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六五章 新世界自然会来
    “您那口冲我就行,我老婆不好这口。”

    郑凯也是个有意思的人,明知李轩爱开玩笑,倒也真能不怯场的跟着开。

    这引发了李轩的好奇,这么识逗的小伙,一问才知道,原来在崔破手底下干过,怪不得对他脾性这么了解,见媳妇被调戏一点受辱的表情都没有,反而笑嘻嘻的跟他逗。

    “犯花案的抓多了,花没摘就认罪的倒是少见。”

    鲜于辅也是个荤腥不忌的,又是出身恶霸,对郑凯的玩笑就更直,“你有什么难言之隐呀,跟我说说,看我能不能帮你治了。治不了你的病,你的事我帮你办了。”

    逗趣几句,冬妮与郑凯就败下阵来,不是俩老流氓的对手,倒是很快就与李轩与鲜于辅及其身旁的亲友,熟络了起来。

    看台上的家长就是这么左右前后熟络的聊着,来自不同阶层,不同行业,甚或天南地北本是陌生的一群人,就因为孩子同班同校,自然而然的认识了起来。

    与一般学校家长们彼此的防备,不会主动交际,开完家长会也不会聚会不同。

    能有条件把自家孩子送入少年军校的家长,本身就非富即贵的多,这类人主动交际,主动钻营,主动认识有用的人,更强的人,就是种习惯。

    对看台上的这些人来说,学校每一次开放日,不光是来看孩子的,还是他们自身交际的舞台。

    未进入社会前的同学友情,之所以弥足珍贵,就是由于不掺杂利益关系。因为出席自家孩子而结识的家长,就比单纯为了结识而结识的交际场,更好。

    “你的选择,在我个人看来,是无比正确的。”

    李轩没客气的接过冬妮递过来的乌梅,扔在嘴里一颗咬着,在冬妮言及当初咬牙送弟弟上少年军校时的初衷,非常认同,“主动去认识更有权,更有钱,更有本事的人,是个错误的事么?是的,是错了,若你不想有钱,不想有权,不想有本事,那你确实错了。”

    冬妮闻声开心而又畅快的笑了起来,笑容中有倔强有苦涩又有拨云见日的明媚:“俺是卖了骡,拉了饥荒,拉着俺爹俺哥不盖房,才供的俺弟。”

    说着,下巴一昂,神情略显骄傲,“俺没错,别人笑俺家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是攀附权贵,可俺知道,俺没错。”

    李轩就笑:“你是没错,你不向组织靠拢,还想让组织向你靠拢?你都不屑权贵,权贵又搭理你干嘛?攀附?谁想傍上权贵,权贵就让谁傍了么?你这是攀登,是攀山,开始是会难一点,一个抓手抓错了,半山掉下去,就是粉身碎骨。可你敢攀就不简单,攀登不一定就一定能最终攀上,可不攀就绝对上不去。”

    说着,又笑,“可你这是家长作风呀,你把你的想法,强加给你弟弟。既然有心,为何不自己出来做事呢?你收果子被酷吏欺压,就组织个果贩行会,与酷吏斗争。

    你卖果子罐头厂老压你的款,你就与下乡收果子的贩子,种果子的果农,联合起来,组成个联合果品公司,与万恶的罐头厂斗争,以集体的力量向盟内施加压力。只要你们联合果品公司缴纳的税,雇佣的工人,超过罐头厂,我就站在你们一边。

    你说办事难,找不到为你办事的官,那是因为你办不了官,你先出来争个里自治委员,亭委员,乡委员,县委员,然后天天弹劾你找不到的那个官,你不用找他,他自然会主动找你。

    你向我抱怨没用,盟里的官对我的态度都挺好的,我想办事没有找不到的官,我干嘛要为你得罪对我好的人?你求我都不知道送礼,我又不管收果子卖果子那摊儿,干嘛要跨圈帮你?能帮你是你自己,不要小看自己。”

    “俺…俺是个女人哪。”冬妮尽管觉得面前的仙帅邪邪的,坏坏的,可还是有一丝孺慕闪过眼角,她知道,仙帅不小看她,对她说的都是鼓励。

    “女人怎么了,我妈就是女人,我最爱我妈。我妈那个女人能耐大着呢,从小就打我,打的我都不敢还手。”

    李轩笑嘻嘻的拍了冬妮后脑勺一巴掌,“你还是女孩,不是女人,趁着虎气犹在的时候,管它什么酷吏庸官还是罐头厂的,就是起来跟它斗,要让它们先见识到女孩的厉害,它们才会认真听你说话。等你跟郑凯拜了堂成了亲,他把你往家一拴,孩儿一奶菜勺一颠,你的斗争热情就熄灭了,我的不少女将就是这么阵亡的。”

    “他敢。”冬妮瞪眼,斜脸对郑凯虎视眈眈。

    “我挺冤的。”

    郑凯小爪一伸,挤眉弄眼攒了个无辜的表情,对上李轩的目光自怨且自艾,“我爷说女大三抱金砖,我还没说啥呢,冬妮同意了,感觉她大三正好。实际我爷说的不是她,我跟我爹也没同意呢,她就把事定了,我爷反对都无效了,我对婚后当家都不抱希望了,她不栓我就烧高香了,哪还敢栓她?”

    “你爷不同意?”

    这下轮到李轩诧异了,“你家不是老人做主,不是你父与你做主,却让外面一女子做主?”

    卢氏女,范鲤他娘也没这个待遇啊,李轩诧异的盯着冬妮打量一番,又看了看一脸无辜的郑凯,满脸不解之色。

    “哈。”

    郑凯见李轩目光怪异,倒是轻笑出声,连连摆手,“不是求夫凭妻贵,是我家托了开唐山的福,烧了瓷窑,暴富的有点太红火,烂泥一下就成了精美的瓷了。我爷怕到我这代太脆,管不住自己,这才看中了冬妮的虎气,让她给我郑家护窑呢。我们两家都是逃难来的燕歌,我与冬妮早也就熟,既然她认了我了,我也就认了她了。”

    “喝。”

    李轩一愣,真心实意的冲郑凯抱了下拳,“替我向你家老人问个好,往后我有了儿子,拾老人家牙慧,说不得也用这招。”

    “这招很好么?”冬妮倒不扭捏,反是好奇居多。

    “好谈不上,无招胜有招吧。”

    李轩歪头想想,一笑,“这是生废物儿子都不怕了,有英雄的母亲,就不怕没有英武的孙子。我不是抱孙不抱儿的人,有子必宠溺,原来怕宠坏了,有了老爷子这招儿,就让我儿子随便玩去,玩坏了找个冬妮一样的女英雄娶了,重担交给孙子就行了。”

    冬妮,郑凯,连带偷听的鲜于辅,闻声全绝倒。

    “这…这这也行?”

    当事人郑凯都晕了,真没想过自家爷似随意的一个决定,能得到仙帅的高度赞同,且要效仿。

    “这怎么不行?”

    李轩指着校场上齐整列队完毕,正在号鼓与旗帜的指引下,一列列齐装向看台迈步而来的学员队列,信心满满,“这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归根结底是那帮孙子的。如今坐在看台上的人,终究会被下面的少年人,一个不剩的替换干净的。”

    说着,满怀信心道,“有崭新的下一代,新世界自然会来。”

    “…起步,走。”

    一声嘹亮的口令响了起来,一排排整齐的队列,大步走来……

    ……

    全本欢迎您! t1706231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