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08节 皇女镇
一本读|WwんW.『yb→du→.co
    皇女镇位于三山所夹的凹陷峡谷中,外在有几间依湖而建的猎人木屋。

    乍一看这些猎人小屋没有什么特点,但从它们的分布中,安格尔隐约感觉到了一种熟悉感。

    阿布蕾:“进入皇女镇的办法,以前只需要按照规律进入这几间猎人小屋,等出来之后,就能看到入口。但现在,进入方法虽然也和此前一样,但你每进一间小屋,都要在特定地方输入一点能量。”

    安格尔眉头微皱:“输入自身的能量?”

    阿布蕾点点头:“是的,不过这个风险比较大,每个巫师的能量都有各自的特征,很容易会被皇女镇的高层察觉端倪。所以,最稳妥的办法,就是用一颗魔晶,代替自身能量,输入特定入口。”

    “基本上,如果不输入自身能量的话,单靠魔晶打开进入皇女镇的门,至少需要一颗品质中下的魔晶。”

    一旁的多克斯也点点头,用近乎讥讽的语气说道:“我也听说过这件事,据说,就是改名皇女镇之后才新加的规矩。之所以输入能量,是因为这几间木屋似乎连接着皇女镇的某个防御魔能阵,他们美其名曰,这是大家共同守护皇女镇,但真实情况,估摸就是懒得出那点维持魔能阵的能量。”

    听完阿布蕾与多克斯的话,安格尔突然明白为何之前会觉得那些猎人小屋的分布,会有种熟悉感。

    因为它们似乎都处于某个魔能阵的能量节点上!

    至于具体是不是,下去看看就知道了。

    飞舟降落,安格尔和多克斯纷纷落地,唯有阿布蕾似乎有些犹豫,想要说些什么。

    安格尔能懂阿布蕾此时的想法,正准备和她说几句话,王冠鹦鹉先一步跳出来了,用机关枪般的声音,向着阿布蕾突突。

    “不就是被追杀了一次,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怕被认出来,你就用变形术啊?连变形术都不会,你可真是废物啊!为什么我这次会跟一个废物签订契约,你真的是巫师吗?”

    虽然王冠鹦鹉是在骂阿布蕾,但一旁的多克斯觉得自己被内涵了……因为,他也不会变形术。作为一个流浪巫师,他根本搞不到软态变形虫的皮,至于说自学,他也在努力中,只是进度目前不足百分之一。

    多克斯默默不作声,只要他不说,谁也不知道他不会变形术。

    王冠鹦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继续道:“变形术不会,那你就只能化妆了,这是最低廉成本的改头换面了。你别告诉我,你连女人最基础的技能你都不会?”

    阿布蕾瑟瑟发抖,不敢吭声。

    王冠鹦鹉已然明白了答案。它一口气没绷住,差点就想返回原界了。

    不过这时,安格尔开口了:“下来吧。”

    安格尔的声音似乎带有某种神妙的魔力,在话音落下的那一刻,阿布蕾只感觉周围的空气似乎出现了一些涟漪般的水纹。

    不过再感受时,那种能量便一闪而逝。

    而此时,阿布蕾的外形已然出现了变化,从一个雀斑眼镜娘,变成了没有任何特色,平平无奇的模样。

    “2级戏法,幻化术?”多克斯在旁低声道,“不过,怎么感觉有点不一样,感知不到幻术节点呢?”

    安格尔没有回答,而是直接转过身,走进了其中一间猎人小屋。

    阿布蕾此时改变了容貌,也跟了上来。

    “那里就是输入能量的地方。”阿布蕾指着木屋墙壁上的一个凹槽,凹槽的外形显然就是为了方便放魔晶。

    安格尔仔细的观察了凹槽附近,暂时没有发现异常,直到他拿出一块魔晶,将它放在凹糟中,变化这才在能量的世界里出现了。

    安格尔细细的感知着周围的能量流向。

    许久之后,安格尔走向下一间猎人小屋,也同样向之前那般走了流程,感知能量流动的方向。

    一间,又一间。

    直到最后一间,众人站在这里,等待安格尔放置那已经快要消耗殆尽的魔晶。

    然而,安格尔却没有任何动作,而是转头看向阿布蕾:“你上次来,是输入能量,还是使用的魔晶?”

