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19节 画廊与标本室
一本读|WwんW.『yb→du→.co
    安格尔用精神力感知了一下城堡内格局的大致分布。

    感知完后,安格尔面色稍显沉重。

    “大人,有什么发现吗?”梅洛女士的观察力很细致,第一时间发现了安格尔表情的变化。表面上是询问发现,更多的是关切之语。

    安格尔:“没什么,我找到去往上层的路了,跟我走吧。”

    安格尔并没有多说,直接转头带路。

    因为经历了刚才那人体转盘之事,众人此时还有些恍惚,都主动变得沉默,只是静静跟着安格尔。

    很快,他们来到了一条走廊前。

    走廊上偶尔有低着头的仆从经过,但总体来说,这条走廊在众人看来,至少相对平静。

    但,这也只是他们自以为罢了。

    走廊两旁,偶尔有画作。画的内容没有一点不适之处,反倒呈现出一些天真烂漫的味道。

    众人看着这些画作,心情似乎也稍微平复了下来,还有人低声讨论哪副画好看。

    唯有西比尔注意到,梅洛女士看向画作时,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西比尔曾经在梅洛女士那里学过礼仪,相处的时间很长,对这位优雅冷静的老师很崇拜也很了解。梅洛女士十分讲究礼仪,而皱眉这种行为,除非是某些贵族宴礼受到无端对待而刻意的表现,否则在有人的时候,做这个动作,都略显不礼貌。

    西比尔能看得出来,梅洛女士的皱眉,是一种下意识的动作。她似乎并不喜欢那些画作,甚至……有些厌恶。

    得出这个结论后,西比尔看待走廊画作时,多了几分心眼。

    当又经过一幅看上去充满阳光雨露的画作时,西比尔悄声询问:“我可以摸摸这幅画吗?”

    西比尔询问的对象自然是梅洛女士,不过,没等梅洛女士做出反应,安格尔先一步停住了脚步:“为什么想摸这幅画?因为喜欢?”

    西比尔嘴巴张了张,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其实什么都没有发现,单纯只是想探究梅洛女士为何会不喜欢这些画作,是不是这些画作有一些蹊跷。

    安格尔见西比尔那踟蹰的表现,大概明白,西比尔应该还不知道真相,估计是从某些细节,察觉到了什么。

    想到这,安格尔轻声道:“你想摸就摸吧,这些画上并无机关。”

    西比尔又看了梅洛女士一眼,梅洛女士却是回避了她的眼神,并沉默不语。

    西比尔停顿了两秒,好奇心的趋势下,她还是伸出手去摸了摸那幅阳光雨露的画作。

    摸完后,西比尔表情微微有些疑惑。

    不过,没等西比尔说什么,安格尔就转过身:“摸完就继续走,别耽搁了。”

    众人跟了上去,或许是西比尔摸画这个行为招致安格尔的关注,这群没有察觉出异常的天赋者,也开始对画作好奇了。只是,他们不敢随意去摸,只能靠拢西比尔,期望从西比尔那里得到答案。

    胖子最先开口询问,但是西比尔根本不理睬他。或者说,这一路上,西比尔就基本没理睬过除了其他天赋者,尤其是男人。

    倒不是对男性有阴影,单纯是觉得这个年纪的男人,十二三岁的少年,太幼稚了。尤其是某个手上缠着纱布的少年,不仅幼稚,而且还有白日妄想症。

    胖子见西比尔不理他,他心中虽然有些恼怒,但也不敢发作,西比尔和梅洛女士的关系他们都看在眼里。

    但他们真的心痒痒的,实在好奇西比尔摸到了什么,于是,胖子将眼神看向了一旁的亚美莎。

    亚美莎不像西比尔那般高冷,她和其他人都能平静的交流、相处,只是都带着距离。

    胖子的眼神,亚美莎看明白了。

    她其实也好奇画作之事,想了想,她走到了西比尔身边,低声道:“与其他人无关,我只是很好奇,你在那些画里,发现了什么?”

    西比尔对亚美莎倒是没有太多意见,思索了片刻道:“其实我什么也没发现……”

    亚美莎愣了一下:“那你刚才摸画的时候,为何表情带着疑惑?”

