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魔钩,诺亚方舟,密多罗所求
一本读|WwんW.『yb→du→.co
    “动手吧。”

    话语不多的湿婆神,在听到波旬说出了话之后,直接将自己手中的三叉戟刺了过去。他已经发现,和对面这三位异域主宰,再谈正法都是空谈,对方本就是冲着破坏正法而来的魔神,特别是他眼前这位。

    波旬见到湿婆神动手,手中顿时也多了一根棍子,挡住了湿婆的三叉戟。这根从他出世以来便伴随他的棍子,此时已经变得细长多了,前面又有一个钩子,钩头上面似乎有着神奇的力量。

    湿婆神深谙瑜伽禅定之术,内心平和安详,但是在面对波旬这奇怪的钩子之时,竟然感觉内心有些躁动,过往的一些经历时不时涌上心头。

    湿婆的一生之中,如果说有什么事情是令他恋恋不忘,始终放不下的,那应该就是他的前妻萨蒂之死了。当时湿婆绝望之下,纵火焚烧天界,并在火中跳舞,准备用他恐怖的舞蹈毁灭三界的。幸好毗湿奴与梵天出手阻止,否则的话,印度神域都无法留存到现在。

    萨蒂虽然转世成为了他如今的妻子,雪山神女帕尔瓦蒂,但是在湿婆心中,却一直有着这个芥蒂,一直认为萨蒂之死都是因为他的。

    看到眼前这位湿婆神出手不再像刚开始那么狠绝,犹豫踟蹰得很,波旬脸上顿时一阵微笑,果然,他这兵器没有炼制错误。

    这钩子由他的伴生神器炼出,灌注其上的,完全是他最新道路的法则神力,只要对手心中有念头欲望,就容易被他钩子所影响,可以以魔钩称呼。

    现在的湿婆,很明显就是收到了魔钩影响。不过这位印度创世神却是瑜伽之术了得,往往能在心潮起伏之时,将自己的心思按捺住,继续与波旬周旋。

    另外两边,梵天与安拉重新战斗起来了,阿德罗斯与毗湿奴也动起了手。

    这一次,梵天与安拉的战斗就不像刚才那么斯文了。安拉手持圣经,柔和的创世光芒不断从他手上的经书之中打出。这光芒看起来平和圣洁,但是落在梵天眼中,却是恐怖无比,他挥动生灭令牌,不断将这光芒挡下。

    挡下安拉打出的光芒同时,梵天另外手臂也没闲着,水壶之中倒出本源绝望之水,将他与安拉大战的地方,化作了一片汪洋。

    梵天脚下莲花生出,站在莲花上面满是笑意,然后代表时间的念珠打出,永恒时间之力朝着安拉当头而去,代表空间的项圈也扔向了安拉,无尽空间之力似乎要将他包围。

    安拉淡淡一笑,在他脚下,顿时多了一艘方形木舟,这木舟从外表看起来极小,但是里面开辟着种种空间,似乎能容纳一切。

    而且在木舟之上,弥漫着一种守护之力,这种神力并没有一点攻击力,可是梵天的种种攻击,都打不破木舟笼罩的那个圈。

    “好东西啊,安拉神,这是什么宝贝?”

    因为湿婆一时之间还没习惯应对波旬的魔钩,所以波旬仍有余力,他看到安拉脚下的木舟,一眼便知不是先天生成,而是后天所炼。

    “这是诺亚方舟,我昔年脾气不好,曾做灭世之举,幸好有着方舟存在,给了众生活路。它既然能护众生,如今当然也能护我。”

