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神灵是否需要规矩
一本读|WwんW.『yb→du→.co
    “可知的,未知的,都可以去探知吗?后面是不是还要加上一句,能做的,未做的,都可以去尝试呢?”

    阿德罗斯听到这句话,心中暗暗自语。

    这种神通神术,还真是玄奇,跟后世之人强行附会命名,强行加在他身上的所谓大预言神术,或许还真有几分相似。

    或许离雅威未来达到的高度,神名就能代表全知全能相比还有一些距离。但是这随口一句话,却足以体现,这位神灵已经有了自己前行的方向。

    夜之主宰曾告诉过阿德罗斯,主宰之路,不过是才开始,后面还有无数道路可走。谁也不能确定,自己所走的就是正确的,适合自己的。几乎所有突破到主神以上的神灵,用一句形象的话来说,都是摸着石头过河了。

    阿德罗斯也听说了,当初卡俄斯神域之中,五位原初主宰,黑暗之主厄瑞波斯与情欲之主厄洛斯两位,已经确定就是走上歧途了。

    而且他们所走的,还是一条不能返回的歧路。所以一位主宰至今还在长眠之中,不知何时能够醒来;另外一位已经借着她妻子阿佛洛狄忒这个母腹,重新开始,但是能不能再次成为主宰,找回曾经的一切,却不好说了。

    而眼前这位未来的众神之神,也不知道当前实力如何,但无疑已经是找到了一条适合他的道路了,这种神通神术,不过是冰山一角。

    也不知道他这种神通神术是怎么练成的,说起来,倒是和推演之术稍有关联。想起推演之术,阿德罗斯便联系到自己,已经成为了一个神域的星辰之主,还时常以紫薇大帝自居。那么与星斗相关的一种推演之术,他也可以着手研究了。

    虽然天地不同,根本修行法门有别,但是天地本质还是大同小异的。根据异域神道修行法门,结合天地星空运转,未必就不能推演出全新的紫薇斗数。

    当然,这些都是以后的事了,阿德罗斯目前还没有时间去钻研这门神术。此时的他,开始准备带着伊安去埃及神域之中的冥界,探一探他们的底了。

    与雅威毕竟是刚见面,交浅不能言深,相互认识之后,便各自退去了。阿德罗斯也明白,不论是他,还是雅威,只不过是因为此时有着互不冲突的述求,才能结盟到一起。一旦双方的述求矛盾,那么所谓的盟约马上就会破裂。

    但是起码目前不会,就阿德罗斯所做的谋划,短时间之内,他与这位神灵还没有冲突的可能。

    埃及神域,以及和它瓜葛已经很深的巴比伦神域,赫梯神域,都将成为他与雅威合作泼墨的舞台。至于分别能够得到多少,就看各自手段了。

    ······

    百门之都,这座埃及大地上最核心的城市,此时正在举行一场盛大的祭典。

    埃及此时的法老塞提一世,穿上了盛装,开始了他登上法老之位以后,所做的最后一件大事。

    他牵着他年轻的儿子拉美西斯的手,缓缓走上了一座早已准备好的高台。这座下宽上窄的高台,与埃及最为盛行的陵墓,金字塔的形状相当类似。

    在高台周围,神庙的祭司,王庭的重臣,国都的居民,都已经匍匐在高台周围,极为别扭的抬着头,目视高台之上。

    塞提一世看着自己风华正茂的儿子,眼中闪过一丝不舍,但是更多的还是期待。

    “拉美西斯,以后王国就交给你了。你要清楚地记得,你的祖父,你的父亲,一生不断奋战,都是为了击败赫梯人。即便是我们死了,灵魂还会不断关注着你,看着你如何将赫梯人赶出埃及的。”

    塞提一世并不想这么早就将王位放出去,经过这些年的努力,王国的内乱已经被他消弭,军队也已经被他重振,他的征战才刚刚开始。甚至在不久之前,他将被赫梯人占领的推罗城又重新夺了回来。

    但是,人间的战斗再如何都影响不了大局,神灵之间的战斗,才最终决定着胜负。作为埃及的法老,他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阿蒙神已经与冥界的王者,曾经的丰饶之神奥利西斯谈好,举国共祭,大开冥界之门,将冥界的众神迎回人间战斗。而他,就是那个迎接神灵的使者,以表达对冥王无上的敬意。

    这是神灵提出的,也是人间臣民共同决定的,赛特一世无法拒绝,也不能拒绝,因此,今天就是他踏上冥界之路的时候。

    活人是无法通向冥界的,所以,今天他必须死去,带着礼仪卫队,前往冥王的宫殿。

    “父亲,你······”

    拉美西斯看着自己的父亲,心情低落,他并不想当这个法老,只想在他父亲塞提一世的羽翼之下,做一个游戏人间的花花公子。

    但是他的父亲,最终却无视了他那些奋力争夺王位的兄弟,让并不是长子的他继承了法老的位子。

    这也是因为塞提一世要赴死迎接神灵,无论祭司也好,重臣也好,才同意了他的要求。换作其他时候,都不可能轮到拉美西斯成为继承人。

    “伤心什么,父亲是去做一件大事。你还记得,我为什么要把你的名字改成你祖父一样吗?”

