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42章 没有那么多的理所当然
    “青青,我们下楼去吃早餐吧!”夜玄离揽住苏青的肩膀,推着她往楼梯下面走去。

    “好!”苏青点了点头,只要不是去签署和离书就好了,其他的一切他都可以装作不在乎的样子来。

    苏青和夜玄离才下楼就看见了有人来了,竟然是席亦铭和温星余,席亦铭的脸色苍白到了极点,整个人摇摇欲坠,脸色已经苍白到了极点,当温星余才看见苏青和夜玄离的那一刻,温星余立即扶着席亦铭跪在了夜玄离和苏青眼前,“军长求求你………”

    “军长求求你救救席亦铭!”温星余跪在苏青眼前低声祈求,“求求你,军长………”

    席

    话才说完,苏青便推开席亦铭的手,从夜玄离的不远处经过。

    “苏青,你给我站住!”刚要上官邸的阶梯,只要推开门,她便进了官邸,不料夜玄离的大手却好软一把揽过她的身子,将她揽回他的怀中。

    席亦铭瞧着这一幕,眼眸大睁,满是怒气却不敢上前半步,只是压抑着怒气,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明明应该冲上前,将夜玄离。

    “怎么了?”感觉到身后的女人没有跟上来,夜玄离带些疑惑的转过身子来。

    “你是不是很介意?”苏青开口说道,嗓音里带了一抹让夜玄离无法察觉的苦涩。

    “我说不介意那是在骗你!”夜玄离终于冷哼了一声,眼神凉凉的瞥了她一眼,语气里带了极浓的醋意,“我知道如果没有我,你就会跟席亦铭在一起,但是没有如果,这个世界上已经出现了我夜玄离,你,我有可能真的会跟席亦铭成亲吧,毕竟爹爹很喜欢他!”

    “都说了没有如果!”夜玄离的声音里的酸意更明显了,伸手一把抢过她手中的伞,将她揽在怀里,一起走向路边的车子。

    有个人影缓缓的从不远处的巷子里走了出来,一双温润的眸子直愣愣的看着眼前那一幕,嘴边划过一抹自嘲的弧度。

    还好,刚才他并没有答应她去陪她吃面,要是答应了,估计夜玄离一出现她便会收回他说的话,才短短一段日子,他就已经无比清晰的知道,夜玄离在她苏青心里的重要性,他比起夜玄离什么都不算。

    苏青被夜玄离揽着上了车,聂梓齐坐在前座转头看向夜玄离m着苏青有些困难的一步一步上着楼梯跟心疼自己的女儿了,“我女儿,我女儿就是嫁给夜玄离了,现在这样子,我也是不愿意的,你说,你说她和夜玄离什么样子,是我能控制的吗?”

    “你不能控制,那你当时可以,可以不同意啊!”唐婉说。

    “当时女儿和夜玄离感情那么深,我能阻止的都阻止了,你也知道我阻止不了,要是能阻止得了,那我们现在,现在…………”苏文宗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我们的女儿现在这样子,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当时也一点也不想让他们在一起的,我拼命的阻止了你忘了吗?是女儿非要嫁给夜玄离的,我都以死要挟了,可是她就是要嫁我能有什么办法!”

    “真不知道女儿是遗传了谁!”唐婉没好气的瞅了一眼苏文宗,转身就走。

    以前苏文宗在唐婉心里就是绝好男人的模样,自从知道苏文宗竟然在外面包养了女人之后,她所有的耐心都被磨光了,现在的她只希望女儿能永远幸福的过下去。“小姐,夜军长来接你了!”丫鬟开心极了,“带了一大对人马可长脸了!”夜玄离深邃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她,看的苏青面上微热,注视着夜玄离的脸。

    “你说,抱着,怀中温热的温度传到她身上,温暖着她。

    像是在给她抚慰着痛苦和心酸,让她忘却和席亦铭的一切。

    她仰起头靠在夜玄离的胸膛上,眨了眨眼睛,没让那抹苦涩的眼泪掉下。

    夜玄离紧紧的抱住她,紧紧的,紧紧的,像是怕她会跑了一样。

    “这么晚了,我不是在做梦吧?”苏青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

    “夜玄离,你怎么喝那么多酒?”苏青小声的问着他,她要挺着肚子,还要扶着夜玄离实在是辛苦了一些。

    “好了,好了,回去吧!”蓝正跟着苏青一起扶着夜玄离。

    聂德尚朝着苏文宗和唐婉鞠了一个躬,“那,我们先接夫人回去了!”

