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 钟响,箭流星光射大日
一本读|WwんW.『yb→du→.co
    摩西又再一次去见拉美西斯二世了,他再次被法老所骗,便带着雅威最后的指示而来。最后两灾,雅威要让埃及神灵与埃及人同时付出惨烈的代价。

    自然而然的,摩西还是没有得到法老的同意,他也不愤怒,也不激动,只是缓缓回到歌珊地,向雅威祷告着。

    “你向天伸杖,星辰之主将得你的信,他将给埃及带来无尽黑暗三天。这三天之内,以色列人与埃及人必将区分,凡是以色列人所在之地,光明依旧,凡是埃及人所在之地,黑暗笼罩。”

    “而若三天之后,我再使一样的灾殃临到法老和埃及,然后他必容你们离开这地。他容你们去的时候,甚至要请求你们都从这地出去。你要传于以色列人的耳中,叫他们男女各人向邻舍要金器银器。如若不从,你们便也不急着出去,就在这继续看着埃及人的苦难。”

    摩西心中生惊,忍不住问雅威:“我主,你准备行如何的神迹,让他们这般服从。”

    “三天之后,约到半夜,我必出去巡行埃及遍地,凡在埃及地,从坐宝座的法老,直到磨子后的婢女,所有的长子,以及一切头生的牲畜,都必死。埃及遍地必有大哀号,从前没有这样的,后来也必没有。至于以色列中,无论是人是牲畜,连狗也不敢向他们摇舌,好叫你们知道耶和华是将埃及人和以色列人分别出来的。”

    听完雅威之言,摩西的心中顿时忍不住一寒,心中在思考这是不是有些过了。但是随后,他又在心中警醒自己,神所做的决定,必然是有道理的,怎么可能会有问题。再说,若不这样,如何告慰曾被埃及人虐杀的无数以色列亡灵呢?

    ······

    这一天清晨,在太阳即将升起之时,黎明前的黑暗,已经算是黑暗的极致了。摩西便来到一处高山之上,向天升杖,口中还祷告说道:“伟大的星辰之主,您是道路方向与真理的化身,如今以色列人向你求助,给这些奴役我们的埃及人一些惩处,降下您的神迹。”

    这个时候,天空之中,本来稍稍闪动的零散星辰,似乎受到了什么指示,马上就失去了踪迹。埃及人不知,就在这顷刻之间,埃及大地的上空,多了一块黑色幕布。这是星辰图卷一种显像,星辰隐去,便为夜空。

    在埃及人的眼中,这一日的黑夜,仿佛漫长得很,睡了一觉又一觉,仍然不见天光。当有些人趁着黑夜出门的时候,竟看到了一种奇景。

    以色列人所在的歌珊地,似乎仍有一轮太阳照射,那边如同神国一样,光明美丽,让人充满向往。

    但是光明似乎被隔绝在了歌珊地之中,但凡没有以色列的地方,都是冰冷的无尽黑暗。巨大的反差震惊着埃及人,很多人开始跪在地上,向神灵哭诉他们做错了什么。

    这连续一段时间以来,埃及人受了各种不知道来由的罪。开始之时,是河水变成了鲜血,让他们无法食用。接下来,蛙灾、虱灾、蝇灾、畜牧之灾、疮灾、雹灾、蝗灾一个接一个而至。

    连续八种突如其来的灾害,让埃及人饱受了痛苦,失去了牲畜,失去了粮食,而现在,就连备受埃及人崇拜的太阳与光明也不见了踪影。

    这种情景,怎能不让埃及人惊慌呢?这个时候,曾经以色列人对他们所说的话,让他们开始反思起来了。

    这一段时间以来,以色列人都在四处传播着,埃及人奴役他们,不让他们返回故土,有罪于他们的神,所以才会有着连绵不绝的灾害。

    一时之间,埃及大地人心惶惶。反观歌珊地的以色列人,则一片欢声笑语,看着埃及人受难,享受着空中这轮较小的太阳。

    ······

    “星辰之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阿蒙神战在星空与大气交界之处,脚下是受他掌控的埃及大日。

    一直以来,太阳都受他所控,在日出时分,从天地之交处出发,划过长空,一直到日落时分,沉入海洋之中。

    但是这一次,太阳却没有按照预料的轨迹出现,惊讶之下的阿蒙神从神庙之中而出,感应到太阳所在的位置。

    等到他来到太阳所被困的星空边缘,他发现,不仅是太阳,就连他自身,似乎也被困锁在天地之外了。

    第一时间,阿蒙神便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他目光如炬,看向遥远的北极星。在那里,星辰之主阿德罗斯独自站在北极星上,对他微笑不语,手中持着一把黑色大弓。

    阿蒙神看着阿德罗斯手中的大弓,顿时脸色一变,不过随后他冷笑一声:“难不成,你以为依靠这异域的弓箭,能像当初司羿天神射落拉神的太阳神分身一样,将我射落吗?是你太高看你自己了,还是说你太小瞧一位主宰了呢?”

