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番外】第十五章 鸾凤和鸣
    正文 第十五章 鸾凤和鸣

    陈皇后这一句尚家姑娘,也是分明表明了满儿的身份,还是实打实的尚家千金,尚显华的一颗心也跟着落了地,他受冷将军所托,自然是要将这件事做到尽善尽美。

    “皇后娘娘,下官。”秦质一哽,只能怒目看着身边的管家,这位刘福刘管家似乎已经被刚才的形势给吓傻了,张张嘴,竟然是一个字也吐不出,连为自己辩解求饶的机会都没有。

    “事实已经摆在这,难不成,你还想说芸妹妹和大皇子司马若之间并非母子关系不成?”陈皇后摆出一副母仪天下的姿态,“当年的大皇子可是皇上守在芸妹妹的宫殿外头,连未央宫的大火都没有顾上,秦大人,你往后说话可是得小心一点,说多,错多,懂了吗?”

    秦质脸色有些难看,陈皇后看着芸贵妃的眼神似乎更多的是试探,芸贵妃的脸色明显有些不自然,甚至有些发白,司马若有些关心:“母妃,你怎么了。”

    “没事,本宫能有什么事?”芸贵妃昂头,“秦大人,这件事,你就照着皇后娘娘的意思,把管家刘福交给皇后娘娘处理吧,皇后姐姐,我也希望,你最后,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

    “皇后娘娘!”秦质当然是不甘心的,可是如今他仿佛成了一只困兽,就算再怎么猛烈地挣扎,也逃脱不了最终的结果。

    “不用说了,结果已经很清楚了,秦大人,本宫体谅你爱女心切,今日的事情,就这样过去吧,今日毕竟是尚家办喜事,弄得大家太难堪也不好。”

    秦质是满腹的不甘心,可看着秦玉暖和满儿一同出气,齐心协力的样子竟然感觉到了那么丝毫的无助,看来,不仅是秦玉暖的翅膀变硬了,就连满儿这个小丫头也不受自己控制了。

    一场闹剧般的滴血认亲很快就结束了,皇后和芸贵妃都纷纷准备回宫,秦玉暖和满儿自然也是站在外头等着宁王府和尚家的车马来接送。

    “今日的事,别放在心上。”大皇子司马若依旧是一副儒雅的样子,似乎刚才的事情他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局外人而已。司马若虽然安慰的是满儿,可余光,却总是有意无意地看着秦玉暖,在他看来,秦玉暖是一个十分特别的女子,一种说不出的特别。

    满儿点头,看着远处的芸贵妃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好,和陈皇后交错而过的时候,两人似乎说了些什么,芸贵妃的脸色更加差了,想到她自己在堂上鼓起勇气让芸贵妃和大皇子滴血认亲的事情,难道……

    “不要想太多,”司马若宽慰满儿道,“新娘子本当是开开心心的才对。”

    满儿福身谢道:“多谢大皇子金口玉言,春满记住了。”

    满儿和秦玉暖还在等候宁王府和冷家的马车,秦质却是刚好坐着秦家的马车路过,那翠轩宝阁般的帘子和精致的马车车辕让人不仅心生畏惧。

    可偏偏,秦质的马车在秦玉暖和满儿跟前停了下来,满儿心生警惕,不过秦玉暖倒是显得十分淡然,结果已经成定局,秦质纵然再有阴险狡诈的计谋,也无法改变陈皇后的判决。

    “果然是女大十八变啊,”秦质的声音从黑色帷幔中飘然传出来,“满儿,玉暖,你们两人,还真是齐心合力,姐妹同心啊。”

    “父亲抬举了,”秦玉暖回头亦是看了一眼满儿,“我和满儿,不过,是向陈皇后阐明事实而已,而父亲你,才是真正的高手。”

    轿子里头似乎陷入了一片沉寂,秦质没有回答秦玉暖的话,目光却意犹未尽地落在了满儿身上,关于满儿的身世,他早就打探到了一些,没想到,上官玉那个小贱人在嫁入他们秦家之前还留下了一个野种,这无疑是一顶巨大的绿帽子,可无奈的是,他还只能忍着。

    看着秦质的马车走远,满儿和秦玉暖的相处总算是变得随和起来,没有那些人的眼睛盯着,秦玉暖和满儿很快又是亲昵了起来,互相寒暄之后,秦玉暖却突然握住了满儿的手:“你今日,表现得极好。”

    满儿低垂下头:“是夫人教的好,自小夫人就告诉我过,不要觉得自己身份低微就低人一等,更何况,如今夫人替我赢来了如今的尚家千金的身份,我更是要好好珍惜。”

    “满儿,”秦玉暖含笑看着满儿,“许多人都说我们俩就像是亲姐妹一样,我不懂你是怎么看,满儿,由始至终,我是真的将你当做我的妹妹。”

