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番外 偶遇
    一身月白色锦绣长衫的年轻男子伏在案前,他头上带着一顶白金色高冠,面容俊秀中带着一分稚气,眼眸中却是十足十的威严,气质高华。

    年轻男子提笔,在浅黄色的纸张上缓缓书写,嘴角带着一丝笑。

    略带稚气的面容,威严十足的眼神,却在那一点微笑中,统统化作柔情。

    浅黄色的纸张上,字体优美,字迹却算是端正。

    “李仙子,这是元君的第一千三百四十五封书信。”

    “自你离开后,发生了许多许多事情,元君寥寥几笔,道不尽千年相思之情。”

    “李仙子离开后,元君后来发现,原来孙妈妈的亲子尚在人世,且生活尚可。念着与仙子相遇的这一份缘分,元君赐了他良田千顷,又让他挂名员外郎一职,送他平安喜乐一世。”

    “仙子离去后不久,元君家中异变,风起云涌中,元君登上帝位。然,在位三十载,元君并未娶妻纳妾,只寻了一合意的子侄继位。”

    “及至后来,元君意外发现了地下金林城的古老密道,便时常居住在地下石室中,以仙子曾用之物,稍解相思之苦。”

    “元君本以为,自己会老死在地下石室中,却不想,在年老体衰之时,竟然意外穿越到了异世。”

    “此世名为泾微界,乃是天地三千小世界之一。”

    “元君侥幸拜了师父。师父乃是散修联盟泾微界分盟的分盟主,人称金道王。”

    “元君修了道,成了仙,活了上千年。若是仙子知道,元君已经活了上千年,不知心中可会嫌弃元君不老不死?”

    “师父告诉元君,元君是因为偶然遇到位面壁薄弱处的闪动,才穿越到此界。”

    “千年来,元君遇见许多事,修为也日益精进,只是一日一刻未曾忘记仙子。”

    “师父教导元君学了‘位面传送符箓’,自学会了这一符箓,元君日日画符。若是仙子看到了元君的这封信,那么,这封信便是书写在黄色符箓上的。”

    “仙子,千年了,元君不知你过得如何?是否已经转世重生?是否记忆里早没有了元君?元君知晓,自己只是仙子人生路途中的一个过客,然而元君久久不忘,无法忘怀。”

    “倘若可以,元君愿舍弃千年修为,万年寿命,只望能化作一根薄薄丝带,系在仙子发间,帮仙子理一理发髻。”

    “仙子,倘若你还记得元君,倘若你还见一见元君,只要你对着这信件,也是这符箓,念一句‘元君’,这符箓便能带你穿梭世界,来到元君所在的位面。元君愿倾尽一切,搏仙子一笑。”

    “仙子,倘若你已经不记得元君了,倘若你想要登临仙境,想要摆脱俗世,只要你念一句‘元君’,你便能来到泾微界,元君必助你脱凡入仙,青云直上。”

    “这是元君写得第一千三百四十五封书信。字迹草草,情却切切。元君将每一封信抛入时空乱流,只希望,有一封信,有一张符箓,有一日终能落入仙子手中。”

    “仙子……”

    “时光如流水,漫长生命中那匆匆一遇,便是元君一生所有。纵有情深似爱,元君却不知自己有没有机会再见仙子一面……”

    “元君拜上。”

    搁下笔墨,年轻男子垂眸,一手细细拂过“李仙子”三字,轻轻一叹。而后,他将浅黄色的纸张卷起,放入一个透明的小瓶中。

    闭目凝神,手心渐渐出现一个小小的黑洞。

    放着浅黄色信纸的小瓶消失在黑洞中,元君站起身,眉目淡淡,负手立于窗前。

    窗外,白云滚滚,仙鹤偏飞,群山皆在脚下。

    一只仙鹤落在门外,一个白衣弟子匆匆进了屋,朝着站在窗前的元君一拜:“参见首座!”

    元君侧首:“何事?”

    白衣弟子抬头:“今日分盟有人见到首座画中的李仙子了。”

    “嗯。”元君眉目淡淡,神色不动。

    自他画出李仙子的美人图,要求泾微界所有散修联盟的分盟弟子寻找之后,这已经是他第二十七次收到这样的消息了。

    从第一次的欣喜若狂,到这一次的淡定,元君心中有着淡淡的哀愁。

    每一次弟子来报告,他去见时,却只是见到了与仙子有着几分面容相似的女子。在元君眼中,那些女子自然是万万比不上李仙子的,元君甚至不明白为什么这些弟子们会认错。

    但是……每一次,元君都会亲自去看一眼的。看一眼,万一,万万分之一,真的是仙子来到此界呢?

