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千八百一十九章 神剑在手
一本读|WwんW.『yb→du→.co
    神台上。

    枯木般的绝妙禅女,竟是睁开了眼睛,道:“你们当真认为,我已经毫无还手之力?”

    见绝妙禅女如此镇定,摩诃炎心中有些惧意,双脚一前一后,随时准备冲出石庙逃走。

    须知,像蚩刑天那样的大神,连头颅都被斩掉,却依旧战力恐怖。

    无疆长笑一声:“禅女若是还有出手之力,又岂会给我站在这里说话的机会?”

    “我给你说话的机会,是觉得,你可能会开口求饶。你若求饶,以我和文通的交情,还是可以饶你一命。”绝妙禅女道。

    无疆道:“你以为,我会信?”

    “你当然不会信!但,不信就得死,因为我还有一击之力,也只有一击之力,至少可以杀死你们两个中的一个。当然这一击之后,我自己也得死。”绝妙禅女道。

    这句话,无疆和摩诃炎还是有些相信。

    大神,哪怕再落魄的大神,在拼死的情况下,要杀死一个补天境的神灵还是轻轻松松。

    在无疆和摩诃炎迟疑不定的时候,绝妙禅女又道:“摩诃炎,我和你没有仇怨,像你这样的老牌神灵,实力也不弱。只要你出手杀死无疆,我不仅赐你突破到上位神的机缘,还可以给你一件至尊圣器。你要明白,只有成为上位神,你才有机会渡过元会劫难。”

    无疆道:“别听她的,她是想离间我们。”

    摩诃炎道:“我当然不可能信她的鬼话,更何况,我也不是无疆大人的对手。若是信她,岂不是自寻死路?”

    “你放心,杀死了她,少不了你的好处,绝对比她许诺得更多。”无疆道。

    绝妙禅女道:“摩诃炎,你要明白,无疆不可能让任何一个知情者,活着离开黑暗之渊。对他而言,那是巨大的威胁。”

    她话音尚未落下,无疆已是闪电般的出手,打出暗域天罗攻向身旁的摩诃炎。

    绝妙禅女实在太聪明,也太可恨。

    无疆本是打算,收拾了她之后,再出其不意杀死摩诃炎,尽得所有好处。可是,被绝妙禅女点破之后,逼得他不得不先下手为强。

    摩诃炎几乎是和无疆同一时间出手,以他多年的修炼和积累,加上中位神修为,其实,战力并不比无疆这个元会级代表人物弱多少。

    可是,输在战兵上。

    遭遇暗域天罗这件至宝,他毫无反抗之力,便被一根根蕴含强大黑暗力量的金属刺穿透神躯,如同变成了一只刺猬。

    暗域天罗禁锢了他的一身神气,也在吞噬他的神躯血肉和神魂。

    “嗷!”

    摩诃炎嘶声长啸,可是没有用。

    暗域天罗的金属刺,穿透了他每一寸骨头,甚至包括他的神海。

    在打出暗域天罗的同时,无疆也将铁条神剑扔出去,如一道光明璀璨的神矛,击在神台上的绝妙禅女的脖颈处。

    “嘭!”

    神剑刺穿绝妙禅女的脖颈,将她的半截身体带着,钉在了后面的石墙上。

    看到这一幕,无疆双眼中,充满张狂的笑意。

    这一次,他赌对了!

    绝妙禅女满口谎言,只是在威吓他,根本没有什么一击之力。

    如果无疆对枯死绝足够了解,其实早就已经出手。因为,枯死绝真的非常可怕,别说大神对抗不了,便是神尊都会虚弱得如同一个普通凡人。

    “哈哈!禅女真是厉害,差一点就被你吓住了!若不是知晓,一旦让你恢复,地狱界将再无我立足之地,恐怕我都不会冒险一试。”

    无疆以绝对的胜利者姿态,看着被钉在石壁上的残破枯死的半截身体,心情前所未有的畅快,比击败张若尘和阎无神这样的同时代巅峰强者都要更加喜悦。

    旁边是摩诃炎痛苦的嚎叫声。

    他已经变成神兽的模样,神血直流,痛入骨髓,神魂仿佛都被撕裂。

    而绝妙禅女却很平静,一言不发,并不是无法再开口,也不是已经认命。只是因为,她知道这个时候开口说任何话,都只会让无疆更加兴奋和喜悦。

    让敌人开心,哪怕只是开心一点点,她心中都更加屈辱和难受。

    无疆走到神台面前,道:“禅女一生修为来之不易,怕是都快接近封王称尊的层次。今日,便借你一身修为,铸就我冥界之国的神境世界。”

    “哗!”