    “记得,我要继承祖父的遗志,击退赫梯人,让埃及重新回到上古的荣誉之中。”

    “嗯,这件事情,需要神灵与我们合力才能办到。而你作为法老,必须时刻记得,打造一个强大的帝国,帮助神灵播撒埃及的荣光。”

    “是的,父亲。”

    塞提一世摸了摸拉美西斯的头,抬头一看空中,太阳已经接近中心,心道:“时间差不多,我也该去死了。”

    随后,他将自己头上的冠帽取了下来,带在拉美西斯的头上,然后抬头朝上,大声说道:“伟大的阿蒙神,我已经准备好了。”

    话刚说完,空中传来了一阵巨音:“一路好走,埃及所有人都会记住你所做的一切的,塞提。”

    而后,一道金色光芒从太阳上面直射下来,落在塞提一世头顶,他便再无了生息,只是紧紧站在高台上面,仿佛还在目视着远方。那个方向,正是受赫梯肆虐的部分埃及大地。

    塞提一世死后,早就在一旁准备好了的礼仪队伍,一个个拔出战剑,就地自刎。他们的任务,就是陪着塞提一世,前往冥界迎接众神。

    ······

    阿德罗斯与伊安此时也在半空之中,看着这一幕法老祭祀冥界的大戏,口中嗤笑不已。

    无论前世今生,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么无聊的神灵,就是为了一个排场,硬逼着人间帝王赴死,以自身灵魂为使者,来迎接他。

    “这种神灵,注定了会没有好下场的,伊安。”

    正暗自出神,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的伊安,突然听到阿德罗斯的这句话,不由问道:“为什么啊,主人?”

    “想要人敬奉他,但是却不做一些让人值得敬奉的事情,这是不明智的表现;为了一点面子,既要挟神灵,又绑架人类,让神灵的信徒,人类的君主赴死,这就更属于愚蠢的行为了。这种神灵,总有一天,会有其他神灵,教导他该怎么做神的,只是真到那个时候,他也离陨落不远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成为主神之后,阿德罗斯就开始时常思考,一位神灵,应该怎样行事,怎样与神打交道,怎样与人打交道。

    见到埃及神域这所谓冥王的行径,与他心中所想相差甚远,忍不住对自己的侍女开始了说教。

    “我明白了,主人,我一定以这位神灵为教训,好好做一个神。”

    伊安的目光流转,看向了这些灵魂离去的方向,那里正是埃及神域冥界所在的地方。

    “不光是你,等到我们星辰神庭真正壮大之后,我要与所有神灵一起讨论,我们这些神,该做什么,又不该做什么。”

    阿德罗斯的目光亦悠悠望着远方,只不过他目光之中没有焦距,正在思考着,真要这么做,又是对是错呢?神灵,是否需要给他们定下规矩?

    当塞提一世带着他的礼仪队伍,来到冥界门口之时,胡狼神阿努比斯没有阻拦,也没有与他们多说,任由他们进去了。

    关于人间帝王将会亲自前来冥界迎接冥王陛下,这个消息早就在有心之人的传播之下,冥界几乎人尽皆知了。

    就连阿努比斯,对于自己生父这种行为,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说他是很久没有在人间有存在感,心理不舒坦了。

    数百年前,丰饶之神奥利西斯,可是人间最善良的神灵之一,除下有些花心与多情的缺点外,几乎是得到了所有人类的崇敬的。

    也许他是被赛特分尸一次,又被异域的司刑大神分尸一次以后,神魂出了一点问题吧?尽管是自己生父,但是阿努比斯仍然满怀恶意地揣测着。

    很快,冥界的门突然变大了许多倍,在一阵空间的扭曲之下,这扇门的开口直接对着了百门之都的那个祭台所在。

    冥王奥利西斯与亡灵女神奈芙蒂斯当先,后面跟着冥界战神荷鲁斯与他的四位听话的死神儿子,还有数十位冥界的其他神灵。

    这些神灵,就是冥王夫妇这些年在冥界的成果了。孤身两人来到冥界,到麾下数十位神灵,也确实花费了他们不少心血。

    “阿努比斯,你还是不愿意与我们一同前去人间战斗吗?”

    临去之前,冥王奥利西斯向自己这位懒散的长子问道,目光幽深,极有深意,期待着对方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