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哈迪斯的情况
一本读|WwんW.『yb→du→.co
    “哟,这不是我们的道路与方向之神吗?怎么今天有空来冥界啊。”珀耳塞福涅见到阿德罗斯后,嘲讽了他一句,然后再也没理他,当他不存在,和斯堤克斯聊了起来。

    阿德罗斯也不气恼,就这样在两人旁边,听着她们的谈话。

    “你说哈迪斯孤身去了塔尔塔罗斯深渊之中?”斯堤克斯一脸惊讶地说道,这个消息实在令她震惊。

    深渊之地时什么地方,那可是众神的囚牢。别的不说,当初提坦之战中,被击败的几位提坦神,就被关在了其中。哈迪斯孤身去里面,发生什么当真难说。

    “嗯,没错啊。”珀耳塞福涅一脸淡然地点头。

    “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受到刺激了呗。这次提丰之乱,波塞冬在大海之上,可以借俄刻阿诺斯家的力量与提丰相抗,若是与远古海神蓬托斯达成一致,甚至可以单凭海上的力量击退提丰;而我那父亲宙斯那里,有好几位提坦神相帮不说,我那几个弟弟妹妹也逐渐强大,奥林匹斯的权威已经树立起来了;但是冥界之中,还是只有大猫小猫三两只,除了我们夫妇,就只有死神和睡神两兄弟可用了。”

    珀耳塞福涅说起这些,神色也开始有了变化:“这次提丰之乱,我们是唯一逃出去的,他向来认为自己要比两个弟弟强,怎么会甘心受这样的侮辱。”

    “这次回到冥府之后,便派我去了夜之主宰那里拜访。”说到这里,珀耳塞福涅不禁一笑:“果然如阿德罗斯弟弟说的,夜之主宰的那些孩子,除下死神睡神和赫卡忒,还真没有几个好货。要是让他们过来为冥界效力,我看还不如不要。”

    这方天地,虽然说神灵无所谓善恶,但是混得好的神灵,其神职一般都是一些偏善良守序,最少是中立的。那些神职混乱偏邪恶的,经过乌拉诺斯与克洛诺斯两代神庭清洗,其实都被灭的差不多。也就尼克斯的众子女,一直呆在极夜之乡,没有出来为恶,才得以保全。

    在冥界的众多实力中,夜之主宰尼克斯一系已经排除在外了,黑暗主宰厄瑞波斯便如同他的神职与国度一样,众神除了知道他与夜之主宰尼克斯的两个孩子,太空神埃忒尔和白昼女神赫墨拉,其他都是一无所知。

    所以,冥王哈迪斯的选择只剩下了一个,去塔尔塔罗斯深渊,寻求这位深渊之主的支持。

    ······

    夜间,经过了一阵激情的两位年轻神灵,相互抱在一起,互相感受着对方的体温。

    “你怎么会想到拉我来这种地方?”阿德罗斯看着周围,这是一片广阔的灰色平原,到处开满了美丽的鲜花,头顶之上,是冥界的圆月,发出血红的光芒,三两颗紫色星辰点缀其旁,别有一番景致。

    “不是说要给你惊喜嘛。”珀耳塞福涅一脸笑意地瘫软在阿德罗斯身上,似乎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是挺惊喜的。”阿德罗斯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他睡得好好的,被珀耳塞福涅拉过来,在这冥界的广阔野外,进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大战。

    停了片刻,阿德罗斯苦笑道:“这要是让哈迪斯知道了,我看只能出去逃几十年的命了。”以哈迪斯对珀耳塞福涅的独占欲,连冥府都不想让她出去,更别说被别人染指了。

    “他不会知道的。”珀耳塞福涅一脸自信。

    “要是怀孕了呢?”阿德罗斯问道,神灵对于是不是自己的孩子,可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

    珀耳塞福涅嗤嗤一笑:“要是怀孕了,哈迪斯不但不会杀了你,还会感谢你。”

    “什么意思?”这话说的,就让阿德罗斯奇怪万分了,戴绿帽子已经是男人所不能忍受的了,还给隔壁老王生孩子,恐怕非死一个不可了。

    珀耳塞福涅叹息一声:“哈迪斯他是不能生孩子的。”

    “当然不能了,他又不是女神,我也不能······”阿德罗斯说到这里,突然醒悟过来,明白了珀耳塞福涅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说,他没法让你怀孕?”

    “没错,当初提坦之战的时候,他受了克洛诺斯的诅咒,终身不能有子嗣。这件事情众神都不知道,但是他却不敢瞒着我。”

    确实是不敢瞒,要知道科俄斯神系的女神,受孕率可是很高的,其中两位原初之神,地母盖亚与夜之主宰尼克斯就是代表。而珀耳塞福涅与哈迪斯成婚十载,没有一点动静,委实说不过去啊。

    阿德罗斯顿时想到,貌似他在上一世,也确实没有听说冥王和冥后有孩子。相比之下,哈迪斯那两位弟弟,到处风流,到处布种,而一脉所出,身为长兄的哈迪斯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模范丈夫,难道是这个原因?