    “聂管家!”唐婉看着聂德尚要走了,立即从包里掏出一沓钱,m

    “苏夫人

    “…………”苏青僵硬的笑了笑,车行驶了起来,“你来接我是要去签和离书对吗?这么大的阵仗吓到我了!”

    “什么和离书?”夜玄离当然装没听懂,抱着苏青,鼻子贴着苏青的脸颊,“和离书,什么和离书,我才不要跟你和离,我要跟你一生一世永远在一起,世界末日到了,我都不会跟你去签署和离书的,我爱你!”

    “…………”苏青无奈的看着眼前的夜玄离。“你喝醉了,喝醉了的人说的话都不算数!”

    “啊~!”感觉到苏青的语气不是太好,夜玄离直接耍起了无赖,“青青,我好累了,好累,我好渴!”

    听到夜玄离这么说,苏青立即看着聂德尚问道,“有水吗?夜玄离说他想要喝水!”

    苏青真的特别想念夜玄离,比夜玄离想他的多得多。

    苏青闭上眼睛,任由喝醉了的夜玄离对她为所欲为。

    “我爱你,青青!”

    “不要,有人!”感觉夜玄离的手开始放肆了,苏青有些紧张的推开了夜玄离的手离书,我就回平阳街!”苏青不敢太相信夜玄离的深情,若是一切都是假的,最后难过的,感觉快要崩溃的,一定又是她自己,苏青已经受够了,已经不想在这样子了。

    夜玄离猛地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苏青,“非要让我说个清楚吗?昨天我跟你说要签署和离书,都是在骗你的,我怎么可能会跟你签署和离书!”

    “我昨晚说的话,你全都忘记了吗?”夜玄离盯着苏青问道。

    “我说想你,我说我想你,非常想你,说的都是真的!”夜玄离继续说道,“我只是受不了,你不在我身边都能过的那么好,是因为我你不在我身边,我过的一点都不好,半点都不好,所以我才会这样子!”

    苏青一愣,显然没有想到会在夜玄离的嘴里听到这样子的话语。

    夜玄离竟然k,不该骗人,我就不会骗你的!”

    “我不会在那么极端,想着自己会死,我会好好活着的!”苏青继续说道,“我爱你,所以为了你,我都会好好活着!

    夜玄离满意的笑了笑,可是他没告诉苏青,苏青是不怕死了。

    可是他怕苏青死。

    夜玄离伸手摸了摸苏青肚子里的孩子,“这段时间念合乖吗?”

    “念合?”苏青一愣的盯着眼前的人,“你怎么知道,知道孩子的名字叫做念合?”

    “因为我每天每天都在关注你,所以我就知道了孩子叫做念合!”非常不好!”

    “…………”夜玄离深吸了一口气笑了笑。

    “你觉得不好,所以你给孩子的名字中起了一个合字对吗?”夜玄离伸手摩挲着苏青的脸庞。

    “要解释什么?”苏青丝毫没有发现自己做错了什么,看着夜玄离不解的问道。

    “不好。

    夜玄离大手一挥就给三人罩了一个屏障,外面的人看不见里面的人,里面的人却能看见外面的人,夜玄离看着温星余又看了看席亦铭,“我没有办法,我毫无办法!”

    “您有办法,一定有办法!”温星余砰地一声又跪在夜玄离眼前,嗓音里透着绝望,“要是您都没有办法,那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有人有办法能救活他了………!”

