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黑袍青杖,入冥界为王
一本读|WwんW.『yb→du→.co
    酆都大帝,在另一方神域之中,是地狱的主宰。或说位居冥司神灵之最高位,主管冥司,为天下鬼魂之宗。凡生生之类,死后均入地狱,其魂无不隶属于酆都大帝管辖,以生前所犯之罪孽,生杀鬼魂,处治鬼魂。

    阿德罗斯给自己的新马甲取这样一个名字,可以说是矛头直指这方神域的冥界了。

    诸天星辰,依旧有两方神域掌握在阿德罗斯手中,人间道路也布好了暗子,只等日后收获。现在来看,紫薇大帝所司掌的天地人三才,就只剩下地界冥府阿德罗斯还没有亲自布局了。

    虽然阿德罗斯有不少属神是冥界之神,但是他自身,却还没有掌握与冥界相关的位阶与神能。这一次正好来到尤弥尔神域之中,阿德罗斯便决定从冥界而起,扰乱这方神域,让那两位对他出手的神灵王者付出代价。

    海姆冥界,这是尤弥尔神域之中,对于那个由创世之初就存在的金伦加裂缝所化的国度的称呼。它虽然是在最底层的世界之中,但是所有的国度都有直达它的路。

    去往海姆冥界最为艰难的地方是中庭世界,须在极北的寒冷黑暗之地走上九天九夜的崎岖道路,方能到达。冥国的大门离人间极远,有名的速行之神赫尔莫德骑了奥丁的八足天马史莱普尼尔,尚且跑了九个日夜才到达吉欧尔河。

    这条河是尼弗尔海姆的边界,河上有镀金的水晶桥,用一根头发吊住。守桥的是狰狞的枯骨战狂莫德古德,凡要过桥者,须先让他吸血,作为通行税。

    此时的阿德罗斯,从海姆冥界旁边的雾之国而来,手持一根竹杖,就站在了吉欧尔河畔。这根竹杖,是他当初在卡俄斯神域之时,从夜之主宰尼克斯手中讨来,是另外一棵世界之树的枝干。不过阿德罗斯喜欢竹杖的样式,便将它变成了那副模样。

    “原来的神灵,你踏足海姆冥界,是要做什么呢?这里只收留鬼魂,不欢迎任何神灵的到来。”

    守桥的莫德古德看了一眼眼前的神灵,黑发黑瞳,又穿着一身怪异的黑袍,拿着一根竹杖,说不出的别扭。莫德古德狰狞的脸不断抽动,非常不欢迎阿德罗斯的到来。

    阿德罗斯不以为意,笑了笑:“这冥界之中,现在有主人吗?我想找他谈一谈。”

    作为一个讲道理的神灵,阿德罗斯还是准备先礼后兵的,先与现在的冥界之主好好聊聊,他要是愿意将冥界让出来,那当然是一切都好说。他要是不愿意,那得想办法让他愿意了。

    莫德古德闻言,放声一笑:“你是哪来的神灵,是过来讲笑话的吗?海姆冥界这种地方,除下一些得罪了强大神灵,不知道躲到哪里的家伙,还有寒冰属性,却被隔壁的雾之国新的主宰赶出来的,哪会有神灵看上这里。”

    “哦,原来是这样,那我得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现在这个地方已经有神灵看中了。”

    阿德罗斯听完,便大致知晓未来的那位赫尔女神还没有出世,这辽阔的冥界国度,并没有一位主宰者。

    “是哪位强大的神灵?”莫德古德心中一惊,要是突然有神灵看中了这里,那么他们这些久居在此的神灵,是不是要被赶走了。

    莫德古德丝毫不怀疑,一位想要占据这个国度的神灵拥有的实力。前些年,那位寒冰女王占据雾之国时,那里的神灵都还不屑一顾,最终死了一批,才被全部赶出去了。

    阿德罗斯提起手中的竹杖,往莫德古德敲去,口中说道:“没有什么强大的神灵,只是我想到这里,找一个落脚点。”

    竹杖瞬时变长变大,往莫德古德狰狞的头上压了过去。莫德古德心中大惊,连忙要离开自己所处的水晶桥头,可是脚下却像是生了根一样,竟然迈不出一步。

    而后,竹杖的一头,便压在了莫德古德头上,那这位暴虐无比,经常吸食过往神灵与妖兽等鲜血的狂战者心如死灰。

    一时间,他甚至想到了要不要自我了断,以他的经历来说,得罪了不知道多少神灵,这位神灵,肯定是哪个他欺负过的家伙请来的救兵了。

    不过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再等等:“主神阁下,您这是要做什么?我如果没有记错,我们还是第一次见面。”

    阿德罗斯点了点头:“没错啊,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我要成为冥界之主,总要先把你这个看门的给收服了吧。”

    莫德古德顿时愣住了,敢情这位长相古怪的神灵,说的看中冥界的人就是他自己。莫德古德顿时为自己因为刚刚吃饱,没有二话不说就向过往的神灵动手感到庆幸。

    要知道,寻常时候的莫德古德可不是这样的,对于普通的过路者,他都是一言不合就开战的。可以说,能够活到现在,还真得说他是运气好。也多亏了他出身在海姆冥界这荒僻国度,连主神都看不到几位。

