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欠我的婚礼
一本读|WwんW.『yb→du→.co
    “陆慕衍,顾盛夏……她……和你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呵呵……”

    傅念琛的话,还没有说完,陆慕衍就不禁大笑起来。

    慢慢转身,他的视线,落在了陆慕衍的身上。

    “傅念琛啊傅念琛,枉你聪明一世,现在小夏都已经死了,你还在侮辱我和小夏之间的感情么?我告诉你,我和小夏之前,清清白白!我们什么都没有!”

    听到这里,傅念琛只觉得如遭雷击,他愣愣站在那里,陆慕衍现在所说的每一个字,无不在颠覆着自己过去,对顾盛夏还有陆慕衍两人的认知。

    陆慕衍一步步,朝傅念琛慢慢靠近。

    “傅念琛,你以为,我回国,何必要惊动你?你又如何以为,你能这么轻而易举地得到我的消息?嗯?”

    陆慕衍此刻,眼角眉梢,都是难以遏制的怒火,看着眼前地傅念琛,他恨不得亲手把这个男人给杀掉!

    “所以,是你故意把消息泄露出来,让我自己找上门来的!”

    傅念琛压低了声音,大声嘶吼,声音听上去,就像是要瞬间爆发了一般。

    “没错,我就是特地回来告诉你这件事的!傅念琛,你给我记住了,你手上,沾着两条人命,一条,是顾盛夏的,还有一条,是你和顾盛夏的孩子的!”

    “什么!”

    闻言,傅念琛一个踉跄,没有站稳,整个人向后退了两步,不小心打翻了放在身后桌子上的一只碗。

    “你是什么意思!陆慕衍你给我说清楚!你是什么意思!”

    傅念琛伸出手,死死抓住陆慕衍胸前的衣领,视线狠狠探进了陆慕衍的眸子。

    “呵呵……傅念琛,难道是我说话,你听不懂么?我告诉你!顾盛夏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是你的!和我没有半点关系!是你亲手杀了你的孩子!傅念琛,顾盛夏就是做鬼也不会原谅你!”

    说完,陆慕衍伸手狠狠推开了面前的傅念琛,甩头,径直走开。

    只剩下傅念琛一个人,呆呆地站在那里,思绪,好像被抽空了一般,盯着面前,顾盛夏的灵位,犹如行尸走肉。

    他就那么怔怔站着,一句话都不说,脸色惨白。

    而从安息堂里走出来的陆慕衍,回到自己的车上,双手不停在颤抖着。

    “叮叮叮——”

    就在陆慕衍思绪繁杂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拿起电话,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上面的号码,是从国外医院打过来的,那个医院,正是陆慕衍帮顾盛夏在国外找的,让她好好调养身子的一家医院。

    “陆先生,是我,顾小姐的主治医生。”

    电话那头,医生用一口熟练的英语,朝陆慕衍开口说道。

    “怎么了?是不是小夏出事了?”

    “哦,陆先生,你放心,我给你打电话来,是想和你报喜的,顾小姐的手术,非常顺利,现在已经从加护病房,转去vip病房了,只要恢复期间,不发生任何意外,用不了一年,顾小姐就可以慢慢康复了。”

    “真的!”

    坐在车上的陆慕衍,难以抑制此刻内心激动的心情。

    “好的,我知道了!我马上回来!”

    于是,挂断电话,很快,陆慕衍的车子,调转车头,绝尘而去。

    ……

    从安息堂出来,傅念琛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

    车子仿若像是幽灵一般,在马路上,以二十码的速度,漫无目的的向前驶去。

    “你神经病啊!在这条路上开二十码!脑残啊!”

    “就是啊!没看到前面是路灯啊!你色盲啊!”

    旁边经过的车子,车主不断的咒骂着,但是,傅念琛都充耳不闻,好像是一个游魂一般。

    终于,车子慢慢停在了一家酒吧的门口。

    傅念琛径直朝酒吧走去。

    “再来一杯威士忌……”

    一连十杯威士忌下肚,连站在吧台后面的酒保,都忍不住,开口朝已经酩酊大醉的傅念琛问道。

    “先生,您确定,你还要喝么?”

    “我给你钱!你tm少给我废话!给我酒!”

    “是,先生……”

    酒吧无奈地看了傅念琛一眼。

    要是继续这么喝下去的话,眼前的这个人,恐怕要喝死过去吧!

    顾盛夏的死,就像是一剂麻药一般,把傅念琛整个人的生活和世界都麻醉了。

    接下来的几天,傅念琛更成为了这间酒吧的常客,公司的事情,再也不管了。

    喝醉了,就和酒保达成了默契,让酒保送他回家,每一次,白若溪都焦急地守在门口,等着傅念琛回来。

    第二天,醒酒了的傅念琛,根本不会听从任何人的话,还是每天准时去酒吧酗酒。

    “傅念琛,不要走!我要和你谈谈!”

    醒酒了的清晨,傅念琛从沙发上拿起外套,准备出门的时候,却被身后的白若溪叫住在那里。

    “念琛,不要再去喝酒了……你最近老是……”

    “要是你没有别的要说的,就可以不用再说下去了。”

    “念琛!”

    “我走了。”

    白若溪根本不明白,为什么傅念琛对自己的态度,会三百六十度大改变,难道只是因为顾盛夏的死么?

    “念琛,你不许走!”

    想到这里,白若溪狠狠咬住了自己的牙齿,只要提到顾盛夏,白若溪几乎可以瞬间失去理智。

    她几步冲到了傅念琛的面前,伸出手,拦住了傅念琛的去路。

    “傅念琛,你忘记了吗?你还欠我一个婚礼,上次我们的婚礼,被顾盛夏那个贱人给破坏了,你说要和我补办婚礼的!怎么,那个贱人一死,你的心也被带走了么!”

    “你说谁是贱人!”

    傅念琛因为白若溪的话而蹙紧了双眉,不顾对方只是个女人,他狠狠抓起了白若溪的衣襟,把她直接从地上给拽了起来。

    “贱人是顾盛夏!她把你的妹妹撞死了!难道她不是贱人么!”白若溪毫无畏惧,迎上了傅念琛的眼神,那眼神,在傅念琛看来,充满嘲讽。

    听到傅念雪的名字,傅念琛的手,不由颤抖了一下,白若溪顺势,慢慢从傅念琛的手里滑落。

    “滚!”

    全本欢迎您! t1706231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