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千一百五十章 这种感觉很好
一本读|WwんW.『yb→du→.co
    面对浑身缭绕浓郁紫色火焰,并且气势非凡的沈风。

    这牧天楚手掌紧紧握成了拳头,双眸之中的杀意抵达了极致,他咬牙质问,道:“小杂种,刚刚在海底深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沈风冰冷一笑,完全没有要回答的意思。

    远处天空中的齐烟雨和蓝清婉等人,亲眼见到沈风平安无事之后,他们算是彻底的放心了下来。

    沈风沉默了数秒之后,问道:“这就是你的遗言了吗”

    闻言,牧天楚右手掌随意一握,一把漆黑色的巨大锤子,被他握在了右手之中。

    “小杂种,既然你不愿意回答我的问题,那么我会亲自从你的神魂记忆中,寻找到我想要知道的事情。”

    说话之间。

    牧天楚隔空朝着沈风挥出了一锤子。

    四周忽然刮起了狂风,海水形成了一个个恐怖的水龙卷,一股可怕的特殊冲击力,朝着底下的沈风冲击而去。

    这种特殊冲击力的速度快到了极致,哪怕沈风在天炎九转的第一卷内,他都来不及躲避。

    他只能够极致的催动身体内的功法交替运转,在他的周身顿时形成了一层浑厚的防御。

    然而。

    从那个黑色锤子内暴冲而出的特殊冲击力,完全无视了沈风四周的防御层。

    在此等冲击力渗透进防御层之后,瞬间化为一道白色的流光,没入了沈风的眉心之内。

    一种极致的刺痛感,在沈风的神魂世界内扩散开来。

    沈风的思绪陷入了短暂的停顿之中。

    牧天楚看着停顿下来的沈风,他冷漠的说道:“这是我圣天族的震魂锤。”

    “凡是被震魂锤攻击到的修士,轻则会陷入一炷香的神魂混乱之中,而重则神魂世界会直接溃散。”

    “这小杂种看样子是不会神魂世界溃散的,但他也休想要立马让神魂世界恢复。”

    “在这一炷香的时间之内,他只能够任由我宰割。”

    说话之间。

    他闲庭若步的朝着沈风一步步走去,他看向沈风的目光仿若是看着一只蝼蚁一般。

    早知如此,他刚刚应该要直接使用震魂锤的,而不是使用宝物万重山。

    远处的齐烟雨等人在看到沈风呆滞的站在原地后,他们脚下的步子移动,目光之中充满担忧,一股股浑厚的气势,从他们身体内渗透而出。

    就在这时。

    从中神庭的宝船之内,再度传出了中神庭庭主的声音:“你们是当我不存在吗”

    “我之前说过的话,难道你们都忘了吗别逼我对你们大开杀戒。”

    “既然是比斗,就必须要公平和公正。”

    齐烟雨和蓝清婉等人听到中神庭庭主的话之后,他们身体内充斥着憋屈感。

    如今牧天楚距离沈风只有五米远了。

    齐烟雨见此,她想要不顾一切的去阻拦牧天楚了。

    然而。

    原本目光呆滞的沈风,其双眼内陡然恢复了神采,从他眉心之内,冲出了一股奇特的神魂之力,他嘴角隐隐有冷笑浮现:“裂魂”

    牧天楚在看到沈风嘴角笑容的刹那,他就知道自己上当了,这沈风估计早就化解了震魂锤的攻击。

    他的身影快速往后暴退。

    不过,沈风这一招裂魂,所形成的奇特神魂之力,其旋转的速度抵达了一种恐怖的程度中,瞬间将牧天楚席卷在了其中。

    小型风暴龙卷内蕴含着对神魂和灵魂的骇人摧毁之力。

    牧天楚脸上顿时被一种痛苦所布满。

    沈风见此,他将浑身玄气朝着饮血剑内注入,随后他毫不犹豫的朝着牧天楚刺出一剑。

    可怕的剑芒在剑尖之上闪动。

    被小型风暴龙卷吞噬在其中的牧天楚,他暂时对自己的身体失去了掌控之力,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饮血剑的剑尖不停靠近他的脖子。

    眼看着沈风手中的饮血剑,就要刺穿牧天楚的脖子了。

    忽然之间。

    从牧天楚身体之内飞出了一道符纹,瞬间将沈风刺出的饮血剑给挡住了。

    同时被牧天楚握在手里的震魂锤,释放出了一股驱散之力,将吞噬他的小型风暴龙卷给冲散了。

    他的身影又往后退开了好几十米远,脸色难看的盯着沈风,刚刚他差一点就被沈风给杀了。

    幸好,他身体内有数十道防御符纹,能够在最关键的时刻起到效果。

    之前被沈风杀死的牧天远,因为体质的排斥性,所以圣天族内的人无法将符纹植入他的身体内。

    “嘭”的一声。

    挡住饮血剑的符纹防御,终于在剑芒的冲击下爆裂了开来。

    齐烟雨、蓝清婉和傅寒光等人见此,他们收回了要跨出去的脚步,嘴巴里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

    帝王宗宝船上的宗主李复年和大长老孙弘跃等人,见沈风还是没有步入死亡,反而是牧天楚差点死在了沈风手里,这让他们心里面是极度的不爽。

    而退后了数十米远的牧天楚,浓郁的戾气正从他的身体内暴冲而出,他微微眯起了眼睛,喝道:“小杂种,我倒是差点在阴沟里翻船了,但同样的错误,我绝对不会犯第二次。”

    神元境九层黑之境初期的浑厚气势,犹如滔天巨浪一般,从牧天楚的身体内暴冲而出。

    沈风感觉到牧天楚身上的恐怖气势,在快速朝着他这边压迫而来,他刚才之所以能够化解震魂锤的攻击,完全是靠着神魂世界内那一盏盏灯。

    此刻,牧天楚右手掌的食指和中指并拢朝着沈风点出,天地间剑气纵横:“圣光剑指。”

    天空中云层翻腾不停,一种白色的刺眼光芒,在天空中凭空爆发而出。

    紧接着,从这刺眼的白色光芒之中,冲出了一把上百米长的白色巨剑虚影,顿时朝着沈风俯冲而去。

    沈风四周的空间被无数剑气和剑意所笼罩住了,他能够感觉出那把白色巨剑虚影内的恐怖穿透之力。

    根据沈风的判断,这一招的威能最起码可以比拟顶级四品神通了,他快速的将饮血剑往上刺出。

    最终,饮血剑的剑尖,正好抵住了白色巨剑的剑尖。

    无比恐怖的压迫之力,从白色巨剑内传来,原本沈风手臂内的骨头就没有完全恢复,如今承受了这般压力之后,他手臂内的骨头又在快速碎裂开来了。

    同时,一道道剑意和剑气在迅猛的破开沈风身上的皮肤和血肉。

    之前,面对万重山的压迫力,如今又面对这把白色巨剑虚影的压迫力,沈风身体内的极限在被逼迫出来。

    他没打算激发饮血剑的最强状态,他也没打算进入金炎圣体的状态中,因为如今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早在之前,沈风抵达南域诡海边的时候,他就能够靠着运转玄气去强行突破一层修为。

    但他觉得水到渠成的突破更加好,等他不需要去靠着玄气冲破修为,而是自然而然的往前跨出,这对于他的根基而言,绝对是能够更加稳固的。

    眼下,在经过了万重山的压迫,又在承受了这白色巨剑的压迫后,沈风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哪怕他不想突破一个层次,他也要被强迫的往上突破了。

    如今这绝对是百分之百的水到渠成。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