    “他也应该活够了才对,他吸取了千年前在大片人群里没露出原形,今天我在次求求您在大发慈悲救救我丈夫吧!”温星余知道夜玄离终究是个神,内心深处掩藏着旁人所没有的善良。

    夜玄离深吸了一口气,脸色泛白,“其实,不瞒你说我和苏青的劫难也会在短期之内来临,所以…………”

    夜玄离终于可以跟一个人说说他内心深处的痛苦。

    要不是昨晚喝醉,掐指一算,他怎么可能会知道他和苏青的劫难也即将来临了。

    别人都以为他喝醉了,所以才将苏青接回来,是因为真正的原因是他知道了,知道了大难将至,他不能在将苏青推在外面。

    无论是他和苏青在不在一起,只要他们在一起了,劫难就在随着时间的推移,推得离他们越来越近。

    “我是真的帮不了你和席亦铭,命数既然要夺走他的生命,你们就不要在做反抗了,所有的一切都是上帝注定了的!”夜玄离说道人吗?”

    “我不想在拖累你了,你懂吗?”席亦铭的声音很小很小,小的只能让两个人拖累。

    “你已经给了我那么多年的修为,你现在一天还能维持多久的人形?半天都不到,为了我,你做的已经够多了!”席亦铭用尽全力忍住想要咳血的苦涩,看着温星余说道。

    “我不要你这么说,你知道的,知道我爱你!”温星余抱紧了席亦铭,“我要跟你同生共死,我答应你不会再去夺去苏青的性命了,那你就不能答应我让我想尽办法救活你吗?”

    “是你改变了我的想法,是你让我变得不在那么自私自利,那你能不能为了我,在坚强一次,不要在这样垂头丧气,你知道的我想做的事情,我一定会去做的!”

    “我想让你活着,如果没有你,你要我怎么活下去?”温星余紧紧的抱住席亦铭的头,靠在她的头上,嗓音里带着祈求,“算我求求你,求你不要那么的脸庞,“你明明知道我不爱你!”

    不爱她,他一样的人。

    他没有告诉温星余,要是她把他们给绑了生死契,那他也一定要受雷刑。

    这些都没关系,若是能让他们两个相爱的人,永远在一起,手电雷刑又算得了什么呢?

    “我愿意,我愿意!”温星余欣喜的抬起头,盯着眼前的人看,“我愿意,我都愿意————!”

    “但是你就不怕席亦铭会………”

    “我不怕!”

    在这一瞬间夜玄离懂了,为什么刚才他会算不出来席亦铭的命数,是因为席亦铭的命数里,有了他的掺杂。

    “好————!”夜玄离颌首,“我带你们回到一年前,一年前正是席亦铭身体最好的时候,那个时候为你们绑定生死契是最好的时候!”

    “一年前?”温星余震惊的睁大了眼睛,夜玄离,夜玄离竟然能扭转乾坤,竟然能穿梭时空————

    果然是神。

    “只需要,我和你去!”夜玄离看着温星余说道,“席亦铭还要留在这里,这样子我们去到一年前的时候,才能遇见一年前的席亦铭,才能让他和你签约生死契!”

    “那好!”温星余利落的点了点头。

    夜玄离将摇摇欲坠的席亦铭幻变成一棵蓝花楹,藏在大片蓝花楹里,对着温星余说道,“!”她低着眉头,望着地面,“我都没有与你生气,你今天说了要来接我下课堂的,可是我等了你很久等的天都快黑了,下了大雨,也不见你来!”

    她那时候怀孕了,要是没有怀孕至少还可以去到席亦铭身边,告诉席亦铭一定要远离温星余,可他们都成亲了。

    苏青想或许那个时候席亦铭一定知道温星余的身份吧。

    而她都怀孕了,为了孩子,都要保住自己的健康,让自己的身体健健康康的,苏青的心里很清楚,清楚自己需要什么东西。

    她需要夜玄离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好好的。

    一旁站在的佣人立即扶着苏青进了餐厅。

    夜玄离站在温星余跟前,慢慢的低下了身子面对席亦铭,伸手摸过席亦铭的头发,嗓音低沉而好听,“可以开始准备葬礼了,或许活不过这段时间了!

    站在可惜了!”

    夜玄离深吸了一口气,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一年前,苏青竟然有这样的时候吗?为什么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现在他是穿梭时空而来的,不能靠近苏青,只能看着她经历了什么!

    aa2705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