    “可是我并不是冥界看门的啊,我只是我神的仆人,他才是真正的冥界看守者。”

    莫德古德的话让阿德罗斯顿时有了一丝兴趣了,便催促着莫德古德,带他去见冥界真正的看门人。

    莫德古德移动着他全身的枯骨,带着阿德罗斯经过镀金的水晶桥,一路往北,又经过了一片铁树林。

    这片树林里面的树,全部都是钢铁生成的,树叶掉在地上,都能发出铿锵的声音,显得冰冷而又肃穆。

    阿德罗斯一边往前,一边观赏着这古怪的树林,口中不断啧啧叹息,还真是好玩的景致啊。

    穿过了铁树林,阿德罗斯便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门户,离得很远,都能感受到门户里面刺骨的寒冷和深远的黑暗。

    在这冥界之门旁边,有一个造型丑陋的洞窟,到处都能看到漏洞,一只长有血斑的巨犬,正蜷曲在这个名叫格尼帕的洞窟之中,呼呼大睡。

    似乎感应到有人接近,巨犬睁开了它凶恶的眼睛,看着枯骨莫德古德与后面的阿德罗斯,大声呵斥道:“莫德古德,你不好好看着外面的桥,跑这里来打扰我睡觉,是想找打吗?”

    莫德古德顿时一脸委屈,不过在一脸的骷颅上什么都看不出来,用他那奇特的声音说道:“格尼帕大人,并不是我要来找你,是我旁边这位主神阁下,他找你有事。”

    说完这些,莫德古德便慢慢地退到一边去了,他担心这两位神灵打起架来,误伤到他。这可是有先例的,他现在之所以是这副模样,就是围观火神洛基与雷神托尔大战导致的。从那之后,他便养成了一个习惯,遇到神灵打架,他便走远一些。

    “远方的神灵,你来我这冥界做什么,找我又有什么事情?”

    巨犬格尼帕看着一脸微笑的阿德罗斯,心中升起了一丝警戒,总感觉这位神灵来这里不是什么好事。

    阿德罗斯看到眼前丑陋的巨犬,心中暗自腹诽道:“果然,狗是守门的好东西啊,大家都喜欢用。”

    瞅了瞅这只巨犬之后,阿德罗斯没有与它多说的想法,直接一只手掌朝他笼罩过去,手掌遮天蔽日,一下子的功夫,这只巨犬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阿德罗斯抓在了掌中,化作了一只迷你犬。

    巨犬格尼帕大吃一惊,运使浑身神力与法则,在阿德罗斯手掌上面狂暴的嘶吼与挣扎,可是他并没有从阿德罗斯的手掌上面挣脱出去。

    反而是在它旁边,出现了两位绝美的女神,一位女神带着如月亮一般华丽的皇冠,素净洁白的长袍映衬下,一脸的高贵与端庄,在她手中,还抱着一只可爱的紫色松鼠,而另一位女神则穿着一种神秘羽毛织成的战袍与裙衣,白色的肌肤很多都裸露在外,还有和袍裙一样金黄色的古怪皇冠,皇冠上面有两只精巧美丽的牛角。

    然后,外面那位手掌的主人,轻轻说了一声:“把它收拾听话了,你们便出来吧,还有事让你们去做。”

    这话说完之后,巨犬格尼帕便经历了它自出生以来,最为悲惨的遭遇。这两位女神,美丽但更危险,她们轮番变着手段,折磨着巨犬格尼帕。直到巨犬格尼帕将自己的一丝灵魂交出,甚至愿意对着创世母牛发誓,臣服于阿德罗斯才停下。

    阿德罗斯没有看这两位女神收拾看门狗,他的心神,完全沉浸在自己刚刚创出来的神通上面了。这是他前段时间,与玄冥研究之后,结合星辰与空间法则,道路与命运法则,再参照星辰图卷的一些属性,创出来的掌上神国。

    因为看到玄冥可以使用法天象地,他便也开始琢磨着一些实用的斗战之法,刚好有玄冥这位精通另外一方神域各种神道法门的专家在,这改装版的掌上神国便诞生了。

    因为是初创,阿德罗斯的各种法则驱使并不是完全契合,所以用上了星辰图卷的帮助,而后,他便开始完善推演这道神通,收拾巨犬的任务,便交给了两位部属女神。

    在巨犬老实以后,阿德罗斯也结束了自己的研究,他按照巨犬的指路,带着两位部属女神,来到了冥界九河的源头。

    这里有着一口流动不息的赫瓦格密尔泉,但是它的名字,却是绝望与死寂之泉。它本是世界之树的灌溉泉水之一,诞生于天地初生之时,但是不知道为何,这口泉水却出现在了冥界,衍生出了冥界九河。

    “好了,我们的宫殿,就建在这里吧。从现在起,我就是冥王酆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