    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元君挥手:“走吧。带路。”

    ……

    自穿越起,李灵的生活一直波折不断。直到那次虫族女王被斩杀,虫族继承者消亡之后,一切好似渐渐好了起来。

    日子终于走上正轨,变得平顺起来。

    接下来的日子说起来平平淡淡,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波澜,李灵过得有滋有味。

    大战之后,虫族渐渐被人类联军消灭。

    待到虫族彻底在这宇宙中消失,夏启登基,做了大星辰国的国王。

    李灵与夏启在万众瞩目中成婚。

    因着那一次的夏启“死亡”,李灵在直播视频中的“绝望”,宇宙中再无一人怀疑这一对的爱情。两人几乎成了宇宙中爱情的一个标杆,一个象征。

    李灵诞下一子,取名夏鸿。

    修炼美颜圣经,在双修秘籍的辅助下,李灵的修为一日千里,不到三年时间,李灵便破丹成婴,成了元婴修士。

    到了元婴期,夏启便打不过李灵了。

    成了李灵的手下败将,夏启痛定思痛,开始向李灵请教“剑法”。而后,夏启后发先至,剑术在短时间内超过了李灵,剑道碾压李灵。

    剑道是剑道,修为是修为。

    以剑道论,李灵被夏启秒成了渣渣,但只要李灵用出了自己的修为,夏启立即败北。

    修真者和非修真者的差别,哪怕夏启将全部精力放在了《落月一万剑》上,以剑入道,终究是敌不过李灵。

    女强男弱过了好些年。

    这些年间,许多事情如流水走过。

    比如说,在夏启“复活”后不久,吴雄便辞了职,拜别李灵,消失了。

    比如说,地球上的司马真和沈浪搬到了魂体族帝星终老。

    又比如说,这世间只有李灵一人得以修道。夏启不能,夏启与李灵的儿子夏鸿也不能。于是,再数年之后,夏鸿继承大星辰国,成为了大星辰国的国王。而李灵也催生了魂体族的继承者,退居幕后。

    在那一次夏启“死亡”的直播视频中,魂体族的神秘面纱被真正揭开一角。

    “神”这个词,在宇宙中再不是迷信,而成了真实存在的事实。

    全宇宙的智慧种族的三观都被颠覆了一次。

    也因为李灵的“师父”二字,让全宇宙谈及李灵之时,都心中存了一分敬畏。

    在李灵和夏启的扶持下,千年时光,地球高速发展,蒸蒸日上,实力超群,终于在某一年,开始被称为宇宙间纯种人族第四大国的首都星。

    时光流转,那些故人一个个离去,连亲人也一个个被世间带走,唯有夏启一直伴在李灵身边。

    因为《美颜圣经》和《双修秘籍》,李灵和夏启容颜不老,且李灵越来越美。

    再到某一年某一日,李灵的修为登峰造极,历了雷劫,成了仙。

    成仙之后,李灵便明白,这是她该离开这个宇宙了。

    李灵拉上夏启,用玉树枝划开了宇宙壁,走进了另外一方时空。

    李灵算不到自己会走到哪一个世界,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以她的仙人境界,她大致会走进一个“仙人生活”的世界。

    谁想到,李灵和夏启刚刚进入这个世界,却被几个“仙人”控制住了!

    不知这是哪里来的“飞来横祸”,李灵和夏启被困在一处庄园中,静待其变。

    夏启端坐在石凳上,手中转着一个小小的瓷杯,目光看向天空中时不时飞驰而过的异兽、仙鹤和腾云驾雾的仙人,目光沉静幽深。

    李灵小小啜了一口茶水,对着夏启传音道:“哎?夏启,你说这是什么世界?我师父说,无论是三千大世界,还是三千小世界,都有他的散修联盟的分盟。只要有散修联盟,我就能找到师父。你说,等会要是出什么事,我要不要亮师父的名头,看看能不能镇得住对方?”

