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六十五章 大结局
    “不错。”肖凝狠狠皱眉,瞪着甄绍堂,没想到他竟然走进了归煞门,一边应了他一话一边看向苗云绾,似乎她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看来是计划失败了。

    “其实本庄主也很要你的命,不过眼下时局不允许,这些东西只有你能打开呢。”甄绍堂一脸可惜的说着,猛的看向苗云绾:“将东西给她,让她打开盒子。”

    竟然是命令式的语气,眸底带着无尽的杀气。

    让苗云绾一僵,也冷冷抬头看甄绍堂:“甄庄主弄错了吧,这里是归煞门,不是你的第一山庄,本掌门也不会听从你的命令。”

    “好好好!”甄绍堂一连说了三个好字,一边拍了拍手:“有骨气。”

    一边又看向肖凝:“你们二人的脾气还有些像哦,本庄主心情好,不与你们计较,不过,你们看看这个。”

    边说边将手中的东西扔到了两人的面前,都是女子的饰品,却让两人大吃一惊。

    肖凝猛的拾起玉镯,冷冷瞪向甄绍堂:“奶娘在哪里?你竟然又打奶娘的主意,该死。”

    “甄某是该死啊,不过你舍得吗?”甄绍堂冷冷笑着:“奶娘对你可比亲生母亲还好哦。”

    眸底寒意骤增,肖凝的脸色更是清冷的可怕,捏着玉镯的手微微用力,然后冷声说道:“你想要这些,给你。”

    “不仅是这些,还有你们两个。”甄绍堂好整以暇的坐在那里,根本不将肖凝的怒意放在眼里,他现在可是抓到了肖凝的软肋,包括苗云绾的。

    此时苗云绾也捏着自己母亲的饰物,狠狠咬牙,她之所以这般,就是为了自己的母亲。

    眼下自己的母亲竟然被甄绍堂控制了,当然懊恼,却又不敢轻举妄动。

    “肖凝,天下第一美人吧,正好做本庄主的夫人,苗云绾也是天姿国色呢,本庄主不介意三妻四妾。”甄绍堂无比猖狂的说着。

    “做你的春秋大梦。”肖凝冷哼一声:“你不怕死在我的枕边,大可以试试。”

    “本庄主倒想领教领教,不过,现在,你先开了这几个盒子。”甄绍堂的笑意极深,再次命令道,现在一切都在他的撑握之中,要两个女人,还不是小事一桩,这肖凝生的貌美,还是文家堡的家主,他打上她的主意,也属正常了。

    肖凝顿了一下,低头看面前的龙牌和白玉盒子。

    而苗云绾也僵了一下,深深看着肖凝,咬了咬牙:“我来,你保住我母亲的命。”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苗云绾知道自己斗不过甄绍堂的,肖凝却不一定,因为肖凝比自己更狠更毒更阴险更有手段,也更有势力。

    她这归煞门已经被团团围了,随时都会被踏平,所以她只能依靠肖凝了。

    听到苗云绾的话,甄绍堂愣了一下,连肖凝都有些僵,半张着嘴:“你,你……”

    “我当然知道,我父兄一直都在研究这几个盒子和龙牌呢。”苗云绾说着,从怀中取出掌门信物,第四块凤匙,又看肖凝:“肖姑娘请退后,记住,保我母亲的性命。”

    一边说一边依次将四个白玉盒子摆好,两两相临,又将四块凤匙按在了白玉盒子的中心处,那里没有凹槽,却是凤匙一落上去,便与白玉盒子完美的结合成一体,四块凤匙全部落进去之后,四块白玉盒子同时发出“卡擦”声,白玉盒子竟然展开来,两两相临,成了一块方形的玉盒。

    “苗云绾!”肖凝有些惊呆,没想到苗云绾的动作如此娴熟,更是从容至极。

    苗云绾已经握了龙牌在手中,对着肖凝淡淡一笑:“其实我这一生没佩服过什么人,却很佩服肖姑娘。”

    一边说一边将龙牌按到了方形玉盒的中央,面上还带着着。

    龙牌一落在方形玉盒之上,便有无数支箭羽密集的向四面八方射出来,箭羽只有手指长短,却多如牛毛,速度极快,离的近一些,必会被射成刺猬的。

    而上一秒还笑着看肖凝的苗云绾此时已经倒地不起,浑身上下,包括脸和脖子全是密密麻麻的箭羽……

    让人无法直视,真的是惨不忍睹。

    肖凝抬手捂着自己的嘴,忍着不喊出来,她早就知道打开白玉盒子的人必死无疑,没想到会死的这么惨。

    这样的速度和密集程度,就是神仙也躲避不及吧。

    甄绍堂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也瞪着地上刺猬一样的苗云绾,半晌才抬手看向肖凝:“到底怎么回事?”

