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七章 来求一神职,去指众生路
一本读|WwんW.『yb→du→.co
    “斯堤克斯女神,你把我单独叫出,有什么急事吗?”

    宙斯的神王宫殿之中,神王宙斯看着眼前的美丽丰腴的女神,一脸奇怪。他当然不会自信的认为,这位女神偷偷来到自己的宫殿,后面还带着一男一女两位年轻神灵,是来和自己谈情说爱的。

    再说了,就是斯堤克斯想和他谈情说爱,他也不敢啊。这位女神,虽然和德墨忒尔一样丰满诱人,惹人遐想,但是脾气可比德墨忒尔差远了。她可是亲手将自己丈夫推进塔尔塔罗斯深渊的强悍存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没有任何男神敢对她有想法了。

    身穿黑袍的斯提克斯微微一笑:“这次过来,是把神王您的儿子带来的。”说完,斯堤克斯指了指在他身后的阿德罗斯。

    宙斯看着眼前这位少年,不过十四五岁的模样,带着一种亲和的笑容,也正不断打量着他。

    “你说你是我的儿子?”宙斯疑问道。

    “勒托之子,阿德罗斯见过神王陛下。”阿德罗斯向这位高坐在上的神王拱手行了一礼,近观一看,他确实有种比哈迪斯和波塞冬更吸引人的俊脸。跟他相比,哈迪斯显得偏沉默阴翳,波塞冬显得偏旷野轻佻,而这位神王的气质,却没有任何偏向,阳刚大气又不失细腻温和,不愧是女性生物的毒药,女人女神甚至女动物都逃不过他的魔掌。

    宙斯皱眉看着这个黑发黑眸的少年,确实和勒托极像,不禁喝问道:“既然是勒托的儿子,为何不直接去众神大殿与你母亲兄姐一起宴饮,反而随着誓言女神来偷偷见我?”

    听到宙斯的喝问,阿德罗斯笑道:“来私见神王,只不过有礼要送,送礼之后,还有一事相求。”

    “哦。”对于这个不称呼自己父亲的儿子,宙斯不禁有了一丝兴趣,淡淡笑道:“什么礼物,若是我喜欢的话,准了你的要求又何妨。”

    “神王陛下会喜欢的。”阿德罗斯说完,取出一支黝黑的长箭,上面紫色的花纹与红色的鲜血交相辉映。

    “是你。”宙斯顿时心神一动,那从天外而来的一箭,将厄客德娜射死,将提丰重伤,他与众神商量许久,都没猜出是谁射出的。“

    宙斯甚至不用看,都知道那根长箭是真的,上面冰寒的诅咒之气,还有残存着的提丰夫妻的气息,他记忆犹新。

    宙斯不断地敲击着神座,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忽然见到阿德罗斯又将那支箭收回,不禁纳闷:“你不是送礼吗?怎么又收回了?”

    “给神王陛下的礼物是提丰之妻厄客德娜,至于这支长箭,我也只有这一根了,可舍不得送出去。”

    听了阿德罗斯的话,宙斯的眉头稍稍舒展,只有一根的话,倒也不是不能接受,随后问道:“你来此所求何事?”

    “听闻神王陛下明日准备册封众神神职,我虽不才,也想在奥林匹斯讨一个神职。”

    “消息倒是很灵通。”宙斯不禁哂笑,“你觉得你能当什么神?北极星神?”这个儿子的天赋之差,他也是有所耳闻的。

    丝毫不介意宙斯的嘲笑,阿德罗斯点点头:“确实是北极星神,不过北极星嘛,是众生识别方向的重要星辰,我想请神王顺便再给一个方向与道路之神的神位,为众神万灵指路。”

    “方向与道路之神吗?”宙斯略一思考,而后说道:“好,便予你这个神职。”

    “那就谢谢神王陛下了。”阿德罗斯连忙感谢道:“也没有其他事情,就不打扰神王欢饮了。”

    “等等。”宙斯叫住他们:“你母亲他们正在大殿饮酒取乐,你不一同去吗?还有斯堤克斯女神,你那几个孩子也在,何不一起过去?”

    斯堤克斯摇摇头,她对于奥林匹斯没有半点兴趣,这次要不是因为阿德罗斯需要她带路,根本就不想上来。

    阿德罗斯则道:“今天就不必了,明天之后,再和大家一起欢饮。”

    他们走后,宙斯一个人又在神殿静坐了片刻,而后又回去同众神饮酒歌舞,对于刚才的事情,他也只字不提。

    ······

    “阿德罗斯,你真想去奥林匹斯任神职?”斯堤克斯问道。

    “是啊,像我这种,只能遥控北极星力,与自然难以呼应,与法则难以沟通的神灵,不到神庭,怎么会有合适的神职?”

