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一章 宙斯的新对象
一本读|WwんW.『yb→du→.co
    奥林匹斯山,爱与美之神阿佛洛狄忒突然宴请众神,让众神到她的宫殿去赴宴。

    众神都不清楚这位夺得了金苹果的女神为何如此,但是在奥林匹斯山上的神灵,都还是给了她面子,来到了她的宫殿。

    “阿佛洛狄忒,你把我们都找来,是有什么喜事吗?”

    酒宴还没开,神后赫拉看着前来的各路神灵,不免惊讶,自从阿佛洛狄忒来到奥林匹斯,也就是她与阿德罗斯的婚礼,请来了众神一齐贺喜。

    但是那一次婚礼,主要还是赫拉与阿德罗斯的母亲,黑袍女神勒托一起操办的,至于阿佛洛狄忒,就像一个局外人一样。

    阿佛洛狄忒看着赶来的各路神灵,这一次她请来的只有女神,有提坦神之中的正义之主忒弥斯和记忆之主摩涅莫绪涅,有奥林匹斯的众女神,就连丰收女神与冥后珀耳塞福涅也一起来了。

    自从上一次她们失踪事件之后,冥王哈迪斯就很少来奥林匹斯了,取而代之是她们两个时常过来。

    “怎么狩猎女神没来吗?这次来请众神,是向大家说一件喜事,我已经怀孕了。”

    阿佛洛狄忒面露笑意说出这个消息,一直以来,她便想要一个孩子。上次她痴缠了阿德罗斯一段时间,终于达成心愿了。

    众神听了她这个消息,都向她不断贺喜,特别是阿德罗斯的母亲勒托女神,脸上的笑意似乎比阿佛洛狄忒都要多。

    这个消息确实让她开心,这些年来,没有成婚的阿波罗与不少女神或者人类发生关系,陆续生下孩子,但是阿德罗斯,这位迎娶了众神之中第一美女的幼子,却仍不见反应,她也有些着急了。

    “阿尔忒弥斯这孩子,上次都在和我说这件事情,这一次怎么就不过来呢?”

    勒托不禁有些责怪自己的长女,平时比自己还关心此事,可是真有了好消息却不见她过来。

    这时,丰收女神德墨忒尔在旁边一笑:“阿尔忒弥斯或许是有事吧?不如让赫拉看一看她最喜欢的亚蒂密神庙,看看是否在那里。”

    赫拉点了点头,拿出自己那块巨大水晶,输入神力之后,阿卡迪亚密林就出现在了众女神的面前。

    随着水晶之中景物慢慢滑过,神后赫拉的脸色顿时冰冷无比,而其他众女神,则是一副看笑话的模样。

    阿卡迪亚密林之中,就在离阿尔忒弥斯的亚蒂密神庙不远的地方,奥林匹斯的主人,神王宙斯正在不断追逐这一个妙龄少女。

    这少女身穿威武的猎装,肩背神弓,手持金矛,英挺而又美丽。但是此时,这个美丽的少女心中充满了慌张,不断向前逃窜。

    而我们的神王宙斯,就像猫抓老鼠一样,慢悠悠与这少女嬉戏,兴致勃勃,脸上写满了笑意。

    当这少女躲在一颗巨大的树木后面,神王无法看到她的时候,宙斯终于失去了玩耍的兴致了。他大手一挥,这棵大树便轰然倒地,而这美丽的少女,阿尔忒弥斯的伙伴卡利托斯则瑟瑟发抖出现在他面前。

    神王一把扑了过去,将少女按倒在地,开始了一场没羞没臊的游戏。

    但是奥林匹斯的众女神,都是一脸的诡异,因为从她们视角,可以清楚看到,这巨树后面,本来就藏好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少女,而被宙斯追逐的少女,一到这巨树后面,就消失不见了。

    也就是说,与宙斯在交*配着的,并不是他所追逐的那个,她极有可能是一个假冒的。

    众女神都在看着赫拉的反应,她是宙斯的妻子,这件事情,也唯有她最有发言权。

    神后赫拉看着水晶,沉默不语,眼神复杂极了。但是当她看着接下来这一幕时,就再也坐不住了,连忙召来她的孔雀,将空间划开。

    正在大战的宙斯没有注意到,在他身旁,一根金箭冒了出来,他只注意到,眼前与他交*配的少女,突然变成了一只母羊,这只羊一脸舒服的样子,正享受着神王的服务。

    宙斯大惊失色,大怒不已,正要将眼前的母羊劈个尸骨不存,突然后面传来了一阵异动,他的后背似乎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

    这痛楚不大,甚至不如赫拉用手掐他痛,但是他眼前与他交配的母羊,在他眼中,忽然之间就有了一种别样的美感,带有一丝怯弱的味道,让宙斯舍不得将它劈死,反而愿意和它继续交配下去。

    但是此时不是交配的合适机会,还是留待以后吧,宙斯反手挥出一道霹雳,他想要看看,到底是谁在后面偷袭他。他很是惊讶,因为他从来没有这样的经历,兵器到了旁边,竟然毫无察觉。他却不知道,那并不是兵器,而是一种近乎于法则与意志的东西,不存在任何杀伤力。但是要是配上与它相配的金弓,便是面对面,也无从躲避。

    “神王陛下,我代表星辰之主送您一份礼物。”

    一声痛苦的闷哼传出,而后又出现了一句近乎于挑衅的话

    宙斯不知道劈中的是谁,但是从对方的话语之中,他大概知道了这是那位神秘的星辰之主的部属。

    宙斯大怒不已,狂暴的雷霆在周围闪落,但是却没有任何作用,那个人类并没有现出他的身形。反而他眼前的母羊,正秫秫发抖,发出一阵阵咩咩的叫声。

    听到这个叫声的神王陛下,看着眼前这只刚与他脱离身体的模样,一阵厌恶袭来,而后又升起一丝怜爱,这种感觉让他感觉无比怪异。仿佛眼前有一种极为难吃又恶心的食物,然而他就是喜欢上吃这种食物一样。

    他想了想,正要安抚这只害怕的母羊,然后将它安置到自己的花园之中。他心中想道,一只母羊放进奥林匹斯山,赫拉应该是不会介意的了。

    宙斯想得很美,但是一阵空间波动,孔雀露出身形,随后赫拉出来了,随后奥林匹斯的所有女神,他的情人,他的女儿,他的部属,全部出现在了眼前。

    赫拉冷冷看着宙斯,一言不发,对着旁边的正义之主忒弥斯说道:“还请正义之主动手吧。”

    忒弥斯玉容冷漠,抽出自己的诛邪剑,缓缓走向了那只母羊,尽管它用楚楚可怜的眼睛望着宙斯。

    宙斯的心仿佛被扎了一样,对着赫拉哀求道:“能不能放过它?”他也清楚,刚刚的情景应该都被这些女神看到了,否则她们不会是这副模样。

    赫拉摇了摇头,她的心中,对宙斯失望极了。在她的身后,所有的女神都没有说话,默默地看着。

    宙斯也不再说话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只母羊被忒弥斯处死,他心中发出暴怒的喊声:“不管你是谁,我一定要让杀了你,让你在冥界受最大的惩处。”

    同时,海洋之上,波塞冬的咆哮也让整个海洋震颤了起来,同时传遍了整个天地。

    “赫拉克勒斯,你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