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97章 都是面子闹的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不说迈克尔·雷曼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也不说陈耕接下来会如何应对,单说国内,有人的日子正非常难过,比如在伊汽,许江平的秘书小安同志在电话里向老许同志请示着:“老板,XX委的郑副主任的孙秘书打过来了电话,您看?”

    许江平忍不住揉了揉眉心:这都什么事啊!

    甚至不用接,他都知道这个电话是干什么的。

    小安秘书对自己的老板也是满心的同情:他都不用问,就知道这位XX委的郑副主任的秘书打来的这个电话是所为何事。

    实在是这段时间来,接到的类似的说情电话太多了,之前刚刚从美国回来的时候,冷不丁的接到一次这样的电话,还把许江平给吓了一跳,以为国家在政策方面又出现了什么大的变化,华美关系要重新调整了,还有点惶恐不安,可接到的电话多了,重要的是自己的同事们也接到的电话多了,慢慢的大家才逐渐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全都是那个德意志驻华大使沃克尔·史丹泽那个混蛋闹的!

    沃克尔·史丹泽那个混蛋也不知道脑子抽的什么风,也不知道他在狼堡汽车那里拿到了多少好处,这段时间来一直不停的为狼堡汽车奔走、游说,希望从领导层影响伊汽引进合作伙伴的决定。

    还别说,这家伙的奔走还是有效果的,这段时间来确实很有一些领导把电话打到了许江平以及伊汽集团的其他主要领导的办公室里,甚至许江平连流程都清楚了:

    首先是对伊汽集团的做法表示恭贺,认为伊汽集团方面这次决定引入外放合作伙伴方面是在改革开放方面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其次就是询问伊汽方面对于这次的合作到底是怎么想的,只要伊汽方面表示“我们更加倾向于与Lexus合作”,那就完了!这位领导通常就会跟你打太极,话里话外的表示“这次的合作,不但有着巨大的经济意义,也有着巨大的政治意义,希望伊汽方面在各方面都慎重的、进行通盘的考虑,不要盲目做决定”。

    这才是最可恨的!

    许江平对于这种打太极的做法恨不得顺着电话线过去踹这些人几脚!

    一方面,他们将自己的意思和倾向表达清楚了,如果许江平以及伊汽方面不按照这个意思来,就是不尊重领导——那怕这些家伙并不是伊汽集团的直接领导;

    可另一方面,万一将来真的出了什么事,他们又能将自己甩的干干净净的:我们什么也没说啊,我就是本着关心伊汽集团的这次合作,稍微提了一点建议,但听不听,还在小许他们……

    别看伊汽是“长子”,而且给许江平乃至整个伊汽管理层打来电话的这些领导也都是一些不具备对一汽有直接领导职责的部门的非主要领导,可这些领导在这个时候打来的电话,依旧让整个一汽的领导层压力巨大。

    可许江平以及伊汽方面的其他领导人员敢对这些打来电话的领导的吩咐不当一回事吗?虽然这些领导并没有直接说“小许啊,你们伊汽跟狼堡汽车旗下的奥迪汽车合作就对了”,可话里话外的意思不就是希望许江平“慎重考虑与陈耕的Lexus”合作么。

    你看这事儿有多么的操蛋吧!

    小安秘书等了好一会儿,也没等到自家老板的反馈,忍不住提醒了一下:“老板,孙秘书还在线上等着呢,您看……”

    “啊?哦哦……”刚刚正处于走神状态的许江平这次反应过来,他叹了口气:“接进来吧,”说完,他忍不住嘟囔了一句:“这特么的叫什么事啊!”

    “唉……是啊……”

    小安秘书也跟着叹了口气:是啊,这特么的都叫什么事啊!

    叹气归叹气,小安秘书很清楚,对于自己来说,这些打来电话的主儿一个个的都是神仙,自己哪一个都惹不起,确定自家老板调整好了,他赶紧将线路切了进去。

    孙秘书等的有点不耐烦了,以往自己给下面打电话,最多等个十几秒钟,谁不是马上就把线路切过去了?可这个许江平倒好,都快半分钟了,竟然还没切信号,所以当听到耳边传来的信号切入的声音的时候,他心里多多少少的有点怨念:伊汽的这帮家伙,架子实在是太大了!

