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二章 认输
    自上院龙修德败给名不见经传的“陀南胜”之后。

    上院的大师傅邬正文当真是像吃了一只苍蝇一般难受。

    更让他难受的是,眼见着不少人对着下院的大师傅农英杰连声恭贺,夸他教出一个好徒弟来。

    而这个脸皮厚如城墙的家伙得意洋洋地点头称谢,好像真是有他的什么功劳一般。

    这样无耻的作为,也只有农英杰才做的出来!

    邬正文远远看了一眼被众人包围的农英杰,朝地上啐了一口,转头又看向战局。

    如今和“陀南胜”缠斗的不是别人,真是自己的嫡亲外孙女孙善善。

    善善虽然是女孩儿,但是天赋过人。别看她如今还未满二十岁,但是已把她家传绝学的铁弹功夫掌握了一个通透。

    而从十四岁后来到华山,更是以海绵吸水一般学习。

    邬正文是孙善善的外公,自然不会有一点藏私。各类绝学捧到这个女孩儿面前。

    孙善善也是争气,不论邬正文教给她多少功夫,总能如数吸收学会,并在短时间内练得精熟。

    邬正文往往会看着孙善善的背影,感慨一声:是个男孩就好了!

    如今邬正文仍旧是看着孙善善的背影,心情却是开心不起来。

    因为自己的外孙女正同一个厉害异常的的青年男子缠斗。

    就算是孙善善这样的习武天才,在这青年男子面前也半点占不上便宜。

    非但如此,善善还依靠着对方武功所学有限这样的劣势,只攻对方下盘。

    而她的对手“陀南胜”当真强的恐怖。开始时他还在招式上处处受限,过的片刻,便已经能随心所欲的与孙善善拆招。

    邬正文冷眼看着,此时的“陀南胜”并不是真的在使用什么招式套路,却在孙善善的全力攻击下没有显出一丝仓皇局促的神情。

    邬正文越看,心中越冷。他冷的并不只是自己外孙女已经败像频频。而是自忖若是轮到自己,若不用已经学会的武功招式,全凭借见招拆招,是无法如此子这般游刃有余的。

    这个“陀南胜”他在武学上天赋惊人。常人若要在实战中保持不败,总要多学习各类武学才行。

    而他能仅仅靠天生的反应,就能将孙善善这样的好手玩弄在股掌之间。当真是极为可怖的。

    忽然之间,邬正文眉头一皱,脱口而出道:“不好!”

    他几名亲传弟子听了师傅这话,还没明白过来。他们都疑惑地看向邬正文,想要听他解释。

    如今孙善善是没能占到上风,但也不一定就没有反败为胜的机会。为何师傅如此惊慌失措?

    就在这时,邬正文突然对着场内高喊一声:“不比了!这一回认输!”

    他这一声喊,已经不仅仅是让他那几个亲传弟子疑惑。

    所有的华山弟子听到上院大师傅这突然起来的认输,都是疑惑不解。

    也只有一些华山长老们才暗暗点头,心说邬正文不愧是他们师兄弟中功夫、眼光都较高的一个。

    已经比他们更早一步发现了场上的不妥来。

    孙善善却还没明白,疑惑地远远看了外公一眼。她虽然此时并没有获胜的把握,但是她在临上场前,外公便已经嘱咐过她。要她全力拖延时间,耗尽“陀南胜”的体力。

    如今孙善善尚能与他缠斗,为何外公却不惜认输,也要终止比赛?

    再看外公神情焦急,像是真的有什么危险一般。孙善善才知事情严重,收回身形站稳。但她仍旧用一双疑惑的眼睛看向“陀南胜”,还不知道自己到底输在哪里。

    这时候的方中锦见上院大师傅忽然喊停,心中却道:“华山派到底是享誉已久的大派。明眼人确实不少。”

    既然对方已经主动认输,自己便也收住去势不再攻击。

    只是开山大场上近千人,倒有九百多人不明白为何一向火爆脾气的邬正文,如今那么轻易就认输。

    本来瘫坐在一边的龙修德虽然心中颓丧,但是一双阴毒怨恨的眼睛始终盯着和孙善善缠斗的“陀南胜”没有离开过。

    他如今已经确信了自己实力不如“陀南胜”,但是心中始终还有一层幻想。

    若是他们的队伍能够得胜,那么龙修德还不算丢人到十足。

    却没想到大师傅如此轻易就认输,这么一来,他们上院就连输两场了。

    如果下一回合还赢不了呢?那么他们便是输定了!

    大师傅明明是想要孙善善将“陀南胜”的体力耗尽。但是眼瞅着对手仍旧是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哪里有半点疲态了?

    而孙善善也不像是左支右拙、必须认输的模样。明明她一双纤~腿连环翻飞,蹬踢不止。

    如今大师傅却是强行喝止,再加上先前邬正文曾对自己恶语相向。这不禁让龙修德心生憎恨。

    他仍旧直勾勾地看向前方,却语气阴冷地说道:“大师傅这么偏爱自己的外孙女。当初破格提拔她做亲传弟子,现在不过是打了这么会便招她回来。孙师妹这样的好福气,别人真是求不来!”

    他这说话的声音不高不低,正好让左近的人都听的一清二楚。

    一些弟子们知道其中的底细,都尴尬地低了头,装作没听到一般。

    而邬正文听了这话,却是气的双目一瞪。

    其实龙修德作为上院中颇有希望的青年子弟,邬正文早就露出了要招他为亲传弟子的意思。

    不过是后来外孙女孙善善忽然来了华山,便插在了他前头,先入了亲传。

    龙修德总相信大师傅对自己仍旧另眼相看。就算没有立刻收纳自己,过几年也是有机会的。

    所以这件事情,邬正文不说,龙修德不提,其他的上院弟子们也都暗暗明白:龙修德已经被大师傅内定了,终有一日要离开这上院的。

    但是如今龙修德忽然说出这话,显然是对邬正文不再抱一点希望。也不知道是不是方才邬正文骂他“废物”的话太露骨,还是如今心疼孙善善,让她提早认输,浇灭了龙修德最后一丝希望。

    所以他竟然一时脑热,破罐破摔一般说出了这样的话来。直到如今,龙修德的身体仍旧簌簌发抖,也不知是出于害怕还是激愤。

    平时龙修德便不断地忍受着性子火爆的邬正文,不时被他随意羞辱。但是这一刻他不愿意再忍耐,只把心中的话说出,图一个痛快再说!

    邬正文已经知道这个龙修德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

    自己花这么多力气帮他,甚至让自己的几个亲传弟子同他一起出战,就换来他这样的不知道感恩?

    邬正文彻底冷了眼神,对龙修文说道:“好啊,今日才知道你是竟然是个白眼狼。若我不及时认输,善善一双腿已经保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