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千九百四十五章 贵客临门
一本读|WwんW.『yb→du→.co
    如果算上刚才那一次,这已经是月未央第二次感觉到死亡气息。

    尤其是混沌意志碎片被抽离的瞬间,她一度以为叶尘要收割走她的性命。

    “这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如此小的年岁,手段和心性都这般果决,根本无法预料他要做什么!”

    月未央在心中颤声道。

    她自诩可以看透世间一切男子。

    可面对着叶尘,她才知道这个想法多么可笑。

    同时,月未央心里尤为庆幸。

    还好她刚才如实回答,没有故意半真半假,否则的话,她很可能会被自己坑死。

    “你在此守候,我要花点时间炼化混沌意志碎片。”

    叶尘收起了月未央的混沌意志碎片,迈步朝着最近的一处阁楼走去。

    “恭送公子!”

    月未央心中虽恼,嘴上却很诚实。

    听到公子这个称呼,叶尘步伐微微一顿,最后想了想,倒也没有让月未央改口。

    进入阁楼后,叶尘立即盘膝而坐。

    他全力催动了漩涡秘术,一点点吞噬炼化月雄关的混沌意志碎片。

    这时,宁心的声音带有一丝醋意传来:“你就这样留下一个小妖精,会不会有点太草率了,还是说你看上她了?”

    叶尘知道宁心故意耍小脾气,所以显得云清风淡,解释道:“混沌意志碎片是混沌意志化身的核心,她的碎片被我掌控着,只要心念一动,就可以将碎片摧毁,她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我手中掌握着两枚印记,通过印记,可以轻松做找到两个混沌意志化身,月雄关已死,那便仅剩下一者,若是杀了那人之后,我们接下来要去何处寻找混沌意志化身?”

    “将月未央带在身边,确实会有一点风险,但这一风险是可以控制的,作为回报,那便是她能帮我们寻找混沌意志化身,从而源源不绝的狩猎或许混沌意志碎片。”

    “相比于回报,风险太小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听完叶尘的缜密分析,宁心张了张口,原本想要吐槽埋怨的话音,愣是没能说出半句。

    最后,宁心娇喝了一声:“我才懒得搭理你!”

    说完就此离开。

    叶尘微微摇头苦笑,随后收拾心情,全力炼化混沌意志碎片。

    其实除了刚才这些原因,叶尘还想通过月未央,进一步了解混沌意志。

    毕竟,叶尘之前看到的那一幕,着实给了他巨大震撼。

    月未央是混沌意志化身,从混沌意志内剥离出来,说不定会知道一些辛秘。

    不过,叶尘也不着急。

    于他而言,炼化混沌意志,进一步完善自己的残缺意志,这才是重中之重。

    ……

    相比于城主府深处的安宁,此刻的天武城显得颇为热闹。

    作为南域重城,天武城有无数武者来往,一人一言,足以让整座城池喧闹非常。

    可是,此刻的喧闹不比寻常。

    月未央和月雄关之前为了布局,耗费千辛万苦将一众势力之主聚集起来,想要通过他们的血肉力量,一举镇压住扭曲混沌意志化身,从而夺取混沌意志碎片。

    却因为叶尘的出现,整个计划就此打乱。

    月未央和月雄关擒住扭曲混沌意志化身之后,就直接进入了城主府最深处,至今没有露头。

    这也就导致了,一众势力之主苦苦等候着月雄关之前的承诺。

    时间一久,这些人难免会有些慌张。

    但碍于月雄关的恐怖实力,他们又不敢登门直言,就只能这样干耗着。

    洛家。

    议事大厅。

    此刻洛家之主洛阳天,正在招待一群特殊的客人。

    身为洛家之主,洛阳天的实力强横,放眼南域也是一方人物,仅次于月雄关。

    眼下,他却表现得毕恭毕敬,背脊一直弯着,脸上也都带着讨好之笑。

    这时候,门外走来一位青年。

    他身穿一袭白衣,身材魁梧高大,面容刚毅,俨然一副风度翩翩之姿。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青年的神色萎靡,双眼亦是无精打采。

    “诸位大人,这位是犬子洛擎空!”

    洛阳天急忙开口介绍。

    说着,他给洛擎空使了一个眼色,让洛擎空赶紧跪拜行礼。

    值得一提。

    自从天星阁之事,洛擎空就遭到了巨大打击,整天借酒浇愁,连城主府都没胆再走近一步。

    今日他本来也要浑浑噩噩渡过,但却听到洛家来了贵客,洛阳天点名道姓要让他前去亲近亲近。

    碍于罗家少主这一身份,洛擎空纵使心里有千百个不愿意,也是只能照办。

    “无趣!”

    洛擎空在心中感叹一句。

    随后,他大步走到这一群人的面前,双手作揖,准备行一个标准礼节。

    “嗯?”

    就在洛擎空躬身之时,他敏锐的看到桌上放着一张画像。

    上面画着一位青年,剑眉星目,面容俊美,透出一丝凌厉之感。

    “叶尘?”

    洛擎空几乎是下意识道了一声。

    他的话音不大,却清晰落到了身前贵客的耳中。

    只见那贵客猛地起身,对着洛擎空沉声道:“你认识此子?”

    洛擎空苦涩一笑:“何止是认识,哪怕他化成了灰,我也清楚记得他的模样!”

    听得此言,这一群贵客的脸上露出激动之色。

    为首的那人跨步而上,双眼盯着眼前的白衣青年,连声道:“那你可知道此子位于何处!”

    “诸位大人寻……”

    洛擎空看到这些人如此紧张叶尘,表情立刻透出不悦之色。

    但他还未说完,却是感觉到一股恐怖威压降临下来,不仅压迫在他的身上,还压迫在洛阳天的身上,使得整个空间的气氛僵硬住,仿佛随时随地都要被压垮。

    “我再问一次,你可知道此子位于何处!”

    那位贵客冷漠开口。

    后方处,一群贵客站立起身,眼眸扫下,丝毫不掩饰其中的阴沉之色。

    洛擎空被吓得半死,哪里还敢闹脾气,立刻回道:“启禀诸位大人,我与此子只见过数面,关系并不熟络,更不知道他此刻位于何处,不过若要说来自何地,这个我倒是知道。”

    “此子名为叶尘,木傀宗之人,不出意外应该是来自赤阳山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