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百九十六章 再见孤峰(求月票)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两天后,也就是星期五的上午九点,南屋书馆的办公室里,宁志恒和何思明正相对而坐。

    这还是宁志恒回到上海之后,第一次与何思明取得联系,之前何志明跟随佐川太郎一起,陪同王填海去了华北,一直负责王填海和华北方面的联络事宜。

    原本王填海去华北一行,本来应该用影佐机关的特务人员陪同保护,可是影佐机关隶属于华中派遣军,和华北方面军的情报机关特高课颇有嫌隙,这样一来他们在华北很受抵制,做起事来很不方便。

    因为华北是日本在华特高课的总部所在,总课长土原敬二就一直驻守在华北,所以华北地区的情报工作基本都是由特高课来完成的。

    于是影佐裕树特意找到上海特高课的课长佐川太郎,请他出面一起陪同王填海前往华北,并进行协调联络的工作,佐川太郎欣然同意,所以佐川太郎就带着部分人员加入了王填海的访问团队,何思明作为佐川太郎的联络官,当然一起随行。

    华北之行进行到了尾声,原本还应该有几天行程安排,可王填海因为动乱一事紧急赶回上海,随行人员有很多没有来得及跟随,就耽误了两天,等何思明回到上海,这才知道宁志恒已经回沪,这就赶紧前来报到。

    何思明有些奇怪地问道:“您不是说,这一次重庆之行耗费时日不短嘛,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是啊,我也没想到会这么快,只是托你的福,我这次的工作非常的顺利,提前完成了任务,又恰好出现了王汉民投敌的情况,局势危急,这才赶了回来。”

    何思明一愣:“托我的福?”

    宁志恒哈哈一笑,也没有卖关子,直接将这一次的重庆之行,大概向何思明做了介绍。

    当何思明知道自己当初为宁志恒提供的那几个日本间谍,为宁志恒的工作提供了极大的帮助,这里面还有自己的一份功劳的时候,也是非常的高兴,笑着说道:“还是您有耐心,布局这么久才动手,总算是结局圆满。”

    说完,他犹豫了一下,轻声问道:“这一次的上海动乱又到底是怎么回事?影响可是太大了,华北特高课总部特意要求佐川太郎查询真实原因,这是不是您的杰作?”

    宁志恒闻言不禁有些诧异,上海发生动乱和远在华北的特高课总部有什么联系?

    他随即点头说道:“确实是我安排的,最初的打算想给他们一个教训,把水搅浑,只是没想到效果出奇的好。”

    接下来宁志恒的事情的前因后果,具体情况都告诉给了何思明,然后问道:“这些事情跟华北特高课总部有什么关系?土原敬二的好奇心未免太重了!”

    何思明点头说道:“这么说,影佐机关的报告倒是没有说谎。”

    接着他脸色一正,接着汇报道:“事情是这样的,我们之前在华北陪同王填海的时候,接到大本营的通知,命令伪政府,南京维新政府还有华北临时政府三方尽快合流,并要进行一次三方会谈。

    王填海和华北方面沟通,想要在上海或者南京召开这次三方会谈,可是华北方面军坚决不同意,他们认为会议的地点应该选在华北地区,双方为此争执不下,都想掌握主动权。

    后来王填海紧急离开,这件事情就暂时搁置了,不过很快会谈的工作就要开始,会议地点的选择必须要尽快定下来,华北方面以上海的治安崩坏,伪政府的能力无法保证参与会议人员的安全为由,再次提出把地点定在华北方面军的势力范围。

    命令上海特高课查出原因,估计是要找出一个实证,为争取这个会议地点做些工作!”

    原来是这样!宁志恒对当前的时局了解的非常透彻,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干系。

    目前这三方汉奸政府,都各自心怀鬼胎,有自己的打算,王填海和梁安宏还算好些,毕竟都是华中派遣军扶植起来的傀儡,双方合流已成定局,且梁安宏愿意低头服从王填海的领导。

    但是华北临时政府的首脑王叔鲁可没有打算屈尊王填海之下,他在华北方面军的支持下,一直表现的比较强硬,这一次被迫听从日本大本营方面的命令,强令双方合并。

    可是这里面可就涉及到了各个方面的利益,大家都想争取主动,在会谈中夺取更大的份额,这样,谁来当这个东道主,无形中就代表着这一方就占据着主导地位。

    所以华北方面军就要寻找各种借口和有力的证据,尽力来争取这个会谈的主办权。

    这一次的动乱就是一个很好的借口,于是华北方面军命令特高课总课长土原敬二查明真实情况,最后这个任务,自然就交到了佐川太郎这里。

    宁志恒一下子来了兴趣,沉声问道:“这么说华北方面态度很坚决了?”

