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13章 第2712 谲云 三清请罪
    这还不是最令人心悸的。

    被陆家杀了十数位精英弟子……

    长老笑着迎接功臣而归……

    笑着送功臣去死……

    最后还笑着走了出来……

    且笑着召集三清三门众弟子,笑着宣布道——

    “兹有门下弟子罔顾九天之命,恶意揣度斗战圣仙一门,甚至口出不逊,以致被斩杀十数人,实乃大不敬!”

    “为向斗战圣仙谢罪,为表三清道门对九天之心,特将目无法纪之徒悉数斩杀!”

    “而众等,需跟随我等三位长老,向陆家负荆请罪!”

    ……

    因为长老脸上诡异的笑容……

    一切,在玉赟眼中都变得诡异起来。

    因为他觉得,自数百同门回归后,三清道门里最不该出现的,就是笑。

    但三位长老,不仅从头到尾都在不合时宜地笑……

    最后,甚至笑着和三千弟子押着数百颗血淋淋的头颅,走向了通往先鸿山的路。

    这条路,玉赟第一次没走成。

    第二次,他带着比第一次还惶恐的心上路了。

    但此时此刻,赐予他惶恐的,并不再是威名赫赫的陆家……

    而是满脸诡异的同门长老。

    “究,究竟发生了什么……”

    就在三位长老带着三千弟子“负荆请罪”时……

    三清道门内最尊贵的那座道场内,除了满地无头尸骸,尚有数百长老。

    尸骸是血腥的。

    长老们却是激动不已的。

    但无论是尸骸还是众长老,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道场,静得令人发指,让人窒息。

    这座道场,是环山与云彩构建而成的。

    环山围绕间,以白云为地。

    落于其上的长老们,一尘不染。

    无头尸骸,宛如一朵朵美到极艳的梅花,点缀在最大的一片白云之上。

    而无论是有头的长老还是无头的尸骸……

    他们的视线,他们倒下的方向,都指向一处——

    云深之处。

    云深之处,景独不同。

    这里没有白云,而是一片大地。

    大地不大,方圆百丈。

    百丈中,有曲溪一抹,有草地一片,有青牛一尾,有木桥一架,有木门一扇,有栅栏一围,有小院一座。

    小院内,有矮几一张,有蒲团一垫,有人三位。

    居中一位,道衣苍苍,须发皆白,盘坐蒲团之上,面带得道之喜,眸蕴知道之深,身藏悟道之玄。

    老者身后两位,一男一女,年岁十二三,童颜透红,眉清目秀,男童手捧拂尘,女童手捧玉樽。

    无论是老是少……

    他们的神态,都不像是刚刚杀了数百人的样子。

    他们安详,似无欲。

    他们平和,似无求。

    他们默默,似无为。

    直到……

    青牛那调皮的小尾巴甩了甩,抽死了叮咬它的几只蚊子。

    “事无不可对人言……”

    老者缓缓开口,声如黄钟大吕,又如绕梁之音,道蕴悠长。

    “请门主示下。”

    距离这片大地最近的长老,恭敬地做了个道揖。

    “这句话,是错的。”

    待众长老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之后,都有些愕然。

    就在此时,三清道门的门主老者缓缓道:“至少,陆家是这样认为的,不是么?”

    众长老,恍然大悟。

    “门主言之有理!”

    “鸿蒙万象体回归,岂能遮遮掩掩!”

    “嘿,至少陆飞扬还欠我三清道门一句解释,一句道歉!”

    “所以,此番三位长老前去,看似负荆请罪,实则……”

    ……

    最终,话题还是回到了原点。

    众长老不知道门主为何会动手杀掉数百门下,不知道门主为何吩咐那三位长老带着数百头颅,以比第一次更无礼、更嚣张的态度再去先鸿山。

    他们只是从门主的吩咐中,隐约察觉到了什么,并因此莫名激动,且因为激动,更想从门主那里知道一些非常好的消息。

    门主老者淡淡看了眼门下众长老。

    “该怎么做,就怎么做,门下无礼,我们便赔礼,门下无状,我们便请罪,人人都该先做好自己,这才立得住脚。”

    话音落。

    白云涌。

    遮掩了那片百丈方圆的大地。

    众长老略有些失望,但每个人心头,都在琢磨门主很有些高深的最后一句话,并因此眉头紧皱,激动不再。

    似乎他们的激动,此刻通通都跑到了另外一个人的脸上——

    以致于让被白云遮掩住的门主老者,其老脸激动得甚至产生了严重的扭曲。

    这扭曲,让刚刚平易近人的他,变成了一个歇斯底里的魔鬼,也让他道蕴无穷的声音,变得阴森可怖。

    “陆飞扬,放出流言蜚语的,站在妙帝背后的,可不是老夫啊,呵,呵呵,呵呵呵……”

    几乎整个九重天的生灵,都在看三清道门。

    三清道门数百弟子勇闯先鸿山,然后被陆小小斩杀十数人后狼狈逃离的事,早已传开。

    众人的看法很一致。

    即使陆家正面临一个不小的危机,却也不代表有人有资格能羞辱陆家。

    所以,那死掉的十数人即使没有被陆小小杀死,迫于九天之威,三清道门也会自己动手。

    但众生没想到的是,在陆小小出手斩杀出言不逊者后,三清道门还将逃回的弟子斩杀得一干二净。

    他们更想不到的是,三清道门的长老,会带着这些弟子的头颅,再次朝先鸿山赶去,一副请罪的模样。

    不过,即便是傻子都能看出来,三清道门的这阵式,根本不是请罪……

    尤其当三清道门在距先鸿山亿万里外驻足不前,一位长老独自前行,捧着三清道门的请罪文书毕恭毕敬地请求陆家接见时……

    一种要出大事的感觉,出现在大部分人心头。

    有的时候,越是恭敬,越是诡异。

    毕竟对失去了三清道体的三清道门来说,咬牙切齿也比毕恭毕敬正常。

    这一点,陆小小感受最深。

    但这一次,更加愤怒的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因为三清道门没有对陆家出言不逊,更没有失礼,反而表现得恭恭敬敬,行事也十分得体,得体到他这个前任门客不出面,都会让外人觉得陆家会失礼的地步。

    “胆儿肥了啊,三清道门……”

    思来想去,用冷笑压抑怒火的陆小小,最终还是露面,接过了对方双手递上的文书。

    但打开文书后的第一眼,陆小小的一双眸子就燃了起来。

    “数百头颅?哈哈哈哈,这便是你三清道门请罪的法子么!嗯?”

    三清道门的长老闻言,愈发恭敬了。

    “小小阁下请息怒,做错了事,就该受罚,出发时,门主是这样教诲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