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失忆了吗?
一本读|WwんW.『yb→du→.co
    见到顾盛夏从屋子里出来,傅念琛从角落里走出来,想要冲上去,和顾盛夏说话,但是,屋子里走出来的另外一个男人,却让刚刚迈出脚步的傅念琛,整个人愣住在了那里。

    “盛夏,小狗今天乖吗”

    顾盛夏蹲下身子,盯着自己面前的小狗看,但是,与此同时,那个男人也蹲在了顾盛夏的身边,和她一起,逗着面前的那只小狗。

    “乖啊!你看,小狗今天把东西全部都吃完了呢!”

    “嗯,真乖!小狗和我们盛夏一样,都越来越乖了呢。”

    男人伸出手,爱怜地摸了摸顾盛夏的脑袋。

    此时,傅念琛才算是在他的那个角度,清清楚楚的看到,那个男人的面庞,不是别人,正是陆慕衍!

    双手紧紧攥成拳头。

    傅念琛从来没有想到,这个陆慕衍,竟然会背着自己,把顾盛夏藏到了这里!

    没想到,当日在安息堂里看到的顾盛夏的骨灰,原来都是陆慕衍编造出来的!

    他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傅念琛对顾盛夏死心!只有他对顾盛夏死了心,陆慕衍才能没有任何人叨扰的基础上,和顾盛夏一辈子在一起!

    想到这里,想到过去的这么多个日日夜夜,都是陆慕衍和顾盛夏在一起,傅念琛双手握紧成拳,恨不得现在立刻把面前的陆慕衍亲手掐死!

    只是,傅念琛想要上前质问,但是,又下意识地退缩了回来。

    如果说陆慕衍是故意隐瞒了顾盛夏的消息,但是,对于顾盛夏来说,自己的行踪,自己的别墅,自己在哪里工作,顾盛夏不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久以来,顾盛夏就是不来找自己呢?

    难道说,顾盛夏其实也在一直躲着自己么?

    瞬间,傅念琛的心里,就没了底气。

    他又向后退了一步,整个人犹疑了起来。

    思前想后,还是不要打草惊蛇的好,不管顾盛夏愿不愿意见到自己,现在在去找陆慕衍质问的话,万一惊动了陆慕衍,让他再次把顾盛夏带走,自己想要再次找到顾盛夏,就难了。

    现在的傅念琛,已经不可能再冒险了。

    终于,傅念琛还是决定,先静观其变。

    到了下午的时候,陆慕衍要出门一趟,他背着包,在门口,和顾盛夏挥手告别。

    等到陆慕衍的身影,渐渐消失,顾盛夏才转身,准备回屋子,但是,转身的瞬间,视线,却是落在了身后,突然出现在顾盛夏面前的傅念琛身上。

    瞬间,两个人就这么四目相对的看着,没有一个人说一句话。

    沉默的气氛,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终于,还是傅念琛率先兴奋地冲到了顾盛夏的面前。

    没有说话,直接伸出手臂,一把紧紧把顾盛夏,揽在了自己的怀里。

    “盛夏,我好想你!这么多天,你为什么要躲着我!我想你,我真的好想你!”

    然而,被傅念琛紧紧抱在怀里的顾盛夏,却是半点反应都没有。

    这着实让傅念琛感到有些意外。

    “盛夏?你怎么了?”

    傅念琛只觉得不对劲,伸出手,将顾盛夏从自己的怀里扶起,视线探进了顾盛夏的眼眸中。

    只见,眼前的顾盛夏,神色平淡,迟疑地看着面前的傅念琛,那眼神,就好像傅念琛,是一个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一般。

    “你……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什么?”

    顾盛夏的话,在傅念琛听起来,犹如五雷轰顶一般。

    “盛夏……你……你在说……什么?”

    顾盛夏这样才算有了些反应,开始在傅念琛的怀里,不断挣扎起来。

    “这位先生,麻烦你放开我!你放开我!”

    傅念琛懵了,在顾盛夏用力的反抗下,很快,傅念琛放开了手,默默看着面前的顾盛夏。

    “先生,我不认识你,请你不要纠缠我。”

    顾盛夏的表情,看上去有些生气,她推开了傅念琛的手,转身,准备往屋子里走去。

    “盛夏,我不准你走!”

    傅念琛捏了捏拳,长腿迈开,追上去,伸手紧紧拉住了顾盛夏的手腕。

    “盛夏,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过去的事情,是我不对,你原谅我吧,从今天开始,我会好好弥补我的过错。你回到我的身边,让我好好的补偿你,好不好?”

    如此,顾盛夏看眼前的这个男人的眼神,却是更加奇怪了起来。

    “你的意思是……你……知道我的过去?”

    “是……”

    傅念琛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的顾盛夏。

    他和顾盛夏,在一起这么多年,是不可能连顾盛夏的表情语言都看不明白的,此刻的顾盛夏,竟然一点都不像是假装不认识自己的样子。

    “我和你说实话吧。”

    顾盛夏猛得甩开了傅念琛的手,淡淡开口说道。

    “一年前的事情,我已经全部都记不起来了,我现在只记得,我的名字叫顾盛夏,我有一个快要结婚的未婚夫,他的名字叫陆慕衍。其他的事情,我已经全部都记不清楚了,所以,请问这位先生,你说你认识我,那么请问,你到底是我的什么人呢?”

    这样的话语从顾盛夏的口中说出来,对于傅念琛来说,简直就是一种侮辱。

    “快要结婚的……未婚夫?陆慕衍么?”

    “是的,我只知道,在我失忆前,我有很严重的病,是陆慕衍倾家荡产,帮我治愈了。所以,就算是拿我的一辈子去报答我的未婚夫,也不为过。这位先生,你说是么?不过,你到底是我的什么人呢?”

    “我……”

    听到顾盛夏这么说,顿时,傅念琛都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什么样的身份自居了。

    他和顾盛夏在一起的那段时间里,他们和夫妻没有区别,只是,自己从来都没有给过顾盛夏任何的名分,现在,又怎么能把眼前的顾盛夏,拉回到自己的身边呢?

    全本欢迎您! t1706231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