    何思明点头说道:“确实如此,这一次的会谈中,他们志在必得,不肯有半点妥协,我估计王填海最后还是会让步。”

    “知道他们选择的具体会议地点在哪里吗?”

    “我听佐川太郎说,华北方面最初的选择是在北平,但是后来又推翻了,他提到了青岛,我想青岛的可能性比较大,因为我和佐川太郎最后两天,专门飞去了一趟青岛,拜见土原敬二!”

    “土原敬二在青岛?”

    “对,但是具体有什么事情我不知道,他和佐川太郎谈了一个小时,佐川太郎就退了出来,然后在和我谈话时提到在青岛召开会议的可能性,之后我们就乘专机回上海。”

    果然是这样!华北方面军并没有选择北平和天津这样的大都市,而是选择了青岛这个海滨城市,其实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个时期的青岛是目前北方建设的最好的大都市了,城市风貌非常不错,人口密集,商业繁华,为世人皆知。

    更重要的是,青岛的驻军力量强大,拥有一定数量的陆军和海军,而且一直以来就有大量的日本移民居住,全面开战之后,日本在青岛更是大量移民,竭力扩张经济势力,所以这里也是日本人盘踞的重点城市。

    当然还有一个有利的条件,那就是青岛的交通便利,有机场和港口,位置也正好居中,无论是去北平还是南京,或者还是上海,都非常的便利,看来华北方面军是用了心思的。

    宁志恒点了点头,他略微思索了一下,不过青岛的城市建设比较发达,能够有资格召开三方会议的高级建筑有很多,看来还需要继续确定一下,才能汇报给总部。

    他对何思明说道:“三方会谈的干系重大,一旦合流成功,伪政府就拥有了相当的地位和影响力,局总部很重视这件事情,电令我们尽快查明三方会议举办的时间和具体位置,他们要阻止会议的进行,你在近期内要多关注这方面的消息,尽早汇报给我。”

    “是!”何思明点头领命。

    他现在的身份不同,可以接触到不同的情报,搜集情报的能力远远超出之前,做这些事情几乎没有什么难度。

    因为两个人的见面时间不能太长,又简单的说了几句,就各自离开。

    与此同时,在七十六号特工总部办公楼里,一间办公室里响起了敲门之声。

    “进来!”三处处长张敬尧没有抬头,随意喊了一声。

    只见骆兴朝笑呵呵的推门而进,他手里拿着茶杯,脚步随意而轻慢,好像是漫不经心的前来串门一般。

    嘴里打着哈哈,脸上笑意满满的说道:“老张,忙什么呢?我这里闲着无聊,过来找你聊会儿天,不打扰吧?哈哈!”

    张敬尧一见是骆兴朝,顿时心头咯噔一声,脸色微微一变,但马上就恢复正常,连忙起身迎了上来,请骆兴朝在沙发上坐下,笑着回应道:“骆处长大驾光临,蓬荜生辉呀,平常请你都请不到,何谈打扰二字,来,快请坐!”

    骆兴朝微微欠身,将茶杯放在客桌上,连声说道:“老张,太生分了,太生分了,你比我大了不少,以后就叫我老弟,或者兴朝,哈哈!”

    骆兴朝一进门就表现的亲近而随意,迅速拉近和张敬尧之间的距离,这样的态度反而让张敬尧心中更加不安。

    他当然清楚骆兴朝的身份,更知道他一直在追查给王汉民下毒的那件案子,就在这几天里,已经把很多七十六号的人员叫去一一当面谈话,哪怕就是吴世财这样的高层也没有例外,任谁也不敢拒绝他的调查。

    自己之前和他几乎没有什么来往,更谈不上交情一说,今天突然登门拜访,又摆出这么一副姿态,不用说,今天就是对自己的甄别谈话了。

    想到这里,张敬尧不禁心中忐忑难安,他知道,别看眼前这个年轻人满脸和悦之色,可绝对不是什么良善的角色,只要自己一句话应对失当,对方马上就会翻脸不认人,可不会有半点留情!t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