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命运泉边,冥王身份暴露
一本读|WwんW.『yb→du→.co
    本来是大喜之日的光明神宫殿,此时却再也不见一丝喜色,而是陷入了一片嘈杂慌乱之中。

    受了自己弟弟黑暗之神霍德尔一箭之后,光明神巴德尔甚至都没有挣扎一下,直接便死去了,这让所有的神灵都大惊失色。

    神王奥丁与神后弗丽嘉首先反应过来,来到了光明神巴德尔旁边,查看他的情况,但是迎接他们的,只有深深的失落与后悔。

    黑暗神霍德尔虽然看不见一切,但是旁边的纷纷议论,却让他清楚无比,自己的兄长巴德尔,被自己一箭射死了。

    他挤到前面,想要了解事情到底是怎么的,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但是迎接他的,只有自己父母的咆哮与喝骂。他看不到,但是他能真切感受到,自己父母目光之中的冰冷和寒意,以及不加掩盖的杀意。

    “滚,你给我滚开。”

    “回你自己的宫殿,等待我们的处置。”

    黑暗之神霍德尔黯然离开,脸色惨白,他的步子摇晃而无力,似乎谁轻轻一碰,就能让他摔倒一样。但是在场的所有神灵,却没有人碰他,哪怕是跟他说上一小句话。

    这位本来就孤僻无友的黑暗之神,踉踉跄跄离开了这让他百味杂陈的宫殿,一身黑袍之下,更显得孤寂而落寞。

    黑暗之神慢慢再外面走着,忽然之间,他停下了思绪,也停下了脚步,他能够感知到,有一位神灵在前面等着他。

    “冥王酆都,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虽然没有和眼前这位神灵打过交道,但是巴德尔认识,这是前些年才加入神庭的冥王酆都。除下火神洛基与繁育女神弗蕾亚之外,这位神灵从来不和任何其他神灵来往,只是不知道他在路上等着自己做什么。

    阿德罗斯看着这位可怜的黑暗之神,微笑说道:“我来救你。”

    “救我,我不需要人救,也没有人会来伤害我。”

    霍德尔自嘲一笑,刚刚自己的兄长死在了自己手中,现在就有人说来救自己,还真是讽刺啊。

    “真的不用救吗?真的没人伤害你吗?”

    阿德罗斯呵呵一笑,看着眼前这位可怜的黑暗之神,而后再说道:“走吧,我带你去见其他几位神灵,你就会知道有没有人会伤害你了。”

    霍德尔本来也心烦意乱,听到了冥王说要带他去见几位神灵,也没有拒绝,跟在了冥王身后。

    随着一路往前,他便知道了这位冥王带自己来到的地方是哪里了,这是命运泉边,三位命运女神的居所,是她们分理天地众生命运的地方。

    过来之后,他听到冥王酆都与这三位女神打招呼,才发现原来这位冥王阁下,与命运女神是如此的熟悉。

    “三位姐姐,我又来看你们了,有没有想我?”

    对于熟悉的人,阿德罗斯的性格一向很跳脱,这一点,无论是眼前的命运三女神,还是其他为他亲友,或是为他妻子部属的女神,都十分清楚。

    “看我们,恐怕不是吧,又想通过我们达成什么鬼主意啊?我可告诉你,指责所定,我们几个可从来不骗人的,我们所说的一切,要么是命运已经安排,要么是命运将要安排的。”

    说话的是薇儿丹蒂,三姐妹之中,大姐兀儿德成熟大方,小妹诗寇蒂沉默娴静,只有这位二姐薇儿丹蒂时不时与阿德罗斯开些玩笑。

    阿德罗斯戏谑说道:“怎么可能,我不是这样的人,只是这位黑暗之神阁下心情不好,我带他前来散散心。”

    薇儿丹蒂撇了撇嘴,不屑再接他的话,一旁的大姐兀儿德笑着说道:“好了,不要耍嘴皮子了,神王与神后就快到来了,你们赶紧躲到世界之树后面藏起来。”

    听了兀儿德的话,阿德罗斯便带着黑暗之神躲到了命运泉之旁的世界之树枝干后面,那里空间极大,足以藏人。当然,阿德罗斯还施展了神术,让星辰图卷投影力量到此,防止身形泄露。

    黑暗之神霍德尔此时已经完全是在恍惚之中了,也没有什么主见,只是跟着阿德罗斯的动作而行。他的心中,还停留在兄长被自己射杀的那一刻。

    一艘奢华绮丽的大船从天边降下,落在了智慧井旁边。这艘叫做灵舫的船,本来是神灵之中最大最具有神威的船,为丰饶之神弗雷所有,不过在洛基为了向众神赔罪,请侏儒与自己合力,打造了神船斯基德普拉特尼后,这艘船便退居二线了。

    但是相比起神威非凡的新船,光明神巴德尔却更喜欢这艘船的美丽,因此在光明神将这艘船讨要过来之后,便经常驾船在天地之间游玩。

    有好些神灵从船上下来了,阿斯加德的正神,除下冥王酆都与黑暗之神霍德尔之外,都在这里,更有很多参加婚礼的其他神灵,同样一起赶来。

    光明神巴德尔的死,给所有的神灵敲响了警钟,刚好神后弗丽嘉说要来找命运女神,寻找让光明神复活的办法,众神便随她一起前来了。

    “命运女神,你告诉我,只要天地之间所有的生灵都发誓不会伤害我儿子,他就不会有生命危险的。可是现在,他却死在了众目睽睽之下,这是为什么?”

