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2章 番外:一家亲
    没了那些□□争斗, 皇宫的生活出奇的平静, 或许还因为温如意怀孕后期越渐抚顺的脾气,一发呆便是半日, 靠在院子内陪思思玩, 经常能把自己看睡过去。

    有时温如意会想, 倘若怀那两个时她是这种状态,别说是熬到月牙镇, 走不了多久就得歇着,但那时她的状态出奇的好, 害喜过三个月后, 除了嗜睡一些外并没有太大的症状,或许也是因为时常走动的缘故, 孩子生的也顺利。

    “娘。”思思抱着个兔子跑了过来, 她父皇送给她的铃铛挂在腰间,跑动时响的清脆,“您看, 刚刚豆蔻姑姑给我采的莲蓬。”

    跑到温如意跟前后,她又变魔术似的从身后拿出了藏着的莲蓬, 六月里, 这时节正好,一颗颗饱满的镶嵌在上面,瞧着就很诱人。

    “娘, 钱大夫说了, 这个对您和弟弟好, 您吃。”思思将兔子交给身后的宫女,用力掰开了莲蓬,一颗青莲子从里面蹦了出来,她忙用手去接,剥开了后一颗颗摆在旁边的盘子内。

    侍奉的宫女倒是想上前帮忙,但温如意没作声,便都候在一旁,等到思思将那莲蓬都剥出了,温如意尝了一颗后给她喂了一一颗,哄道:“剩下的这些让许嬷嬷做莲子糕,等你父皇和哥哥回来一起吃好不好。”

    “好。”思思高兴的点点头,末了又有些发愁,“娘,哥哥好忙。”

    温如意搂住她,他们度过了最无忧无虑的五年,身份在,回宫之后自然不如在月牙镇轻松,只不过他们的父皇对待两个孩子的区别太大,靖沅早已跟着朝中一些大臣之子念书,这边的女儿,也是到了要学女红的时候,愣是让他给否了,说是可以再等等,宠的没边了。

    傍晚时,父子俩同时过来。

    思思先是叫了声哥哥,后而甜甜喊了声父皇,不等坐下就叫他们尝尝许嬷嬷刚做出来的莲子糕,挨个儿问着可好吃,剥莲子的功劳要大过做糕点的。

    厉其琛捧场的吃了两块,扶温如意坐起来,看着那已经过了临盆日子却还没动静的肚子:“再让太医来看看。”

    “我看他是呆的太舒服了。”温如意抚了抚腹部,一点都不着急出来。

    “过了时日太久也不妥。”这一年来,厉其琛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陪她和两个孩子,实际上这一点都不耽搁朝中的事务,毕竟整个后宫需要他在意的妃子也就这么一位,也不需要花心思到别人身上去,自然和乐。

    “明早让太医来看看。”

    温如意命人布桌,扶着厉其琛的手臂起来,一家四口坐在一块儿用饭,这是每日必行的事,两个月前,他们的午膳都是在景安宫陪太皇太后一块儿用的,如今她身子重去的少,就让宫人带着两个孩子过去陪太皇太后,从去年初入宫时到现在,太皇太后的身体好了不少。

    晚膳过后,天色暗下来时,两个孩子被带到了侧殿休息,洗漱过后躺下来,温如意提起要让靖沅独住一宫的事。

    厉其琛有些诧异,他还以为她会舍不得,毕竟两个孩子在月牙镇时都是与她睡一起的,如今在偏殿中,两兄妹也是同屋不同床,倘若独住一宫,便要自己做主,虽说他和大哥都是这个年纪独立起来的,但毕竟靖沅才回宫不久。

    “皇上觉得靖沅这半年多里如何?”

    厉其琛并未思索很久:“很不错。”饶是谦逊的父亲,这于这个儿子,厉其琛还是骄傲的。

    “靖沅像皇上您。”温如意抿着笑意,半大的孩子,对事情的执着也很深,从某种意义上,靖沅既敬爱他,又将他当成了个劲敌,一个他想要去超过的存在,也是他现在努力的动力和方向。

    父子俩其实在有些事上是一样的性子,只不过厉其琛寡言少语,不善表达心情,而靖沅那孩子,这方便倒是随了她,好动活泛的很,瞧着好相处,心思也不少。

    所以温如意并不担心他适应不了这里的生活,而他终有一天是要与他父皇一样去执权的,她怎么可能将他养成温室的花朵,该放手的必须要让他去面对。

    “好。”厉其琛见她靠的有些吃力,便到她身后让她倚着。

    “还有啊,思思也不小了,之前请的绣娘,也可以叫她过来……”

    话因为落,温如意的脸色变了变,厉其琛察觉到她身子紧绷,以为是她的腿抽筋,起身要查看,温如意忽然用力抓住了他的手臂:“其琛……这孩子怕是呆不住要出来了。”

