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14章 大结局
    (感谢阅文集团,感谢各位读者。这几年时间里发生了很多,如果不是这本书,或许就不会有现在的我。不管怎样,各位再见。完结了!其实我想写好的,结果到最后写的这么多。其实还是这个样子。具体是什么也不想说了。有缘再见!)

    与新城不同。

    张正间其实已经把他的办公地点全部搬到了天庭之中了。

    新城其实也就是他的家了。

    而天庭却是他见文武百官的地方。

    当然这个见文武百官的地方。其实也就是一个统称。

    张正间在天庭里闭关了。

    距离观城之战。

    此时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多了。

    这一年里发生了不少的事情。

    神魔一族完蛋了。

    佛门也彻底的从中原之地退出了。竭力搞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现在中原的繁华地带。全部都是以青龙会为首的联军说的算。

    战侯和斩仙道人等一大批神魔一族高手。

    经过了这么多年的鏖战。死的死,废的废。

    天庭也彻底的被张正间纳入了囊中。

    王母战死。玉皇大帝被赶回来紫霄宫之中。

    张正间因为有传国玉玺的关系。顺天而应成为了天下共主。

    只不过这个天下共主,却有些空闲。

    张正间把军政大事全部都交给了吴起和墨子等人。

    选拔官员,以及订制制度什么的事情全部交给了他们。

    张正间一点权利都没有留。

    当然了。张戟是在一旁跟着吴起他们学习。

    因为张正间已经下达了命令。

    正式的立了太子。

    张戟此时也名正言顺的进行太子监国了。

    至于燕忘情也在处理完了龙族的事物之后。

    也正式入主了后宫之主的位置。

    至于玄门剑派和大荒龙族那里。

    就更好讲了。

    三方高层都不是傻子。

    打了这么久。什么事情在不明白了。

    明着的实力,和暗着的实力加在一起。

    他们两方也不一定有青龙会厉害。

    更不要说是张正间现在已经应天成为了天下共主。

    只不过可惜的是,神魔一族的余孽被带走了。

    秦林泉治好治好成为了废人退居二线。以及荒围的战死沙场……

    通天教主在域外混沌之中,摆下了诛仙剑阵逼退了以元始天尊为首的四大圣人。

    说起来。那一战也是够险的。

    要不是老子圣人关键的时刻出手帮忙。并且还从紫霄宫里带来了道祖鸿钧的命令。

    说白了就是。玉皇大帝重回紫霄宫内听令。

    神魔一族和妖族的残军,死的葬,活的带走好好的活。

    并且天庭之主的位置也不能一日无主。

    这个位置诸如元始天尊等人倒是想掺和一下。

    然而通天教主把深受重伤的张正间给救活之后,张正间直接掏出了自己的传国玉玺。

    并且,也不害怕元始天尊等人那喷火的眼睛。

    直接双手高举着传国玉玺。冲着天空之上高喊了起来。

    “吾张正间!即为天下之主!”

    一句直截了当的话。别的什么多余的也没有说。

    只不过这句直截了当的话。在说完之后,天下间的所有人都听到了。

    所有的人都听到了张正间的话。

    紧接着在星辰殿中的暗皇和曲无媚,已经所有的人皆是高兴的叫唤了起来。

    在张正间说完之后。当即天道就立有所感,天空七彩霞光缭绕,只听凭空响起仙乐,又有无数天花落下,一道硕大的功德金光从九天之外飞射而来。直接进入到了张正间的身体之中。

    不过张正间并没有当场成圣。

    因为他知道还差了一步。

    邀请天下间的所有人参加自己晋升为天下共主的宴会。

    一说摆下来宴会。

    张正间这些日子可是兴奋了好几天了。

    具体的礼仪由墨子主持。

    他最适合干这种事情了。

    至于张正间这些日子里。

    他正在处置一些善后事物。

    毕竟他起于诛仙之巅。

    自己发达了。诛仙之巅的人也不能抛弃啊。

    还有主神空间……这个倒是没有了。

    倒是张正间从其中推算出来了些许的天道之意。

    张正间明白。

    这其实就是各位圣人创造起来。用来打破天道规矩,增强自身的道具。

    只不过可惜了。本来赢面最大的元始天尊等人输了。

    通天教主赢了。

    不过通天教主虽然是说赢了。

    关键的时刻老子圣人带来的命令。

    倒是替通天教主解了围了。否则的话,再一次战败的结果通天教主又免不了了。

    至于张正间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也没有说什么。

    通天教主对他挺不错的。

    张正间决定了。大不了以后中原改朝换代的时候。就给他们人教一些地位。

    反正道家的思想自己也用。

    坐在天庭的后花园里。

    看着装修的不比新城差到哪里去的环境。

    张正间此时脸上的笑容也不知道是难受,还是快要成圣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不远处诸如鹿岛游等人,虽然说来了好几天了。

