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白昼之外,还是白昼
一本读|WwんW.『yb→du→.co
    声音传来,众神皆惊,不觉都停下了手,抬头仰望高空。

    一个身着白袍的绰约身影缓缓而下,面色淡漠,看着阿波罗与阿尔忒弥斯他们一群神灵。

    “白昼女神。”

    雅典娜看着这位突然而至的神灵,心中一惊,他们终究还是出手了。在过来之前,她与赫卡忒就预料到了这种结局。

    不过赫卡忒对此也不惊讶,她曾问过她母亲夜之主宰尼克斯,一旦遇到主宰出手该如何应对。她母亲只是笑笑,并没有说话。

    在大海之上,四位主宰正相互对立着,两位前代神王高居半空,两位海洋主宰立于海上,都在看向这边。

    “蓬托斯,你们没必要看着我和克洛诺斯,只要隶属于奥林匹斯的神灵没有事情,我们并不会出手。”

    初代神王乌拉诺斯斜着眼睛看着时时刻刻关注自己动向的远古海神蓬托斯,心中哂笑不已。

    而蓬托斯则淡淡说道:“奥林匹斯的神灵,如果我没有记错,爱与美之神阿佛洛狄忒,不但是奥林匹斯的神灵,还是乌拉诺斯陛下你的女儿。你会看着她被塔拉萨抓住并受到侮辱吗?”

    乌拉诺斯冷冷一笑:“阿佛洛狄忒啊,她已经不能算是奥林匹斯的神灵了。”

    远古海神蓬托斯一愣,没有料到乌拉诺斯竟然会这样说,但是他还是不断盯着这两位神王,谁知道他们所说是真是假。

    海边之地,海面女神塔拉萨见到白昼女神来了,连忙惭愧说道:“母亲,您怎么来了?”

    白昼女神赫墨拉似笑非笑说道:“我要是不来,你能应付得了吗?”

    刚才的战斗,全部被她看在了眼中,她要是再不出手,她的好友,高空之主夫妇,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被对手斩杀了。

    “算了,我也不为难你们,只要将陷害我孙女的阿佛洛狄忒交出来,你们便各自离去吧。”

    赫墨拉这话一出,站在对面的所有神灵脸色顿时变了,虽然知道她的目的是这个,但是也不用这么直接吧。

    于是,众神的目光都看向了雅典娜与赫卡忒,不管怎么说,她们都是众神的首领,等她们做出决定之后,其他神灵再看看怎么办。

    但是阿波罗与阿尔忒弥斯却不这样,他们直接站了出来,阿尔忒弥斯清冷的目光扫了一眼众神,而后对着白昼女神说道:“你想出手便出手吧,想要我们直接退去,是不可能的。”

    阿波罗脸上仍是笑意不断,站在自己姐姐旁边,和主宰交战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让阿尔忒弥斯单独面对呢?

    “阿尔忒弥斯说得好,要是随便来以为主宰,就吓得我们躲得远远的,那我们干脆不要出门,天天躲在家里好了。”

    赫卡忒同样微笑着,很明显,她已经做好了决定。

    “便是躲在家里,又能保证安全吗?今天他们只要对付阿佛洛狄忒,我们退去了,明天他们要对付阿尔忒弥斯,我们退去了,后天对付赫卡忒,我们还是退却了,总有一天,会轮到自己的,到时候怎么退?”

    “主宰确实强大,但是面对主宰,我们就只能伸出脖子让他们随意斩断吗?”

    雅典娜的话,声音不大,但是字字句句直击在所有神灵的内心之上。智慧女神说得没错,遇到主宰了,他们这些普通神灵、主神,难道就只能等死吗?

    于是,在场所有的神灵,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没有一个想着退去的。这也没办法,那些主神一级的存在,几乎都是阿德罗斯的属神,要任由阿德罗斯的妻子被掳走,受到魔怪的侮辱,他们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他们一个个走到前面,竟然将阿佛洛狄忒这个对方主要应对的神灵挡在的后面,意思不言而喻。

    阿佛洛狄忒见状,很是感动,她抱着自己的儿子小爱神厄洛斯,眼眶微红:“谢谢各位神灵的帮助,但是这次祸患,本就是我惹出来的,没必要让各位和我一起受难。”

    此时此刻,阿佛洛狄忒只是在期盼着,答应她的帮手能过来了,否则,让这么多星辰神庭的神灵陨落在这里,她真是心中难安。

    “阿佛洛狄忒,你不用多说了,你知道的,我们这么做并不是为了你。”

    冥后珀耳塞福涅说话了,她与阿佛洛狄忒的关系极其复杂,从内心来说,阿佛洛狄忒的死活跟她是没有关系的,甚至还隐隐有些期待。可是放任阿佛洛狄忒在她面前被杀,她心中那道坎却又过不去。