    阿布蕾:“魔晶。”

    “明智的选择。”安格尔难得褒赞了一句。

    阿布蕾:“在我离开野蛮洞窟前,古,古伊娜她给我列了很多注意事项,这里面就特别提到个人魔力特征尽量不要暴露,当时我就是想到这,才用的魔晶。”

    话毕,阿布蕾的表情有些黯然,眼神中带着犹豫:古伊娜,真的是那么十恶不赦吗?

    没等阿布蕾深想,王冠鹦鹉飞扑起翅膀,一个耳光扇了过来。

    “你脑袋里想什么,我一清二楚。真是愚蠢,你就这么相信古伊娜?你信不信,她给你的那个人皮娃娃,里面绝对有猫腻?那种邪恶的味道,我光是闻,都能闻到。”

    在王冠鹦鹉的耳光之下,阿布蕾被打蒙了,脑海里的思绪也被扇的清光。

    安格尔看到这一幕,蓦然想起之前多克斯的话:如果是我的话,心情好的时候,就打一巴掌,一巴掌打不醒就再来一巴掌。

    王冠鹦鹉明明没有听到多克斯的这番话,却是在此时此刻做了实践。不得不说,王冠鹦鹉和多克斯虽然互相不对付,但在这个点上,思想与行为却是共通了。

    安格尔在暗地里笑了笑,没再理会身后的嚷嚷,拿出魔晶放在了这最后的一个凹槽中。

    多克斯凑上前:“你是不是发现什么呢?”

    安格尔:“嗯?”

    “要不你为何问阿布蕾是输入能量还是使用魔晶?”

    多克斯的问题,也让阿布蕾与王冠鹦鹉很好奇。

    安格尔也没隐瞒,淡淡道:“这些木屋里的确存在着魔能阵,但不仅仅是防护魔能阵,里面还包括了监察类魔能阵,一旦输入了自身能量,进入魔能阵的范围后,你在皇女镇基本处于无所遁形的状态。”

    “其实监察类的魔能阵,几乎每个巫师集市都有,但他们只是监察剧烈的能量波动,避免争端。以前这里的监察类魔能阵应该也是这类用途,只是现在稍微改变一下,就变成了监控输入能量的人。”

    阿布蕾听完只觉得一阵冷汗,幸亏当时她用的是魔晶,否则她这次根本没办法进入皇女镇。

    多克斯听完后,倒是没有太大反应:“我刚才也猜是这个原因,古曼王的控制欲,看来越来越强烈了。总感觉,这个国家会在古曼王的控制之下,走向一个未知的极端。”

    多克斯微微感慨,从魔能阵上就可以看出古曼王的偏执与控制欲。

    也难怪,各大巫师组织都不喜欢进入古曼王国的巫师集市,这里到处都是鹰犬的眼线,哪怕走在大街上,都感觉没穿衣服一样。一切都被上位者,盯得死死的。

    “古曼王的作风与我们此行无关,走吧,皇女镇的大门应该已经打开了。”

    安格尔看着凹槽内破碎的魔晶,转身走出了这间小屋。

    随着小屋大门被打开,外面不再是面向峡谷内的清清湖水,而是一条繁华的长街。

    从人群密度来看,和沙虫集市的表层有些相似,偶尔有聚集的人,但更多的是稀稀拉拉。

    皇女镇进门的门槛就比其他巫师集市高,人少一点倒也正常。

    安格尔三人走进皇女镇后,多克斯打了个哈欠,懒洋洋道:“右手边第二间房子的二楼窗户,左手边那个店铺的店员,还有那边花台旁的狗,都在盯着我们。”

    其实盯着他们三人都不止这些,毕竟他们是刚刚进来,引起好奇很正常。

    但多克斯所说的这几个,却和其他那种打量不一样,他们是带着目的而来的。

    估摸着,是皇女镇的高层,为了对整个集市做到最大掌控,每一个进来的人,都会有这种盯梢的。

    不过,按照常规的推断,只要不是被皇女镇通缉的,这种盯梢应该不会持续太久。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安格尔等人在街上闲逛,偶尔买一些低阶材料,最后入住了一间靠近传送阵的豪华旅社。

