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月亮 太阳和北极星
一本读|WwんW.『yb→du→.co
    奥林匹斯山雄伟壮丽,巍然耸立在希腊的群山之中。冬天,白雪皑皑的山峰,在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夏天,谷地绿树成荫。每天,当太阳从东方升起时,曙光首先照射到这座圣山的顶峰;当太阳下山,银色的月亮从东方升起时,辉煌的奥林匹斯山顶峰又洒满了月光。有时,大块大块的乌云也会从四面八方朝这座山的山坡飘来,于是,山谷一片昏暗,狂风大作,大雨倾盆。

    奥林匹斯山是一座神圣的峻峭的山,大神们就选择了这块地方来建造他们的宫殿并在那里治理世界,在云海之上,是一条条柱廊,柱廊前面是长着奇花异草的花园。强风从来不会刮到这个乐园,这些坚如磐石的宫殿,上空也从未出现过暴风骤雨。山顶上总是风和日丽,阳光明媚,花香扑鼻。

    在这个光辉的奥林波斯山上,每个大神都拥有自己的宫殿,最富丽堂皇的要数众神之王宙斯的宫殿。每天清晨,当奥罗拉用玫瑰色的手指打开天门放出阳光时,奥林匹斯山上的众神就会集到他们首领的宫殿里来。他们的最高统帅宙斯坐在金色的宝座上,在宫殿最大的厅堂里接待他们。

    这天,宙斯高坐在宝座之上,听着缪斯女神的演奏,忽然看着自己身旁,天后赫拉的坐位空无一人,便开口向诸神问道:“赫拉哪去了?”

    在他的宝座另一边,是忒弥斯女神,这位正义女神,掌管着整个世界的安宁,是神王宙斯的姑姑,也是他的第二位妻子,不过因为神后赫拉的原因,早已经和宙斯分开了。

    忒弥斯女神听到宙斯的问话,面无表情道:“勒托就要生产了,我们的神后大人恐怕坐不住了。”

    这位暗夜的女神勒托,是神王的表姐,也是最近一段时间和神王来往最为密切的神灵。不过她的运气不好,此时的神王,已经和神后赫拉确定了关系。

    赫拉对于勒托怀上了宙斯的孩子非常不满,尤其是命运三女神已经能够肯定,勒托的肚子里面是一男一女。女的无所谓,毕竟忒弥斯已经在这之前,帮宙斯生下了时序三女神和命运三女神。但是宙斯现在,还没有一个儿子,勒托生下来的这个男孩,就是宙斯的长子。而赫拉自己,还没有替宙斯生下儿子,这一点让赫拉既嫉妒又气恼,打定主意不让他出生。

    天后赫拉下令禁止大地给予她分娩之所,可怜的勒托东躲西藏,到处流浪,后来终于在爱琴海上找到了一个藏身的无名小岛—阿德罗斯岛。这是勒托的妹妹,流星女神阿斯忒里亚化成的岛屿,她不忍心见到自己的姐姐受苦,便恳请海神波塞冬给了自己一席之地。

    尽管这样,赫拉仍然下令,不准这个岛屿扎根,只能在无尽的海洋上面漂流。

    宙斯唤来了他的神使,女神伊里斯,这位彩虹女神,既能将天地众生的意思传给神王,又能准确的传达宙斯的旨意。将所有情况了解之后,宙斯马上唤来了命运三女神。

    “克洛索,勒托怀孕了,我有一种感觉,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将承载奥林匹斯的荣光,成为伟大的神灵,帮我看看,命运是怎样安排的?”

    克洛索是命运三女神的最长者,她掌管未来和生命之线,遵循上天的安排,引导着一切人和神的一生,就是神王宙斯也不能改变。

    她紧闭着双目,突然睁开,眸子放出碧绿的光芒,回道:“我看到了,天空与暗夜的孩子,都将成为光明的化身,奥林匹斯的山巅,又有两座主神的冠冕。他们是黑暗之中的希望,是力量与美丽的统一。”

    宙斯听到这话,欣然大喜,取来眼前的大酒杯,一口喝下,对着伊里斯说:“去告诉波塞冬,我的长子不能出生在一个漂浮不定的岛屿上面,去通知我的母亲瑞亚,让她去见证她的长孙的出生。”

    瑞亚是宙斯与赫拉之母,相信有她在场,赫拉不会有什么不利的举动。想到这里,宙斯又对忒弥斯说道:“忒弥斯,赫拉一直尊敬你,你也过去一趟吧。”

    伊里斯与忒弥斯才刚出去,本来是白昼的天空,突然变成了黑夜,夜空之中,一轮明月高悬。随着明月的出现,一阵婴儿笑声传来,森林之中的动物,都朝着爱琴海的方向望去,高兴得到处跑,一个伟大的神灵就此诞生了。

    高坐在王座上面的宙斯,听到这阵笑声,也不自觉轻笑了起来:“月亮祝福,万物一同欢喜,就叫你阿尔忒弥斯吧。”