    神后弗丽嘉梨花带雨,让很多男神为之心疼,要不是神王奥丁在场,估计都会有神灵向着是不是要将她抱入怀中安慰。当然,这只是想想,即便神王奥丁不在,在场的神灵也没几个是神后弗丽嘉的对手。

    对于神后的追问,命运女神兀儿德不置可否笑了笑:“我当初是说,只要所有的生命都起誓了,光明神确实可以摆脱那个死亡的诅咒。但是神后陛下,你真的让所有的生命都起誓了吗?这命中巴德尔的箭只,是由世界上最柔软的槲寄生所制成的,它起誓了吗?”

    听到命运女神兀儿德的反问,神后弗丽嘉顿时哑然了,槲寄生这种植物生长在神国边缘地区,神后路过之时,觉得这植物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有伤害自己的长子,强大的光明之神的力量,因此直接将它无视了。

    没有想到,最终自己的儿子,竟然就是死在了这小小的槲寄生手中。弗丽嘉呵呵一笑,笑容之中,满是苦涩。

    “兀儿德女神,有什么办法能够让我的孩子复活吗?”

    弗丽嘉凄婉地看着这位命运女神的长姐,代表过去的兀儿德女神,指望她能给自己一丝希望。

    兀儿德叹了口气,才说道:“光明神之死,其实是当初神王奥丁陛下杀死他那两位兄弟之时,天地给予他的诅咒。他杀死了两位兄弟,那么也将会有两个儿子因此而死。想要将他复活,除非是冥界之主,才能够办到。”

    “你是说,要我们去找酆都冥王,他有让巴德尔复活的办法?”

    “哼,很可惜,这位酆都冥王,却不是真正的冥界之主,而是来自异域的神灵。”

    神后弗丽嘉的话音刚落,一个冷厉的声音传来,海神尼约德旁观了许久之后,终于出言了。

    “你说什么,冥王酆都真是那位来自异域的神灵?”

    神王奥丁心中一惊,他早便知道,一位强大的异域神灵来到了尤弥尔神域,还与他隔空交手了一下。

    当初冥王现世,他也曾怀疑这位冥界之主就是那位异域神灵加班假扮,所以才问询知晓天地之间一切大秘的命运女神。但是命运女神却告诉他,冥王酆都并不是那位异域神灵。

    海神冷冷一笑:“不错,他是卡俄斯神域出身的一位神灵,名叫阿德罗斯。当初我在他回返卡俄斯神域的路上,对他设伏,但是被其他神灵阻止,让他逃到了我们神域之中。前些时日,我去到中庭,无意间碰到了侏儒与人类为他修建的神庙,他的样貌虽然改变,但是那两位冥王使者的模样,却与当初我在大海之上偶然所见的一样。哼,要不是他们近来大肆修建神庙,传播冥王之威,我还真不会注意到。”

    海神说完这话,又淡淡对着这三位命运女神说道:“三位女神,你们不觉得应该给我们众神一个交代吗?”

    “呀,那还真是对不起诸神了,我们姐妹本事有限,当初没有看出来这位冥王竟然是来自域外的。要是让我们再看到那位冥王,一定亲自将他抓获,让他向众神请罪。”

    三姐妹之中的薇儿丹蒂,顿时一脸气愤,最自己姐妹没有看出阿德罗斯的真实身份而惭愧,并且向众神表示,一定会抓住阿德罗斯。

    “你······”

    海神尼约德顿时气极反笑,他来到这里,便是要向命运三女神问罪,没有想到,她们这么轻飘飘就说了过去。

    薇儿丹蒂毫不客气与海神对视,其他神灵惧怕他这位主宰的实力,但是她们姐妹可不怕。在这方天地之中,命运已经快被她们掌握在手中了,只要这方天地还没到毁灭的时候,便没有神灵能伤害到她们。再加上这位海神阁下,已经深陷险境而不自知,真要惹火了她们,便直接给他一个教训。

    海神尼约德暴怒,本来温和的脸色剧变,他运使神力,朝天一击,万里之外的冥王宫殿,阿德罗斯在神庭的居所,就此被强大的风暴击成齑粉。

    海神的这种手段,让所有的神灵心寒,这便是主宰的实力吗,这般恐怖。

    “哟,找不到人,就拿人家的房子出气,海神阁下真是好本事啊。”

    众神一愣,因为这次出声的不是命运女神,而是一旁安静不说话的繁育之神弗蕾亚,海神尼约德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