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千五百六十二章 蛮横师姐
一本读|WwんW.『yb→du→.co
    很显然,千重想分析气机牵引,肯定有别的目的,可她说的话一点都不让人反感。

    冯君已经买弄过演天镜了,这次是否卖弄都无关紧要,甚至他取出那一团气机的时候,心里都有点懊悔:早知道是这样,当初似乎都没必要暴露演天镜。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咪咪阅读app】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可是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他又不可能让颐玦陪着自己去灵木道冒险,情节自然就这么延伸开来,不过他还是不忘强调一句,“实在抱歉,这气机不能离开我,您就这么看一下吧。”

    感受到那一团气机,千重非常迅速地打出一串手诀,“你这也真是……随便就拿出来了。”

    观察了一阵气机之后,她出声发问,“也是……那位前辈的?”

    冯君也没有以为对方会认不出来,他很干脆点点头,“是的。”

    “看来你师门的这位长辈,对你很照顾啊,”千重感叹一句,又羡慕地看他一眼,“收起来吧,有这气机牵引,只要你撞不到合体期,应该能顺利离开灵木道。”

    冯君闻言,却是有点意外,“合体期大能就可以拦得住我?”

    你这是怎么说话呢?听到这话的三人齐齐陷入了沉默中——什么叫“合体期就可以”?

    千重最快反应了过来,很无语地看他一眼,“你这位长辈……是合体期之上?”

    “这个……应该是吧,”在冯君心目中,阴魂大佬起码是分神期——也许是合体期,但就算这样的大佬,也是怕守护者怕得要死,那么守护者应该最起码是合体期。

    事实上,守护者曾经跟他说过,异位面哪怕过来一个合体期,也会分分钟领盒饭,考虑到守护者现在并不是处在最佳状态,居然还敢这么说,那就说明它的修为肯定不止合体期。

    有鉴于这两点理由,冯君认为自己的猜测应该是准确的。

    “真是……福缘深厚啊,”千重怔了一怔,忍不住感叹,区区的金丹期,居然能得到合体期之上的关注,而且为他出手还不止一次——那位前辈是你的直系老祖吧?

    如果我在金丹之时,也能得到这样的关注——起码是资源倾斜,没准姚家真的能出世了。

    她并不知道合体期之上的存在,可以大能到什么样的程度,所以也无从鉴定冯君答案的真伪,不过她还是忍不住问一句,“你家的长辈,你居然不知道修为?”

    冯君幽幽地回答,“主要是我不敢问,其他人也不跟我说这个。”

    “这个倒是正常,”千重点点头,她非常理解这种心情,换位思考一下就明白了,若她是合体之上,也不会容忍一个小金丹问东问西——再宠爱的后代都不可能。

    修者的层面到了某个阶位,自然要维护这个阶位的体面。

    所以她表示,“气机你可以收起来了,去掳掠那个寒枫吧,尽量隐秘一点。”

    想隐秘还真的不容易,寒枫白天可能会四处走动,这种事不太好白天动手,可是到了傍晚,他就会回到灵木道弟子扎堆的地方。

    冯君并不在意这些,或者说在意也没有用,反正他只能在外面蹲守,没有其他选择。

    不过他的运气还算不错,蹲守到第二天傍晚的时候,已经进了聚居地的寒枫,居然又出来了——有外来的修者约他到镇子外面喝酒。

    对于宗门修者来说,这种事情并不少见,外来修者想要在宗门的地盘上站稳脚跟,交好一些宗门修者是必然的选择,寒枫现在的行情已经远不如以前了,但他终究是灵木道弟子。

    喝酒的地方,就是外来修者的行在里,他们还商量了一些别的什么事,颐玦和千峰都感应到了,但是没有跟冯君说——估计也不是什么要紧事。

    寒枫再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午夜了,他谢绝了对方的相送,醉醺醺地回镇子。

    他可以飞回去,但是以他现在的行情,这么做有点张扬了,而且……酒驾真的不安全。

    不过他走得也很快,时不时还用一下瞬闪。

    然而,就在他路过一块阴暗地段,即将进入镇子的时候,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出手的不是颐玦,而是千重,她迅疾地一伸手,寒枫在一片暗影中瞬间消失。

    那种感觉有点像剪辑过的视频,上一帧人还在,下一帧就没了,比川剧的变脸还夸张。

    然后她看一眼颐玦,沉声发话,“机会难得,这个时候出手最合适。”

    颐玦愣了一愣,然后回答,“一点灵气波动都没有……我目前做不到这一点。”

    这不是她认输了,恰恰相反,这证明她的骄傲是发自内心的——她能坦然承认技不如人,但也仅仅是“目前”而已。

    千重指一指脚下昏迷的寒枫,“谁来搜魂?”