    满儿的心里有一根线似乎被狠狠地拨动了一下,秦玉暖的眼睛会说话似的,难道秦玉暖已经知道,自己和她之前,当真是同母异父的亲姐妹?满儿不敢去试探,只是笑着回了一句:“能和夫人做姐妹,是满儿的福分,满儿也很珍惜和夫人的缘分,也希望,和夫人之间的情分,能比亲姐妹更加深刻。”

    很多事情不需要明说,聪明人都懂,秦玉暖和满儿各自回了自己的府门,冷武派来的马车将尚显华和满儿送到了尚家,尚家姑娘已经在门口等着了,看着疲惫的尚显华和这次的众矢之的满儿有些生气。

    “好好的一个家,就是因为你来,都变得乌烟瘴气的。”

    “行了,你先回去吧。”尚显华有些不耐烦,对着下人吩咐了后,转头对着满儿道:“如今你和冷侍卫的事情变成了这样,你们之后准备如何?”

    “还不知道,不过我相信他,他给我留了信,他会处理好一切的。”

    如今的婚礼处在一个十分尴尬的境地,之前的文定彩礼悉数落定,可在最后的拜堂却出了这样的问题,若是再办一场婚礼,劳民伤财不说,更是笑话一场。

    夜深了,满儿正是在屋子里换下沉重的礼服,一身紫色罗烟裙轻便简约,她走出屋子外,看着院子里,在桂花树的遮掩下略显斑驳的月影,却突然从屋檐上发现一个黑影,一个食指打的竹筒从屋顶上丢下来,中间塞着一个绢帛,看起来是用来传递书信的。

    “今晚子时,城东小石桥见。”

    这是冷武的笔迹,满儿一眼就认出来了,今天一天都没见到冷武了,想来他也是在忙碌着这场闹剧的一些杂事,满儿心头不经意间便是暖了起来,看着月光的眼神也温和起来,那月光暖黄色的光芒像是一场温柔的抚摸,洒在悠悠荡荡的庭院中

    子时,满儿按时赴约,城东的石桥也有些年岁了,湿润的青苔在这瑟瑟的湖风中散发着氤氲的水汽,远处似乎散发着星光,满儿远远地看到桥头站着一个颀长的身影,光是这半是光明半是阴暗的身影,满儿就能认出这是冷武。

    “冷……。”满儿张口就喊,却觉得冷大哥这个称呼似乎在两人当下的关系中显得太过淡薄,收住音,只软软地喊了一句,“夫君。”

    这个称呼让石桥上的冷武有些一怔,原本紧张的心却像是被蜜糖给融化了一样,他有些僵硬,他不善于表达感情,可知道今日白天发生的事情的时候,其实他比谁都紧张,不过他知道,他是不能急的,在满儿和秦玉暖在和陈皇后对峙的时候,冷武则是在后方替满儿需要的一切。

    “哇,好美。”就在冷武还没反映过来的时候,满儿却已经小跑到了桥头,站在冷武身边,而蜿蜒延绵的河道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漂满了莲花灯,整条小河星光闪闪,像是一条落在了人间的银河,让人觉得有些过于美好,美好得几乎要晕眩了过去。

    “满儿,”冷武回过头,指着这满满当当星光璀璨的河面,“夫人和将军建议我们还是简约行事,以免有些歹人还要借此营造风波,所以我不能给你一个最好的婚礼了,我只能以绵薄之力,让你每一天都开心,你曾今和我说过,你做过一个特别美好的梦,梦里的湖面都是漂亮的莲花灯,如今,这和你的梦可有差异?”

    冷武问的十分小心,满儿却是甜甜的一笑:“差大了去了?一点都不一样。”

    “哦。”冷武有些低落,看来,满儿不是很喜欢,可是下一瞬间,怀中却是一软,满儿像个小鹿一样欢腾地扑到了冷武的怀中,甜甜的声音像是一只备受宠爱的小宠物:“我的梦里没有你,”满儿柔声道,“可现实生活中,你一直都在我身边保护我,现实,比梦还没,我知道,你今天虽然没有出现,可你一直在和将军想办法,要不是你及时调查出芸贵妃和大皇子的血缘有蹊跷,又及时让公堂上的丫鬟给我传递消息,我也无法相处让芸贵妃和大皇子牵制秦质,夫君,我一直都在保护我,我知道,我愿意嫁你,不是贪图你的功名富贵,不是奢求一直躲在你的羽翼之下,夫君,我也心疼你,往后,你累了,也要记住,有我在你身边。”

    冷武心中一暖,只将满儿抱得更紧了:“娶得此妻,夫复何求?”

    番外完r638

    </p>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