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千九百六十二章 万年修行,太极初变
一本读|WwんW.『yb→du→.co
    日晷悬在天尊湖的上空,石针投出的光影,在石盘上,周而复始的变化位置。

    山中花开花落,春去冬来。

    时光匆匆,不知消耗了多少神石。

    ……

    万年来,张若尘绝大多数时间都待在日晷覆盖的区域,或是勾画规则,或是修炼精神力,或是研究阵法,或是炼制器物。

    饿了便从《六祖释禅图》中挖取元会圣药吞服,渴了就饮湖中神泉。

    天尊湖中的水,自然不是真正的精纯神泉,但蕴含神泉浓厚的气息。

    在别处,想找到一株神药都难如登天。

    但在天尊湖底,张若尘一共探查到三株神药,但神药都生长在古老遗迹中,位置隐秘,又有天尊神纹守护,补天境神灵根本闯不进去。

    神泉就是从三株神药的生长之地稀释出来。

    正如酒鬼所说,万年的确是一个大的临界点。

    即便张若尘没有将所有时间都花在修炼上,有与冥王、封尘剑神等人切磋论道,也有与阎折仙、姑射欢欢、罗乷等女子弹琴下棋,有去天尊神殿遗迹历练探查,有进入星桓天俗世游山玩水。

    但,依旧感觉到心中杂念丛生,心浮气躁,无法从修炼的状态中完全走出来。

    急于求成的心思,越来越重,恨不得一夜之间,就踏入神尊层次。

    这很危险!

    张若尘意识到,不能继续修炼下去。

    不仅是他,别的那些闭关修炼超过五千年的神灵,也出现情绪问题。

    小黑变得十分暴躁,血屠变得越来越癫狂,二人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弄得诸神无法静心修炼。关键是,战斗的原因很扯淡。

    有一次,小黑从血屠身边走过,血屠斜着眼睛看了小黑一眼。

    小黑立即觉得血屠是在挑衅,是在宣战,于是……

    打了起来。

    罗乷的状态也很古怪,不再安心待在自己的神殿中修炼,闯入七星帝宫,多次催促张若尘尽快娶她,完成婚约。

    张若尘并非不想与她完婚,只是日晷已经开启,显然当前努力提升修为才是最重要的事。

    中途关闭日晷,去和她成婚,该如何向正在修炼的冥王、封尘剑神、阎昱他们交代?

    多次争执后,罗乷放弃了立即成婚的念头,但,却又坚持要与张若尘一起修炼。

    孤男寡女,待在一座神殿中,那是想要静心修炼吗?

    被张若尘再次拒绝后,罗乷直接守在了七星帝宫外面,看似在那里修炼,实际上,所作所为却十分偏激。

    般若、白卿儿、阎折仙,包括与罗乷关系交好的姑射欢欢,想要进七星帝宫见张若尘一面,都得先过她的那一关。

    每次都免不了一场争斗。

    很显然,闭关修炼的时间,远远超过修士此前的年龄和阅历之后,会让修士的情绪、性情、思维发生巨大改变。

    这是即将走火入魔的征兆!

    状态稍微好一些的,只有年龄较大的阿吉、冥王、阎昱、白卿儿。小黑的年龄虽然最大,但绝大多数时间,都被封印在图卷里面。

    “不能再让他们修炼下去了!”

    张若尘收起日晷,带着出现心境问题的众人,前去拜见酒鬼。

    未名山庄中。

    酒鬼在庄园里教授两只大白鹅拳法。

    他扎着马步,拳头雨点一般打出,没有动用精神力或神气,一边打拳,一边向鹅大和鹅二讲解其中精妙。

    值得一提的是,两只大白鹅多次进入日晷覆盖的区域修炼,如今修为已经达到大圣无量境。

    之所以修炼速度这么慢,乃是因为酒鬼一直压着。

    每个境界都要它们必须修炼到最极致的地步,否则不能突破。

    他们本是两只普通的家禽,硬生生的,在酒鬼的各种秘法加持下,都快蜕变成两只白翅大鹏。

    用大鹏的血液沐浴,用神龙的魂精淬炼,甚至喂了部分神药叶片。

    如今鹅大和鹅二,修炼出了人形神躯,脖颈如龙,鹅头只有拳头大小,背上双翼闪烁着火焰神霞。

    他们都已拥有冲击元会级代表人物的可能性。

    要培养一位元会级代表人物,难如登天,即便是酒鬼这样的人物也很难做到。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鹅大和鹅二先天不足。

    其实,每一位元会级代表人物的背后,几乎都是一座庞大的势力,有超然级的强者在培养,或者自身有了不得的机缘。

    元会级代表人物尚且如此难成,元会级天才也就更加可遇不可求。

    张若尘看见鹅大和鹅二,心境微妙,终于有些明白,自己当初还是大圣的时候,在神灵眼中是什么样的分量。

    绝对是微不足道。

    在没有修炼出一品圣意之前,绝大多数神灵,估计看都懒得多看他一眼。

    见到张若尘,酒鬼立即收拳,嘿嘿大笑:“牛坚强在什么地方,把他放出来,与我这两个不成器的看门圣兽过过招。这一次,看它还能不能赢!”

