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希伯来人苦难之始
一本读|WwんW.『yb→du→.co
    看到这一幕,无论是阿蒙与阿德罗斯,都觉得有些意思了。他们两个没有显示神身,像两个凡人一样,走入人群之中。

    他们在人群之中不发一言,只是旁听着众人的讨论,便大概知道了事情的经过。

    逃走的中年人还是一位埃及公主的养子,他本来是奴隶的出身,但是因为出生之时,被一位在尼罗河旁边洗澡的公主发现,因为他长相可爱,便被公主收为了养子。

    从那之后,这位被取名为摩西的婴儿,从此有了与他的族人不一样的人生。

    说起摩西的族人,他们自称为以色列人,从其他神域流浪而来,但是所有的埃及人都称呼他们为希伯来人。

    因为希伯来人之中,出了一位名叫约瑟的智者,他相助当时的一位埃及法老,克服了饥荒,并且与众法老结盟,共同出兵阿瓦利斯城,将已经为数不多的希克索斯人赶出去了,使那里的埃及人摆脱了异族的统治。

    从那时起,很多埃及法老为了感谢约瑟做出的贡献,允许希伯来人和埃及人一样,在埃及大地上面定居,生活,并与埃及人没有区别。

    从此,希伯来人在埃及东北面一个名歌珊的地方住了下来,他们在那里已经住了有三百年了。在这段期间,他们的人数迅速增长,遍满歌珊地。甚至在埃及其他地方,各地都有希伯来人。

    但是希伯来人毕竟与埃及人不同,他们敬拜着一位神秘神灵,尽管这位神秘神灵从未现身。他们的孩子从小便要受割礼,这成为他们本真的印记。

    最关键的是,这个民族有着一种神奇的魔力,他们总能让嫁入他们的埃及女人,转而开始信奉他们的神。

    这一点,让埃及的法老们开始不满了,终于在几十年前,阿蒙霍特普四世出人意料地登上王位,成为了众法老之首。

    他改名埃赫那吞(意为“阿吞的仆人”或“阿吞光辉的灵魂”),将以前不起眼的太阳神阿吞吹捧为最高的神,禁止对其他神的崇拜,打击阿蒙神的祭司权力,还将国都迁往埃及中部的阿马尔那,将其取名为埃赫塔吞(意为阿吞的视界)。

    这位阿蒙霍特普四世对于国事没有任何贡献,他对于神灵信仰的改变,在他死后重新得到了修正,国度迁回,阿蒙神重新获得了崇敬,而阿吞神的信仰,则再一次被泯灭了。

    这位法老定下的所有律法几乎都被废除了,唯有一条例外,那就是对希伯来人的严苛规定,被保留了下来。

    时间过去太久,关于约瑟对于埃及的功劳,也随着他帮助的王朝消失在历史之中。对于现在的法老来说,却无比担忧越来越多的希伯来人,担心日后若遇到战争的事,希伯来人会背弃埃及,连合仇敌攻击他们。

    于是,阿蒙霍特普四世下达命令,让希伯来人做最为艰苦的奴隶之事,想要借助苦难,限制他们的人口。可是没有料到,苦难越重的希伯来人越发多起来,越发蔓延在埃及各地。

    这位法老便想出了其他办法,吩咐专门的两个接生婆为希伯来妇人接生,看她们临盆的时候,若是男孩,就把他杀了;若是女孩,就留她存活。

    两个接生婆似乎害怕做这个任务,不照埃及法老的吩咐行,留存了男孩的性命。她们对法老说希伯来妇人身体太健壮的,收到要生产的消息,她们还没有到,就已经生产了。

    最后,这位法老只能吩咐他的民众说:希伯来人所生的男孩,你们要丢在河里;一切的女孩,你们要留存她的性命。

    摩西便是诞生在这个背景之下,但是幸运的他却不用承担他的族人从出生开始,便要承担的苦难,反而在埃及的宫廷之中,接受了各种饱学之士的教导。

    此时的埃及,因为神域门户大开,各种人物都出现在了埃及,可以说埃及处于与它有所交融的各神域文明中心了。

    随着阿蒙霍特普四世收养他的公主先后死去,摩西的王子身份自然不被后来的继任者所认可,但是这丝毫不影响摩西,成为底比斯城之中的智者。

    然而这位智者,却不像其他智者一样受到埃及人的欢迎,埃及人对他更多的,是发自心底的厌恶。

    这个受到埃及宫廷教导的希伯来人,果然没有忘掉他希伯来人的根,他到处为了自己这些奴隶族人打抱不平,忙东忙西,都已经活到四十岁了,却连老婆孩子都没有。

    一日他往看望自己的族人,并观察他们受奴役的情况,因为法老在摩西出生时所施行恶待希伯来人的法令仍未收回。摩西看见一个埃及人欺负一个希伯来人,怒从心生,便杀了埃及人,把他埋葬了。

