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正法乃近梵之路
一本读|WwんW.『yb→du→.co
    “瑜伽修行,讲求的是行为、信仰、知识三者并行不悖。行为是坐卧行走参禅之功,通过调身调息调心,以求身心合一;信仰是对梵的信奉,心中有梵,自然能够在自身修行之中不断接近天地之中唯一的梵;知识是开启无上智慧,透过一切外在事物的本质,去体验和理解创造万物的梵的重要途径。”

    敝衣仙人讲瑜伽,自然是与其他几位仙人不一样,他所说的瑜伽,已经从正法之中脱离出来,只对梵而讲。

    他这样一说,阿德罗斯倒是能够理解得更深入一些,相比起所谓正法,对于梵他还是更容易接受的。对他而言,敝衣仙人每说到梵,他则是以道来代替。

    他心中的道,既是道路与方向神位的“道”,更是道可道非常道的“道”。以道观梵,阿德罗斯倒是参悟出了很多之前没有想到的地方。

    敝衣仙人不愧是大天湿婆的化身,是人间瑜伽的第一位布道者,他对于瑜伽的理解,远远超过了其他梵仙。其他梵仙所说,来来回回就是调息与正法,而他所说的,却已经跳出了这个窠臼。

    行为、信仰与知识统合的瑜伽之术,可以说是当前瑜伽修行之法的集大成者了。

    行为是生命的第一表现,比如衣食、起居、言谈、举止等等。将精力集中于内心的世界,通过内性的精神活动,引导更加完善的的行为,历尽善行,崇神律己,执着苦行,净心寡欲,才能使自己的精神、情操、行为达到与梵合一的最终境界。

    信仰是自身的存在根基,凡人可以以神灵为信仰,但是对神灵而言,所谓信仰便是自身持信的道路。对于自己所行的道路,坚定不移,便是最本真的信仰,最坚固的根基。根基既固,修行之路便可以抵御一切外魔颠覆。

    知识是从无明之中解脱,达到神圣的途径。知识有低等和高等之别,常人所说的知识,仅仅局限于生命和物质的外在表现。这种低等知识可以通过直接或间接的途径获得,然而瑜伽修行所寻求的的知识,则要求修行者转眼内在,透过一切外在事物的本质,去体验和理解创造万物之神,理解那些真正的天启奥义,获得神圣的真谛。

    这一次与敝衣仙人的交流,完全就是敝衣仙人在讲法,阿德罗斯在旁听,偶尔问一些问题。在他旁边,不说人类少女贡蒂,就是双马童神,也不能置喙一言,只能默默旁听,与自己心中的想法相互对应。

    “敝衣仙人,如你所说的,瑜伽之术求的是梵我合一,世人修行此法之时,又何须正法,岂不是自找麻烦?”

    大概听明白了敝衣仙人所说的最本质的瑜伽之道,阿德罗斯便提出了这个他很早之前便思考的问题。

    “阁下所言确实有些道理,但是你当知道,世人如你一般智慧的,千万年未必出了一个,神灵如你一般智慧的,恐怕也找不出几个。我与你说梵之时,你能触类旁通,同我讲道,然而世人又如何能接近梵,更勿论你所说的道了。”

    与阿德罗斯讨论良久,敝衣仙人也大致听了听阿德罗斯所说的道,名字与梵迥异,所讲其实大同。

    “所以要想世人近梵,修行无上瑜伽,便只能为他们选好方向,开好门户。而天地正法,便是我们几位创世神所思,为世人所开的修行正途。世人可以通过理解正法,坚固心中信仰,指导自身行为,最终朝着近梵的方向而行。”

    “倘若我直接告诉世人,梵如何如何,世人又如何能得知呢?世人不能见梵,但是可见正法,故此以正法来近梵。”

    敝衣仙人所说的话,倒是也有些道理,阿德罗斯听完,不禁点了点头,正法确实可以是接近梵的途径。

    只不过,当今所谓正法,果然是“正法”吗?阿德罗斯觉得未必,若论瑜伽之术,甚至论起天地演变,人世交替,世间当有正法存,但是这正法却未必是唯一的,也未必一定要取如今的正法。

    如今的这条正法,或许对于有些人修行瑜伽,是无上捷径,可是对阿德罗斯来说,却是邪法,却是歧途。

    当然,阿德罗斯并不打算对敝衣仙人说这些,他只是点了点头之后,又摇了摇头,然后便一言不发,继续听敝衣仙人讲诉瑜伽之道。

    敝衣仙人这一讲,就是三天三夜,根本就没有停止的意思。他似乎也有意,通过瑜伽之道的指引,将阿德罗斯这位异域神灵牵引到他所行的道路上面来,因此毫不藏私,将瑜伽之道的种种妙处,全部都说了出来。

