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章 又一位被射死的太阳神
一本读|WwんW.『yb→du→.co
    铛!

    埃及神域之中,很多沉睡之中的神灵因着钟声而醒,这钟声唤醒了他们内心深处的一个梦魇。那一日,钟响天地之间,雷火遍地,星落如雨,神域就此而破,埃及神的骄傲就此而碎。

    几乎所有在埃及神域的主宰都反应了过来,抬头望向星空之中,想看看星空之中发生了什么。

    而无论是其他神灵还是人类,也都知道天空之外有大事在发生,都举目望去。不同的是,神灵的眼睛能穿透黑幕,看到星空,而人类却没有这种能力。

    当他们抬头,透过无尽夜空后,看到的是浩浩荡荡的两边光辉相会,太阳与星辰的光芒,在这一刻碰撞着,声势震天,将整个埃及神域都撼动了。

    “好刺眼的光芒啊。”

    一位神灵不自觉喃喃自语道,便是十年前的主宰大战,也没有这般声势浩大。因为十年之前的决战,是在大地之上战斗,无论是赫梯神灵,还是埃及神灵,都还收敛了一些。

    而这一次不同,在无尽星空之中,无论是如今作为埃及神灵之首,神庭之主的阿蒙神,还是已经将万千星辰掌控在手的星辰之主阿德罗斯,都没有半分留手的意思。

    这太阳与星光的碰撞,可以说都代表着各自的终极力量。唯一不同的是,太阳神阿蒙终究不是他的最终状态,而阿德罗斯为发出这一击,在他开始移星布斗的时候就开始准备了。

    被踏上一处星辰,对它进行改动之时,阿德罗斯都在它上面留下了自己的神力烙印。而这一刻,他所留下的神力烙印,一举被他引发了出来。

    即便是这样,阿德罗斯还是感觉到,并不足以对付眼前这位埃及神域之中最为年轻的主宰。星辰布道术,这种已经铭刻进他灵魂心神最中心的神通神术似乎在告诉他,单单依靠心神,他充其量也不过是与阿蒙较平,甚至还要落在下风。

    又得不到星辰图卷的加持,也没有诸天星将相助,阿德罗斯便是想要使出星辰大阵也没有办法。

    最后他在心中一计较,便顾不得暴露出太一的这座神钟了,毅然敲响。

    神钟并未现世,阿德罗斯也没有使出他全部威力的神能,他只能在心神之中将它敲响。而后,则是钟声悠悠,传遍大千世界,撼动眼前万道太阳神光。

    其他的神灵只是听闻钟响,大惊失色,而首当其冲的阿蒙神,这钟声恍惚间就是在他耳边敲响,让他神魂一震。

    这一声钟响,让他不禁回忆起了数百年前的那一幕,那位慵懒的太一天帝,持着那座神钟,不断轰击埃及神域的守护神物,太古土丘与原初之莲的一幕。

    那个时候,埃及所有的神灵都只是怔怔看着他动手,没有神灵上前阻止,或者说是没有神灵敢上前阻止,包括伟大的拉神也不例外。原初水神努只是往旁边凑了一下,便被他一钟轰飞,不知道打向了哪里,直到大战结束,才重新出现在了众神之间。