    “我来,”颐玦毫不犹豫地回答,她并不觉得自己是在打下手,因为她非常清楚,冯君不擅长搜魂,至于说让残生真仙搜魂?她还真有点信不过。

    搜魂的结果,会决定冯君未来的行动顺利与否,她不想让两个不太熟的人左右他的命运。

    千重和残生都没有发出异议,于是搜魂的人选就确定了。

    搜魂用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这里最大的难题是,毕生的记忆在很短的时间内输出,会对施术者的识海造成极大的冲击,至于说领悟和整理,则是要花费更多的时间。

    不过颐玦的神念太强了,消化一个金丹四层的记忆,也只用了十来分钟。

    然后她又整理了半个小时,将消息拓印在黑曜石里,交给了冯君。

    她给出的信息非常有规律——都是她根据修者思维习惯整理的,接收起来应该很快。

    然而,冯君接收过她整理的人族联邦信息,打心眼里有些发憷,而事实也证明,他的发憷是有道理的,十几块黑曜石又搞得他头痛欲裂。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x81z/

    就在他努力消化的时候,天色已经亮了,颐玦有点着急,“神识还是差一点啊。”

    千重对这话无动于衷,因为她早已经忘了,这种修为的时候神识该有多强,但是残生真仙多少还记得点,所以他有些看不下去,“颐玦仙子,他才金丹五层,不能跟你比的。”

    “我不是让他跟我比,”颐玦有点焦虑,“而是寒菱可能很快找过来……寒枫昨天没回。”

    残生真仙愣了一愣,才出声发问,“他们师兄弟关系这么好吗?”

    “寒菱是师姐,”颐玦苦恼地皱一皱眉,无奈地回答,“他们的关系……真的不错。”

    其实通过搜魂,她已经知道寒枫和寒菱的关系了——师姐和师弟之间有超出普通师兄弟的感情,还有负距离的交流。

    这种情况下,寒枫夜不归宿,寒菱一大早追过来的几率不小。

    “应该不至于,”残生真仙摇摇头,他终究也是年轻过的,姚家虽然不出世,但是年轻修者间的那点事,谁不清楚呢?“只要不是正式的道侣,谁能约束了谁?”

    “无非是年轻人闲得无聊找点乐子,谁要当回事,那就是他自己输了。”

    “这样啊,”颐玦还真不懂这些,不过她还是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我觉得先转移吧。”

    “我说了,有把握不被对方发现,”千重有点不高兴,你这是不把我姚家当回事吗?

    不过下一刻,她还是叹口气,“后退五十里。”噺⒏⑴祌文全文最快んττρs:/м.χ八㈠zщ.còм/

    事实证明,颐玦还真的是没经验,直到下午的时候,寒菱才来到了郊外,打听自己的师弟去了哪里。

    这个时候,冯君才勉强消化了脑子里的信息,容貌也变成了寒枫的模样,不过他依旧没有出面,而是继续熟悉自身所扮演的角色——这毕竟是他第一次冒名顶替,业务不是很熟练。

    直到傍晚他才出现,不多时,寒菱就赶了过来,一脸的寒霜,“你去哪儿了?”

    “我找人商谈一些业务,”冯君硬着头皮回答,还偏偏要做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对于第一次冒名顶替的他来说,这难度实在有点高,不过他必须坚持。

    他的声音有些忧郁——反正不能用正常声音,以免被对方发现不妥,“我也是为咱们的修炼资源着想,要尽快敲定一些……肯买师父和师伯账的人,越来越少了。”

    “他们已经陨落了,逝者已矣,生者还要继续,”寒菱的话语冷冰冰的,不过她是真的关心师弟,“我不是跟你说了吗?非常时期,晚上一定要回同门聚集地吗?”

    “我知道,不就是怕姓冯的来袭吗?”冯君说出这话的时候,感觉有点怪异,此前他从没有尝试过自己骂自己,“可是我有点奇怪,咱们的聚集地,能挡得住冯君吗?”

    “当然挡得住,”寒菱毫不犹豫地回答,“只要他敢来,咱们只需要坚持住十息,自然有人来对付他……只是十息而已。”

    “你疯了,”冯君毫不犹豫地回答,“他来肯定要带着颐玦的吧?也许还有灵植道的高手,咱们扛得住十息吗?”

    若干里外,颐玦看着这么一幕,嘴角微微上翘。

    “不管怎么说,你必须跟我回去,”寒菱放出了气势,“若不回去,别怪师姐不客气!”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