    果然,在发现他们的目标可能是明日的传送阵后,暗处盯梢的人,便消失不见。

    这种随时会离开的来者,并不值得过多关注。

    等到没有盯梢的人后,安格尔等人这才从旅社中离开,去往了老波特所开的酒馆。

    老波特是一个三级学徒,晋级无望之下,主动接了外派任务,在皇女镇暗伏多年,以观察古曼王国变化为主要任务。

    见到老波特的时候,他正在笑眯眯的招呼一群穿着骑士铠甲的人,又是送酒,又是赠小吃,有一种宾客皆欢的气氛。

    安格尔注意到,这些骑士铠甲上,都有一个“花环套着刺剑”的徽标。

    安格尔并不认识这个徽标,但阿布蕾似乎见过,她迟疑了一下,在之前安格尔构建的心灵系带里说道:“那些骑士身上的徽标,我在皇女城堡的护卫队身上见过。”

    也即是说,这些铠甲骑士就算不是皇女城堡的护卫队,也绝对与皇女城堡有关系。

    他们坐在一旁,随意点了几杯酒,静静的等待着。

    等到那群铠甲骑士酩酊的离开酒馆后,老波特这才过来,低声道:“各位跟我来后厅。”

    老波特并不认识他们,甚至也不认识用了幻形术的阿布蕾,之所以能第一时间发现他们,是因为阿布蕾进来后的几个小动作。

    那其实是密语,只有野蛮洞窟的人才知晓,显然,老波特认出了密语。

    三人没有说话,跟着老波特去了一个防备森严的密室。

    等来到这里后,老波特才长舒了一口气:“恕我之前怠慢,之前我招呼的那群穿着骑士铠甲的人,其实是茉笛娅的护卫。我这边发生了一些状况,我在试图通过这些护卫,打听相关信息。”

    老波特虽然将这里的情报已经发出去了,但按照情报发送时间,至少需要一周才会抵达,到时候组织才会派人来处理。所以,他以为这三人,只是经过皇女镇的人,并没有透露太多。

    老波特话毕,便询问起三人的来意。

    安格尔和多克斯都没有说话,阿布蕾则是犹豫了片刻,道:“老波特,是我。我是阿布蕾。”

    阿布蕾?老波特惊疑的看着眼前毫无存在感的女子,这和阿布蕾的面容差距很大啊。

    见老波特疑惑,安格尔顺手下掉阿布蕾的幻形术。

    确定来者真的是阿布蕾后,老波特深深的呼出一口气:“你没事,实在太好了。”

    阿布蕾被追杀的事,老波特是知道的,他甚至暗中让几个下属前去帮忙。但是,那群皇室骑士团的人数,实在太多了,以那群初级学徒水准的下属,去了就是送死。而且,他们还带着猎犬与鹰隼,哪怕想要引开他们都很难。

    所以,老波特最后只能让下属回来。

    在老波特的想法中,阿布蕾估计已经没救了,或者被皇室骑士团的人抓住了。

    所以,老波特在发出的情报信上,还特意提到了阿布蕾的情况。

    没想到,阿布蕾不仅没事,胆子还特别大,居然又返回皇女镇了。

    老波特其实挺待见阿布蕾的,主要是接触太多的复杂人心,对于阿布蕾这种纯粹得人,他是很乐意与之交往的。

    所以,看到阿布蕾回来,他第一反应是高兴与庆幸,第二反应便是拉住阿布蕾,劝阻她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眼看着老波特都准备叫下属来赶人了,阿布蕾连忙道:“这次不是我一个人来的,我还和两位大人一起。”

    大人?

    老波特的动作稍顿,能被阿布蕾以“大人”为敬称的,只有正式巫师。

    老波特之前因为注意力都在阿布蕾身上,并没注意过旁边沉默的两人,直到这时,他的目光才转了过来。

    安格尔因为用了变形术,老波特并没有认出来。

    但多克斯却是用的原貌,老波特细细打量着多克斯,脑海里恍然飘出了一个名字。

    “红剑?!”

    多克斯懒洋洋的“嗯哼”了一声。

    老波特还在惊讶,红剑多克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时,阿布蕾的一番话,却是吸引了他的注意。

    “这位是帕特大人。”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