    听到诺亚方舟之名,阿德罗斯战斗之中也忍不住往这边瞥了一眼,这还真是一艘大名鼎鼎的船啊,不过看起来倒是丑了一点。

    看完诺亚方舟,阿德罗斯便接过自己的天地大印一看,发现没有问题,马上又朝着毗湿奴扔了过去。

    他与毗湿奴动手最晚了,才一动手,毗湿奴便朝他扔出的妙见**,阿德罗斯自然不能示弱,天地大印当场扔出,与毗湿奴的妙见**相撞。

    炼制出来数十年,阿德罗斯也终于决定给自己的印玺取名了,上应天庭星斗,下应地府幽冥,他反正不擅长取名,便称呼它为天地大印了。

    与毗湿奴的妙见**一碰之下,阿德罗斯发现自己的天地大印没事,马上二话不说,继续扔了过去。

    毗湿奴也不想躲避,便继续用妙见**抵挡。但是阿德罗斯一次又一次地扔这大印,就让他开始嗔怒起来了,这位异域神灵,似乎还扔上瘾了。

    于是毗湿奴现出了三首四臂的法身,四臂分别持着妙见**、法螺贝、伽陀神锤与创世莲花。

    同一时间,四种神物都被毗湿奴给扔出了,妙见**代表死亡,法螺贝代表生命,伽陀神锤代表毁灭,创世莲花代表创造,生死创灭四种开辟之力一起使出,朝着阿德罗斯涌去。

    阿德罗斯左手拿着天地大印,心中微动,右手之上,便多了一座大钟,幽深混沌,亘古而存。

    混沌钟现出,阿德罗斯用力朝着眼前轰去,将这四种神力打破,而后天地大印再度飞出,朝着毗湿奴打去。

    没有办法,对上这位印度神域的守护之神,他神通有限,只能依靠法宝与他周旋了。不说其他,单单刚刚那一下,没有混沌钟,他都不知道怎么抵挡。

    此时的密多罗,内心是既兴奋又害怕,兴奋的是,可以见到有神灵与三位创世尊者动手,但是害怕的是,这一战过后,他能有什么好下场。

    不过他倒是想多了,旁边还有两位女神,并不想要他继续看下去了。

    “密多罗,身为印度神域的神灵,却一直与异域魔神混在一起,我也不难为你,去人间走一遭,以做惩处吧。”

    大地女神昔弥面色沉静,淡淡说了这样一句话,让密多罗顿时脸色大变。

    “昔弥女神,我都是被逼的啊。”

    昔弥不置可否说道:“或许吧,所以我并没有说让你就此寂灭,只是惩罚你去人间走一遭罢了。”

    因为轮回的缘故,印度神域的神灵,可以借助轮回在人间降下化身。可是还有一种情况,就是神灵犯错了,受到惩罚之时,也经常被罚一世为人。当初得罪极裕仙人的八位神灵,就是这样罚入人间的,至今还有一位神灵没有返回须弥山,便是赫赫有名的恒河之子。

    密多罗当然不想到人间去了,要是没有意外还好,一世轮转之后便可以登天为神,但是要是出了意外,说不得就一直在人间流转了。印度神域,可是有着这样的先例的。

    那位神灵被罚入人间,虽然满心不愿,但是胳膊拧不过大腿,还是去了。去到人间之后,因为对手算计,将他登天重返神位的计划打乱,从此他就再也无法成神了。

    如今的密多罗,深刻感觉到,他因为某些原因,已经得罪了三位创世尊者,哪还敢再去人间啊。他这一去,多半是回不来了。

    “看来,你是不怎么想去了。”

    大地女神的目光淡漠无比,她的手上,也多了一柄神剑,这是毗湿奴与她共同打造的神器,具有强大的威能。

    密多罗顿时沉默了,他也听说大地女神昔弥在地狱之中创了夜叉族,成为了主宰。当时还想着,什么时候趁着安拉不再缠着他,去给大地女神送礼的。现在好了,礼没有送成,直接变成了送死。

    “密多罗,印度神域既然容不下你,还是来我的天堂,做天使弥撒亚吧。我可以向你承诺,天使弥撒亚,将是在我之后,掌管整个天堂的天使。”

    与梵天战斗之中的安拉,一直在关注着密多罗的情况,见到遇到危难,便开始借机拉拢他了。

    密多罗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多谢安拉尊者的好意,但是我却不能因为怕是而做自己本不愿做的选择。”

    密多罗大腹笑颜,基本上任何神灵见到他都是喜笑颜开的,认为他很好说话。但是他心中,却一直有着自己的坚持,他不喜欢正法,想要找到真正自己喜欢的道路,可是却不是信念之路。让他因为畏惧死亡而改变初衷,他做不到。

    “密多罗,你本来的选择为何?”

    忽然,在另外一边与毗湿奴纠缠的阿德罗斯莫名其妙向密多罗问道。

    密多罗顿时一愣,但是看看眼前,发现自己基本上没有活路了,也没什么不可以说的,他笑容呵呵,深有意趣:“我愿断除一切障碍,修学一切善法。使得众生平等利益,使得三界有情。有种姓无种姓都是有情众生,何必再分三六九等。”

    他这一言说出,所有神灵的脸色都微有变化,特别是要取他性命的大地女神昔弥,冷笑一声:“好啊,果然是一个正法的悖逆之神,天地自分三六九等,又岂是你能够质疑的。”

    大地女神昔弥说完,手中神剑便向着密多罗斩去,密多罗见到神剑,也不反抗了,事实上也无法反抗。他双手合十,迎着神剑,脸上依旧露出乐呵呵的笑容。

    安拉见到这副场景,心中叹息一声,便准备出手将他救下。毕竟密多罗是因他而来这里,即使到了这个时候,还不愿从他的道路,也不能放任他就此死去。

    铛,铛,铛。

    安拉还没有出手,便听到了三声钟响,以及阿德罗斯的大笑之声。