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42节 蓝胖子
一本读|WwんW.『yb→du→.co
    西西亚眯了眯眼,重新打量了下安格尔:“你的情报来源,真的很让人困惑啊。连智者主宰这位很少露面的老家伙,都知道。我真的很好奇,你是从哪里得知,主宰是三目蓝魔一族的?”

    安格尔:“你听说过书老吗?或者,你听过镜姬和树灵吗?”

    西西亚挑了挑眉:“野蛮洞窟的三大祖灵,在我活着的时候,也是相当有名。”

    “你的意思是,是这些祖灵告诉你的?”

    安格尔:“我就来自野蛮洞窟,我与祖灵的关系很不错,如果你想见见他们的话,我等会也可以安排一下。不过,镜姬如今在沉睡,书老在图书馆不好打扰,能和你见面的大概只有树灵。”

    西西亚从鼻子里轻哼一声:“狡猾的家伙,完全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你在欺骗我。”

    安格尔表情未变,心中却是怔了一下,西西亚的智商恢复正常了?

    西西亚挥了挥手:“不过,无所谓了。真想要知道那老家伙的身份,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它虽然足不出户,但经常安排一些手下去外界打探消息,甚至给一些杂志投稿。”

    安格尔:“它还撰稿?”

    西西亚:“很惊讶吗?说实话,我听说时也觉得很惊讶,而且有些荒诞。但他的确会投稿,也会通过一些间接的方法,和其他巫师进行交流。对了,这里的魔能阵长时间运转,也有他不停修改补充的原因,据说就是交流的成果。”

    安格尔露出恍悟之色:“难怪它能被称为智者,很明白认知与沟通的重要性。炼金的技术在不断的革新,想要不被新世代抛弃在旧日时光,必须要与时俱进。”

    “看你的样子,似乎也不是从撰稿这方面入手得知它的消息的?算了,你不想说,我也不问了。”

    西西亚如今态度明显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变,虽然表情依旧淡漠,但言辞与行事却温和了许多。

    “对了,我记得它还单独出过一本书,似乎是什么研究课题,还特意送了我一本。”西西亚:“不过,我没什么兴趣,因为研究的东西太无聊了。”

    西西亚一边说着,一边不知从哪里拿了本册子出来,随手一抛,册子便呈抛物线,落到了安格尔的手上。

    “你如果喜欢,送你了。”

    安格尔:“你就这样暴露智者主宰的笔名,它不会在意吗?”

    西西亚歪了一下头,黑色的长发遮了半边脸,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它也没禁止我将它写的东西转送出去啊,再说了,它写的这些东西留在我这,我只会觉得污染了我的匣子。”

    西西亚那股嫌恶之色,肉眼都能看出来。

    安格尔在心里低声嘀咕着:“至于表现成这样吗?炼金术士的书,就算再不济……”

    安格尔心中的嘀咕刚说到一半,就倏地停下。

    因为他翻开了手上的册子,看到了册子上的内容……呃,熟悉的内容。而且,是相当的熟悉,不久之前,安格尔甚至还用幻术具现过,让其他人共同翻阅。

    没错,就是那本《记录巫目鬼交融的不同姿态》!

    作者:蓝胖子。

    安格尔当时完全没将三目蓝魔和这本书的作者联系在一起,但已知了结果,再去反推论,好像还真有那么点联系。

    譬如,想要写出这本另类的《巫目鬼观察日记》,你必须要找到有大量巫目鬼存在的地方,否则如何去观察不同的交融姿态?

    而外面的工作区恰好就充满了大量巫目鬼。最重要的是,这些巫目鬼最初还都是三目蓝魔给培养的。

    还有,作者的笔名似乎也在暗示着什么。

    蓝胖子……蓝胖子……

    三目蓝魔不就是一个巨大的蓝胖子吗?当然,说是蓝色肉山也可以。

    这么一想,理由充分,逻辑自洽。

    不过,结果论就是结果论,有了答案都无法让逻辑自洽,那才奇怪。

    “怎么?你看过它的书?”西西亚看出了安格尔表情的异样。

    安格尔点点头:“有幸拜读过。”

    西西亚嗤了一声:“那你这人的水平,也不怎么样嘛。”

    安格尔下意识用熟悉的口吻回道:“无知如我,自然什么类型的知识都要补充一点,毕竟,我还不到二十……”

    “给我,闭、嘴。”说话的是抚着额,手上隐有青筋浮现的西西亚。

    安格尔噤了声,疑惑的看向西西亚。

    “行了,你说的已经够多了,我已经知道你还没满二十岁,你不用一直、一直、反复、反复的提!”西西亚:“你知道女人最讨厌什么话题吗?没错,就是年龄的话题。我不想再从你口中,听到任何与年龄有关的话题。”

    安格尔定睛看着似乎有些炸毛的西西亚,沉默两秒后,耸耸肩:“好吧。”