    不过依旧是快快乐乐的围着天庭的后花园闹腾。

    莫晨面无表情的坐在一旁。

    公孙伯圭此时看了流露出这种表情的张正间一眼说道:“你这是个什么表情?”

    张正间闻言笑了笑说道:“我不知道我是该高兴。还是该怎么样?总觉得心里面现在空落落的!”

    公孙伯圭闻言看了一眼面前的棋盘说道:“咱们俩人现在的距离是越来越大了。你这么说,就不怕我多想吗?”

    张正间笑着说道:“你多想什么。”

    公孙伯圭闻言笑了笑。然后指了指不远处坐在轮椅上一脸微笑之意的战溪姿说道:“我倒是好奇了。你怎么留着她?我记得你下达了绝杀命令了!”

    张正间闻言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她失忆了。”

    公孙伯圭闻言不由的笑出了声来说道:“失忆不是主要的。主要的还是你不想杀她!”

    张正间沉默了起来。

    过了一会。张正间看了一眼棋盘直接伸手在棋盘上一扫就说道:“什么破棋不玩了!”

    公孙伯圭笑了笑说道:“输了!”

    此时的张正间走到了,一脸微笑看着鹿岛游等人大笑的战溪姿的身旁说道:“怎么样了?”

    “你来了。”战溪姿笑着说道。

    张正间伸出手摸了摸战溪姿的脸沉默了一会。

    战溪姿的脸上也闪过了害羞之意。不由的伸出手把他的手拨开说道:“陛下。您能不能不要这样做……”

    张正间闻言深吸了一口气什么也没有说。

    只能讪笑着冲着不远处的白木里香和三乡雫俩人笑。

    过了一会。

    一身皇后服饰的燕忘情,和一身黑色龙袍的张戟走了进来。

    在他们俩人的身后,是暗皇和曲无媚俩人。

    以及琉璃和一秀等。

    战溪姿见状笑着说道:“妾身见过皇后娘娘。太子殿下!”

    燕忘情和张戟俩人都沉默了起来。

    过了一会之后。

    战溪姿有些疑惑的冲着张正间说道:“陛下怎么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自己和燕忘情等人打招呼的时候。

    燕忘情等人都是一副想生气,不过又生不出来的样子。

    张正间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只见燕忘情恭敬的说道:“陛下!该走了!”

    张正间闻言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战溪姿。

    战溪姿眼睛里此时充满了崇敬之色。

    张正间曾几何时就喜欢战溪姿的这种眼神。

    只不过现在……

    张正间此时沉默了一会。随即冲着张戟说道:“推轮椅。”

    张戟闻言看了张正间好久。紧接着恭敬的低下了头说道:“是!”

    战溪姿此时连忙说道:“不用了我……”

    “这是命令!”

    张正间头也不回的说道。

    战溪姿闻言张了张嘴。到最后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容说道:“妾身明白了。”

    此时的天庭人很少。

    只有玄门剑派和大荒龙族的高手来了。

    佛门等其它势力可没有这个种敢来。

    正确的说他们想来。

    不过张正间懒得看他们。命令军队把边境给围住了。

    此时的吴起从头至尾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消失过。

    他成功了。他做到了他当初发过的誓言。

    每次想到这里吴起就能激动的伸出手擦着眼泪。

    墨子同样是激动的擦着眼泪。

    当然他们俩人这个样子。倒是惹得华明阳在一旁大笑。

    然后吴起和墨子俩人就会立即擦干眼泪。不过看样子还是能哭出来。

    此时鼓声响起。

    诸如华明阳等人,甚至是公孙伯圭和什么都不明白的战溪姿都低下了自己的头。

    张正间站在高台之上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举起了手中的传国玉玺。

    “我张正间!即为天下共主!”

    此时的吴起用一种兴奋的眼神看着张正间。高声喊道:“见过陛下!”

    “见过陛下!”

