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1章 结局
    大战两年之后,文丰的外公去世了,走的很自然,没有痛苦。

    文丰早有预感提前回来陪他走了最后一程。

    当文丰的外公以另一种形态和文丰见面时,没有惊讶,只有微笑。

    外公走的那晚,外婆非常难受,文丰陪在外婆身边,安静的看着她。

    文丰突然想起什么,双手结印,引出一股精神能量注入外婆的脑海。

    梦中,外婆变成七八岁的小女孩,外曾祖父外出办事半个月回来了,带着一个漂亮的女人。

    外曾祖父告诉外婆,那是她妈妈,外婆一点都不认生,她知道那就是她妈妈……

    她哭着扑过去,把头埋在外曾祖母的怀里久久不愿意醒来。

    “妈妈,爸爸……”

    熟睡的外婆眼角留下了泪水,微笑着,口中慢慢的喊着自己的父母……

    这天夜里十点,文丰从b市墓地出来,他刚看过二师傅。

    不知不觉路经了一个医院,他看见一个男子跟他长得挺像的,手中提着个饭盒急匆匆的往医院里面奔跑。

    文丰看到他额头一片灰霾,似是运气挺差的,一副萎靡不振却又慌张的神态。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个跟自己无论体型还是相貌和年龄都跟自己很像的普通男子,他心里突然很好奇。

    好奇如果这个人是他,那原来的生活会是怎样的?他此刻急匆匆独自来医院又是发生了什么事?

    于是他隐身偷偷跟着这个男子进了医院。

    进了医院之后,男子匆匆往妇产科的产房跑。

    “原来是老婆要生孩子了啊。”

    来到一个综合产房前,走廊站了不少人,是一个个产妇家属在着急等待。

    这个男子看着那边,有些害怕有些紧张,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走过去跟两个坐在凳子上的老人说了些话,一男一女两个老人交代了一下便下楼了。

    好像是叫自己的父母去吃点东西,守了一天了。

    文丰撑着结界站在一边,眼睛柔和的看着那个男子。

    只见那个男子提着饭盒走到产房一个窗户,紧张的往里面张望。

    片刻之后搓着手回到座位,看了看走廊的一个挂钟,看着人来人往着急的人群,若有所思。

    没有独立产房,不能进去陪产,这里那么多人,说明这是普通的大众产房,里面估计有十几张床,躺着不少待产的产妇。

    在这里的家庭都是普通家庭,看这男子穿着普通,应该就是普通家庭。

    “如果没遇到老头子,没遇到吕叔,我也是这个样子吧?”

    文丰喃喃自语。

    接下来,文丰看他眼神空洞,似乎在想着什么,文丰思前想后挣扎了很久,终于决定探究一下那个男子在想什么。

    于是他找了个地方藏身,然后元神出窍,来到那个男子的背后,轻轻伸出手按在男子的脑袋上,文丰慢慢闭上了眼。

    ——

    出身平凡,曾想过做警察,缕缕过不了面试那关。

    边工作边备考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年,回首遥望两不得。

    因为经济窘迫,自卑作祟,拒绝过不少红袖衣裳,对记忆中那个人念念不忘。

    “我爱你,敌不过现实,想自救奈何懦弱更强~岁月蹉跎,人却没成长,满心抑郁,一身是伤。

    曾经的梦最好,最爱入眠,如今艰难入睡,噩梦连连。

    妖魔鬼怪,技能如仙~

    我还是我吗,那曾豪情万丈。我还是我啊,想奋起还掘强。

    结婚生子,定局已成,本就那么普通,为何勉强?”

    文丰的脑海里,历经了这个男子的青春,很多画面很残忍,很灰暗。

    很理性,又很荒唐,能那样深爱一个人,却又那么随便结了婚,妻子是相亲相到的,他父母很喜欢。

    他收入不高,他老婆偶尔抱怨,像一根刺扎着他,但他也不能说什么,那是事实。

    当然,他老婆也有好的地方,勤奋,关心公婆,可是他不知道怎么,就是说不上爱她,只能相敬如宾。

    结婚前他抑郁,曾想过轻生,他抗过去了,却依旧噩梦连连。

    那些噩梦,那些鬼怪是文丰的生活,那个在梦中仙术无穷对抗妖魔,是这个男子内心的不甘和抗争。

    “他跟我很像啊……”

    文丰感叹,他们活在对方的梦中。

    其实生活哪里有一帆风顺,平凡如那个男子,他的经历和痛苦他艰难承受。

    能力大如文丰,也有自己的更大的困难。

    苦难都是相对的,无奈是人生的常态。

    “吱”的一声,产房的门被打开了,走廊上的家属全部围上去,表情激动。

    一个护士拿着一张表对着门外喊了一声:“界风,你老婆生了。”

    “界风?是哪位,家属在吗?”