    西比尔也没隐瞒,直言道:“我只是觉得那画纸,摸起来不像是普通的纸,很温润光滑,手感很好。因为我平时也会画画,对画纸还是有些了解,从没摸过这种类型的纸,估计是某种我这层级接触不到的高档画纸吧。”

    西比尔的意思,是这可能是某种只有巫师界才存在的画纸。

    她说完之后,还特意看了眼梅洛女士,希望从梅洛女士那里得到答案。

    不过,梅洛女士似乎并没有听到她们的谈话,依旧没有开口。

    梅洛女士的表现,让西比尔更好奇了,仗着曾经是梅洛女士的学生这层关系,西比尔来到梅洛女士身边,直接询问起了心中的疑惑。

    梅洛女士见躲不过,在心中暗叹一声,还是开口了,只是她没有点明,而是绕了一个弯:“我记得你离开前,我随你去见过你的母亲,你母亲当时怀里抱的是你弟弟吧?”

    西比尔点点头。

    “你抱过你弟弟吗?”梅洛女士的声音很轻,轻到几不可闻的地步。

    但西比尔就在她的身边,还是听到了梅洛女士的话。

    她的弟弟是去年末才出生的,还处于人畜无害的婴幼儿阶段,没有到讨人嫌的地步,西比尔自然是抱过。不过,西比尔有些不明白,梅洛女士突然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回忆一下抱你弟弟时的感觉,你就明白了。”

    西比尔低声重复:“抱弟弟时的感觉?”

    细腻、温润、轻软,稍微使点劲,那细嫩的皮肤就能留个红印子,但手感绝对是一级的棒。

    手感?温润?细腻?!

    西比尔猛地抬起头,用惊愕的眼神看向梅洛女士:“是皮肤的触感吗?”

    西比尔回头看了眼这一条长长的走廊,每隔几步就有一幅画,加起来起码有几十甚至上百幅画:“难道这些都是?”

    梅洛女士既然已经说到这里了,也不在隐瞒,点点头:“都是,而且,全是用婴孩背部皮肤作的画。”

    听到这,不仅仅西比尔震惊的说不出话,其他的天赋者也哑口无言。

    按照这个逻辑去推,画作的大小,岂不就是婴孩的年岁大小?

    那么画作越小,就意味着,那婴孩或许才出生,甚至未曾满岁?

    想到这,他们的目光看向近处的一幅画。

    那幅画的大小约莫成人两只手掌的和,而且还是以女人来算的。画副极小,上面画了一个天真可爱的小朋友……但此时,没有人再觉得这画上有一丝一毫的天真烂漫。

    看着画作中那小朋友开心的笑容,亚美莎甚至捂住嘴,有反呕的趋势。

    其他人的情况,也和亚美莎差不多,哪怕身体并没有受伤,但心理上受到的冲击,却是短时间难以弥合,甚至可能记忆数年,数十年……

    而此时,走在最前端的安格尔,面色未曾发生过丝毫改变,但心中怎么想,外人却难以得知。

    安格尔:“这就是你所说的艺术吗?”

    心灵系带的那一头:“啊?你看到什么了?画廊还是标本走廊?”

    安格尔:“画廊。”

    多克斯:“噢,是那些用皮肤制作的画?怎么说呢,在变态的领域里,或许是艺术。但在我看来,勉勉强强。”

    安格尔:“这么说,你觉得自己不是变态?”

    多克斯:“我还没达到那种境界。不过讲真的,这些玩弄人体的变态,其实也是很小儿科的,我见过一个卡拉比特人巫师的实验室,那才是真的让我大开眼界,那些……”

    “我并不想听这些无关细节。”安格尔顿了顿:“那你之前所说的艺术是什么?人体转盘?”

    多克斯:“当然不是,我之前不是给你看过我的模仿之作了吗?那就是艺术!”

    “倒吊人?”安格尔疑惑道。

    多克斯有些兴奋的回答:“你们最终目标不就是那两个天赋者吗,你如果懂我,你就明白我为什么说,那是艺术了!我相信你是懂我的,毕竟,我们是朋友嘛。”

    或许是觉得这句话有些太武断,多克斯连忙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不懂我,也是朋友。朋友之间,适当有些心灵距离,就像是情侣一样,会更有遐想空间。”

    安格尔:“……”遐想空间?是瞎想空间吧!

    没再理会多克斯,不过和多克斯的对话,倒是让安格尔那沉郁的心,稍微纾解了些。他现在也有点好奇,多克斯所谓的艺术,会是什么样的?