    ……

    静悄悄的夜,忽然热闹了起来,昭阳宫内宫人进进出出,有条不紊的将准备好的东西送进去,不多时,太医来了。

    半个时辰后,景安宫那儿得知消息的太皇太后也赶到这儿等候。

    这一等候,却是到了下半夜都没动静。

    屋内,温如意一面保持着呼吸,一面吃豆蔻喂给她的面,对几个时辰过去还依旧是疼的有条不紊的肚子,委实无奈的很,之前临盆的日子到来时,等了三五日肚子都静悄悄的,在上半夜发动之前,温如意也是丝毫的异样都没察觉到,现在倒好,疼的频率增快的速度特别慢,温如意甚至是能感觉的腹中的孩子那不急不缓的劲儿。

    “什么时辰了?”温如意由人扶着半蹲,问豆蔻。

    “寅时过半了。”

    有一阵痛袭来,温如意咬了咬牙:“太皇太后是不是还等着,她若不回景安宫去,就请她去偏殿休息,一时半会儿还发动不了。”

    又是半日,温如意疼痛的频率比之前稍快了些,真就依了温如意自己的话,这个过程持续的很漫长,当初她生两个孩子时,早上发作,傍晚便生下来了,可如今这个,到了下午,也仅是疼的快一些罢了。

    厉其琛担心,派人将钱往生拎了过来,一把脉,境况也稳妥的很,经验老道的接生婆子安抚温如意,这样的情况也是常有的,有些人来的急,有些人来的缓,温如意羊水未破又没有到真正的可以躺下的时候,由太医看着,不会有事。

    等到天黑时,温如意的腹痛终于像生思思他们时那样频繁,接生婆子让她躺到了床上,不多时,羊水破了。

    前期有个漫长的疼痛过程,生孩子的时候反而没那么煎熬了,因为是第二胎,又要比头胎顺利一些,一个时辰之后,温如意生下了个男孩。

    孩子生下来还不哭,接生婆子接连拍了三四记屁股后他才象征性的哭了几声,这倒是让在场的一些人松了一口气,倘若这位主不哭,她们明日可就别想出宫了。

    温如意累的不行,熬了两夜没睡,看过孩子之后就沉沉睡去了,等到第二天醒过来,她便看到了个十分安静的孩子,许是刚醒,瞪着黑溜溜的大眼睛一直看着自己的正上方。

    “母后给起了名字,叫靖褚。”厉其琛坐到她身旁,抚了抚她的面颊,“辛苦了。”

    温如意靠坐起来将孩子抱到怀里,须臾,她看厉其琛:“这孩子是不是太安静了。”她总有种奇怪的错觉,对于刚生下来的孩子而言,这似乎是有些安静过了头。

    新手父亲有些生疏的将他接到怀里,孩子脸上的神情终于有了些变化,变得不太舒服,转眼哇的哭出了声,很快的两个人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在旁侍奉的养娘从皇上手中接过了小殿下,抱到内厢中更换尿布。

    一刻钟后,初生的孩子睡着了。

    之后月子里的那四十来天,温如意越渐觉得这个孩子不同寻常,他从来不会没有缘由的哭闹,除了在饿了和需更换尿布时,所以思思和靖沅过来看弟弟时最常说的就是。

    “娘,弟弟怎么一动不动。”

    “娘,弟弟怎么不哭。”

    “娘,我们小时候也是这样吗?”

    思思会去戳摇篮内靖褚的脸颊,随后很是惊喜的告诉温如意:“娘,弟弟在看我。”

    直到出了月子过了几个月后,孩子的视线可以看的远一些后,温如意发现了缘由,她怀胎十月,迟迟不肯降临,生下来时又不急不缓的孩子,喜欢发呆。

    他会安安静静的盯着一处看,温如意凑他近时,他就盯着她看,看得久了还会冲着她笑,待到娘养摸出他哭闹的时辰,及时的喂/奶和更换尿布后,这孩子连哭的次数都少了许多,最喜欢的便是睁着眼睛看,人也好,事物也好,看的时间长一些,他会憨憨的笑。

    温如意还怀疑过,莫不是个穿越过来的。

    但这件事始终是得不到求证,倒是那安静的性子,在一岁多时要开口说话,学步时显露出来,温如意看着,倒是与现在的皇上脾气很像。

    而打从靖褚会走路开始,思思便喜欢带着他和穆家那两个小的去玩,一个半大的孩子加上三个小豆丁,满院子跑时,靖褚都是最慢的那个,他总是不急不缓的跟着,即便是姐姐叫他走的也慢吞吞的,有时思思等不及就会冲过来抱他,寡言少语的他最常说的话:我唧己走。

    而他最喜欢的,是跟在哥哥身边。

    哥哥练剑,他托腮看着;哥哥看书,他在后面乖乖坐着,玩着温如意做给他的拼图,反复的玩,这倒是让思思吃了好一把醋,明明她也喜欢弟弟,为什么就黏着大哥不黏她。

    这时已经有三岁的厉靖褚会用很简洁的字句来回答:“太吵。”

    可这样的话说完,难免又要遭姐姐一顿□□。

    时间过的很快,孩子们渐渐长大,温如意没再怀有身孕,等到靖沅能独当一面时,厉其琛偶尔还会带她偷偷出宫去,有时她会想这是不是自己做的一个穿越梦,她摔伤后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时做的一个很长的梦。

    但即便真的是梦,她也不想醒来。gd1806102

    全本欢迎您! t1706231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