “现在建不起来,二十年后,三十年后,一定能建起来”

    李肆给范晋打气,作为国中军学宗师,范晋对铁道特别关注。认为只有铁道畅通,英华才能永镇边陲。而现在铁道工程面临一个大瓶颈:如何跨越江河。以英华现在的建筑技术,还难以解决上千米乃至两三千米跨江铁道桥这种大工程的技术难题。

    范晋的独眼里闪着遗憾:“二十年后……四哥儿,我们都看不到了啊。”

    他的话语也更低沉了:“萧老大临终时,非要人抬着他去船厂,摸着铁甲战舰才安心,他终究没看到铁甲舰驰骋大洋的雄姿。”

    李肆心中也是黯然,萧胜原本还想着等铁甲蒸汽舰队成军后,能自己领军呢。

    “不要太贪心,我们已看得够多了,旧世人千年都看不尽的变化,我们在这五十年里都看到了。”

    接着李肆展颜,范晋也释然一笑。

    再过岳阳,十月二十六日,龙舟行至长沙。在这里又见到了一个老家伙:谢定北。年已八十五的谢定北精神矍铄,看起来活到百岁都不成问题,十多年前他以上将衔退役,在长沙养老,同时在长沙陆军学院担任荣誉山长。此次李肆退位,也大封老臣,给了谢定北大将军之衔。

    见到李肆时,谢定北本想跪拜,弯腰时,却猛醒自己该强调是太上皇老部下的身份,赶紧昂首挺胸,啪地行了个军礼,整个人又如虾米一般蹦哒而起,接着就是哎哟一声,折了老腰。

    李肆噗哧笑道:“谢大将军,老骨头经不起折腾了。”…,

    谢定北依旧是一脸谄笑:“这把骨头再老,陛下一声唤,老臣也上得了马,挥得动刀北面还有满夷,陛下若是用我,就知大英还有我谢廉颇”

    李肆招手道:“上两只猪,让咱们瞧瞧,谢廉颇尚能饭否?”

    谢定北苦脸道:“陛下,老臣现在只吃素斋……”

    有谢定北这老开心果陪着,李肆又去长沙战场旧地重游。可惜战火古迹已看不出来了,除了一座圣武天庙以及若干纪念碑外,长沙拓城,旧日战场不是建起了屋舍,就是开垦作田地。

    “过去的终究过去了……”

    李肆制止了湖南地方搬迁战场居民,建一个大纪念馆的建议,再度踏上归乡之途。

    衡阳、宜章,既有起兵时的血火回忆,也有逝去的萧拂眉留下的点滴心迹,过韶州时,又跟三娘说起当年韶州刺杀案的旧事,看着三娘满头银丝,放开了权柄的李肆终于感受到爱人已老了,自己已老了,跟人世已渐渐相隔。旧日记忆不可抑制地正在心中回卷。

    “原本想出海避世,可那似乎太过作戏了,还是在老家里安安静静等着上天召唤吧。”

    白城在目,李肆心中也沉静下来。

    白城外某处豪宅里,一个白发苍苍的胖子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两眼放着精光,不停地嘀咕道:“万岁爷,不。太上皇,不,四哥儿要见我了……”

    钟上位在白城外养老多年,病情反反复复。好几次都差点挂了,不知他心中揣着什么气,又一次次活了下来。

    现在接到通报,说太上皇要见他,念他身体不适,还要御驾亲临,钟上位顿时被一股炽热心气顶了起来,床也不卧了,病色也消了。一边唠叨着,一边指挥家人布置宅子。

    “你说,我该怎么称呼?万岁爷……不合适,陛下……太疏远,四哥儿……会不会犯不敬?”

    深夜,钟上位还在床上嘀咕着,眼中亮晶晶的。

    “我觉得……还是四哥儿好些。四哥儿来见我,就是念着旧情的嘛。”

    钟上位的正妻既是喜悦,又是担忧,不知该怎么让他安定下来。

    “我就说,四哥儿是不会记恨我的……”

    钟上位的声音渐渐小了,似乎一桩纠缠了一辈子,彻骨入髓的疑惑得到了解答。

    “呵呵……嘿嘿……哈哈……”

    钟上位笑着笑着,声音渐低。归于宁静时,妻子还以为他睡着了,正松了口气,忽感不对,一摸心口,已没了心跳。

    “去了?真是……遗憾啊。”

    听到钟上位去世的消息。李肆微微怔忪,自己竟成了催命符。

    关蒮倒是一直惦记着那坏胖子:“钟胖子早该死了活了这么多年,都是托夫君的宽仁之心”

    回想资料所列钟上位那桩桩故事,李肆摇头道:“也是他自己心中终究守着人性,才能得享天年。勤劳即得富贵,善良能行天下……”

    置身白城庄园的大露台上,虽是冬日,此时依旧有暖阳洒下,将李肆和老婆子们罩住。看着三娘、关蒮、四娘、朱雨悠和许知非,尽管红颜已逝,华发纷纷,但对李肆而言,却依旧如心之润露,一个个附在心头,让他怡然无忧。

    这四年里,李肆又失去了两个妻子,安九秀因旧伤隐疾逝去,马千悦难产亡故,现在就只有这几人相伴身边。不过相对于他人,尤其是旧世帝王来说,李肆觉得已太过幸福。…,

    “我努力了一辈子,不就是为求这样一个人世吗?”。

    李肆的话让三娘想起了几十年前的许诺,下意识地蹙起了眉头。

    “阿肆,其实我还是不怎么明白,你求的到底是怎样一个人世。那些文明啊,自由啊的大道理,真的不太懂。”

    李肆微微一笑,招呼着三娘和关蒮等人过来,自露台看向远处,田地舒缓伸展,农人赶着耕牛,正在翻土。

    李肆道:“没什么复杂的,我求的,不过是人人都能为自己做主,作出选择后,人人都能担起责任的世道。”

    暖阳下,光影迷离,似乎光阴倒转,李肆的声音像是也年轻了:“自己就是自己的帝王”

    三娘、关蒮、四娘、朱雨悠、许知非都静静看住李肆,阳光洗去了时光的侵蚀,红颜佳人伺立身旁,笑意盈盈,深如秋泓的双双眼瞳里既有崇仰,又含着深深爱意。

    李肆心有所觉,回头再看,萧拂眉、安九秀如画中仙子,盈盈而立,后面宝音和马千悦挽手相倚,抿嘴低笑,角落里还有半掩衣裙,洛参娘的侧影清晰可见。

    东京未央宫里,李克载端坐皇位,身边的后位上空空无人,就放着一本书。

    南京,广州县西关英慈院外一座陈旧天庙里,圣人像分列左右,一处一直空着的位置上,一尊石像正在雕琢。石像背后的墙面上写着“末圣”二字。

    【全书终】

    ps:【1:本位面历史里,乔治二世1761年病逝,继位的乔治三世对汉诺威不感兴趣,不列颠因此退出欧陆战场。1762年,伊丽莎白女沙皇病逝,外甥彼得三世登基,因狂热崇拜腓特烈二世,不仅与普鲁士停战媾和,还让出整个东普鲁士和所有战争期间占领的土地,结果招致俄罗斯贵族集体反叛,于半年后被妻子叶卡捷琳娜废黜。】……,

    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小说阅读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