    不仅阿德罗斯,就是双马童,甚至人类女子贡蒂都受益匪浅。

    贡蒂是人间女子,还不能辟谷,双马童见她得到这机缘不易,施展神力,让她不饥不渴,不疲不倦,有充足的精力将敝衣仙人所说的这些记住。

    ······

    正当阿德罗斯这个分身在敝衣仙人处听瑜伽之术的时候,他的本尊,此时却来到了娜迦族所居住的密林之外。

    娜迦族,便是龙蛇一族了,它们一族有一千龙蛇始祖,这些龙蛇的生母,便是伽德卢了。她在须弥山上搅拌乳海法事之时,与自己的妹妹打赌,依靠并不光彩的手段,将自己的妹妹沦为了奴隶。

    这些日子,她心情十分不爽,因为她的子女出力,最终得到的不死甘露,没有他们娜迦龙蛇一族半点,怎么能开心得起来。

    但是她却毫无办法,无论是世尊毗湿奴,还是须弥山上的天帝因陀罗,亦或地狱之中的阿修罗部众,她没有一个敢得罪的。

    所以,她便就只能含恨回来,虐待自己的亲生姐妹了。最初之时,她与自己的妹妹毗娜达关系还是极好的,但是后来同时嫁给迦叶波之后,因为嫉恨丈夫迦叶波更喜欢自己的妹妹多点,所以仇恨越来越深。

    伽德卢自从回来之后,便将自己的妹妹绑起来,每天用自己后裔化成的毒鞭抽打,然后命她做最卑贱的苦役,以疏解自己的心头怒气。

    “怎么,不想办法将自己的母亲救出来吗?”

    在这一处龙蛇所居的巨大密林上方,有一只翼展极大、金光闪闪的半人半鸟怪物正在空中不停飞翔,转来转去,既不停歇,也不落下,时不时还传出几声凄厉的尖啸声,正是毗娜达的幼子迦楼罗。

    忽然,迦楼罗听到这样一个陌生的声音,连忙抬头一看,见到自己上空,正虚空站立着一位白袍黑发,淡然含笑的青年神灵。这位神灵是迦楼罗见过的,但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威严,让迦楼罗很清楚,这一定是一位主宰一级的神灵,跟他曾经在须弥山所见,完全不同。

    听到这位神灵的问话,迦楼罗停下了自己有目的却难以下手的盘旋,飞到这位神灵身旁,面带苦涩地说道:“怎么会不想救出来呢?可是如今母亲正在给人为奴,这是正法规定的,不到五百年,不能解脱这契约,我拿什么去救她?”

    自从迦楼罗跟着龙蛇众从须弥山过来这里,天天看着自己的母亲被虐待,一直在想着将母亲救出去,但是一直没有想到办法。

    这位神灵脸上带着淡淡笑意:“我听说过人类之中有一句话,要想将老虎脖子下的铃铛解开,还需要系下这个铃铛的人。”

    迦楼罗疑惑道:“我明白神灵阁下你的意思,但是我那位姨妈,等了数百年才等到这个机会,将铃铛系上,怎么可能会愿意解开?”

    “她不愿意,你可以逼着她愿意的。”阿德罗斯看了一眼下方的密林之中,正见到那位龙蛇之母,又一次在对着眼前这位迦楼罗的母亲施虐。

    “我又怎么不想逼着她将我母亲放了,但是此时我母亲已经是她的奴隶。我要是采用过激手段的话,我担心我母亲受更大的罪啊。”

    迦楼罗目光敏锐,同样看到了下方发生的一幕,他目呲欲裂,但却无可奈何,双目之中,甚至留下了热泪。

    阿德罗斯叹声说道:“与其长久的痛苦,不如让她短暂的痛苦。我看你实力,远在众龙蛇之上,再加上少有人及的飞行速度,龙蛇必不能拿你如何。这种情况下,下方那些龙蛇,必不敢取你母亲的性命,何不放手去试?”

    “话是这样说,但是万一出现意外了呢?我也曾想过,从今日起,我便非龙蛇补湿,日食千龙,逼迫他们将我母亲放了。但是他们所为,却不是我能够预料的,如果真杀死我母亲,我便是将他们一族吃光,又有什么用?”

    迦楼罗并不是没有想到这一点,可是他盘桓许久,终究还是没有去试。不试的话,母亲不过是五百年的受苦受难,一旦尝试,说不定连五百年都活不到了。

    “你倒是一个好儿子。”阿德罗斯对着眼前的迦楼罗轻赞一声,然后说道:“不如这样吧,你放手去尝试,你母亲的性命由我来庇护,保证她不被杀死。”

    “神灵阁下是那位?你为什么要帮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