    只是有怨念归有怨念,他还真不怎么敢在许江平的面前摆架子,很快调整好了心情,他还没等他开口,就听电话那头的许江平用爽朗的语气说道:“孙秘书是吧?你好你好,我是许江平。”

    这点小计倆,对于许江平来说不是问题。

    被许江平抢了先,孙秘书心里就算是有再多的不爽也不好发泄出来了,他也努力的挤出一副笑容来:“许总您好,太不好意思了,在这个时候打扰您。”

    “敲孙秘您说的,”许江平呵呵的笑道:“领导来电话,这是对我们的关心和爱护,我们很高兴啊……孙秘,不知道郑主任有什么指示?”

    郑主任在姓上占了老大的一个便宜,除非是当着他们单位一把手或者上级领导的时候,否则大家一般都称呼他为“郑主任”,如果一定要准确称呼他的职务“郑副主任”,这不是骂人么。

    “不是指示,”孙秘书客气的说道:“是这样,主任听说了咱们伊汽集团想要找一家豪华汽车品牌进行合作的消息,对这件事非常关心,想要了解一下咱们集团现在确定了合作伙伴了吗?”

    “暂时还没呢,”对于类似的问题,许江平已经回答了不知道多少回,早就驾轻就熟,立刻说道:“我们已经考察了几家,现在正综合权衡到底选择哪家企业进行合作。”

    “这样啊,”孙秘书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是这样的许总,我这次冒昧的打扰您呢,是这么回事:主任听说了你们准备参考华晨汽车的合作模式,引入一个豪华汽车的合作伙伴的消息后,对这件事非常关心,特意了解了一下国际上豪华汽车品牌的情况,他觉得德国狼堡集团旗下的奥迪汽车很不错,车子端庄大气,比较适合国内的国情,希望咱们伊汽方面能够慎重考虑……”

    听孙秘书说到这里,许江平忍不住一撇嘴:接下来就到了撇清的时候,该说“当然”了吧?

    果然,说到这里,孙秘书接着说道:“当然,主任只是提了这么一个建议,到底选择哪一家企业合作,还是要根据你们自己的需要来,主任对汽车行业其实也不是那么了解……”

    “明白明白,这是领导们对我们的关心,”孙秘书一说完,许江平打了个哈哈:“请孙秘转告主任,就说我们一定会慎重考虑他的建议的。”

    孙秘书等的就是这句话,所以闻言,他当即说道:“好的,那许总您忙,我就不打扰您了。”

    “孙秘书您太客气了……”

    又寒暄了几句之后,这才挂了电话。

    一挂上电话,许江平的脸上就再也绷不住了,重重的“哼!”了一声:还真是把老子当盘菜了啊,谁过来都想要夹两筷子。

    一个个的既想要吃肉,又不想在将来出事的时候给帮忙兜着,小算盘一个打的比一个精明,就是没想过老子心里是不是舒服?!

    小安秘书对自家老板的性格太了解了,他敲敲门进来,看着气的不停的喘粗气的自家老板,也不说话,只是将许江平桌子上的茶杯里的水倒掉,又帮他重新冲了一杯茶,这才说道:“老板,这事儿您就看开点,其实啊,归根到底还是穷闹的。”

    “嗯?”

    许江平倒是没想到自己的秘书竟然会过来安慰自己,顿时笑了:“你这小子……这话怎么说?”

    “这个太简单了,”小安秘书说道:“老板您想啊,咱就不说前些年了,就说现在吧,如果有个外国人对咱们说‘你们华夏太厉害了,你们华夏太了不起了,哎呀你这个人真牛!’,有多少人不得跟吃了仙丹似的飘飘欲仙?心里头的那股子舒坦劲儿,估计升职加薪都未必有这么开心。”

    “你这小子……促狭!”