    又过了七天,月亮还没有消失,但是太阳与群星也同时出现在了天空之中,一轮朝阳之下,万物安宁祥和,天空之中的鸟儿,水中的人鱼,都齐声欢唱,就像黑夜漫长,重见了光明一样。

    这时,一阵响亮的哭声传来,随着这道哭声,天空之中所有的异象都消失不见了,宙斯高兴道:“与太阳一起来,赐福给万物,就叫你阿波罗吧。”只是他没有发现,在所有异象快消失的时候,位于北方的北极星,一道星光随着阳光一齐射了下来。

    宙斯从宝库之中,取出来一对弓箭,一把金光灿灿,一把银白如雪,这是初代神王,天空之神乌拉诺斯的宝物。正当他准备亲自将这对金银弓箭送给刚出生的儿女时,一位属神前来报告,说是赫拉来了。

    宙斯急忙叫来伊里斯,让她将弓箭送过去。

    “金色的弓箭,有着铺天盖地的箭头,它将伴随阿尔忒弥斯的一生;银色的弓箭,没有它射不中的东西,它将成为阿波罗的得力助手。”

    ······

    当伊里斯将东西带到无名岛之时,却被眼前的景象怔住了。此时的阿德罗斯岛,挤满了众多女神,神王的母亲瑞亚,正义女神忒弥斯,海神俄刻阿诺斯的夫人泰西丝带着她的众多女儿,就连地母盖亚都在。而让伊里斯吃惊的是,在众多女神之中,有三个孩子,并不是两个。

    勒托女神见到伊里斯,又往天空看了看,咬了咬嘴唇,说道:“伊里斯,你跑到这里来,是神王大人有什么交待吗?”

    伊里斯急忙拿出弓箭:“奉神王大人的命令,金色弓箭送给您的女儿阿尔忒弥斯,银色弓箭送给您的长子阿波罗。”

    此时,不仅勒托吃惊,就是其他女神也有点惊讶,但是她们将最后出生的孩子和前面两个一对比,也就恍然了。前面两个,被神王取名叫做阿尔忒弥斯和阿波罗的孩子,出生之时,天生异象,神力也是非凡,就是很多成年神都不一定比他们强。他们的长姐阿尔忒弥斯,不过才出生七天,便能借助神力帮助弟弟出生了。

    而第三个孩子,出生之时,只有一道北极星光显现,身上几乎没有什么神力,和普通人类小孩差不多,难怪宙斯就是名字都不愿帮他取了。

    不仅如此,新生的第三个孩子,就连长相也不如自己的哥哥姐姐俊美,瞳孔和头发是黑色的,鼻子扁平。一生下来到现在,不哭也不笑,要不是在场的都是神灵,一眼便能看出这个孩子没有问题,恐怕都会担心他是一个傻子。

    然而勒托女神却很喜欢这个孩子,他的发色和瞳孔颜色与自己是一样的,就像自己的黑袍,就像寂静的黑夜。

    热闹的宴会终有结束的时候,一群女神在无名岛上玩闹了几天,终于重归寂静了。

    ······

    勒托一手抱着阿尔忒弥斯,一手抱着阿波罗,正在哺育他们俩。至于她的第三子,阿德罗斯,则躺在脚边的一个摇篮里面,黑色的眼珠鼓溜溜转个不停。阿德罗斯没有得到宙斯的赐名,勒托便给他取名为阿德罗斯,即是脚下的漂浮岛屿的名字,用来感谢自己的姐妹流星女神阿斯忒里亚。

    阿德罗斯望着被母亲抱着的哥哥姐姐,果然不愧是未来的奥林匹斯主神,小时候就这么能吃,不是自己比得了的。自己喝奶,几口就撑了,但是他们似乎可以喝个不停。再看看自己的身板,与刚出生几个月的人类婴儿差不多,而他们看样子,起码得有三岁了。

    看了良久,阿德罗斯便翻了个身,心中暗叹:“自己这是走了哪门子大运啊,睡个觉醒来,就到了古希腊了。还不是历史上面的古希腊,而是神话传说中的,成为了那位日天日地日空气的泰迪神王宙斯的儿子,还是著名的月神阿尔忒弥斯和太阳神阿波罗的弟弟。不过这样也好,宙斯虽然不靠谱,但是他们两个的大腿还是可以抱住的。不过说起来,希腊神话世界除了这些个神都喜欢乱搞以外,大体上还是比较安全的,保住小命应该不难。”

    阿尔忒弥斯和阿波罗似乎喝饱了,勒托将他们放了下来,让他们自己去玩。阿波罗一下地,便拿出自己的弓箭,跑了出去。而阿尔忒弥斯,则急忙来到阿德罗斯旁边,用手指逗弄着他。阿德罗斯见状,知道她这一弄,便没玩没了的,连忙哭叫几声。

    勒托女神听到了声音,便将阿德罗斯抱了起来,不让阿尔忒弥斯逗弄了。阿尔忒弥斯于是嘟起嘴巴,眼睛泫然欲泣。勒托见了,无可奈何,也将她抱了起来,继续让她在怀中逗弄阿德罗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