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六章 终获自由的普罗米修斯
一本读|WwんW.『yb→du→.co
    当雄鹰死去的那一刻,远在奥林匹斯的宙斯反应了过来,他心中大惊,没有料想到竟然有人敢来解救普罗米修斯。

    他急忙赶到普罗米修斯囚禁的地方,高加索山。当他过来的时候,发现同样有其他神灵过来了,奥林匹斯的十二正神,来了雅典娜、阿波罗、赫尔墨斯、赫菲斯托斯几个,其他的神灵,也有正义之主忒弥斯、太阳神赫利俄斯、灶神赫斯提亚、丰收女神德墨忒尔,以及赫拉克勒斯和那个令他厌恶的儿子阿德罗斯。

    “赫拉克勒斯,你是要做什么?”

    宙斯一眼便看出了,将提丰之子格雷芬神鹰射死的,就是这个自己辛苦栽培的儿子。

    “父亲,我觉得普罗米修斯应该被释放,他是有功的神,不是罪神。”

    从小就在人间长大的赫拉克勒斯,又得到了喀戎的言传身教,一直对普罗米修斯崇拜得很。这一次看到普罗米修斯这么可怜,虽然没敢直接将他救下来,但是并不妨碍他向宙斯提出自己的要求。

    宙斯心中一怒,这个受自己喜爱的儿子,竟然会当着众神的面给自己难堪。

    “没错,普罗米修斯有功没罪,应该被释放。”

    正当宙斯准备责骂赫拉克勒斯之时,一旁的雅典娜也出声了,一直以来,她就想解救她的好友普罗米修斯,现在机会终于来了。

    “对,应该释放普罗米修斯。”阿波罗也在旁边出声,当初普罗米修斯盗火,他可是大飚了一场演技的。

    另外一边,赫斯提亚与德墨忒尔两姐妹挽手站在一起,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意图很明显。

    宙斯顿时觉得头大了,他虽然是神王,但是最近一段时间,到处出问题,他也不想再和众神关系弄僵了。

    先是在忒提丝的婚宴之上,一位人类与他做对,却暂时拿他没有办法;接着他被人设计,和羊发生关系,被众神当面看到,正义之主更是将他怜惜的母羊直接处死;而后赫拉克勒斯在利比亚将波塞冬与盖亚之子安泰俄斯掐死,虽然他口中说不怕,但是心中实在有些担忧。

    地母盖亚虽然不可能会对他或者奥林匹斯做什么,但是塔尔塔罗斯要是再度现身,他并没有把握劝说地母出手对法他了。毕竟,他们之中,与地母关系最好的波塞冬,此时心中充满了怨念。

    宙斯想了想,忽然看到旁边的正义之主忒弥斯,这位曾与他关系默契,但是却再无来往的女神,他清咳一声:“普罗米修斯到底有没有罪,还是请忒弥斯女神裁决吧。她为正义与秩序之主,相信会给众神一个满意答复。”

    听说是让忒弥斯裁决,众神都不说话了,这位女神想来令人信服。

    忒弥斯玉容冷漠,取出自己的遮眼布,遮住双目,然后进行裁决。阿德罗斯看着她这普普通通的遮眼布,总感觉这会是一件极其强大的神器。

    “普罗米修斯造人有功,传火有功,不该受任何刑罚。”

    忒弥斯一如既往的言简意赅,将决断说了出来。

    这时,轮到宙斯尴尬了,但是他看到这个曾欺骗他的提坦神,心中的厌烦就冲上心头。然而看着旁边目光灼灼盯着他的众神,他也不想将自己刚刚令忒弥斯下的裁决推翻。

    最终,宙斯做了让步,他需要赫拉克勒斯将另外一个亵渎众神的人抓来,顶替普罗米修斯,这样才能释放他。

    而宙斯选择的这个渎神者不是别人,正是赫拉克勒斯的老师,第一位从普通生灵蜕变成为半神的半人马英雄,喀戎。

    “喀戎的老师伊阿西翁,曾经当着众神的面做出威胁,对众神极为不敬。而喀戎,帮助他的老师,到处传播人类成神的法门。神力是天地的赠与,他们这样,既是亵渎众神,又是违背天地的意志。伊阿西翁你抓不住,那么就将这个喀戎抓来吧。”

    宙斯说完,大部分神灵都无所谓,普罗米修斯与他们熟悉,他们愿意帮助他。至于那个半人马喀戎,和他们可没有半点关系。

    唯有阿德罗斯脸色一沉,不过他暂时没有做出反应,他想要看看,这位神王陛下,到底要做什么。他可不相信,宙斯要抓喀戎,只是心血来潮,定然会有其他的计划在后面。

    “反正不会有性命之忧,让他受点磨难也好。相比冥河上的另外一位卡戎,他这磨难已经算是轻的了。”

    赫拉克勒斯并没有去找喀戎,但是宙斯却直接命太阳神将喀戎抓来了这里。本来在山洞之中,教导他最小的弟子阿基琉斯的喀戎,忽然就被太阳神赫利俄斯找上门去。他虽然实力超群,更胜过很多神灵,但却不是已经成为主神的赫利俄斯的对手,很快就被抓住了。

    当听到宙斯的要求以后,喀戎一脸平静,主动向他得意的弟子,宙斯之子赫拉克勒斯提出,愿意取代普罗米修斯在这里受罚。

    痛苦的赫拉克勒斯将普罗米修斯身上的铁链杂碎,而后将它缚在了喀戎身上,最后将那根金刚钉刺下之时,一向坚毅勇敢的赫拉克勒斯不禁流下了热泪。

    “我还有一个最小的弟子在山洞之中,你要是有空,可以帮我教导他。”

    在喀戎的所有弟子之中,最小的阿基琉斯或许是唯一一个战斗天赋能比上赫拉克勒斯的了,同赫拉克勒斯一样,他对阿基琉斯也寄予了厚望。

    只是看眼下情况,他是再没有机会教导阿基琉斯了,只能让赫拉克勒斯代劳。

    “阿基琉斯吗?”

    阿德罗斯在旁边摸着下巴,心中想道,自己是不是亲自去教导这个未来注定大放异彩的半神徒孙。毕竟,他还是自己部属,巨蟹宫主忒提丝的儿子。

    普罗米修斯终于被放了下来,在高加索山受尽苦头,三十年风吹日晒雨淋,更被格雷芬神鹰日复一日地啄食,他终于重获自由了。

    “神王陛下,既然我没罪,那么有罪的人是谁?你不会告诉我,让我白受三十年的苦头,却没人付出代价吧?”

    普罗米修斯一被放下来,便向宙斯质询,让众神奇怪不已,这还是当初那个智慧而又谨慎的先知者吗?不会是囚禁三十年,被囚禁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