    鹅大和鹅二表情有些不自然,心中苦闷,知晓在他们战胜牛坚强,或者踏入神境之前,酒鬼是不会承认自己是他们的师尊。

    “此事先不急,晚辈这次前来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想要请教。”

    随即,张若尘将众人的情况讲述了一遍,希望可以从酒鬼这里,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我还以为多大的事呢!”

    酒鬼道:“长时间闭关,出现心境不稳和情绪波动,这是很正常的事。我这里有一快一慢两个办法!”

    张若尘问道:“何为一快一慢?”

    “这个慢的办法,其实,就是不用理他们。以他们的精神意志和心境修为,多花一些时间,自己就能恢复过来。”

    “快得办法呢?”

    酒鬼笑嘻嘻的看着张若尘,道:“六祖的菩提树和明镜台在你身上吧?”

    张若尘知晓瞒不过他,点了点头。

    同时,心中已是明白该怎么做了!

    菩提树是佛门神树。

    明镜台是六祖的舍利子凝化而成,是佛门神器。

    佛门神树和佛门神器都是清心静气的至宝,自然是可以帮助众人走出即将入魔的状态。

    酒鬼神情变得极其认真,提醒道:“虽然菩提树和明镜台,可以帮助你们恢复心境和情绪。但是切记修炼是循序渐进的事,短期内,莫要再次闭关。出去走走,看看这个世界,你们的眼界还狭窄得很呢!”

    “晚辈明白。”

    张若尘刚刚欲要离开,却又停下脚步,像是想到了什么让自己困惑的事,道:“晚辈还有一事请教!”

    酒鬼露出很是不耐烦的神情,催促道:“有话就说,有屁快放。”

    张若尘没有说,也没有放,而是将太极圆圈释放出来,维持在半径十八丈的大小。

    太极圆圈上,数之不尽的细密规则在流动。

    张若尘双手按照一种玄奇的规律划动,顿时,流动在圆圈上的规则流散出来,均匀分布在圆圈里面。

    规则的分布,泾渭分明。

    黑暗规则、死亡规则、杀戮规则、水道规则……等等,阴属性的规则聚集在一起。

    光明规则、生命规则、火道规则……等等,阳属性的规则聚集在一起。两者互不融合,一阴一阳,相互排斥。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没有阴阳属性的规则,混乱的在太极圆圈中穿梭。

    “嘭!”

    张若尘无法维持这种阴阳旋转的状态,稳定被打破,剧烈一震后,所有规则再次汇聚到圆圈上。

    酒鬼的双眼紧眯,瞳中闪烁奇异光华,显然心中是有些吃惊的,道:“你一共刻画了多少种规则?

    张若尘道:“九大恒古之道,七十二至尊圣道皆有刻画,都是从天地间学来。至于三千大道和十万小道,倒还来不及全部研究学习,加起来也就刻画一万多种规则吧!”

    “对了,地狱十族创出的各种天道,我也刻画出了一些规则。但都只是粗浅理解,没有认真研究过。”

    酒鬼冷测测的道:“你这一万年,倒是做了不少事,没有自爆身亡,真是一个奇迹。”

    张若尘讪讪一笑,知晓这并非是奇迹,而是因为自己炼了太多宝物在体内,再加上无极之道的包容性,所以自己还活着。

    张若尘道:“晚辈很清楚,无极之道下一步的变化,应该与天地初开时的阴阳两分有关。但,阴阳相冲,怎么才能做到平衡?”

    “其中一些道,没有阴阳属性,怎么才能统一到阴阳里面?”

    酒鬼道:“世间的一切道,都是从阴阳中衍化出来,自然都有阴阳属性。就像时间和空间,看似没有属性,实际上,时间为阴,空间为阳,一柔一刚。”

    “你看不出它们得属性,只是因为你的境界还不够高,理解还不够深。”

    张若尘认真听着。

    酒鬼继续道:“其实你不应该来向我请教,你走的路,与道家一脉颇为相似。你应该去道门学习,拜师道门高人,这才是你实现突破的关键!”

    张若尘明悟,原来是自己太急于求成,以为请教酒鬼之后,对方一两句提点,自己就能瞬间突破。

    实际上,自己需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

    酒鬼道:“道家一脉起源于天初文明的《洛书》,不知经过多少年发展,最后,在昆仑界的太极道和盘古界的女希氏时期,达到最鼎盛的地步。再加上,位于天庭的五行观,真正的道家圣地只有这四家。”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