    “恕我失态。继续问吧,你还想知道什么事?”西西亚撩了撩耳畔散乱的发丝,恢复了理智。

    “我第二个问题,还是关于智者主宰的。”

    西西亚疑惑的看了眼安格尔:“你刚才说,你们来这里有其他目的,该不会是为了它来的吧?我明说吧,虽然它个体实力不怎么样,但它在地下水道是不可战胜的。就你们这个队伍,别想和它抗衡。招惹到它,到时候,你们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们的目标也不是智者主宰,只是我们要从智者主宰所住的那个大殿穿过去,去另一条路。”安格尔:“为了能不招惹到智者主宰,还能安全穿过那座大殿,我们之前和外面的恶魔之魂打听了一下,据说智者主宰很喜爱悬狱之梯的一只木灵,就想着去找到木灵,带给智者主宰。”

    安格尔简单说完了他们的计划后,西西亚露出了然之色:“原来你们来悬狱之梯的目标是那只又怂又胆小的木灵?”

    安格尔:“西西亚大人应该见过它吧?”

    西西亚点点头,回忆起那只木灵,脸上的表情一言难尽:“见过一面,不过我就没见过这么奇葩的灵,不仅仅怂和胆小,还抠门的很。这里规矩就是需要交易珍贵之物才能换得通关的门票,我到后来已经烦躁了,都没有要它身上最珍贵的东西,只是让它随便给我点东西就过了。但它还是死抠死抠的,最后还是我强行在它身上扒下来一点东西,否则它估计要在我这里装死装个几十年。”

    西西亚之匣里的确还挺安全的,那只木灵能在巫目鬼成群的地方装死多年,在西西亚之匣装死几十年,似乎也很符合其人设。

    安格尔这么想着的时候,脑海里勾勒出来的这只木灵形象,也越来越丰满。

    但同时,安格尔的也升起了一丝疑惑:“既然这只木灵的性格如此奇葩,那位智者主宰,到底看上了它哪一点?”

    西西亚:“我也很好奇这一点,或许,是臭味相投?你见到了智者主宰的时候,可以向它求证下,下次见面告诉我。”

    顿了顿,西西亚又沉下眼眉:“算了,或许也没有下次了。等到智者主宰来我这里时,我自己问吧。”

    安格尔眨了眨眼:“有没有下次,这很难说。以后说不定我们会经常见面?”

    西西亚:“怎么?你还想把西西亚之匣带走?告诉你,这是行不通的,我不可能离开这里,除非……”

    安格尔:“除非什么?”

    西西亚用食指轻轻比了个“嘘”:“不能说。”

    虽然西西亚明面上在道“不能说”,但却用身边的黑雾制造了一出画面。

    画面的内容很简单,一个词就能总结:枯木逢春。

    安格尔若有所思,西西亚是在暗示,奈落城这片“枯木”,重新焕发新生的时候,它的躯壳才能离开这里吗?

    安格尔也不好直接问,毕竟西西亚受誓约限制,暗示已经是极限,安格尔如果点破暗示,反倒会让西西亚受到誓约裁罚。

    安格尔:“或许有办法不用带着你的躯壳离开,我们也能常见。”

    西西亚:“那行,我期待下次见面时,你给我带来智者主宰为何会心仪木灵的答案。”

    西西亚以为安格尔的意思是,会经常来这片遗迹,所以,才能经常见面。

    但实际上,安格尔在短时间内,压根没打算再来这遗迹,除非是魇界里的奈落城。

    安格尔所说的常见面,毫无疑问,指的是梦之旷野。

    梦之旷野发布在即,提前给西西亚一个也没什么关系。再说,西西亚这里几百年都不见的能来人,提前给她,她也无法外泄。

    更何况,安格尔还想着多观察观察西西亚,确定她不会动歪心思后,好让她指点多多洛。

    而如何观察?肯定是将西西亚带到梦之旷野才能全天候的监察啊。

    “现在,你也知道了我的短期目的。那西西亚小姐有没有什么建议给我?无论是寻找木灵,或者有没有其他通过智者主宰所在宫殿的方法?”

    西西亚想了想:“万年前的时候,想从智者主宰的大殿借过,都很难。似乎只有典狱长的女儿,能被智者主宰优待。”

    “说起来,原本那座大殿的两边是一条畅通无阻的道路,后来,智者主宰直接占了一条道来修建居所,也挺莫名其妙的。我不知道你要去什么地方,但地下水道四通八达,你可以寻找其他入口,这样就不用绕它的大殿。”

    安格尔:“现在外界全是废墟,能进入深层的入口很难寻找……”

    西西亚:“那我就没办法了,我反正从不记路。”

    安格尔:“如果我不绕路,一定要走悬狱之梯过去呢?”