    无疆探出一只手掌,掌心出现一个酒杯大小的黑洞,黑暗力量完全爆发出来。

    对修炼黑暗之道的修士而言,最强的手段,就是吞噬。

    黑暗吞噬一切。

    可以将他人的修为吸收,然后转化为自己的力量。

    无疆掌心的黑洞,爆发出强大无匹的吞噬力量,让石庙中的空间都扭曲,变成了螺旋形。绝妙禅女体内的神气、规则、神魂、精神力,犹如一条条溪流,涌如黑洞,进入无疆的体内。

    “哈哈!”

    无疆享受着世间最极致的快乐,兴奋得大笑。

    在狩天战场,他得到了本族星一半的机缘,修炼出来的道域冥界之国本就无与伦比。如果能够用绝妙禅女的一身修为,将冥界之国转化为神境世界,肯定可以一举踏入中位神的境界。

    今后,大神之下,他还需惧谁?

    “铮!铮!铮……”

    蓦地,本是钉在绝妙禅女脖颈上的铁条神剑,爆发出一圈圈强劲的力量波动,轻轻的挣动。

    无疆收起笑容,眉头一凛,发现神剑不知因为什么原因,有些不受他的控制。

    “唰!”

    铁条神剑光芒大盛,金中带赤,赤中带火,从绝妙禅女的脖颈中飞了出去,挥剑劈向无疆。

    挥剑的瞬间,整座石庙中的温度暴增,像是装了一轮太阳在里面。

    仓促之间,无疆只得将手臂打出,以掌心的黑洞,迎击过去。

    “轰隆!”

    伴随着一道巨响,有大量神血飞洒出来。

    神剑之利,无与伦比。

    无疆的半个手掌,被铁条神剑斩下,身体抛飞出去,重重撞击在石庙的石壁上,如纸片人一般轻飘飘的坠落下来,半跪在地。

    他眼神警惕的,盯着重新坠落到神台上的绝妙禅女,以为是她夺走了神剑,爆发出来的这一击。

    可是,神剑却化为一道火焰亮光,飞出石庙。

    石庙的门口,站有一道人影,一把抓住了神剑。

    神剑随之欢快的鸣响,并且发出人声:“只有真正的绝代剑神,才配得上我老六。”

    “可是我现在还没有武道成神。”

    张若尘的声音,从石庙门口,传入无疆耳中。

    剑灵道:“你一定能武道成神的,而且还会是绝代剑神。因为你的剑道圣意无与伦比,剑魄之强,天下无双。”

    直到此刻,无疆才明白,原来这柄神剑剑灵口中所说的主人,居然是张若尘。

    张若尘已经走进石庙,身形笔直而又卓然,向无疆看了过去。

    无疆早已站起身,站得比张若尘更直,若不是手掌断了半,简直看不出丝毫受伤的样子。他探手抓出,欲要将地上血淋淋的断掌收回。

    “唰!”

    张若尘出手如幻光,先一步一剑刺穿断掌。

    神剑上,剑光一闪,成千上万道剑气飞出,将断掌撕裂成了血雾。神剑蕴含的毁灭力量,更是让血雾,化为一团火焰。

    “张若尘,你敢与我为敌?”

    无疆抬起断掌,怒不可遏,觉得张若尘太过狂妄放肆。

    断掌的血口,被神剑的剑气入侵,伤口难以愈合,神血一直在滴淌。

    “我们不是一直都是敌人吗?”张若尘有些奇怪,觉得无疆的思维有些难以理解。

    突然,无疆笑了起来,因为他发现石庙外没有别的神灵。

    “你居然是独自一人来的这里。”无疆笑得更加畅快,只觉得自己真的是天命之子,所有好事都被他遇到。

    张若尘道:“你笑得那么开心干什么?”

    “当然得开心,恐怕任何一个神灵,遇到今天这样的好事,都会忍不住笑出来,控都控制不住。”无疆摆了摆手,道:“好了,我知道你张若尘还沉浸在俗世神话的自我满足之中,根本不明白,自己和真神的差距有多大。”

    张若尘道:“你难道忘了,我是本源使者?”

    “这里不是荒古废城,也不是外界,是黑暗之渊,没有多少本源规则,这里是黑暗力量的世界。当然,离开黑暗之渊,本源使者依旧强大,只可惜那个时候本源使者是我。”

    无疆向前踏出一步,冥界之国显化出来,小小的石庙中,出现一座座黑色殿宇,血石城墙,白骨神山……等等,犹如真实冥界一般的景象。

    四面八方都有规则神纹压来,落到张若尘身上。

    “破!”

    张若尘释放出万古归一道域,激发出三十倍攻击力量,与“一”字剑道圣意结合在一起,挥动沉重如恒星一般的神剑,劈斩了下去。

    无疆激发出来的冥界之国,就像是一张纸做的地图,被神剑一分为二,撕裂开来。

    有剑灵辅助,和无法调动剑灵的神剑,爆发出来的威力,自然是天差地别。

    神剑在手,伪神都敢战下位真神。

    神器的威力,没有任何战兵可以比拟。张若尘比伪神更强,为何不敢战无疆?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