    恍惚之间,阿蒙神甚至都没有注意到,他与天地之间的联系,被这一声钟声给震开,他的神体与灵魂,在这一刻已经失去了天地本源的支撑。

    远处那光芒万丈的太阳,几乎像有生命了一样,抵挡星光射来的同时,还想要喷出一道太阳火焰,提醒那位与它相合的主宰。

    但是混沌钟波,不仅是针对阿蒙神的,同样是针对这炽热的太阳与暴烈的太阳神光。在钟波冲击之下,它们同时颤了一颤,然后射日箭趁此在无边星光之中显露出来了。

    开始之时,射日箭隐藏在无尽星光之中,与星光一起,并没什么显著区别。在这一刻,区别已经出来了,星光之中的那道紫黑光芒,直接往太阳之心射了过去,犀利而又决绝。

    阿蒙神这一顿神的功夫,紫色光芒便穿透太阳,射到他面前来了。等他回过神,却已经来不及了,身子才一动,箭支就扎在了他的心口上。

    在星空之外的一些主宰,比如大地神盖布与天空之神努特,他们出手,想直接将夜空天幕给掀开,但是雅威怎么能允许他们这么做。

    这位以色列人的神灵,就站在天幕之下,低头俯视,静静看着埃及的天神与地神夫妻,随时准备出手。

    可是奇怪的是,这两位主宰竟然没有出手,停了下来,面色复杂看着星空之中的阿蒙神中箭。

    一种冰冷但是熟悉的感觉涌上了阿蒙神的心头,这种感觉他曾经在数百年前体验过,那个时候,他还是一个初出茅庐,不知道身世如何的小神灵。

    那个时候,一位英姿矫健的天神,在埃及大地上大杀四方,在他那把黑色大弓的神威之下,随手一箭,便是一位神灵陨落。

    他与那位身形剽悍的持斧天神,让那些听闻有外敌闯入,纷至来战的英勇埃及神灵一个接一个战死。他们虽然是神灵,但是埃及的众神却习惯叫他们恶魔。

    而阿蒙神与他的兄弟阿吞神,就是抵抗外来侵略者的激进分子,他们站在最前面,曾经直面过那位司羿天神,被伊西斯女神所救。

    后来,拉神的太阳神分身被射落人间,他与兄长阿吞神获得拉神的太阳神位之后,被射中的感觉一直缠绕在他心头近百年才消失。

    现在的这种感觉,孤寂冰寒,荒凉无助,正是数百年前一样的感受,甚至犹有过之。

    阿蒙神感觉在他的心神最深之处,一道源自本源的黑暗诞生出来,开始侵吞他灵魂与心灵之中的光明。

    开始之时,黑暗只不过之时如发丝一般的微细,但是才不须臾的功夫,那片黑暗就似乎染遍了他的心神,他的灵魂,终于,当心神之中,只剩下最后一角光明的时候,阿蒙神知道,他就要死了。

    自从诞生开始,他曾见过无数神灵的死亡,其中也有很多神灵的死亡之路是由他开启的。但是这一次,面对死亡的就是他自身。

    “真不想死啊。”

    阿蒙神微笑着叹息,体验着心神之中的最后一点光明。他清楚,光明背后,将会是永世黑暗。

    不同于几百年前的大战,埃及的四位年轻柱神,除下赛特被兵主蚩尤从身体到灵魂都被凌迟之外,剩下三位柱神,灵魂还是被他们的对手留存了下来。

    但是阿德罗斯这一次,却没有留手,也不敢留手,他无法肯定,灵魂还存活的阿蒙神,是否还能给他致命一击。

    埃及大地上的所有生灵,忽然之间,都感觉到一阵难言的酸楚,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永远离他们而去。

    片刻之后,他们明白了,所有太阳神庙之中的阿蒙神雕像,一下子都裂开了。

    阿蒙神,可能陨落了。

    对埃及人来说,这便是一个天大的打击,庇护这埃及王朝重新崛起,让所有埃及人重拾逝去的尊严的阿蒙神,竟然陨落了。

    一时之间,埃及大地哭声遍地,悲戚的心情弥漫其中。兼之想到最近一段日子,他们经历的种种苦难,大部分的人都开始嚎啕大哭,向着天地哭诉。

    阿蒙神倒下了,再难支撑他的身体虚空立在天地之中,缓缓往埃及大地坠落下去。

    阿德罗斯心念一动,便向飞到阿蒙神那里,将自己的射日箭取回。可是他才准备动身,却惊讶的发现,一座巨大但是残破的土丘出现在了阿蒙神坠落的下方。

    那残破土丘之上,有着一朵枯萎无比的莲花,没有一点水色,莲花之中,似乎还躺着一个人影。

    阿德罗斯不得不顿住脚步了,因为在莲花之旁,还有一位用奇异目光看着他的神灵,手中正拿着射日箭,细细把玩着。

    这位神灵阿德罗斯认识,正是埃及神域的原初水神努,十年前主宰大战的时候,这位主宰与赫梯神域的大神母,一人站在海上,一人站在地上,进行过一场别开生面的战斗。

    这位神灵看了看阿德罗斯后,便不再理会于他,将眼睛瞅向了阿蒙神的尸身。然后,努神运使神力,让这个尸身掉入了那朵枯萎的莲花之中,那个已经躺在其中的身影旁边。

    弄完这一切,努神没有多呆,理也没理会阿德罗斯,一道水波构成的门户出现,太古土丘与他,都消失在这门户之中。当然,阿德罗斯的那根射日箭,也随他而去了。

    “哎,你怎么也不阻止一下他们,这可好了,要出大事了。”

    一个稍显熟悉的声音出现在了阿德罗斯旁边,让他吃了一惊,连忙回头一看,却是巴比伦神域的神主马尔都克。

    “出什么大事,马尔都克陛下?”

    阿德罗斯见这位神主的语气神态,似乎不是与自己为难,连忙向他问道。

    马尔都克没有回头,直接飞到那水波门户旁边,轰击着这门。可是,不论他怎么轰击,门里面的太古土丘与努神,全部都纹丝不动呆在里面,而后渐渐失去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