    “那就没办法了,除了你所说的投其所好,通过木灵来博取好感外,我想不出其他方法。”

    “如果遇到智者主宰,我说我是西西亚小姐介绍的,也不行吗?”

    西西亚白了安格尔一眼:“别拿着我的名字在外面招摇,而且,你就算提了我名字,它也不见得能让你过去。所以,你还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找木灵得了。”

    “那木灵在哪呢?”安格尔问道。

    西西亚:“我怎么知道?我又没出去过。”

    安格尔:“……”所以,他之前铺垫了那么久,结果问了等于白问。

    西西亚:“反正就在悬狱之梯内,具体在哪里,我没去过,所以不知道,不过高处你们不用找,它肯定不在悬狱之梯的高处。”

    安格尔:“因为悬狱之梯高处断裂了?”

    “这是外面的恶魔之魂告诉你的?”西西亚一边说着,一边换了个姿态。左腿跨过右腿,星空水晶做的高跟鞋随着她的动作,上下悠荡:“的确,悬狱之梯的高处断裂了,不过就算没断裂,你觉得以那怂货的性格,敢去高处吗?”

    “高处可是有一些被封印的魔物,而且,就算万年前,高处也有大量的陷阱,现在空间裂缝更是随处可见。那怂货,绝对不敢上去,我估计它连第三层都没上。”

    之前昼在提及木灵时,也说它不可能去高层,原因是高层断裂了。而现在西西亚的说法,和昼所说的方向一样,但明显更加的详细。

    毕竟,昼只是听说木灵很怂,而西西亚是亲历了木灵到底有多怂。

    “如果三层都没上的话,那应该很好找。”安格尔自喃了一句。

    “前三层很好找?听你的意思,你还去过悬狱之梯?”西西亚疑惑的看向安格尔。

    安格尔自然不会承认,随口编造道:“奈落城虽然已成废墟,大部分历史也湮灭在长河中。可总有一些记得当年事的存在,还活在当下。”

    “我从它们的口中得知了一些情报,据说悬狱之梯至少有二十层。其中层数越高,内设的空间也越大。既然西西亚小姐说是前三层,那每一层估计也就一两间牢房,想要搜索,应该不是很困难。”

    安格尔当初在魇界是登上过悬狱之梯的顶端的,不过,当时他没有计数。

    这也不能怪安格尔不去计数,而是很多层是交错、交替的,就像是复杂的错觉空间,很难确定是一层还是多层,而且还有很多地方安格尔也没去探索,所以不知道有没有分支。

    但按照他自己的个人体验,悬狱之梯恐怕是在二十到四十层左右。

    西西亚:“你每次说情报来源时,都扯了一大通,含含糊糊,总感觉不可信……”

    “不管了,无论你从哪里听说的都不重要。你刚才说的只是明面上的层数。有些特定层数中,还存在拓展的牢狱空间。所以,如果综合这些来看,起码也要百层以上。”

    “但你如果只是找木灵的话,倒是不用管这些,因为拓展牢狱一般都在中层以及高层。前三层,是没有拓展牢狱的。”

    安格尔点点头,他依稀还记得前三层似乎都只是单间,空间都不大,如果木灵真躲在前三层内,应该不会太难寻找……吧?

    安格尔:“关于寻找木灵,西西亚小姐还能再给点建议吗?”

    西西亚手指一边无意识的卷着发尾,一边悠闲的翘着脚,静静思索着。

    半晌后,西西亚道:“我记得智者主宰之前提到过,因为前几层危险不大,木灵没有刻意躲藏,但依旧不显眼。”

    “你们实在找不到,就干脆把所有东西都破坏了,它一害怕,肯定会出来的。”

    安格尔:“……”真是好办法呢……才怪。

    “……有没有温和点的办法,毕竟我们是要带着木灵去见智者主宰的,而智者主宰都没有强行带走它,我们这么做,大概会让智者主宰更反感。”

    西西亚晃过神,一副“对哦”的表情:“也对,你说的有道理。”

    安格尔按捺住吐槽的欲望,继续道:“那西西亚小姐可还有其他办法?温和一点的,我们并不想伤害木灵。”

    安格尔本来已经不抱希望了,但西西亚这时时不时掉线的智商好像又上线了。

    西西亚:“有。”

    “如果这次的来人中,有会预言术的人,可以通过寻迹之术,确定它的位置。”

    安格尔:“寻迹之术?”

    西西亚点点头:“我之前说过,我从它身上强扒了一样东西,才把它送走的。这件物品,来自于木灵,那么借此为媒介使用寻迹术,找到它不难。”

    安格尔眼睛一亮,这办法好像可以啊。就算不用寻迹术,哪怕只是信息素或者能量波动的感应,或许都能找到木灵。

    “那西西亚小姐可以让我看看木灵留下之物吗?”

    zn03251zxst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