    他也没想到这个白玉盒子开启之后会有这么多的暗箭,还射中了开启之人,天下人一直都传说只有天命凤女才能开启,可是苗云绾竟然也能开启。

    肖凝闭了闭眸子,有些不忍心,其实苗云绾没变,还是那个好爽快意的女子。

    今天她不死,就是肖凝死。

    可以说,是苗云绾救了自己一命。

    想到这里,肖凝猛的抬头看向甄绍堂,眸底是深深的恨意,夹着杀气。

    “凝丫头。”突然西门飘雪飞身进来,一手搂了肖凝,另一只手举剑刺向甄绍堂。

    甄绍堂后退数步,避开这一剑,然后站正身体瞪着西门飘雪:“你来的正好,一起死吧。”

    西门飘雪淡淡挑眉,然后低头在肖凝的耳边低语了一阵,就看到肖凝脸上的表情柔和了几分,眸底还有淡淡的笑意,一边从西门飘雪的怀中退了出来,很乖顺的站到了角落里。

    看到肖凝这样的变化,甄绍堂愣了一下,觉得哪里不对劲。

    心下一乱,西门飘雪刺来的剑就躲闪的慢了一些,险些被一剑刺中,甄绍堂只能集中精力对上西门飘雪。

    肖凝站在一旁,也有些紧张的盯着西门飘雪,这个甄绍堂的身手也是高深莫则,她领教过的。

    “小主人。”南月明宇这时也走了进来:“归煞门已经被周晋拿下了,我们先去看看奶娘,还有一个人,看看怎么处置。”

    又看了一眼打斗中的甄绍堂和西门飘雪,肖凝犹豫了一下,才与南月明宇转身出去,而听到看看奶娘几个字,甄绍堂就觉得一阵气血上涌,奶娘可是在他的第一山庄,看来,他的第一山庄也没能守住,所以刺向西门飘雪的剑就快了几分。

    他知道,定是肖凝在这里与自己纠缠的时候,西门飘雪派人去攻下了第一山庄,没了第一山庄他的一切就都没有了。

    一时间还有些无法接受,他计划了这么多年,做了那么多……

    没想到还是毁于一旦了。

    而且是毁在了西门飘雪和肖凝的手里,这让他相当的不甘心,明明每一次交手,他都是胜利一方,这一次却败的彻底。

    他明明将一切都安排周密了,却还是栽了。

    越想越觉得不甘心,手中的剑击出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眸底都染上了红色,大有与西门飘雪同归于尽的架势,他得不到天下,也不能让自己的敌人得到。

    宁默和周晋在清理着归煞门,看到走出来的肖凝,宁默僵了一下,却没有犹豫的上前:“肖凝,我在这里,你不是要报仇吗?”

    他就是要送死,死在肖凝手里也甘愿。

    “你……”肖凝没想到宁默会在这里,僵了一下,猛的抽出腰间的长剑指向他:“既然你来送死,我当然要成全你。”

    “小美人,你们肖家要出尔反尔吗?”周晋有些无奈,刚刚没能拦住宁默,他有些懊恼,一边咬牙切齿的说着。

    “不要扯上我们肖家,是我肖凝要杀他。”肖凝冷冷说着,虽然肖展清夫妇不是宁默杀的,却也是因为宁默才死的。

    所以她恨透了宁默,恨不得杀了他。

    宁默也不动,就任肖凝的剑指着他,一边闭了眸子,他知道肖凝恨死自己了。

    周晋急,急得直跺脚:“宁默,你这样,让我如何向师傅交待?”

    说话间,甄绍堂和西门飘雪一前一后飞身出来,看样子甄绍堂不是西门飘雪的对手,想要逃跑,只是他看到肖凝和宁默的情形后,面色一冷,眸底闪过一抹笑意,快速退到了肖凝的身侧,反手一剑就刺向了肖凝。

    他要挟持肖凝做人质,这样,他还能扳回一局。

    “肖凝,小心。”周晋看的真切,大喝一声一边上前,而甄绍堂的剑已经刺了过来,肖凝握剑的手僵了一下,反手去挡甄绍堂,却有些晚了,站在她对面的宁默反映更快一拍,快速上前,挡在了肖凝的身前。

    “啊!”宁默闷哼一声,甄绍堂的长剑刺进了宁默的后心,一剑惯穿而过。

    与此同时,西门飘雪的剑也刺中了甄绍堂。

    “宁默……”肖凝低喊一声,宁默是搂着肖凝的,惯穿了宁默身体的剑也刺痛肖凝的皮肤,已经有血滴了下来,却没有什么危险。

    宁默动作僵硬的搂着肖凝,微微用力,想用尽最后的力气好好搂着他一般,一边笑了笑:“只有这种时候,我才能……这样搂着你!”

    一边说,一边扯着嘴角,想笑,他此刻真的觉得自己是幸福的,能这样搂着肖凝,还能感觉到她对自己的担心,这样真好,一切都是值得的。

    可是宁默一笑,就吐出一大口血来,搂着肖凝的手也松了几分。

    西门飘雪站在一旁,握了手中的剑,没有上前,只是静静的看着。

    周晋更是定格在那里,他怎么也没想到宁默会这样死去,最后还是为了肖凝死去的……

    一切都恢复平静后,肖凝拿出白玉盒子里的地图,与西门飘雪按照地图上的指示向龙脉所在之处进发。

    在叶寒天的精心照料下,肖凝的身体也恢复了许多,体内的寒毒已经清除干净了。

    “这里有九条龙脉,哪个是真?哪个是假?”肖凝瞪着山中的龙脉,咬着牙:“这东西骗人的吧。”

    “我们需要找到真龙脉,护住了就好。”西门飘雪笑了笑,他的大军已经打进了四国,现在要做的就是护住龙脉,按照白雪的说法,护住了龙脉,就能天下太平。

    走着走着,肖凝却狠狠皱了一下眉头,捂着心口:“这里地势太高了,我有高原反映!”

    西门飘雪僵了一下,这里根本就是一个小山坡,哪能有什么高原反映?心中一喜,突然想到了什么,搂了肖凝的肩膀:“丫头,你有喜了!这些日子没白努力!”

    肖凝俏脸一红,推了西门飘雪一把:“赶紧找龙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