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9章 带节奏
    范浪的教鞭,又黑,又粗,又长,又硬,上面还遍布尖锐凸起。

    把这玩意说成狼牙棒,一点也不为过。

    有的人都看傻了,这是什么情况?第一堂课就要跟学生动手?

    这根狼牙棒看着可真够吓人的啊!

    尤其是那名挑衅范浪的男学生,之前的嚣张表情已经不复存在,多了几分心虚,眼神闪闪烁烁。

    “就、就算你是导师,也不能乱来的,给学生乱用私刑,你会收到教务处的惩罚!”男学生外强中干道。

    “别废话,给我过来!我之前已经给了你机会,现在你没机会了!”范浪当场动手,伸手凌空一抓,半空中凝聚出一只巨大的龙爪,将那名男学生一把抓住,带到了窗口前。

    “你不能这样!快放开我!我可是副院长的远亲!”男学生剧烈挣扎,却未能挣脱龙爪的钳制。

    连副院长都搬了出来,可见他是真的怕了。

    肥水不流外人田,在炎龙学院上课,谁能没点裙带关系?

    这个可吓唬不住范浪。

    别说副院长的远亲,就是天纵丹圣的远亲也没用。

    “你挑衅导师,目无尊长,该打!”

    范浪厉喝一声,挥舞手中的教鞭,或者说挥舞手中的狼牙棒,照着男学生毫不留情的抽了过去。

    啪!

    那叫一个清脆。

    紧接着就听男学生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声,叫的那叫一个惨烈。

    “啊!!!我的肩膀!!!”男学生惨叫道。

    这只是一个开头而已。

    范浪紧接着连抽数下,每一下都力大势沉,仿佛是在审讯逼供,把男学生打得嗷嗷直叫,眼泪都飚出来了。

    别说当事人,就是旁人听着喊声都觉得隐隐作痛。

    那些学生一个个勃然变色,像是这种说动手就动手的导师,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未免也太凶残了。

    上这种暴力狂的课,那还能好?

    一时间人人自危。

    至于那些导师们,则有不同的感受,一个个大皱眉头,有人甚至动了上前制止的心,碍于范浪的特殊身份,这才没有贸然行事。

    范浪是院长的记名弟子,这个身份很不一般!

    在导师之中,受到触动最大的当属高并济。

    那名故意找茬的男学生,其实是他暗中授意的,还给予了男学生一些好处。

    高并济本以为能利用这名男学生给范浪找一些麻烦,让范浪难以下台,毕竟新导师总会有些顾忌,不善于应付各种状况。

    没想到范浪会用这种暴力的方式处理问题,一言不合,直接动手!

    虽然炎龙学院内有明文规定,导师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付诸武力惩罚学生,但很少有人这么直接,这么暴力,连狼牙棒都掏了出来。

    “这家伙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哪有这样上课的!第一次讲课,就敢动手打学生,以后谁还敢来听他的课?”

    “也好,没准可以借机大做文章,想别的办法让他难堪,然后给我那三位师父出气。”

    高并济心思浮动,双眼微微眯起。

    响了足足十几次惨叫,范浪这才住手,放下了手中的狼牙棒,照着那名男学生就是一脚。

    “害群之马,留你何用,这堂课你别听了,哪凉快去哪呆着去!”

    范浪甩飞一脚,正踢在男学生的屁**股上,将其一脚踢飞出去,顺着打开的窗户飞到了外面,画出一个抛物线,扎向了地面。

    这里可是九楼……

    也就是玄武者能扛得住,换成普通人铁定摔成肉饼了。

    范浪扛起狼牙棒,刚进门时那种好好先生的气质荡然无存,现在看上去活脱一个黑帮头子。

    铛!

    狼牙棒重重敲在桌上,震慑人心,有几名学生为之颤了一下。

    “刚才的事情,大家都看到了,是非自有公论,我不会解释什么,你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我只做一个表态,如果再出现刚才那种害群之马,我绝对不会客气。该打我就打,该罚我就罚。当然了,对于那些安分守己的学生,我会不遗余力的教导。赏罚分明,这就是我的上课标准。”

    范浪很平静的说出了这番话。

    整个课堂,一片寂静。

    大部分的学生都黑着脸,唯独孟飞虹在掩嘴窃笑。

    有趣!

    太有趣了!

    孟飞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有趣的男人,张扬而又肆无忌惮,霸道而又以理服人。

    她很欣赏范浪,所以才会来听这堂课。

    她又一次动了让范浪单独教导自己的心思。

    除了范浪之外的导师,她真的一个也看不上眼,哪怕让她在范浪与副院长之间做选择,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

    “还没上课就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正式上课时,又会发生什么?真让人期待啊。范浪,哪怕为你一个人,炎龙学院我就算没有白来。”

    孟飞虹靠在椅背上,朱唇含笑,目生异彩,用一种欣赏的眼神去看台上的范浪。

    男人在大显神威的时候,是最迷人的。

    事情有了新的变化。

    那名被踢出去的男学生,有着一帮死党,虽然他之前说的那么多,也有足足十几号人,这些人是同一个阵地的。

    “哼,这节课,我不上了!不就是一节基础课么,有什么了不起的,拽成这个样子。这种破课程,每个导师都能教。”

    一名高大的男生豁然站起,瞪了范浪一眼,迈步就往外面走。

    这节课属于自选课程,在上课之前,学生可以自便,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刚才那番话,虽然很呛人,但还达不到冒犯导师的程度,范浪拿这名高大男生没什么办法,只能看着对方离开。

    “我有点不舒服,也不听了。”

    “会打人的导师,谁敢听这种课。”

    “我要走了,够意思的话,跟我一起走吧。”

    “都走,都走,就剩他一个人,看他给谁讲课。”

    “哼,以为自己是院长的徒弟就了不起么?”

    “人家是大天才,哪能看上我们这些凡夫俗子。”

    “根本就不该来。”

    “走喽!走喽!”

    学生们纷纷离席而起,由那十几名死党挑头,一个个吆五喝六,招呼自己认识的学生一起走。

    用现代的话说,这叫“带节奏”。

    节奏起来了,愈演愈烈,一大群一大群的学生离开,几十人,上百人,几百人,一大半的学生都要离开,剩下的学生也在犹豫。

    换成一般的导师遇到这种情况,肯定会觉得难堪。

    范浪却一脸淡定,根本不在乎,四平八稳的坐了下来,摆弄起了一套茶具,给自己沏了一杯茶,美美的喝了一口。

    学生们见状,走的人更多了,一大群人往门外挤,将门口堵得水泄不通。

    片刻后,铃声忽然响起,声音十分的清脆。

    范浪等的就是这个铃声,瞬间放下了茶杯。

    “都他娘的给我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