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设计傅念琛
一本读|WwんW.『yb→du→.co
    傅念琛直接狠狠推开了白若溪,径直朝门口走去。

    眼泪,在白若溪的眼眶里不断打转。

    顾盛夏那个贱人,就算是死了,也阴魂不散地挡在她和傅念琛的身边,想到这里,白若溪的心里,就像是吃了苍蝇一般的恶心。

    只是,她好不容易,才走到了今天这一步,现在,距离傅念琛夫人的位置,只剩下最后一步了。

    在清扫完所有的障碍之后,接下来,白若溪要做的,就是好好稳住她的地位。

    她不允许任何人,把傅念琛,从自己的手里抢走!

    ……

    夜,已极深。

    一路上,跌跌撞撞的傅念琛,摸索着,从口袋里找出钥匙,推开了傅家大门。

    “站住!”

    只是,刚刚才进门没走几步,身后一个尖锐的女声,从傅念琛的身后传来。

    她怎么回来了?

    转头,果不其然,一个衣着端庄,姿容犹在的中年妇人,冷着脸,盯着傅念琛。

    “母亲?您怎么来了?”

    傅念琛的声音,悠悠开口。

    厨房里,白若溪已经端着茶杯,慢慢走出来。

    视线瞥到傅念琛时,脸上甜美地微笑起来,好像今天白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

    “伯母,念琛今天出去应酬了,所以回来的比较晚,我……”

    “行了!”

    白若溪的话,还没有说完,傅夫人已经直接打断了她。

    “你没有必要再继续帮他掩饰了。念琛,你知不知道,最近这些天,你不在公司,公司都已经乱成什么样了!”

    傅夫人沉着脸,冷声呵斥道。

    “伯母,你别生气……念琛……他……”

    白若溪见状,赶紧走过来,伸出手,轻抚着傅夫人的后背,一边不断朝傅念琛使眼色。

    “念琛,你就说两句好话,让伯母别那么生气了。”

    “呵呵……”

    听到白若溪的话,傅念琛不由勾起唇,冷笑出声。

    “白若溪,我母亲,是你请来的吧?”

    “什么?”

    白若溪完全没有想到,傅念琛竟然会这么说,不由张大嘴巴,委屈地低下头。

    “傅念琛,我看你是被那个顾盛夏迷得掉了魂吧!她给你下什么药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段时间,你不回公司,公司股价下跌了多少?要不是若溪说服白家,给我们傅氏集团及时注资,整个傅氏集团就要毁在你手里了!你这个时候,不但不好好感谢若溪,你说这些话是做什么!”

    傅夫人说话的时候,胸口因为生气,而剧烈的起伏着。

    “而且,我告诉你,我这辈子,只认白若溪这个儿媳妇,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在月底之前,必须和若溪把婚礼补办了!你要是眼里还有我这个母亲,就按我说的去做!否则,整个傅氏集团,你也别想了,就当是我从来没有生过你这个儿子!”

    说完,傅夫人抬步,径直朝门外走去。

    “伯母……”

    白若溪一看情况不对,赶紧上前要追,却被傅念琛抓住了手臂。

    “念琛,你这是做什么?还不赶紧去劝劝伯母?”

    白若溪的脸上,是一脸焦急的样子。

    “我有没有和你说过,婚礼的事情,我心里有数?嗯?”

    此刻,傅念琛看着白若溪的时候,眼睛里,满满都是厌恶神情。

    阴鸷的视线,让白若溪看的,后背不觉生出丝丝凉意。

    “我……我知道的……但是……但是……”

    白若溪咽了咽口水,这样的傅念琛,是白若溪从来都没有见过的。

    “白若溪,我警告你!我们之间的事情,你要是再敢把我家里人牵扯进来试试!别以为,你的那点小心思,我看不出来!”

    傅念琛警告似得拽住白若溪的手腕,手上的力气,不断的收紧。“我……我没有……我没有……念琛,你抓的我的手好疼……”

    白若溪到了这个地步,还想要继续狡辩。

    “行啊!”傅念琛厌恶地看了白若溪一眼,狠狠把白若溪从自己的面前推开。“既然是这样,你要死不悔改,那我们就分手吧!”

    说完,傅念琛厌恶地看了一眼身后的白若溪,转身要走。

    “不要啊!念琛,不要离开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

    傅念琛转身要走的时候,突然,被身后的白若溪,一把紧紧抱住了他的大腿。

    “我知道错了!念琛,不要走!不要离开我!看在我说服了我爸爸给傅氏集团注资这么多钱的情况下,你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求求你了!”

    如此,傅念琛的心里,还是不由一动。

    毕竟,婚礼的确是被他自己搅黄的,傅氏集团,也的确是白若溪一手救回来的,想到这里,傅念琛,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还是被触动了一下。

    “那你给我听好了,不要再做我不喜欢的事,否则,我去也不清楚,我会做出什么来!”

    “我知道了!念琛,只要你不离开我,我什么都答应你!”

    傅念琛没有再理会她,径直消失在了白若溪的面前。

    看着傅念琛渐渐消失的背影,此刻的白若溪,恨得紧紧咬住了牙关。

    看来这个时候,她再也不能做惹傅念琛生气的事情了。

    但是,眼见着她的婚礼,就像是到了嘴边的肥肉要飞走了一样,白若溪的心里,还是很不甘心,一个念头,渐渐从白若溪的脑海里升腾起来。

    硬的不行,只能来软的了,等到生米煮成熟饭,她怀上了傅念琛的孩子,到时候,还怕他不承认自己傅太太的地位么?

    想到这里,白若溪迅速从地上爬起来,擦干了眼角的泪水,朝自己卧室的方向走去。

    拿起电话,她迅速拨通了一串号码。

    “白小姐,是我,这么晚了,有什么事么?”

    “帮我个忙,给我找来一种药。”

    “您请说,是什么药?”

    “能使人神志不清的迷药,而且要药效最强的那种。”

    “好的,我马上去办。”

    全本欢迎您! t1706231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