    “以你的情况,曾经在冥河之中呆过,注定难以沟通法则,就算有神职,也难成主神啊。”斯堤克斯不禁担心起来。

    “也就去尝试一下,最起码奥林匹斯山上现在很安全,不用担心生命危险了。”阿德罗斯劝慰道。其实他也深知自己的情况,沟通法则成为主神基本是不用想了,他只是想去试验一下,功德、愿力、气运这些在另外的世界上,赫赫有名的东西,在这方世界能不能有用。

    这几样神奇的东西,在前世的修行界,尤其是佛教里面,可是相当于挂的存在,阿德罗斯怎么可能不动心。

    “哎,你就算选择神职,也应该选一些覆盖面广的啊,你这个神职实在太单一了。”

    听到斯堤克斯的话,阿德罗斯困惑不解,难道选择神职还有学问在里面,连忙向斯堤克斯询问。

    “你可知道主神之间也是有差距的?”

    阿德罗斯连忙点头,这一点他早就发现了,同样是主神,宙斯就要比其他的奥林匹斯主神强大,赫斯提亚比德墨忒尔强大,而斯堤克斯也比欧律诺墨厉害。

    “一般神灵只能通过神力借用天地法则之力,主神可以直接将天地法则与神力结合,因此更加强大。所以主神的威能,主要体现在神力与法则两点。”

    阿德罗斯也明白,神力是来源于神灵自己的力量,法则是天地的赠与。两者结合,才是神灵强大的本质,单靠神力的话,神灵未必是人类的对手。日后的半神英雄阿基琉斯,不就以一身蛮力,将很多神灵击败了。

    “神力好说,你虽然不是主神,但也是一个例子,你神力强大,很多神灵或许借用天地法则都不是你的对手。而你看提丰,也基本没用法则,但是神力惊天,将奥林匹斯的主神牢牢压制。当然,提丰只是特殊情况,一般的主神,不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的。”

    赫卡忒忽然在一旁笑起来:“难道阿德罗斯也要走提丰的路子,靠着蛮力吊起来打主神?”对于阿德罗斯说过的“吊打”这个词语,她感觉很有意思,将人吊起来打,想想都有趣。

    阿德罗斯瞪了这个无法无天的属神一眼,然后示意斯堤克斯继续讲解。

    斯堤克斯也是莞尔一笑,感觉阿德罗斯的这个年轻女属神确实有意思,摇摇头继续说道:“对于大部分主神来说,他们的区别主要还是体现在法则上面,这也分两种情况。第一,法则本身也是分三六九等的,比如我的誓言之力,就是一种顶级的法则之力,很多低级法则难以抵挡。”

    “第二种情况就是,每个主神神力覆盖的法则多少也不同。最一般的主神,神力只能覆盖一种法则,必然不是多法则主神的对手,如什么风神雨神,他们的实力最为一般。说起来我要不是因为誓言之力强大,也就比他们强一点。”

    这一句阿德罗斯却不置可否了,他可知道,斯堤克斯除了誓言之力以外,还有仇恨之力的存在。

    斯堤克斯接着道:“所以天赋越高的主神,他们的神力能够覆盖的法则越多。这些神灵,在成为法则神之时,或者选择一些成长性很强的神职,比如说海神,山神,河神等等,一方面容易寻找自己适合的法则,一方面也不会束缚自己。更有一些神灵,直接就选择了覆盖性很强的神职,直接把与自己能搭上的法则全拢进去,这些神灵不但强大,而且成长极快。”

    听完斯堤克斯的话,阿德罗斯恍然大悟,为什么日后奥林匹斯的神灵,基本都是一些虚头巴脑的神名,什么智慧女神、狩猎女神、婚姻女神等等,而不指代具体法则,原来是这个原因。

    “当然还有更特殊的例子,成为神灵之中的王者。提坦之战的时候,宙斯他们三兄弟与我差不了多少,可是才过去一百年,我已经自认不如了。特别是宙斯,我感觉他这次还未尽全力,特意将力量压制在哈迪斯波塞冬差不多的层次。”

    斯堤克斯这话说出来有点匪夷所思,然而阿德罗斯却认为极有可能,这三兄弟,关系十分复杂,既在相互支持,也在暗中角力。

    “所以说,你这次选神职选的有点亏了,道路与方向之神,太单一了,以后万一能和什么法则搭上,换起来多麻烦。”

    阿德罗斯倒是不介意说道:“反正用不了天地法则之力的,无所谓了。”

    道路与方向这个神名的强大与潜质,他也没指望其他神灵能够理解。

    “好不容易再见到你,看样子以后又难见了。”良久之后,斯堤克斯抚摸着他的俊脸,悠悠叹道。

    看着旁边赫卡忒一脸笑意的表情,阿德罗斯只得尴尬道:“我每年都会去看你的,斯堤克斯阿姨。”

    “记住你的话。”斯堤克斯捏了捏他的脸,而后转头便走,只是远远传来这句话。

    望着这位对他好到过分的女神阿姨的背影,阿德罗斯心中难免有些伤感,却也没有办法,他有着他的追求,不可能常伴在谁旁边。长路漫漫,只能一个人去求索,中途或许会有停留,但却不能就此安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