    摩西本来以为没人知道这件事情,但是他这一次来到阿蒙神的神庙门口,调教两个希伯来人的纷争之时,却被希伯来人指出,他是一个杀人凶手。

    这下所有围观的埃及人就像炸开了锅一样,之前摩西四处帮助希伯来人获得更好的待遇,虽然大家不满意,但是也多多少少理解他所做的事。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了,摩西为了希伯来人,杀死了埃及人,也就是说,在他心中,希伯来人有着更高的地位,大家纷纷指责摩西,并要将他扭送到法老宫殿,让法老来审判他。

    摩西见事情败露,知道自己再带到这里,必然会有不好的下场。他连忙冲开人群,迈着大步,往外面逃去。

    这一次,让认识智者摩西的埃及人,也认识到了摩西的武力,在好几位阿蒙神的祭司的追捕之下,他竟然也逃了出去。

    阿蒙神冷眼听着周围人的讨论,也冷眼看着摩西的出逃,随后对旁边的阿德罗斯笑了笑:“一些小事,竟然也惊动星辰之主来旁观。”

    两位神灵初识的时候,阿德罗斯便介绍自己神名为星辰之主。对于这个名称,阿蒙这位太阳神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因为几乎所有的神域,从来不认为太阳与月亮是群星之一。

    阿德罗斯看着远处还在行苦力的希伯来人,对阿蒙神问道:“这些希伯来人,到底是什么来历呢?”

    对于希伯来人的来龙去脉,阿德罗斯可以说是知之甚详,但是他却想知道,作为当前埃及大部分地区的主神,阿蒙神对于那位神灵又知道多少。

    阿蒙神迟疑了一下,才道:“具体我不是很清楚,他们这一族,是在当初我们与东方神灵大战之时来到埃及的,来历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听这些人自称,他们的祖辈为一位创世神所造,但是这位创世神全知全能,一有永有,曾许诺庇佑他们。不过上一次阿吞想试探一下这位神灵的力量,便开始苛待这一族,而这位传闻之中的造物主却没有现身。”

    “既然是创世神,他就没有自己的神域吗?像埃及、卡俄斯、巴比伦等,都是由创世神开辟的地方,有着各自的神域。”

    “说起这个,我也曾化身入他们族中,打听这位神灵的一切,发现这位创世神只开辟了一个名为伊甸园的神国,并没有神域。而他们下伊甸园之后,曾经居住的一个名叫迦南地的地方,似乎也不是神域。”阿蒙神也一脸疑惑,然后又轻声说出自己的猜测:“难道是因为这位所谓的创世神,只有开辟神国与造物之能,并不足以开辟神域吗?”

    对于阿蒙的猜测,阿德罗斯不置可否,那位神灵当前的实力,阿德罗斯也不清楚。但是他清楚一点,大概几十年后,埃及的神灵就能真刻体验一把,那位造物主的威能了。

    想了想,阿德罗斯唤来旁边的西西弗斯,对他嘱咐:“你随着那位逃走的希伯来人前去,在他遇到危险的情况下,帮他摆脱危险。恰当之时,向他宣示我名,是星辰与道路,为真理与方向。”

    西西弗斯奉命离去,阿德罗斯又放心不下,将他叫住,将自己的佩剑交给他,让他无所畏惧。这柄佩剑是阿德罗斯当初在星辰之中,刻画星斗大阵所用,又经过他多年的祭炼,如今已经有了不逊色宙斯的雷电长矛、波塞冬的三叉戟、哈迪斯的双股叉的威能。

    尤其是这柄长剑在西西弗斯那里,他可以时刻感应他所在,必要之时,能够前去帮助他。

    见到西西弗斯受阿德罗斯之命离开,阿蒙神非常奇怪,对阿德罗斯说道:“星辰之主这是要做什么,你要是想保住那位希伯来人性命,我直接给法老与祭司下神谕即可。你要是想要在希伯来人之中传你的名,我可以将这些奴隶都送予你为奴,又何必这样做呢?”

    阿德罗斯闻言,淡淡一笑:“这些都不是我当前想要的,我只是想试试,通过这位与众不同的希伯来人身上,能否找到他们那位神秘的神。”

    “这一点恐怕就难了,几十年前,阿吞将我的祭祀驱走,主宰埃及之时,将希伯来人都贬斥为奴隶,还大肆屠杀,这位神灵都没有现身,更不用说现在了。”

    阿德罗斯摇头一笑,那是你们都不知道,这位先知者的重要性。但是这事也不急,到时候那位神灵出现,还需要看看他到底实力如何,以及为敌为友。而眼前的阿蒙神,看起来这么客气,但是心中到底怎么想的,又有谁清楚呢?

    同时,阿德罗斯对于那位只主宰埃及几十年,神庙便被推翻的阿吞神,也升起了一丝兴趣,连忙向阿蒙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