    第一声没人回应,第二声,那个男子才惊醒,慌张提着饭盒走过去!

    “医生,我老婆怎么样了?”

    “你发什么愣啊,你老婆生了,是个儿子!”

    “啊?生啦!我老婆她还好吗?”

    “你自己进去看吧,不好意思啊,其他人再等等啊!”

    说着护士关了产房门。

    那个叫界风的男人进去之后,外面的人羡慕不已。

    “哎呀,命好啊,生了儿子!”

    “儿子女儿都好!”

    “是是是,都好……”

    文丰愣在原地,他刚才早就不看那个男人的记忆了,他怎么还愣那么久?

    还有,刚才护士说他老婆生了儿子,他最先关心的是老婆怎么样。

    他不像他想象中那样不关心老婆啊!还是?刚才太早不看他的记忆,他后面想通了什么?

    过了一会,男子的父母开心的走了上来,门再次被打开。

    那个男子推了车子,他老婆和儿子都躺在床上,他父母问候了一下儿媳之后就抱起孙子了。

    那个男子不怎么敢跟老婆对视,却一直没看孩子,始终陪着他老婆。

    文丰真的很想知道,这个男子此刻脑海里到底在想什么?想的跟做的完全不一样。

    他真的对老婆一点感觉都没有吗?不然此刻他还是不时盯着老婆的表情,问她还好吗?还痛吗?

    ……

    文丰跟去了他们的休养房,她老婆看他忙前忙后,突然眼眶湿润了。

    “你去看看孩子吧,做了老公就不做爸了吗?”

    男子一愣,这才放下手中的盆子慢慢朝孩子走过去。

    “来,抱抱,你的儿子哦!”

    他妈妈把孙子递给了男子,笑着说,然后接手去照顾儿媳了。

    那男子生疏的抱着孩子,盯着他看,皮肤浮肿,又丑又难看,却乖乖的睁着眼睛看着那男子。

    男子从不知所措中慢慢平静下来,看着看着,终于笑了,眉毛舒展开来,转过头再看看他老婆,再回头看看孩子,笑的更加坚定了。

    此刻文丰发现,那个男人一身晦气慢慢消散,额头都亮了。

    ……

    文丰从医院出来,很平静。

    他知道那个男人并不是爱上他老婆,应该是他认命了,他接受了一切。

    他接受了自己是个普通人,接受自己跟心里那个人永别,接受自己已经是为人夫为人父,接受了因为血缘,因为孩子而形成亲人,家人的纽带。

    他终究是一个柔软的人,他做不到决绝,也注定他没办法豁出一切。

    不过他就是芸芸众生的一员,谁又能说,他接受了这一切之后不能幸福快乐呢?

    一年之后,某天晚上,一片树林当中,一个小木屋里面,文丰正在书房看书。

    他突然听到有人在敲门。

    他愣了很久才确定自己没听错,可是这是什么地方,他没傻。

    “老头子回来了?”

    文丰的心扑通扑通的狂跳,虽然他现在的状态很尴尬。

    他慢慢出了房门,穿过走廊,穿过大厅。

    “吱”一声,木门被打开了。

    漆黑中什么都不见,没人?

    下一刻,文丰低下头,看见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站在一侧,好奇的看着他。

    借着光线,文丰看见这个孩子浓眉大眼,皮肤白皙,长得非常可爱,跟小时后的他非常像,但是鼻子嘴巴又像……

    “爸爸~?”

    那小男孩看着他,突然试探性的喊了一声。

    文丰愣在原地,盯着小男孩,嘴角在颤抖,浑身都在颤抖。

    “爸爸,你是爸爸,我天天见你,但是你从来没说过话,也没抱过我,妈妈和曾曾祖爷爷奶奶说,那是幻象~”

    文丰听着小男孩奶声奶气的说,热泪盈眶。

    他露出灿烂的微笑,伸出颤抖的手,轻轻将小男孩抱了起来……

    (本书完)

    历时二百多天,一百万字,终于写完了!人生第一本小说,感触太深,一切尽在不言中。

    做一件有始有终的事,这是我的全部动力。

    下一本会接着写,如果真的有人看到的话,请搜笔名。

    其实没什么人看,这些话我都是说给自己听的。加油,文峯山!

    无论过的怎么样,精不精彩那也是你的人生,你的人生随你怎么过!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