    这时的张正间才是盛名最响亮的时候。

    也是他人生之中的巅峰。

    只见从天空之上降下了一道更加大的功德之力,加持到了张正间的身上。

    过了一会。诸如公孙伯圭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摆子。

    然后再次望去。

    只见张正间面带泪水的看着他们笑着说道:“我成了!”

    吴起、燕忘情、华明阳、战溪姿,或者是公孙伯圭铁樵木、以及荒和这样的铁人,都是一副崇敬的神色看着高台之上的张正间。

    此时此刻正在打麻将的白雪冰柱等人皆是下意识的朝着天空望去。

    不知火舞打了个哈欠。然后毫不在意的挥了挥手说道:“继续!不用管他!”

    藤堂香橙笑了笑说道:“好啊!”

    这时一旁侍候坐在king的吧台前的张松不由的抬起头来朝着天空望去。

    对面的king不由的笑着说道:“张松公子看什么呢?”

    说完就递过去了一杯酒。

    张松闻言双手接过了那一杯酒看着天空说道:“贫道在看父皇!”

    king闻言不由的伸出头仔细的看着晴朗的天空。然后好奇的说道:“什么都没有啊!”

    只见张松默默的喝了一口酒说道:“父皇成了。”

    king疑惑的说道:“成什么了?”

    张松面带崇敬的说道:“圣人!”

    一旁打麻将的几人,虽然说是在打麻将。不过耳朵可是竖了起来。

    听到了张松的话。

    山中井野率先说道:“真的假的!正间他真的成圣了!”

    张松闻言无奈的说道:“山中小姐。贫道什么时候骗过您呢?”

    这时蔺苏杭推门走了进来恭敬的说道:“弟子见过诸位长辈了。”

    张松见状率先疑惑的说道:“蔺师兄怎么了?”

    蔺苏杭朝着手说道:“跟爷爷奶奶他们打扑克输光钱了。有钱没有。借我一点。”

    张松闻言不由的愣住了一下说道:“你输多少?”

    “我这个月的供奉全部输光了。”蔺苏杭摊了摊手说道。

    没办法。为了哄家里面的老人开心啊。

    昨天判越已经把钱输光了。他是不会打牌。输点钱正常。

    而自己是会打牌,不过只能装作不会。

    白莫愁压根就不会打牌。他现在也用不着在留什么供奉了。

    虽然说每个月张正间还是会给他发零花钱。不过那些零花钱白莫愁全部充了公。

    反正他也不用了。

    蔺苏杭没有办法。只能跑过来借点钱。

    张松闻言有些为难的看着一旁的诸位师娘。

    他平常兜里压根就不用带钱。

    有谁听说过张正间的儿子,平常出门的时候还带钱的。

    有什么东西他发个话就行了。

    只见白雪冰柱闻言非常有大房太太的姿态手一挥就出现了一个荷包说道:“拿去!不够在来要!”

    蔺苏杭拿起了荷包恭敬的说道:“弟子告退。”

    说完他就离开了。

    一旁的不知火舞见状完全就是下意识的开口讥讽说道:“冰柱啊!我怎么觉得,你这个姿势。好像搞得你是皇后娘娘似的。”

    白雪冰柱闻言不由的皱起了眉头说道:“我现在可是怀孕之人。你可不要气我啊!”

    一旁的张松见到不知火舞一副不服气的样子。连忙站起身来说道:“见过父皇!”

    不知火舞颇为不满的说道:“你这招昨天你蔺师兄已经用过了。”

    然而这时张正间的声音响了起来说道:“用什么了?”

    不知火舞闻言就跟会变脸一样的娇滴滴的走了过去。非常自觉的拉住了张正间的胳膊娇声说道:“陛下。您回来了。”

    张正间闻言一脸恶心的表情说道:“能不能不要这样。我不习惯。”

    倒是藤堂香橙好奇的围绕着张正间转圈说道:“我怎么觉得你没有什么大变化啊!”

    张正间闻言不由的笑出声来说道:“有变化就是没有变化。没有变化就是有变化了!”

    白雪冰柱等人闻言深深的望着张正间点了点头什么也没有说。

    一旁的张松站在张正间身旁。也没有说些什么。

    喝茶的喝茶,看书的看书。打麻将的打麻将。吵架的吵架。偷懒的偷懒。实现自己理想的人,继续为之努力奋斗。

    一切如初。

    aa2705221

    全本欢迎您! t1706231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