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五十四章,第二次美利坚内战的枪声(一)
一本读|WwんW.『yb→du→.co
    随着汽笛的一声长鸣,黄金湖号客轮缓缓地驶出了旧金山港,向着它的目的地秘鲁缓缓驶去。很快旧金山就消失在海平面之下,放眼望去,四面八方全都是湛蓝的海水。

    “真没想到还能活着离开美国。”靠在甲板的栏杆上,远眺着已经消失不见了的美国海岸,艾利一边用手理了理被海风吹乱了的头发,一边对在自己身边的勃朗特说。

    “是呀,更难想象的是,我们居然成功了。”勃朗特也感叹说,“艾利,当你提出这样的一个计划的时候,几乎没人认为我们能这样顺利的成功。你真了不起!”

    “这不是我的功劳,主要是因为上帝都在痛恨这个伪君子了。而且,他已经是整个美国工商界的公敌了……不过秘鲁的确是比美国差太多了,家族要想重整旗鼓重现辉煌就必须重返美国。而这甚至比干掉史高治这个伪君子都困难。”艾利并没有回头,依旧眺望着美国海岸的方向。

    “艾利,我们会回来的,用不了多久。因为麦克唐纳财团已经显露出分崩离析的迹象了。而且,华尔街的那些家伙们已经开始围攻麦克唐纳财团旗下的企业了。我想,最多再有个一两年,麦克唐纳财团就会从现在的位置上跌落下去,不再具有全国性的影响力。到那个时候,靠着现在我们和那些帮助过我们的人构建的关系,我们家族一定能光明正大的重返美国。”勃朗特这样回答说。

    “即使麦克唐纳全完蛋了,家族要想回到美国,重新站住脚,扎下根也不是那么容易。也许我们还要付出更多的……比如说,长时间充当摩根的傀儡和棒子……也不知道比尔特,还有帕克他们怎么样了。依照计划,他们也应该在南方上船了吧?”艾利说。

    “希望他们也安然无恙。”勃朗特也这样说。

    “小姐,现在风有点大了,您要不要先回船舱去?”另一个男人说道。

    的确,海风越来越大了,吹在身上,确实是有一点凉了。艾利又望了一眼辽阔的海面,然后点点头,说:“我们下去吧。”

    一群人就转过身向着船舱走去,这时候,勃朗特无意中向远处望去,却看见一条小船以惊人的速度正在高速逼近。

    ……

    “昨天在旧金山附近的海域发生了令人震惊的海盗袭击。一条从旧金山开往秘鲁的客轮遭到了来历不明的海盗的袭击。造成了多人死亡的可怕悲剧。下面是本报记者通过对目击者的采访发出的报道:

    船长毛姆先生告诉我们,事发的时候是下午的四点钟左右,一条挂着美国缉私队旗帜的小船逼近了他们乘坐的黄金湖号客船,用大喇叭要求客船停船接受检查。

    因为美国附近的海域一向相对安全,而且缉私队登船检查也是常有的事情。所以我就减慢了船速,让那些缉私队员们登船检查。谁知道这些全副武装的‘缉私队员’们一上船就立刻将船只的最关键的而部门控制住了,然后更多的,穿着黑衣,在脸上画着奇怪的油彩的,手持霰弹枪,冲.锋.枪的家伙登上了船。他们先是查看了客房的记录,然后就进了客舱,不久我就听到了猛烈的枪声,好像是在船上发生了枪战,而那些装作缉私队员,跟在他身边的人也立刻露出了真面目,用手枪控制住了所有的船员。

    大约十多分钟之后,这些人离开了黄金湖号,临走的时候,那个冒充缉私队长的家伙这样对我说:‘很不好意思打扰您了。我们只是在处理一些私人恩怨。不过枪战中也有一些倒霉的家伙被误伤了。我们为他们做了最简单的包扎。但这作为医疗措施肯定是不够的。所以,我建议您最好马上返回旧金山,因为您的一些乘客可能需要尽快的得到医疗救助。’

    等他们下船后,我立刻下令对船上的情况进行调查。水手们告诉我,一共有八位乘客被这些家伙打死了,其中甚至还包括一位美丽的小姐——愿上帝保佑她的灵魂——还有三位乘客受了伤,不过他们都得到了包扎,这大概就是那些家伙说的误伤的乘客吧。我立刻就下令全速向旧金山返航……

    而另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乘客则是这样描绘这一骇人听闻的惨案的:

    我当时住在第二十一号客舱。事情发生前,我刚刚从甲板上回到了船舱里。突然就听到外面传来了枪声。我在阿拉斯加淘过金,我听得出这是霰弹枪的枪声。当时我想:活见鬼了,发生什么事情了。我知道这个时候乱跑,很可能会被误伤,再加上我身边也没有枪,所以我就缩在屋角,希望麻烦不要找上我。

    枪声越来越密集了,也离我的房间越来越近。除了霰弹枪,还有自动手枪和冲.锋.枪的声音。显然,枪战非常的激烈。这个时候我的房门突然被撞开了,几个人一下子冲了进来。他们的手里都拿着枪,其中还有一个女人。还有几个人——应该和他们是一伙的,在前面的楼梯拐角处用手枪和那些袭击者对射。老实说,当时我就觉得他们死定了,用手枪怎么能和霰弹枪、冲.锋.枪对抗?

    进来的人中有一个男人立刻就把一把枪顶在了我的脑门上,他告诉我,那个女人——我见过她,就在十多分钟之前,在甲板上。她是个大美女,当时我在甲板上望着她的时候还在想,上帝如果够仁慈,愿意把她安排到我的床上来,那我一定每个星期都虔诚的去参加礼拜——需要在我这里躲一躲。他们让我脱光光,和那个女人一起躺倒床上去,做出正在OOXX的样子,希望能骗过那些追赶过来的家伙。

    老实说,这样的待遇我并不反对,如果那个美女不是在被子里一直用一把手枪顶着我的话。当然,我也没客气,直接用我的枪瞄准了她。

    接着那几个家伙也从房间里出去了,然后走廊里又想起了一阵子的枪声,有一两颗子弹甚至穿过了墙壁,打在了房间里。接着房门又被推开了,几个人全副武装的黑衣人走了进来。手里都拿着武器。他们用枪瞄准了我们,对我们说:‘该死的,从床上给我滚下来!’我说:‘可是我没穿衣服!’这时候我感觉到那个女人手里的枪在我的胸口顶了一下,我就又补上一句:‘我老婆也没穿衣服,你们出去一下,让我穿衣服。’

    谁知道那个带头的脸上满是奇怪的油彩的黑衣人却笑道:‘艾利??杜邦小姐,不要装了。这扇门是被撞开过的,而且不是我们干的。’

    听了这句话,那个女人就猛地一脚,把我从床上踢了下去。同时向着那几个人连开了几枪。不过,子弹打在那些人身上却根本没起作用——那些人都穿着防弹衣。那些人也朝着被子开枪射击,开了好几枪,我看见很多血那个女人身上流了出来。然后她就倒在床上,手里的枪也掉到地上。

    现在那个女人已经没有任何动弹的力气了,不过还没有完全断气,只是每一次呼吸,都会有血沫从她的口鼻中流出来。一个蒙着脸的男人拿出一张画像,对着她比对了一下,然后朝着那个女人说:‘艾利??杜邦?’那个女人很勉强的点了点头。然后那个男人点了点头,就举起手里的手枪,朝着那个女人,一口气打光了一整个弹夹……”

    ……

    也就在黄金湖号客轮遭到袭击的同一天,佛罗里达州的一个旅馆也发生了一场火灾。一共有十一个人在火灾中丧生。不过也有传言说,在火灾发生前,从这个旅馆中也传来了枪声。不过这件事情并没有引起多大的轰动,因为这件事情相比一天后发生的事情,简直就不值一提。

    ……

    “斯坦福有什么反应没有?”谢尔盖向负责监视斯坦福的一举一动的罗伯特问道。

    “队长,昨天黄金湖号的新闻刊发出来之后,斯坦福就被吓坏了,他一直躲在自己的庄园里,还联系了当地的警察部门,运用自己的影响力,调来了一队警察来保卫自己的庄园。队长,其实我们昨天就可以干掉他,为什么一直要到黄金湖号的新闻出来被他看到才准备动手呢?这不是给了他准备的时间了吗?”罗布特不解的问。

    “这是上面的安排,我们只需要执行就可以了。不过,我想,上面不可能犯下这么简单的错误。最大的可能就是,上面就是希望斯坦福能做好一切的准备,然后再杀光他全家。这样更具有震撼力吧。当然,这只是我在胡思乱想,到底对不对,可就真的不知道了。”谢尔盖说道。

    “斯坦福才多点护卫力量?就算加上那些警察,也不够我们二十分钟干的。只是,直接攻击警察好吗?毕竟,警察代表的可是国家力量。直接攻击那些警察,那就等于是在打整个国家机器的脸。这样做真的好吗?”罗伯特的心中冒出了这样的疑问,不过一转眼,他就把这样的念头抛到了脑后,毕竟给自己发钱的是黑水而不是联邦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