    同样心理复杂的,还有海洋上面的几位女神,不过她们心中,倒是没有珀耳塞福涅想的那么多,纯粹就是不喜欢爱与美之神罢了。

    尤其是在誓言女神斯堤克斯看来,阿佛洛狄忒是一个比她还要年长的女神,竟然成为了阿德罗斯的妻子,这是多么的不合适啊。

    有这种想法的女神不再少数,丰收女神、灶神,甚至曾经支持过阿德罗斯迎娶阿佛洛狄忒的狩猎女神,阿德罗斯的姐姐阿尔忒弥斯,现在也有些后悔了。她们的心中,其实都有着更合适的人选。

    “很好,你们既然都不愿意退去,那边一起留在这里吧。”

    随着白昼女神赫墨拉冷冽的声音传来,天地之间,顿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茫茫大海,本是海天一色,外加白云点缀的美美景,一下子就变了。

    如果说主宰有着怎样的威能,让主神一级的望尘莫及,那就是能够直接干涉天地了。在主宰的神力法则干涉下,天地会由他们所表现,成为他们的法则映射。

    就比如现在,天地之中,思维上下,全是一片白茫茫,白昼神力充斥其中,其他法则荡然无存,这便是白昼女神干涉天地所致。

    有昼无夜,阴暗不生。

    清顷刻之间,所有的神灵都被纳入这一片温和的白茫茫天地之中了,一般的主神还好,法则合于神力,勉强还能自保。

    但是那些主神之下的神灵,却发现他们的神力都在慢慢消解。

    但是这些主神也是特别,他们之中大多数,都是来自于极夜之乡,夜之主宰的子女,掌管着天地阴暗面的诸多法则。一种近乎天地白昼的光芒,照在他们心间,这些光芒,让他们从灵魂之中感觉到难受。

    “不堪一击的实力,竟然也是我们的兄弟姐妹。”

    对于这些神灵,白昼女神赫墨拉是极为看不上的。在她心中,她与她的丈夫兼哥哥,应该是仅有的夜之主宰之子,顺应天地而生,一为太空,一为白昼。

    而这些神灵,一个个掌管着乱七八糟的神职,又算是什么呢?

    忽然,白昼之中,一抹夜色升起,就像一层黑夜幕布,罩在了这群出自极夜之乡的神灵身上,也罩在了众多人类神灵上头。这些神灵,顿时感觉那些可怖的白昼之光,再难影响他们分毫了。

    “不过就是年龄长一些,有什么好得意的。”

    赫卡忒拿出了自己母亲交给她的夜幕长袍,将这些抵挡不住白昼之力的神灵包裹,对于白昼女神的话,她心中十分不忿。

    “我们这位母亲大人对你还真是疼爱的紧啊,当初我要领悟日夜轮转之力时,她都仅仅是将这长袍借给我。没想到,最终却是将它送给了你。”

    见到赫卡忒使出夜幕长袍,白昼女神赫墨拉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这位据说是自己最年幼的妹妹,看来是真得母亲的宠爱了。她的心中,竟不自觉升起了一丝杀意,想将这位天赋卓绝的妹妹直接毁在这里。

    主宰与天地相互映射,赫墨拉心中杀意一出,天地顿时生变。本来是温暖的白昼之力,一下子变得阴郁无比,一种麻木的死意弥漫开来。

    这种变化出现,让这些主神们一个个脸色难看起来了他们心中也有知觉,要是再呆在这白昼之中,等待他们的肯定不是什么好结果。

    阿波罗与阿尔忒弥斯引弓射箭,雅典娜掷出长矛,赫卡忒引出一道巨大魔网,阿佛洛狄忒甩出腰带,总之所有的神灵,都使出了自己最强大的手段,他们需要从这茫茫白昼之中闯出去。

    白昼女神赫墨拉轻声一笑,满是嘲讽,任由他们施展手段,任由自己施加的这层白昼支离破碎。

    白昼破碎,这些主神本应该新生欢喜,但是他们的眼中,却都是惊愕。

    白昼之外,还是白昼。

    他们打破了一层,但是外面还有一层,甚至都不知道外面还有多少层。

    “好了,现在该轮到我出手了,让你们知道,世上的神灵其实只有两个位阶的。主宰,以及非主宰,主宰之下的存在,其实都差不多。”

    白昼一变,变成了一层白幕,往这些神灵所在笼罩过去,一下子便将他们紧紧罩住,甚至都来不及反应。

    这层白幕已经罩在他们身上之后,又有一层白幕罩来,而这一层却又不一样了,似乎开始对他们身上的神力与法则产生作用。

    就这样,一层接一层的白幕,像绳索巨网一样,将他们紧紧束缚,后面更是将神力,将法则,将他们的灵魂慢慢削弱着。

    就像温水煮青蛙,他们明明知道后果不堪设想,但是却完全无法挣脱。这些神灵,终于开始有些慌了,他们所想象之中的援手,并没有过来。

    “咿呀。”

    神灵之中,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叫声,随着这声音出现,一种古怪的力量由众神所咋而出,冲向了这层层叠叠的白幕。

    这种力量遥远而又神秘,似乎比茫茫白昼更加古老强大,被这神力一冲,白昼化作的束缚,终于有了一丝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