    阿蒙很清楚,虽然如今的阿德罗斯,从实力上来说已经不比那位司羿天神差多少了,但是他可不是拉神。太阳神不过是拉神的一个神职分身罢了,但是他,却是以太阳神这个神职统御整个埃及的。

    阿德罗斯笑了笑说道:“多谢阿蒙神提醒,我也没希望单靠射日弓箭便能将你射落。”

    阿蒙神听完这话,以为阿德罗斯是在讲和,他淡淡说道:“你将你这神器撤开,这一次的事情看在伊西斯女神的份上,我可以当做没发生,要不然······”

    说到这里,阿蒙神顿时闭口不语,他相信阿德罗斯是一位聪明的神,应该知道他的言外之意。至于放过阿德罗斯,那只是暂时说说罢了,他现在最想做的,是将太阳重新照遍埃及大地。

    只有当太阳对人间展现光明的时候,才是它最有力量的时候,也是阿蒙神光芒盖过一切其他神灵之时。

    但是阿德罗斯似乎没有听明白他的暗示,反而以一种调笑的口吻说道:“要不然怎样啊,伟大的阿蒙神?”

    “要不然的话,这曾经陨落神灵无数的埃及神域,又会多一位陨落之神。”

    见到阿德罗斯这样嚣张,阿蒙神也不忍了,力量不是巅峰就不是巅峰,相信对付这样一位还没突破主宰之上的神灵,他还是没有压力的。

    而且关键的是,他已经发现,阿德罗斯那件可以配合他聚合周天星力的神器,如今覆在埃及神域大地之外,隔绝太阳与他这位太阳神。也就是说,阿德罗斯最厉害的星辰神器,也是无法对他派上用场了。

    说话之间,阿蒙神信手一挥,万道太阳神光齐射,朝着阿德罗斯所在的北极星而去。而在他脚下的太阳,仿佛也有了生命一样,裹挟在这万道太阳神光之中,给阿德罗斯极大的压力。

    阿蒙神已经出离的愤怒了,他可不想重蹈赫梯那位主宰的覆辙,一出手便是倾尽全力,借用天地赋予他的埃及神庭之主的身份,暂时锁住了阿德罗斯所在。不论他短时间内避到那个地方,最终都要面临着神术的落下。

    万道灿灿金光,中间一个巨大火球,仿佛毁天灭地一般的场景出现在星空之中。它们所过之处,挡路的星辰全部被碾碎,然后星辰碎片随着太阳神光与太阳一齐攻向星辰的主人。

    阿德罗斯见到之后,心中一动,但是却丝毫离开的意思都没有。冥冥之中,他已经很清楚,这位新成就的太阳主宰,埃及神庭之主,神术所针对的是他,而不是脚下的北极星,无论他躲到哪里,这太阳都会如期而至。

    毕竟这方天地,都已经认可了阿蒙神这位太阳之主,埃及之主。阿德罗斯也明白,他这位并非天地所生,而是取巧得来的星辰之主,是难以再这方天地之中和阿蒙神捉迷藏的。

    索性阿德罗斯本来就没打算躲避,他看着满天金色的太阳神光,看着空中巨大如火球一般风驰电掣而来的太阳,也看到了站在原地嘴角笑意盈盈的太阳神阿蒙,取出了一支带有紫色花纹的箭支。

    上弦,撤步,拉弓,阿德罗斯又做出了这个熟悉无比的动作。

    这一次与以往不同,随着他将射日弓慢慢拉开,周天星光似乎都被引动了一般。星空之中的所有星辰,都以星体为弓,星力为箭,阿德罗斯曾遍布星空的神力为弦,搭箭上弦,引弓欲射。

    终于,阿德罗斯将弓拉满,就像一轮圆月一样,随后他轻声一笑,天地之间,一道悠悠钟声响起,声音仿佛来自亘古,去向永恒,在无尽星空之中敲响,进而传遍了埃及大地,让所有的神灵,所有的人类与其他生灵,都听到了这声钟声。

    而后,阿德罗斯左手一放,射日箭便伴着悠悠钟声,迎着大日,迎着太阳神光,也迎着阿蒙神的方向射去。

    而在射日箭的前前后后,亿万星辰的星光也一并射出,星光璀璨,连绵不绝,形成了一条浩浩洪流,将射日箭裹挟在其中。

    一方是太阳金光随着大日而来,一边是星辰神光伴着神箭而去,两种天地之间恐怖无边的力量就在这天幕之上,星空之中,轰然相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