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1章 第一九一章
    七月里,宋嘉禾如愿怀上第二胎。

    魏阙拥着她, 嘴角噙着浅笑:“希望是个小公主。”

    很巧, 宋嘉禾也是怎么想的。

    小太子实在是太皮了, 没一刻消停的时候,她迫切地需要一 条香香软软的的小棉袄。

    怀孕之后,太皇太后便说了让她隔三差五过来请安就行, 不必天天来。

    宋嘉禾嘴上应了,行动上依旧一天不拉。

    怀孕又不是生了十分不得了的病, 哪有这么娇贵,她去请安, 太皇太后心里肯定是受用的。人老了, 就希望晚辈把她放在心上, 这样才有安全感。

    何况宫里就那么几个人, 祖孙俩见见面还能互相打发下时间。

    这一天, 宋嘉禾突发兴致做了一些水晶桂花糕, 亲自带去慈安宫。

    太皇太后见了便嗔道:“可别累着了。”

    “不累,我就动动嘴皮子, 都是下头的人忙活。”宋嘉禾笑吟吟道。

    其实魏阙刚刚登基那会儿,太皇太后还有些不高兴, 儿子当皇帝,孙子当皇帝,总归是有些不同的。

    不过太皇太后向来精明, 魏阙又对她十分敬重, 一应待遇并不比太上皇在位时低。宋嘉禾也对她恭顺有礼, 加上她还是娘家人。

    拧巴了一阵子,太皇太后也想通了,胳膊拗不过大腿。加上这几年,魏阙虽然已经大权在握,可太上皇一直没出什么‘意外’,好好的在宁寿宫里养着,并没有像她担心中那般被绝了后患。

    太皇太后心里的芥蒂也慢慢消了。儿子之所以会成为太上皇,还不是他自个儿闹得,无论如何,人还在,体面也在,那就这样子吧。

    太皇太后吃了一口桂花糕:“味儿不错,又软又糯。”

    “您要喜欢,我明儿再给您做。”

    太皇太后乐呵呵的摇头:“天天吃还不腻了,你自己也吃一点,现在你可是双身子的人,多吃点,孩子才能长得好。”

    说话间,太皇太后瞥了一眼下首的燕婉。

    当年的大婚被魏闳给搅和了,不过这事怨不得燕婉,她也是受害人。所以半年后,重新选了黄道吉日重办婚礼。那件事后,魏闻这个曾经最不着调的孙子反倒懂事起来了,魏阙对这个弟弟也还算看重。

    私心里太皇太后不大喜欢燕婉,看见她就会想起那一场变故。那场变故,害的她儿子丢了皇位,死了两个孙子。且她成婚三年,只生了一个女儿,太皇太后就更加喜欢不起来。

    不过看在魏闻的面上,一直会给她几分颜面。

    燕婉低了低头,攥紧了帕子。

    早些年,她嫉妒甚至是怨恨,因为魏闻对宋嘉禾的心思。可时至今日,这些情绪早就烟消云散,当差距悬殊到一个地步之后,连嫉妒都变得嫉妒不起来了。

    她只想和魏闻好好过日子,可魏闻一直对她淡淡的,客气有余亲近不足。

    宋嘉禾另起话题,说起了园子里的桂花。

    正说的热闹,魏琼华来请安了。

    一如既往的风姿绰约,风情万种,岁月对她格外的偏爱,不忍在她脸上留下痕迹。甚至瞧着比去年状态更好,彷佛验证了人逢喜事精神爽这个理,也不知是不是宋嘉禾的心理作用。

    这半年,魏琼华和宋铭的关系有些暧昧,却又没到那个地步。宋嘉禾看得出来,父亲心情不错,他高兴,她也就高兴了。

    宋嘉禾对看过来的魏琼华微微一笑,笑容真挚。

    魏琼华也笑了笑

    太皇太后目光不动声色的在魏琼华和宋嘉禾之间转了转。她是不明白女儿和宋铭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了,让成亲,又不肯。私下却有联系,若说夫妻,又不像,两人也没住一块。若说朋友吧,哪有男女会三五不时见个面,钓钓鱼跑跑马。

    再要问,魏琼华只说,母后我很满意现在的生活。

    太皇太后看得出来,她是真的满意,发自内心的知足。

    于是,她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做母亲的,不就盼着儿孙快活嘛!

    闲话几句,宋嘉禾便告辞,给娘儿两腾地方说私房话。

    刚回到翊坤宫,魏阙就来了,神情端凝。

    宋嘉禾心神一紧,果然听见他说:“十日后,我将亲征王周。”

    荆州出现小范围动乱,周朝不稳,魏阙想趁机攻下荆州兖州,一统中原。这么大的事,宋嘉禾哪能一无所知。她早就有心理准备了,也知道自己阻止不了,更不该阻止。他有问鼎天下之心,作为妻子,该做的是支持。

    只是,依旧担心。

    宋嘉禾抱着他的腰,靠在他胸口:“你要记得,我和策儿还有女儿在家里等着你。”

    魏阙亲亲她的额头:“放心,为了你们娘三,我绝不会让自己出事。” 他还有妻儿要保护,必须凯旋而归。

    宋嘉禾仰头看着他,粲然一笑,明艳胜桃花。

    这仗一打就是大半年。

    秋去春来,三月三,上巳节,前线传来捷报,大军顺利攻入江都,周帝王培吉逃奔,在梁县被丁飞追到。

    一高兴,宋嘉禾就发动了,在浅浅桃花香中,如愿诞下一位小公主,乳名桃桃。

    小公主和她母亲就像是一个模子出来了,又乖又可爱,可惜魏阙看不见。

    月子里,宋嘉禾最爱做的一件事就是拿着几朵桃花哄女儿,无意中发现这小家伙格外喜欢桃花,见了就要笑,要不是没力气,估计还得上手来抢,这乳名就是这么来的。

    “妹妹,妹妹。”小太子抱着一大束桃花兴冲冲地跑进来。

    宋嘉禾忍不住笑了,小太子现在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给妹妹摘花。

    “妹妹睡着了。”宋嘉禾轻声道。

    小太子失望的鼓了鼓腮帮子。

    “放在花瓶里养起来,妹妹一醒来就能看见。”

    小太子顿时来了劲,蹦蹦跳跳要去插花,一回头,愣住了。

    宋嘉禾抬头,目光定住。

    魏阙扔下脚程缓慢的大军,带着亲兵昼夜兼程提前赶了回来。

    他风尘仆仆,双眼明亮异常。

    小太子歪着脑袋,大半年的时间,足够他把魏阙忘得一干二净,小太子迈着小短腿蹬蹬蹬跑到宋嘉禾身边,好奇地看着盯着魏阙看。

    “策儿,你父皇回来了。”

    小太子睁大了眼。

    “暖暖,我回来了。”

    魏阙走到床边,握住宋嘉禾的手,双目深深地凝望她。

    宋嘉禾眼眶慢慢红了,猛地扑到他怀里,紧紧抱住他。gd1806102

    全本欢迎您! t1706231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