    夏启瞟了李灵一眼,神色淡淡。

    李灵回望夏启,心中暗笑。因为夏启没有修道,根本做不到传音入耳,在这个“异世”,夏启根本不会“偷偷”和她说话。

    就在两人对视间,一个声音从庄园外传了过来。

    “首座到!”

    李灵和夏启闻声看去。

    一个月白色长衫的年轻男子款步而来,年纪轻轻,面容带着一分稚气,眉目间却带着淡漠与威严。

    夏启微微蹙眉。

    李灵微微一怔,有些不可置信地缓缓站起身。

    元君呆立当场。

    片刻后,元君的面上飞速变化。他稍稍整理了一下衣衫,一手拂过眼角,笑了笑缓缓走向李灵。

    走到李灵跟前,元君卸去满身威严,极书生意气地俯身一礼:“李仙子,许久不见了……元君,元君当真想念的紧。”

    夏启:“……”

    李灵面上露出喜色:“元君?元君!你真的是元君!你怎么会在这里?!”

    夏启上前一步,站到李灵身侧:“你好,我是夏启,是李灵的……”夏启改了一个词汇,希望这个古人装束的男子可以立即明白关系:“……夫君。”

    元君怔住了。

    这时,门外却传来了另一个声音:“分盟主到——”

    “师父?”元君讶异地转身。

    只见一个身形高大、仙风道骨的中年男子大步行来,见到庄园中的三人,面上一喜。

    中年男子走到元君身后,停下脚步,朝着李灵一跪:“三千小世界泾微界位面主,散修联盟泾微界分盟盟主,金道王拜见少主!”

    元君又呆住了。

    夏启立在李灵身侧,侧目看她:“……你师父果然厉害。”

    见元君不动,金道王拉了拉他,喝道:“快跪下!这是我们散修联盟总盟主的弟子!总盟主早就在三千大世界和三千小世界宣布了李灵仙子的身份!少主一到泾微界,我就感知到了少主的神魂波动。快跪下!”

    元君看看夏启,又转头看看金道王,面上有点苦涩又有点委屈,退后一步跪了下去:“拜见少主……”

    李灵正要叫这两人起身,就见夏启靠近她身边,在她耳边轻声道:“果然是大能弟子啊李灵,你居然在异世界给我准备了一个情敌……”

    乍然见到元君的欣喜顿时化作了好笑,李灵带着无奈地笑意看向夏启,他明知这庄园里每个人都能听得到他的话,还偏要“贴耳细语”,当真是“直接向所有人自我介绍身份”:“夏启……”

    夏启退了一步,站在李灵身侧,好似什么都没做一般。

    跪在下头的金道王面上带着小心谨慎的笑意,时不时紧张地瞥元君一眼。

    元君满脸失落与苦涩,委委屈屈地抬头看向李灵。

    “……”李灵又看了夏启一眼,想了想,还是道:“你们先起来了吧。我只是师父的记名弟子,又修为低微,不敢受此大礼。”

    李灵看了看夏启:“这是我的……夫君,夏启。”

    夏启面色平静,眼中划过一丝笑意。

    金道王的笑容大了些,他站起身,朝着夏启轻轻作揖:“原来是少主的夫君,失礼失礼。”话毕,金道王拉了拉元君的衣袖。

    元君站起身,不甘不愿地朝着夏启一礼,却不肯说“少主的夫君”这五个字。

    金道王暗中瞪了元君一眼,转头对李灵笑道:“少主请随我来。总盟主早有交代,若是少主到达三千小世界某一界,自会有相对应的修行秘籍给少主,与少主的伴侣。”

    夏启眼中划过一道光芒。

    李灵笑看了夏启一眼。自从成了李灵的手下败将之后,夏启便真的有了修道之心。

    到了这个世界,无论师父有没有准备修炼秘籍,夏启都有机会踏上修仙之途了。

    李灵和夏启跟着金道王走向泾微界的散修联盟分盟总部,后头跟着一脸委委屈屈的元君。

    夏启漫不经心地瞥了元君一眼,才发现这男子面上委委屈屈,眼中却是带着一丝欣喜和一层泪雾,不由扭过了头——

    修炼成仙,千年时光,执念未除,心如深海暗流,面如稚子纯然。

    心境圆融,情深如海,没有破绽。

    不知他与李灵要在这一界待上几千年?这个情敌,大约是要“常常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