    只是他那位父亲也是够可以的,竟然能够诅咒自己的儿子无后,真是厉害。

    他却是不清楚,当初那场镰刀夺位变乱,初代神王乌拉诺斯被提坦神推翻,他的下体受到克洛诺斯一击,直接被镰刀割了下来。痛苦的乌拉诺斯当着众神的面诅咒克洛诺斯:“你将被你的儿子推翻,而你的儿子也将被儿子推翻,这个诅咒将世世代代继续下去。”

    果然,克洛诺斯虽然想尽各种办法,甚至将自己的孩子逐个吞入腹中,然而还是没有打破这个诅咒。眼看就要被推翻的克洛诺斯,他琢磨了一下三个孩子,觉得哈迪斯实力最强,心性也是最好,最适合成为神王,便给他下了一个无后的诅咒。

    可是谁知道,三兄弟听了普罗米修斯的建议,以抽签的方式决定各自的地盘,最后登上神王之位的竟然是宙斯。

    可以说,哈迪斯纯粹是被自己祖父与父亲联手坑了一把,但却没有办法。

    “不想这些了,我们继续。”珀耳塞福涅媚眼含春,对着阿德罗斯耳边吐气如兰。

    阿德罗斯自然是不会拒绝了,只是两人不知道,就在他们再一次开始大战之时,真理田园的远处,斯堤克斯站在一棵树后面,俏脸羞红的看着他们。

    ······

    离开了冥府的阿德罗斯,想着离去之时,斯堤克斯不断打量着他和珀耳塞福涅,似笑非笑的眼神,哪里还没反应过来,两人之间的关系,应该被斯堤克斯发现了。

    不过阿德罗斯并不担心,斯堤克斯绝对不会将此事说出去,但是也给了他一点警醒,以后一定要小心,最好不要胡来,容易发生意外。

    他去了一趟极夜之乡,却得到姨妈流星女神阿斯忒里亚告知,赫卡忒被夜之主宰带去了一个未知之地。

    “未知之地?”阿德罗斯非常疑惑,天地之间,还有被原初之神称为未知之地的地方。

    阿斯忒里亚一脸温柔看着自己的小外甥,轻声说道:“主宰曾经说过,他们虽然是自混沌而生,但是天地之间,仍有许多奥秘,不为他们知晓。这一次赫卡忒将自己的情况说给她听,她觉得与那一块未知之地有点联系,便带她过去了。”

    阿德罗斯顿时了然,尼克斯作为最早的神灵,见多识广,说不定能帮助赫卡忒早点掌握这种力量。

    “这不是英俊的奥林匹斯神庭王子,伟大的方向与道路之神阿德罗斯殿下吗?”

    正当阿德罗斯与姨妈阿斯忒里亚闲谈之时,忽然走过来一位身形略显瘦弱,下巴尖细,皮肤白皙的美丽女神,她一过来便开始恭维阿德罗斯,让他极不习惯,一时之间,竟然愣住了。

    阿斯忒里亚见他阿德罗斯发愣,忍不住笑道:“这位是主宰的女儿,纷争女神厄里斯。”

    “见过厄里斯女神。”阿德罗斯极为客气地与厄里斯打了一个招呼,也不敢不客气啊,这位纷争女神,更厉害的是另一个神职,不和女神。

    绵延十载,将人间所有英雄,世上大部分神灵卷进去的特洛伊之战,就是由这位女神的一个金苹果引发的。发生的原因极其简单,就是因为一次婚礼没有邀请她参加。

    “听说阿德罗斯殿下不久之前与美丽的阿佛洛狄忒女神成婚了,众神都收到了邀请,可是为何没有邀请我们极夜之乡的众兄弟姐妹。”

    阿德罗斯一愣,竟然怕什么来什么。

    “女神没有收到邀请吗?我可是和赫卡忒说过,时间仓促,我忙不过来,让她一定要跟她的哥哥姐姐发出邀请。”

    为了避免遭到这位女神的嫉恨,阿德罗斯心道:“这个锅你就给我背了吧,我可爱的属神。”

    “原来是这样,还以为阿德罗斯殿下看不起我们兄弟姐妹呢?看来是小赫卡忒,故意不把婚礼的事情告诉我们。等她从未知之地回来,有她好看的。”

    厄里斯点了点头,才放过阿德罗斯,转而对赫卡忒不满。

    阿德罗斯连忙松了一口气,赶紧转移话题:“尼克斯大人不是说过,人类出世之后,你们兄弟姐妹就可以离开极夜之乡,怎么厄里斯女神还呆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