    许江平笑骂了一句,心里头却觉得小安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现实的情况也确实是这样。

    小安秘书嘿嘿的笑了两声,接着说道:“所以啊,老板,您想,这次对大家说恭维话的可是堂堂的欧洲第一经济强国的德意志的大使啊,人家德意志可是欧洲的老牌强国,两次世界大战都是人家先发动的,两次被全世界揍了个半死,可两次都爬起来了,但从这点上来说,这个国家和民族确实是有点牛X。

    您说,这样一个国家的驻外大使对自己说两句客气话、恭维话,这些人能不开心吗?”

    “呵呵……”

    “我还听说了,沃克尔·史丹泽先生对这些人的请求就是‘帮忙说几句话’,人家也没说一定要把事情办成,”小安秘书接着说道:“您也是了解咱们国内的情况的,当沃克尔·史丹泽先生说了这句话之后,不管这些领导心里是怎么想的,可无非就是帮忙说两句话的事儿而已,这点面子肯定还是要给的,对吧?不就是打个电话的事么。”

    ——————————————

    PS:兄弟们不好意思,请稍等几分钟。

    吧?

    果然,说到这里,孙秘书接着说道:“当然,主任只是提了这么一个建议,到底选择哪一家企业合作,还是要根据你们自己的需要来,主任对汽车行业其实也不是那么了解……”

    “明白明白,这是领导们对我们的关心,”孙秘书一说完,许江平打了个哈哈:“请孙秘转告主任,就说我们一定会慎重考虑他的建议的。”

    孙秘书等的就是这句话,所以闻言,他当即说道:“好的,那许总您忙,我就不打扰您了。”

    “孙秘书您太客气了……”

    又寒暄了几句之后,这才挂了电话。

    一挂上电话,许江平的脸上就再也绷不住了,重重的“哼!”了一声:还真是把老子当盘菜了啊,谁过来都想要夹两筷子。

    一个个的既想要吃肉,又不想在将来出事的时候给帮忙兜着,小算盘一个打的比一个精明,就是没想过老子心里是不是舒服?!

    小安秘书对自家老板的性格太了解了,他敲敲门进来,看着气的不停的喘粗气的自家老板,也不说话,只是将许江平桌子上的茶杯里的水倒掉,又帮他重新冲了一杯茶,这才说道:“老板,这事儿您就看开点,其实啊,归根到底还是穷闹的。”

    “嗯?”

    许江平倒是没想到自己的秘书竟然会过来安慰自己,顿时笑了:“你这小子……这话怎么说?”

    “这个太简单了,”小安秘书说道:“老板您想啊,咱就不说前些年了,就说现在吧,如果有个外国人对咱们说‘你们华夏太厉害了,你们华夏太了不起了,哎呀你这个人真牛!’,有多少人不得跟吃了仙丹似的飘飘欲仙?心里头的那股子舒坦劲儿,估计升职加薪都未必有这么开心。”

    “你这小子……促狭!”

    许江平笑骂了一句,心里头却觉得小安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现实的情况也确实是这样。

    小安秘书嘿嘿的笑了两声,接着说道:“所以啊,老板,您想,这次对大家说恭维话的可是堂堂的欧洲第一经济强国的德意志的大使啊,人家德意志可是欧洲的老牌强国,两次世界大战都是人家先发动的,两次被全世界揍了个半死,可两次都爬起来了,但从这点上来说,这个国家和民族确实是有点牛X。

    您说,这样一个国家的驻外大使对自己说两句客气话、恭维话,这些人能不开心吗?”

    “呵呵……”

    “我还听说了,沃克尔·史丹泽先生对这些人的请求就是‘帮忙说几句话’,人家也没说一定要把事情办成,”小安秘书接着说道:“您也是了解咱们国内的情况的,当沃克尔·史丹泽先生说了这句话之后,不管这些领导心里是怎么想的,可无非就是帮忙说两句话的事儿而已,这点面子肯定还是要给的,对吧?不就是打个电话的事么。”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