    在这样的艺术下,布雷泽和歌洛士还能活下来吗?

    ……

    走过令众人毛骨悚然的人皮画廊,他们终于看到了向上的阶梯。

    每隔三格阶梯,边上都站着一个人,从这看去,大概有八个人。

    这些人手上拿着各种奇怪的东西,或是怪诞的衣服,或是带钢钉的鞋,又或者是带着血槽的小熊刀子……

    毫无疑问,他们都是为皇女服务的。

    皇女上二楼时,大概会在这个阶梯边换装,边上楼?

    虽然阶梯上有人,但这些人的实力都不太高,安格尔带着众人上楼,没有一个人察觉。

    来到二楼后,安格尔直接右转,再次进入了一条廊道。

    这条廊道里没有画,而是两边偶尔会摆几盆开的灿烂的花。这些花要么气味有毒,要么就是食肉的花。

    作用不言而喻。

    有幻术遮掩,众人倒是没看出这些花的威力。不过,经过梅洛女士的讲解,众人好不容易放下的心,又再次悬吊起。

    果然,皇女城堡每一个地方,都不可能简单。

    带着这个念头,众人来到了花廊尽头,那里有一扇双合的门。门的旁边,贴心的用爱心标签写了门后的作用:标本室。

    字体歪歪扭扭,像是小孩写的。

    众人看到“标本”这个词,就有些发怵了,皇女城堡的标本会是什么?各种人体吗?

    其他人还在做心理准备的时候,安格尔没有迟疑,推开了大门。

    说是标本室,其实是标本走廊,尽头是上三楼的楼梯。而皇女的房间,就在三楼,所以这标本室是怎么都要走一遍的。

    之前安格尔和多克斯闲聊时,对方明确提到了画廊与标本走廊。

    起码,在多克斯的眼中,这两者估计是并驾齐驱的。

    那这里的标本,会是什么呢?

    安格尔走进去看到第一眼,瞳孔就微微一缩。哪怕有过猜测,但真正看到时,还是有些控制不住情绪。

    只见,两边满墙都是密密麻麻的头颅。

    这些头颅,全是婴孩的。有男有女,皮肤也有各种颜色,以某种色谱的方式排列着,既是某种强迫症,也是变态的执念。

    连安格尔都险些露了情绪,其他人更是不行。

    干呕的、腿软的、甚至吓哭的都有。

    得亏他们这几天没吃什么东西,否则非要吐满地。不过,他们还是吐出来一些胆汁,但在安格尔的控制下,都被厄尔迷化火给蒸发掉了。

    梅洛女士的脸色也很难看,哪怕不害怕人头,大概也会被密集恐惧症找上门。

    看着一干动不了的人,安格尔叹了一口气,向他们身周的幻术中,加入了一些能安抚情绪的力量。

    虽然安抚情绪有效果,但众人脸色依旧惨白,不敢上前。因为这些婴孩的头颅,双眼都是打开着的,走在其间,仿佛被他们注视着。

    “都给我走,腿软的其他人扶着,不想看也得看。”梅洛女士难得用严厉的语气道:“或者,你们想让用完餐的皇女来伺候你们?”

    或许是梅洛女士的威胁起了作用,众人还是走了进来。

    标本走廊和画廊差不多长,一路上,安格尔有些明白什么叫做变态的“艺术”了。

    一开始只是婴儿头颅,后来岁数渐长,从儿童到少年,再到青年、中年、最后一段路则都是老人。

    而这些人的表情也有哭有笑,被特殊处理,都宛如活人般。

    整体过度很自然,而且发色、肤色是按照色谱的排序,忽略是“头颅”这一点,整个走廊的色彩很明亮,也很……热闹。

    不过,这种“艺术”,大概懂的人很少。至少这一次的天赋者中,没有出现能懂的人。

    或许,当初安格尔带回来的古伊娜与冯曼会懂吧?

    走过这条明亮却莫名压抑的走廊,第三层得阶梯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这层阶梯并没有人,但阶梯上却出现了机关。必须走对的地方,才能走上三层,否则就会触发机关,落入下层某间切人断骨的厨房。

    而这些不会触发机关的位置,安格尔看了眼,大概就知道了情况。

    所有正确位置,都是一些走走跳跳的位置。时左时右,时而还隔了一个阶梯。

    从落点来看,很像某些智障儿童的走跳路线。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